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重生之白衣書生
重生之白衣書生 連載中

重生之白衣書生

來源:google 作者:崖山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崖山 王倫

我只是宋朝梁山一過客,本想帶領兄弟安心生活,無意與誰為敵,只想富貴逍遙一生,看看漢家大好河山奈何爾等欺人太甚,非要置我等於死地拿我漢家兒女做牛做馬……區區蠻族也想入主我漢人天下,那我也只有問問漢家男兒可答應?漢家男兒回我,一區區蠻夷之族,斷無亡我華夏之理我當義武憤揚,跳梁者雖強必誅展開

《重生之白衣書生》章節試讀:

最近梁山一改往日暮氣沉沉氛圍,自從那一日四位首領在聚義廳一番商談之後,梁山上所有的人都開始動起來了。

朱貴帶着幾十號人在李家道口修建房屋。開起了酒店,王倫私下裡對朱貴再三囑咐開酒樓目的是打探消息,要多放些人出去打聽消息,官府的,江湖上的各種消息都要。切不可干那種下蒙汗藥拿人錢財害人性命的下三濫事,梁山好漢丟不起那人,不要為了一點錢財壞了咱們梁山的名聲,名聲這東西壞了容易,在想要好名聲那就難於上青天了。

對於這點朱貴有點不以為然,山寨本不就是干這個的嗎?怎麼還特彆強調不讓干這事了。王倫沒解釋太多只是讓他先這樣。酒店開業以後倒是方便了來往客商,在這一片總算有了一個像樣的落腳地方。大江南北的客商都有,這些人喝酒的時候難免會說些路上的所見稀奇古怪的事情。這倒是方便了朱貴打聽消息。

而杜遷在梁山上挑選了一些老實的人,一起去盤點庫房去了,之前有為了過冬準備糧食,這個冬天吃飯倒是沒問題的。錢財剩的也確實不多了。王倫告訴杜遷一定要管好庫房,按照規定發放錢財糧食,要做到賞罰分明,不要有私心,有了私心容易讓兄弟離心。

宋萬帶着其餘的人在練習武功,王倫特意去看了好幾次,最後得出的結論是假把式,沒啥看頭。宋萬武功本就稀鬆平常,讓他教人練武確實是難為他了。王倫自己也估摸了一下自己這具身體,感覺也不是太好,就讓宋萬帶着大家一起跑步鍛煉,自己也跟着跑,就這樣梁山上每天都能看到一種奇怪的現象,幾百號人浩浩蕩蕩的圍着梁山跑。還好外面的人見不到,要不然肯定都以為梁山上的人瘋了。

梁山這樣熱鬧的景象已經持續半月有餘,很多人已經在開始抱怨了,覺得沒必要這樣,畢竟都是苦哈哈出身落草是為了享受生活現在卻是每天在受罪。王倫聽到這些風聲,讓宋萬傳下話去說:「誰不願意,可以隨時離開,寨子里還會發放十兩銀子路費」。

話傳出去後卻也沒人真的離開,都是走投無路才來到梁山的,讓他們離開又能去哪裡呢,雖然這些天有些辛苦但吃的飽,睡得也還行,真要離開梁山,繼續在外面受人欺凌,誰也不願意,來年要是餓死在外面,找誰說理去不是,未知才是最恐懼的啊 !

這一日朱貴傳信過來說,有個叫林沖的拿着柴大官人的介紹信說要上山,該怎麼處理。

豹子頭林沖,這可是一個有情有義,俠肝義膽,武藝高強尤其是馬上功夫非常了得。總的來說,他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好漢,這樣的人卻被逼着來到了梁山,可見這個時候朝堂已經很黑暗了。

王倫讓朱貴送林衝進山,心裏想着這個八十萬禁軍教頭可是有真本事的,其人性格隱忍,耿直,對朋友義氣,對上司尊敬,可惜被陷害後發生了諸多變化,但也只是對其前途產生了迷茫,卻還是對朝廷存有幻想。水滸傳中的王倫就是死在林沖之手,現在的林沖性格極其敏感脆弱,得小心些,自己可不能步其後塵,想到此處王倫心中已經有了計較,讓嘍啰去通知杜遷,宋萬二位頭領去聚義廳。自己也往聚義廳方向走去。來到聚義廳門口卻見杜遷已經先到了。見到王倫,忙上前招呼。二人一起往裡走去,王倫開口問道:「寨中錢財糧食情況。」

杜遷苦笑道:「之前存了不少,本以為能過完這個冬天,可是哥哥最近要求兄弟們跑步鍛煉,這段時間消耗快了很多,要想辦法出去弄些糧食回來」。

王倫笑着道:「沒事,回頭我讓朱貴打聽一下附近惡霸人家,宰了他,直接把糧食拿回來就是」。

這時宋萬也來了,三人在忠義堂落座後,隨意的閑聊着。

宋萬開口說道:「這段時間寨中人還算是很聽話的,就是管理上還是有些力不從心了,畢竟幾百號人也不在少數」。

王倫對宋萬很是了解,此人不爭功,不自傲,老實本分,這樣的人用起來最好,沒有麻煩。記得後世有人評論宋萬,看定自己沒有本事,倒是人生第一大學問。這話想想也確是這個道理,人最難,就難在這個地方啊!

王倫說:「先堅持着,馬上就會好起來的。王倫又說起林沖,是柴進介紹來投靠梁山的,這人要收下,柴大官人對梁山有大恩,而且此人棍棒功夫了得,梁山正缺這樣的人,現下林沖正和朱貴一起,在來的路上」。

杜遷,宋萬也同意王倫的話,齊聲說道:「哥哥說的在理」。

這時有嘍羅進來通報說是朱貴已經進山了。王倫讓其去通知朱貴直接來聚義廳。想了想又起身招呼二位兄弟去外面迎接以示尊敬,畢竟人家也是個響噹噹的漢子啊!

剛出門口就遇到朱貴,朱貴上前說道:「哥哥,人來了」。說著側過身去,讓出後面漢子。王倫抬頭看向朱貴身後,只見一個身長八尺, 豹頭燕頷,劍眉環目,面若刀削。王倫見之,脫口說道真的是好一條漢子啊!杜遷朱貴也點頭認可。

林沖見人家寨主親自出門迎接,有些感動,忙上前彎腰行禮嘴裏說道:「林沖現下無處立足,前些時日遇到柴大官人,告知我梁山一眾好漢在此聚義林某特來相投,望寨主收留」。

王倫上前扶起林沖笑道:「那裡那裡,林教頭能來梁山是我等福分,梁山初創正需要你這樣的好漢」。

說著介紹身邊的宋萬,杜遷。相互見禮後一起往裡走去。落座後,簡單的寒暄之後,王倫就問起林沖事情原由。

林沖沉默良久,緩緩開口說道:「原來林沖妻子張氏,又稱林娘子,有一日帶着丫鬟去東嶽廟上香時,被太尉高俅的義子高衙內見到,高衙內見林娘子貌美上前調戲,婢女錦兒見此,偷偷的去找到林沖,等林沖趕到才趕跑那高衙內。但高衙內淫心不死,又使高俅心腹陸謙,騙林沖外出飲酒,其乘機對張氏施暴,飲酒的時候林沖感覺不妥,匆忙趕回家中才避免悲劇發生。高衙內幾次三番沒有得逞就求到高俅那裡,高俅比他假子狠多了。高俅事先暗中命人將自己的寶刀賣與林沖,過了幾日後再讓下人以看刀為名將林沖帶入太尉府,欺負林沖不認識路,把他帶入了白虎堂,白虎堂作為軍機重地,林沖這等下級軍官是沒資格進的,更不許帶刀進入。等林沖驚覺時已晚,高俅突然出現,指控林沖攜刀私入白虎堂,欲行刺自己。林沖百口莫辯。高俅本想制其於死地,但在開封府尹的周旋下,林沖被判攜刀私入白虎堂,刺配滄州」。

「高衙內恨極了林沖,見只是發配滄州,又用重金收買了押送的差役,讓他們在半路上結果林沖的性命。差役一路折磨林沖,後來來到一個叫野豬林的地方,二個差役想在這個地方殺了林沖,正準備下手,卻從樹後跳出一個胖大和尚,掄起禪杖就打,嚇得兩個差役慌忙跪地求饒。林沖睜眼一看,原來是魯智深前來相救。魯智深聽說林沖被發配滄州,一直在暗地裡跟着,果然在野豬林救了林沖。之後一路護送着林衝到了滄州。在滄州與在牢城營里偶遇大官人柴進,柴進見是赫赫有名的八十萬禁軍教頭林沖,心中大喜,厚禮款待,林沖在滄州被分配看管一個草料場。一天,大雪紛飛,他到附近小酒店打酒,回來看到他住的那間草屋已被大雪壓塌,於是就到不遠的一座山神廟中躲雪喝酒。正喝之間,見草料場起了大火,林沖正要出去救火,忽聽門前有三個說話,一聽才知道是高俅的心腹陸謙買通監獄牢頭,放火燒了草場,想把林沖燒死。林沖怒火中燒,衝出廟門,一口氣殺了這三個仇人。這樣,林沖走投無路,只好投奔梁山泊」。

幾人聽到林沖說完唏噓不已,王倫雖因為前世記憶早已知道林沖經歷,確也感慨萬千,他抬頭看向林沖,確見此時林沖此時滿眼含淚。知其心苦,卻也不知道怎麼安慰,只是怪這世道真的是黑。真的是:

槍起棒隨八十萬,陰謀計陷九連環。

白虎堂上驚回首,山神風雪夜光寒。

兄弟相逢稱教頭,滄州再見起前嫌。

仇家未滅身先死,空累英雄氣量短。

王倫吩咐人去準備吃食酒水,然後轉頭對林沖說道:「以後就留在梁山吧!現在奸臣當道,民怨滔天,他們也逍遙不了多久了。終有一日我們要取了高俅那廝的狗頭,為兄弟報仇雪恨」。

林沖拜謝王倫,幾人一起出去,此時嘍啰們已經備好酒菜,幾人到了敞開了吃喝,這是新王倫第一次在梁山喝酒,倒也痛快,這個時候的酒度數還不高,王倫感覺跟後世葡萄酒差不多,自己肯定沒問題,於是就敞開了喝,直到最後,宋萬,杜遷,朱貴先後趴在桌上,王倫才作罷,看着也喝的差不多的林沖,王倫道:「林教頭,今天先這樣,以後我們在找機會分個高下,如何」?

林沖此時已是在強撐着,不敢開口說話,怕開口後出醜,只是點頭同意。

王倫見此大笑着走了出去,臨走時吩咐嘍啰把人送回各自的房間。

《重生之白衣書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