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重生之妖女嫁邪王
重生之妖女嫁邪王 連載中

重生之妖女嫁邪王

來源:google 作者:白清瓏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白清瓏 白雁冰

前世,她一生錯付,落了個鮮紅刺目,一身盡折的結局再次重生,那狼子野心的人的血由她來放,那狠心親人的命由她來收,那對欺騙她的野鴛鴦的情由她來斷,一個,都不會放過!可是,這報復的道路上她千挑萬選尋到的傍身大樹,貌似有點不對勁兒?「你不是對女人避之不及,恨之則殺么?」「夫人,你是個狠女人,我怕被你殺了,既成了你的夫君,我不敢不從啊……」被撲倒在床榻上的狠女人揪着床單默默的想,最後……到底誰從了誰?展開

《重生之妖女嫁邪王》章節試讀:

  「鈴蘭,你跟着我多少年了?」
她已經站起了身,往外走去,天光有些暗沉下來,看上去路也變得遙遠了些,她走得很慢。

  鈴蘭聽到白清瓏的問話略有些怔愣,「十二年了吧。」

  「我如今十七了呢,竟跟了我這麼多年了!」
白清瓏的感慨在鈴蘭心頭有些梗,她一路上小心翼翼的觀察着突然變得有些不認識的小姐。

  從白清瓏的偏院到得大堂,路過了白雁冰的院子,她突然停下了腳步,「婚書上寫的既是白雁冰與華玉林,若再添上我的名字,難道二姐妹共伺一夫,她做夫人,我做姨娘?」
好似喃喃自語,又好似無限悲涼。

  鈴蘭的腳步頓了頓,眉頭跟着緩緩揚起,「姨娘也沒什麼不好,至少您和華玉林將軍朝朝暮暮,兩情繾綣不是?」

  「此話……倒也言之有理,不過若是這一去,你便是我身邊的陪嫁丫鬟,到時……豈不是耽誤了你這一生……」白清瓏稍稍轉了頭,眯起了眼睛,一晃即逝。

  「小姐這是說的什麼話,我既陪了您十二年,這往後的歲月自當在您身邊盡心竭力的照顧您的生活。」
玲瓏眼裡有一股不屑一閃而逝。

  她若不以白清瓏陪嫁丫鬟的名義進入將軍府,她如何名正言順的成為將軍府的妾,這可是白雁冰早早就答應了她的,只要她做好自己的事兒……

  白清瓏淺淺搖了搖頭,「你有這樣的想法,我心裏很是開心,但畢竟……」她的話說了一半,鈴蘭眉頭卻皺的更深,「小姐,您這是什麼意思?」

  白清瓏卻不在就着這個話題繼續了,「且走快些吧,晚了夫人該不高興了。」

  她腳下的步子越走越快,卻將有些愣怔的鈴蘭丟在了原地。

  鈴蘭追過去的時候,白清瓏已經到了大堂。

  她還未進去就聽到了笑聲。

  只是一道笑聲,卻如同穿越了時間空間的魔咒落在她的耳朵里,白清瓏眉心皺成了井字,這個人,這個人……這個毀了她一生的人,這個讓所有人離她而去的人……

  華玉林!

  白清瓏渾身顫抖着,她狠狠握緊了自己的手,攥成拳頭的指甲尖兒刺入了自己的掌心,疼痛甚至都換不回她的神色清明。

  咬緊的唇舌好似魔怔了一般,她甚至都不知道痛了,那種心被揪緊的痛處,讓她眼裡泛起了黑。

  眼前是層層的白雪刺目灼灼,那上面泛着鮮紅的血液,她祖父的頭顱就那樣被她抱在懷裡,她的孩子就那樣躺在她的懷裡,目光儘是絕望。

  紅,紅的像火,灼燒着她的身體。

  好像要支撐不住了,好像恨意滔天要將她淹沒,眩暈感襲擊而來。

  她好像真的要倒下了,卻有一根針刺進了她的手臂。

  剎那的顫抖讓白清瓏的眼前又恢復了一片燈火輝煌。

  那笑聲一遍一遍的入了耳,白清瓏卻將自己的手臂抬了起來,她狠狠的咬了上去。

  眼裡的淚光緩緩沉澱,白清瓏微微蹲了下去。

  「小姐,您怎麼還不進去?」
鈴蘭氣喘吁吁的追了上來,說話的語調卻很是高昂,好似害怕那屋子裡的人聽不到一般。

  屋子裡的笑聲立即就停頓了下來。

  白清瓏就着寬大的衣裙坐在了地上,「快來扶一扶我!」

  她聲音低弱,還伴隨着一抖一抖的吸氣之聲。

  「小姐,您這是摔到哪兒了啊?」
鈴蘭走了過來,速度很是緩慢,嘴裏嚼着的話,卻有些諷刺的意思。

  「鈴蘭,且過來扶一把,我扭着了腿。」
她低着頭,揉.捏着自己的腳腕,寬袍綾羅里,誰也沒有看見,有一根銀針被白清瓏藏了起來。

  「鈴蘭,你怎麼照顧的大小姐,怎任由她摔了腿腳?」
白雁冰不知何時走了進來。

  華玉林緊隨其後,他斜了一眼白雁冰,便朝着白清瓏走了過去。

  他站定在白清瓏的眼前,語調溫柔,「清瓏,怎這般不小心?
你可知,摔了我可會心疼的!」

  華玉林一身俊逸,郎朗容顏,從前白清瓏看他的時候,他是那麼俊朗溫柔,如今看着這雙伸出在她面前的手,想到那鮮血淋漓的頭顱,想到那柄刺死她孩兒的長劍,蛇蠍一般纏繞在她的心頭,讓她幾乎透不過氣兒來。

  「玉林哥,畢竟男女有別,扶起姐姐的事兒自當我來才是。」
白雁冰一眼掃過,就見白清瓏如愣了神一般看着華玉林,含情脈脈的樣子,心裏便不開心,但面上卻噙着極其溫柔的笑容,走近了白清瓏的身邊。

  這一次,她伸出的手,白清瓏握住了。

  淺淺借力,她便站了起來,只是這一站不過片刻,就將自己全身的重量壓在了白雁冰的身上。

  白雁冰驚呼一聲,柔柔弱弱的就往華玉林的身上倒去。

  華玉林連忙伸手,白清瓏卻已經抓住了邊上的柱子,穩穩站住,「妹妹與妹夫果然是有了婚書的人,男女授受不親也可忽略了。」
她眉眼溫柔,卻充滿失落與苦楚。

  華玉林與白雁冰雙雙眉頭皺了起來,白雁冰緩緩站定,「剛才不過是意外而已,姐姐何必放在心上。」

  「哎,我摔倒的時候,玉林便不能來扶我,妹妹摔倒的時候,玉林便可伸手攬你入懷,妹妹,你可是已經將她當做了你的男人?」

  白清瓏言語之中有些許怪罪,白雁冰卻突然笑了,「玉林哥,你瞧,姐姐這是嫉妒了呢,還不快趕緊哄哄,解釋解釋。」

  華玉林的嘴角也揚起了笑容,「清瓏,這婚書本是你心善,讓雁冰與我簽署的,愛屋及烏,我自當沒有拒絕的道理,你不知道當時我有多擔心,好在……你安然回來了,要不然,我這一顆心怕是要碎成千萬片了。」
他說的情深義重。

  就缺滴落幾滴眼淚了。

  白雁冰還在一旁幫腔,「是啊,玉林哥這一日可都在為你擔驚受怕呢,吃不安寧,睡不穩妥,幸好你回來了,不然妹妹我也會覺得愧疚的。」
她揉了揉眼,抹掉那根本不存在的眼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