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重生獸世:種田寵夫養養崽
重生獸世:種田寵夫養養崽 連載中

重生獸世:種田寵夫養養崽

來源:google 作者:李貓寧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玄洛 白瀟

重生後穿越到在公交車上看的狗血獸世文里,成了色膽包天的大慫包高武力值女炮灰,白瀟無語問蒼天但看着五隻乖巧可愛的蛇崽,又看看不論是胳膊還是顏值都能打能抗的配偶,白瀟大手一揮:不是沒糧食嗎?那就開荒種田;不是沒武器嗎?那就冶鐵練劍;不是部落容易易攻難守嗎?那就搬出洞穴,建房子圍城牆;不是獸口稀少嗎?那就使勁造!造!展開

《重生獸世:種田寵夫養養崽》章節試讀:

·

真說來,這個配置原主真的算是獸生贏家了,在雌性普遍柔弱沒有能力的世界,白瀟的能力甚至遠超一般雄性,還有個這麼牛的配偶,這麼一把好牌居然還能被打的稀巴爛。

她無奈地嘆了口氣,隨後又揚起下巴,對着小崽子驕傲地甩了甩一頭銀髮。

「你在哪裡還見過我這麼厲害又漂亮的狐狸?誰能假冒我?」

白瀟從崽子眼裡看出來幾分無語,她也有些尷尬,但還得端着姿態,要讓小崽子們清晰地認識到她本來就很強才行。

老大想了想,確實也想不出什麼理由反駁,他聽阿父和部落里的夥伴說過一些,他知道他們阿姆其實很厲害。

但他想不明白,為什麼她突然變化這麼大,明明昨天看到他們還會尖叫。

「可你為什麼不怕我們了?還有你的火種又是哪裡來的」

白瀟抓了把頭髮,這她還真沒想好有什麼理由,只好信口胡說:「我睡了一覺,獸神覺得我以前那樣很不對,點化了我一下,我就不怕了,獸神見我態度良好,就送了我一盒火種。」

她本來想着這麼拙劣的借口鬼都不能信,結果幾個崽子聽到之後互相對視幾眼,竟然高興地笑了,老三甚至勇敢地朝她邁出一步,仰着小臉興奮地問:「是真的嗎?獸神真的這麼說嗎?阿姆真的不怕我們了嗎?變成蛇也沒關係嗎?」

白瀟很震驚,不是吧?獸神這麼好用,這就信了?

她看着幾個崽子亮晶晶的眼睛,硬着頭皮點點頭:「真的,你們怎麼舒服怎麼變。」

獸人崽子在獸晶穩定前化成人形都是很費力氣的,對發育也不好,化人形雖然能鍛煉,但幼崽還是不適宜長時間保持人形。

老二老三對視一眼,嘿嘿一笑,於是就在白瀟面前慢慢化成了兩條三指粗胳膊長的黑蛇,但他們的耳翼是白的,也就是說他們倆身上有白瀟的性徵。

白瀟把三條尾巴收起來只留下一條,沖他倆招招手,有些不解的看向還站在那不動的老大:「怎麼不變?」

小崽子紅着臉,捏着他四妹扭扭捏捏的說:「我是老大,不用這樣,你沒烤過肉,我可以幫你……」

白瀟眨眨眼,瞭然地錘了錘手心:「啊,你怕我不會切肉啊。」崽子默默點點頭。

「沒事。」她笑眯眯的轉過身去,對着墊在葉子上的肉亮出狐爪,只見她飛快得揮了兩下手臂,她指尖的水刃就將一塊足足十幾斤的五花肉切成了合適的小塊,而葉子還毫髮無損。

白瀟驕傲地又揚了揚下巴:「怎麼樣,很厲害吧。」

小五給面子的『嘶嘶』吐信,老二老三也很捧場地互相拍打着尾巴給她鼓掌,老大愣愣的看着那塊肉,乾巴巴地說了句:「好厲害。」

見她真的這麼強,小崽子也不逞能了,他從昨天開始就一直保持人形,今天還去摘了野果,本來就已經快到極限了,於是也變成了一條小黑蛇,他比老二老三都還要粗長些,但也明顯還是個幼崽,他和老四的耳翼都跟小五一樣是黑的。

白瀟這才滿意的點點頭,彎腰把散落的黃果撿起來,回頭坐到火堆旁,把尾巴往旁邊一放,她豪爽地拍了拍毛絨絨的尾巴,對身後的崽子們招呼着:「來這裡盤着吧。」

說著就不再看他們,低頭先用水刃切瓜了,但她把小五先放到了最近的地方,小傢伙知道她要幹活了,很乖的在她身邊盤了起來,幾個崽子見狀,也就慢慢地游到了她尾巴上,按順序自覺地盤好了。

白瀟切好想挨個喂他們時,卻發現老大老二離得遠了夠不到,就又伸出一條尾巴放到另一邊:「你們倆到這邊來。」兩個崽子又很聽話地過來了。

她用從乾草堆旁順手拿出來的一沓葉子裝上切好的黃果,挨個放到他們旁邊,蛇吃東西都很安靜,白瀟看到他們很乖的進食,就放心地拿起木柴飛快削了幾根簽子,心裏不停感嘆有能力就是好,不然還要像其他人穿越一樣先想辦法弄刀子什麼的,等弄好她都餓死了。

白瀟把肉切得小小一塊,很快就熟了,她又趕緊打開鹽包捻起來撒上,她知道獸世的雌性和幼崽不吃鹽都很容易生病死掉,但就算玄洛是五階的高級戰士也很少能換到鹽,家裡崽子又多,分到每個人嘴裏就那麼一點點,所以一個個看起來都這麼病懨懨的。

聞到肉被鹽激發出來的香味,幾個崽子頓時就不安分地躁動起來。

老三興奮地問她:「阿姆,這是白晶嗎?」

因為是血親,所以即使是獸形白瀟也能聽懂,她點點頭捏下來一塊肉飛快地塞進老三嘴裏,崽子被燙的斯哈斯哈,但吞下去之後就開始大叫:「好好吃!比阿父烤的好吃一百倍!!」

白瀟差點笑了,玄洛烤得是得有多差才能讓崽子發出這種感嘆,但她顧不得想那麼多了,聽老三喊完之後幾個崽子都爭着擠到她手邊,『嘶嘶』叫着要吃肉,特別是小四小五,直接就鑽到她腿上了,就連一直裝高冷的老大都兩眼亮晶晶地看着她。

這下白瀟一下就忙不開了,一邊要烤肉一邊還要喂崽子,不知不覺原本都散落在狐尾上的蛇崽全都盤到了她腿上,一個個張着嘴等着她的投喂。

獸人不愧是獸人,就連幼崽都這麼能吃,等白瀟終於挨個餵飽了之後,十幾斤的五花肉就只剩個兩三斤了。

「吃飽了吧?」

她挨着摸了摸崽子們鼓鼓的肚皮,又手賤地捏着老大的小腦袋揉了揉,不過小祖宗這會兒被她餵飽了,倒是不反抗,趴在她手心任由她摸,閉着眼請悠悠地吐着信子。

”吃飽啦~ ”

老二的小奶音又乖又軟,從剛剛餵食的觀察來看,她也初步分析出了幾個崽子的性格,老大傲嬌,老二乖寶,老三機靈,小四內斂,小五還不知道以後,但現在看老二一定是最粘人會撒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