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祖師爺進城
祖師爺進城 連載中

祖師爺進城

來源:google 作者:墨客攀名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豐嘉容 周易行 都市小說

【穿越+靈氣復蘇+種田】修行世界最強者意外來到現代,沒想到這是靈氣復蘇後科技與修行並存的現代世界「小子,你手上這個會發光的鐵塊是什麼?」「這是手機…一種法器,可以千里傳音!」「大開眼界,大開眼界!」……看祖師爺在現代如何收徒,護徒……「老夫的徒兒,你也配動?」展開

《祖師爺進城》章節試讀:

「行哥!你覺得我今天的衣品怎麼樣?」梁小胖子意有所指的問道。

周易行先是愣了一下,隨後注意到他身上穿的駝色格紋休閑褲。

嚯!Burberry牌的!

雖然只是一個簡簡單單的短褲,市面上長得一模一樣的也就30塊,但是只要加上了這幾個字母,價格就翻了一百倍。

周易行翻翻白眼,「你難道是來找我炫富的嗎?那你可真是找錯人了,好歹你也要找那種對於名牌深有研究的攀比狂。」

「NO!」梁一共斬釘截鐵的說,「我其實就是特別喜歡這個褲子的,想跟你分享一下。」

「好吧,那你脫下來借我穿穿,我還沒穿過價格過千的褲子呢。」

「不不不不!」梁一共搖頭如撥浪鼓,「我說的分享不是分享褲子,是分享喜悅,you know?」

周易行臉皮抽了抽,臉上露出的表情充分展示了對梁一共想要嘚瑟的無奈。

兩人從初中就開始認識了,關係好的不用說。周易行自然對梁一共這種顯擺方式毫不在意,好兄弟之間就是這樣嘮磕的,大家也都是一笑而過,不會放在心上。

燒烤是剛做好的,肉串上還滋滋冒着聲響,周易行擼着串,起開一瓶啤酒,吃一口串,喝一口啤酒,吃得那叫一個香!嘴唇邊直流油!

「還有什麼比大夏天晚上吃燒烤和啤酒更美好的事情了嗎?」周易行感嘆道。

梁一共不住地點頭,嘴裏也塞滿了烤肉,「腥格說德堆…」

兩人正在風捲殘雲般的消滅桌上的烤串,就聽到了一聲悶響。

「砰!」

兩人一愣,停下了手中的動作,懵逼的看向對方,「行哥,剛才是有什麼聲音嗎?」

「是吧…我好像也聽到了。」周易行點頭道。

周易行沉默了一會兒,又反應過來,大手一揮,示意梁一共接着吃,管他什麼聲呢,吃自己的。

兩人又擺出了剛才兇殘的架勢,就在這時,又一聲悶響傳來。

「砰!」

「行哥,好像是隔壁的套間…」

「管他們幹什麼,你怎麼知道人家是不是摔倒了,接着吃,待會兒涼…」

「砰!」

又是一樣的聲音傳來,的確是從隔壁套間傳出來的,已經是第三聲悶響了。

奇怪,隔壁套間幹啥呢,玩摔跤昂?不管他在幹什麼,噪音不停不就是在擾民嘛?

周易行起身,隨手從紙抽抽出一張紙擦了擦嘴,「走,一共,看看隔壁搞什麼名堂,瑪德,影響我吃串!」

梁一共二話不說尾隨周易行離開,幾步就來到隔壁套間門前。

「304」的門關着,出於一些必要的禮貌周易行敲了敲門,可等到幾秒之後門內一點回復都沒有,又試着擰門把手,發現門被反鎖了。

按理來說敲門的一般都是服務員,沒人不會讓服務員進來,還將門反鎖?有問題啊。

「一共,去找老闆反映一下。」周易行皺着眉說。

「好嘞!」說完,梁一共就屁顛屁顛的跑樓下找燒烤店老闆了。

周易行摸出一根煙點上,等煙抽完一半後,梁一共領着老闆趕來了。

「老闆,就是這間,裏面不知道是不是在砸什麼東西呢,吵吵嚷嚷的!」梁一共擺出一副氣憤的表情跟老闆埋怨。

老闆表情有些嚴肅,先不說這小胖哥是店裡的高消費會員,萬一304套間裏面的人真的在砸東西的話也是自己的損失。

他掏出鑰匙**鎖孔里,快速的擰幾下打開了門鎖。

門被推開,在場的三人都傻眼了!

內心驚濤駭浪,眼前這一幕太過震驚。

四個人被五花大綁的扔在地上,七竅流血,眼珠暴突,血灘了一地,深紅色的血液看的人頭皮發麻。一個屍體的眼睛恰巧還死死盯着着門外的周易行等人。

「死…死人了!」周易行失聲道。

三人渾身顫抖,他們一個是普通人還有兩個是涉世未深的弱雞靈修,什麼時候見過這種血腥的場面。

梁一共最先反應過來,嘴唇哆嗦着:「報…報報警啊…報警啊!」

老闆哆嗦着掏出手機,臉上全是汗水,顫顫巍巍的撥號報警,「喂…警…**嗎…」

五分鐘後,三輛警車帶着鳴笛聲停在了燒烤店的門口。

「華隊,到了,就是這兒報的警!」

「去看看。」

幾名便衣**從車裡下來,其中為首的是一個女人,身材高挑,穿着牛仔短褲,一雙大長腿顯露風光無限。

老闆聽到警笛後急匆匆的出來,看到**後直拍大腿訴苦,「哎呦喂,**同志,你們可算來了,在我的店裡出人命真是能嚇死我了…」

為首的女人抬手打斷了老闆喋喋不休的訴苦,拿出證件,「我是林城公安局靈修刑偵支隊隊長,華巧寒!此次案件由我們全權處理,先帶我們上案發現場看看。」

老闆點頭哈腰跟在便衣**後面,不斷擦着臉上的虛汗。

周易行蹲在角落裡一陣乾嘔,這場面換哪個普通人也都受不了,血腥味讓人頭皮發麻忍不住想吐。

「怎麼了,小子,這場面就把你整成這樣了?真是窩囊!」聲音是從周易行手中戒指傳出來的。

「豐老前輩,你就別笑話我了,我這種小年輕哪裡見過這種血腥場面啊。」

戒指微微閃出光亮,「老夫如你這般大的時候手上就已經屠命十幾條了,

想老夫這一生殺人無數,被老夫殺死的人要是能變成塊石頭,哼,堆成幾座山都綽綽有餘。」

這老頭還喘上了,肉身都沒了還吹什麼吹呀,好漢還不提當年勇呢。

「老夫瞧這四個人都是被一拳斃命的,致命傷都是在心口,下手的人也是有點功夫的。」

「一拳?沒用武器?」

「嗯,赤手空拳!」

「靈修乾的?」周易行問道,有這種殺人技巧的人基本不可能是普通人,只能是靈修。

「不錯,不僅如此,我還感應到那四個屍體脈絡有靈氣殘留,他們也是靈修。」

這麼說的話,那就是靈修界的紛爭了。自靈氣復蘇以來,世界天翻地覆,人們生活被分為了兩大派系,一種是科學派,崇尚科技發展,建立美好發達世界;一種是靈修派,推崇靈氣修行,強身健體成為修仙小說里那樣的人物,也可以達到延年益壽的作用。

靈修界一開始並不太平,當一些不法分子懂得一些靈氣修鍊的皮毛時,作案起來很是讓**頭疼,傳統的武器裝備與戰術對於靈修尤其是特殊的靈修作用效果不明顯。

於是靈修警就誕生了,用靈修來打敗靈修。這一開創性成果取得重大成功,使靈修界秩序穩定了下來。

公安機關的編製也出現了很大的改動。

「噠噠噠…」馬丁靴踩着堅實的地板發出聲音,愈來愈近。周易行抬頭望去,一個梳着高馬尾穿着牛仔短褲露出白大腿的女人映入眼帘。

她臉龐輪廓分明,英姿颯爽,一雙眼睛好像石中泉,在燈光的照射下顯得很是能吸引別人的注意。

周易行猜出了她的身份,靈修**!

華巧寒也注意到蹲在角落裡的周易行,老闆上前解釋到,「這位跟我一樣是目擊證人,案件發生時他在隔壁套間吃飯。」

華巧寒收回了目光,走近「304」蹲在那四具屍體身邊,尋找蛛絲馬跡。

「小羅,痕檢是你的特長,你來看看有什麼線索。」

「是!」

一位高個子男人站了出來,帶上手套小心翼翼地拾起地上的椅子碎碴研究起來。

華巧寒走到周易行面前,蹲下身子打量着這個男孩。

之前周易行看了一眼,但由於燈光不好沒看清,等面對面再看這位高馬尾的女**……

當時就在心裏喊了一句:「我靠,這姐姐也太好看了吧!妥妥的警花啊!」

華巧寒不知道面前這個男孩兒心裏想什麼呢,還以為是嚇到了,連忙安慰,

「別害怕,別害怕,你現在是安全的,告訴姐姐,案發當時你都在幹什麼?越詳細越好。」

害怕?有一個漂亮驚艷的美女姐姐安撫你,還怎麼怕得起來?膽量都得膨脹不少。

周易行變得無比鎮定,捋捋氣,把事情經過回憶一遍,有條不紊地敘述:「我哥們給我發消息,說要請我吃燒烤,套間訂在了303,吃的過程中隔壁傳出過類似砸東西的悶響,一開始沒在意,但後來覺得打擾到我倆了,就去找老闆開門,想找他們理論,等到打開門後就看到那個畫面了。」

華巧寒點了點頭,「那請你吃燒烤的那個朋友呢?」

「哦,一共啊,一共…人呢,一共跑哪兒去了?」周易行突然發現梁一共那個小胖子不見了。

這時候還敢亂跑,萬一遇到那個殺人犯怎麼辦!

你特么真是智商都嚇沒了!

周易行連忙撥打梁一共的電話,對面剛一接聽,周易行就破口大罵:「魂淡,你沙幣啊,你是目擊證人啊,這時候亂跑,撞上那個殺人犯命不就沒了!」

電話那頭傳來委屈的聲音,「行哥,我在廁所呢,沒亂跑,剛才被嚇得**褲子,上廁所換一條…」

聽到這話,華巧寒掩嘴偷笑,周易行滿臉黑線,直接掛了電話。

瑪德,勞資還擔心你來着,結果你跑廁所換褲子去了,丟人!

華巧寒低頭從文件拿出一張表格,「等他回來你們兩個需要跟我走一趟,去公安局做個筆錄,先把個人信息填一下。」

「叫什麼名字?」

「周易行!」

「多大年紀?」

「18!」

「住哪兒?」

「洪德小區,三單元樓。」

「你父母呢?」

周易行頓了一下,「在外地,父母離異。」

華巧寒盯着面前的男孩兒沉默了一會兒,最後起身,「好了,問完了,要是身體有什麼不適就跟我說。」

「華隊,痕檢報告出來了!」

華巧寒又看了看周易行,才快步走到小羅的身邊,接過痕檢報告只是掃了一眼,她那俊俏小臉就變得凝重起來。

「你確定嗎?」華巧寒轉頭問小羅。

「確定!根據我十多年的痕檢經驗來看,兇手應該是一個人,出手狠辣果決,致命傷一致在心口,修為至少超過了靈奕級別!」

「靈奕之上?!兇手是靈師級別的?」華巧寒有些吃驚,畢竟對於靈修警而言擁有這種實力作案的往往都沒有表面那麼簡單,背後往往隱藏着別的秘密。

「很有可能!」

「那四名受害者與兇手搏鬥過嗎?」

「根據現場凌亂程度判斷,四名受害者基本沒有與兇手搏鬥,那些散在地上的碎渣我也在受害者的屍體身上找到一些殘留,

也就是說,兇手出手太強,導致受害者被擊飛時撞碎了椅子。幾乎都是一擊致命,擁有這種殺人手段的,修為絕不可能低於靈師!」

華巧寒沉默了片刻,緩緩開口道:「有些普通人做夢都想修行,給你天賦卻不好好珍惜,用它來犯罪…

我一定要親手將你繩之以法!」

她轉頭對全隊人員下令,「封鎖現場,將屍體送回公安局讓法醫進一步鑒定!查看店裡監控,鎖定一切可疑人員!」

「是!」

靈修警迅速組織起來,一切都進行得井然有序。

周易行從地上剛爬起來,就聽到耳邊那賤賤的,熟悉的聲音:「行哥,行哥…」

猛地轉頭,看到了梁一共那張肥嘟嘟的大臉對着自己「嘿嘿」地笑。

周易行忍住想打他的衝動,「喂,這時候你瞎溜達什麼,嫌自己的命長嗎?!

剛才我可聽到那幫**說,兇手的修為是靈師級的!」

「啊?!咱們的班主任還沒有到靈師啊!」梁一共也是開始後怕起來。

「那咱們接下來要幹什麼啊?」梁一共問。

周易行指了指遠處的華巧寒,「喏,華警官,咱倆都得聽她的。」

「那個是警官?怎麼感覺她的年紀跟我一樣大呢?」梁一共打量着華巧寒的臉,「還挺漂亮的啊…」

「漂亮…漂亮你去追啊。」

「行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