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它小說›最後一個上門女婿
最後一個上門女婿 連載中

最後一個上門女婿

來源:外網 作者:楊烊林夢宣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其它小說 楊烊林夢宣

【獨家精品】門前是被人瞧不起的上門女婿,門後卻是連皇室都俯首稱臣的永夜之主! 楊烊在林家沉浸了三年,被瞧不起,最後還是接到了命運轉折的一通電話……展開

《最後一個上門女婿》章節試讀:

[]

「你知道我們夏家祖傳劍法!」

老者眸色抖動,一副不敢相信的神色。

玉靈劍法乃夏家祖傳劍法,從不向外人透露,很少有人聽說它的存在,寧海一個小地方,出現習武之人已讓人驚訝。

眼前男子不僅是習武之人,還一眼看出了玉靈劍法,而且,竟只用區區二字形容!

華夏幾千年來傳承的東西很多,玉靈劍法在所有傳承劍法中算是稀罕般的存在,然而在一個年輕人眼裡卻是這般不堪?

老者適才以為楊烊不過一般習武之人,因為年輕氣盛所以語氣逼人,可當楊烊道出他們夏家劍法,這種想法隨即煙消雲散。

「小兄弟,方才孫女多有冒犯,還望見諒。」老者突然說道。

說完老者連連咳了好多下,一旁的女子見罷,立馬輕輕拍打他的後背,一邊拍一邊說道:「爺爺,您的病怎麼好像越來越嚴重,醫生不是說吃過葯後可以抑制一段時間嗎?」

老者搖搖頭,喘了一口氣。

「病情加重,藥效也已經削弱,吃藥醫治不是長久之計。」

老者一出現楊烊便察覺他身上有股陰寒之氣,這又是連連重咳,想必是習武過度染了氣寒。

「患有氣寒前期經常難眠,中期身體漸漸瘦削時而引發咳嗽,後期會變本加厲,經脈有時有種被烈火灼燒之感,如若不儘快根除,恐怕……」楊烊一邊走一邊說道。

說到恐怕二字時停了下來,不再繼續說下去。

就算他不說,老者也明白其中的意思。

氣寒是習武之人的疑難雜症,找不到根治的方法只有死路一條。

只是,知道這種病的人不多,楊烊不僅知道還了解得極其清楚,這老者和女子甚是震驚。

「大師留步。」老者突然喊道,對楊烊的稱呼從小兄弟變成大師,「老朽活了七十多年,已經足矣,只是年輕一輩還未深得我一身所學,就這樣走了太過可惜,大師要是有辦法治我身上的頑疾,還望告知啊?」

楊烊輕微一道:「氣寒是頑疾?說不上吧!」

此語一出,老者大喜。

氣寒纏身多年,他尋遍明醫依舊沒有找到治療的方法,而在楊烊眼中卻連頑疾都說不上,可見他應該有治療方法。

大喜之際,老者亦對楊烊嘆服不已。

年紀輕輕卻這般見多識廣,華夏內習武者有幾人可以做到。

「大師,能否告知老朽治療氣寒的辦法?」老者抱拳問道。

楊烊沒有說話,朝公園拐角處走去,就在快走遠時,女子突然跪下大喊道:「大師,剛才不小心冒犯,現在給您跪下賠禮道歉,希望您能救我爺爺一命。」

楊烊遠去,消失是留下一聲。

「一切因緣而定吧。」

女子抬頭望去,這時楊烊已不見蹤影,方即她迅速站起朝老者說道:「爺爺我這就追上去。」

「煙兒,不必了!」

「這……」

老者長嘆一聲道:「唉,大師說了,一切因緣而定,就算你追上他也不會幫,只能希望與他有緣,下次可以相遇。」

……

今天凌晨,一個消失轟動了寧海商界。

據說寧海那家龍頭公司突然對外開放,打算與寧海其它公司進行合作。

寧海維諾集團,京城楊家在寧海的產業,整個產業鏈貫通了華夏所有地域,所以之前在寧海,維諾集團一直沒與寧海其他公司有過合作。

突然出現這樣一個爆炸性消息,一時間席捲了寧海所有產業市場,讓諸多公司老總極其興奮。

傳言,寧海維諾是京城某個大家族產業,底蘊極其雄厚,可以和這樣一家公司合作,絕對利大於弊。

楊烊離開公園後前往了寧海維諾集團,接任集團董事長一職。

到達公司後楊烊沒有在員工面前露臉,大家都知道公司董事長換了人,卻不知道這人是誰,唯有一些了解楊家的上層領導見過楊烊。

董事長辦公室。

「少爺,請問您找我們二人來有什麼事?」

楊烊慵懶的伸了一下懶腰,淡淡說道:「知道我身份的只有你們兩個,我不想再讓其他人知道,我想你們應該明白吧?」

「明白,只要少爺不說,我們絕對不會暴露您的身份。」

楊烊點點頭而後看向其中一名中年人,說道:「幫我拿林氏集團所有資料到我辦公室。」

「是!」

……

林氏集團。

林夢宣召開了董事大會,此刻正被一個項目搞得焦頭爛額。

林氏集團與其它公司合作了一個大項目,今天突然收到消息,那幾個公司臨時撤資,不打算繼續和林氏集團合作。

迫使一個幾億的項目由林氏集團一個公司自己負責,導致公司資金供應不過來。

這個項目只要合作下來對大家都有好處,突然不合作,肯定是有人在從中作梗。

就在林夢宣心急如焚之際,林偉突然給她打來電話。

剛接通手機,林夢宣就聽到林偉的笑聲。

「嘿嘿,林夢宣,聽說你們林氏集團剛接手的那個項目出了問題,不知道這問題大不大啊?」

見到林偉來電那刻,林夢宣不猜都知道,其他公司撤資肯定和他有關。

當初林偉家的偉氏集團和林氏集團搶奪這個項目最後失敗,他們肯定心有不甘。

林夢宣黛眉緊促,面若寒霜質問道:「是不是你在後面煽風點火,讓其他公司終止和林氏集團合作?」

林偉笑了笑,道:「你可別血口噴人,凡事都要講究證據。你應該把原因歸結到自己身上?比如人家看不上與你們林氏集團合作,這要怪也只能怪你們不好。」

「林偉我告訴你,你那點小伎倆別以為我不知道,想讓我放棄這個項目,你死了這條心吧!那些公司不與林氏集團合作,其他公司難道不想?」

林偉聽後嗤笑道:「林夢宣啊林夢宣,你就別在騙自己,你應該比我更清楚,這個項目留給你們林氏集團只有兩天時間,兩天內找不到其他合作公司,你就不得不放棄。」

之前很多公司不了解這個項目,突然出了問題,自然不會有人敢貿然合作,極其是比林氏集團還小的公司。

一旦被坑到,整個公司就會面臨破產,兩天時間內考慮和林氏集團合作一個沒人拿的項目,他們肯定不願意。

「好之為之吧。」林偉說道,「對了,今天寧海維諾集團不是已經放出消息要和寧海其他公司合作嗎?我想你去找他們應該還有機會。」

「當然了,我說的是你一個人去而已。」

「你幾個意思?」

林偉吸着大雪茄吞雲吐霧過後邪笑道:「想和人家合作不拿出點資本怎麼行,比如你啊,長得不挺正點的,給你家那廢物戴綠帽不就得了,哈哈……」

林夢宣氣得眉梢緊豎,掛斷了電話。

事已至此,聽林偉在一邊說風涼話也無濟於事,倒不如找到挽回局面的辦法。

《最後一個上門女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