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後寵愛無邊
重生後寵愛無邊 連載中

重生後寵愛無邊

來源:google 作者:墨魚子墨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白清 穆司夜

(甜寵,虐渣)白清死了,因識人不清,錯信他人,死於火海?許是強大的恨意悔意使得她重生了,回到一切還未開始的時候,這次回來,一是為了報仇,二是為了報恩,嫁給那個為了救她而跟她同死的人展開

《重生後寵愛無邊》章節試讀:

白清緩緩的走下樓時,眾人很是驚艷,都有些吃驚,她來到穆司夜父母面前,微微一笑跟他們打招呼「叔叔阿姨好,很抱歉讓你們久等了。」

穆夫人很是熱情的拉過她的手,好一個美人,小時候就很好看,長大了更為驚人,冷艷中透着一股可愛臉盤。

嘖嘖嘖自己那「乖」兒子一定喜歡。「清清,聽說你從樓梯上摔下來,有沒有什麼不舒服,我們早該來看你的,都怪你叔叔……」

「咳咳,怪我怪我」穆爸爸看起來十分怕老婆

穆夫人瞪了他一眼,對着白清說道「清清,是這樣的,我跟你母親呢,在你和夜兒定下了親事,等你們長大了就結婚,你看現在是不是該把你倆的婚事給辦了?」

這話一落,沈夢雲母女兩很是緊張的看着白清,深怕她答應了,雖然她們一直給白清灌輸這不為人知的事,到還是難掩擔心。

白清感覺到她們母女投來的目光,眼神瞄了一眼,隨即低着頭嘴角上揚,微微頷首,輕聲說:「好,全聽阿姨安排。」

穆夫人見她答應了,很是高興,而這邊沈夢雲,郭蘭玉聽到這裡,非常詫異,不敢相信,明明都把穆司夜說成那樣了,她怎麼還會答應?

正在穆夫人開口問白清想要怎麼辦婚禮時

沈夢雲紅着眼,對着白清道:「姐姐,你怎麼能答應呢,那陳慶哥怎麼辦,你不要他了嗎?」

「是啊清清,你不能為了公司,委屈了自己」郭蘭玉配合著自己的女兒,滿臉心疼的看着白清,一副我為你好的模樣,讓人看了都會說一句,好姨母啊。

原本因為白清答應很開心的穆夫人,聽到她們母女說的話,臉色很不好,冷聲道:「你們在說什麼?陳慶又是誰?什麼什麼委屈?」

沈夢雲見穆夫人如此,心想自己的目的很快就會達成。可憐兮兮哽咽道:「姐姐,不要怕,我相信穆夫人不是不講理的人,就算你不願意嫁,穆夫人也不會對付你的公司的?你說,你喜歡的人是……」

沒等他說完穆司夜走了進來「這麼熱鬧,在說什麼呢?爸,媽」

沈夢雲一時忘了自己本來的目的,眼睛直勾勾且羞澀的喊了一聲「穆少」

穆司夜沒理她,眼光被一旁的白清所吸引

「穆司夜」白清看見來人時瞬間眼眶濕潤,嘴裏低喃,這個前世為救自己而和自己葬花海的人。

為了掩飾自己的失態,她連忙低下頭。

前世里穆司夜在這天中好像沒有出現,此刻怎會在此

「姐姐,陳慶哥」沈夢雲見情況不妙,自己剛才的話被打斷又接著說道

「夢雲,你誤會了吧?陳慶是一直在對我獻殷勤,表心意,可我早已說過我是有婚約的,他還死纏爛打,人品堪憂啊,你要離他遠點。」白清道

又是一副我為你好的表情,她恨透她這副模樣,加上被她這麼一說,自己無法反駁

轉而柔聲道:「阿姨,別生氣,原諒我這妹妹的無心之失,也的多虧了她,我才知道穆少的為人處事。」

穆夫人也是職場上打滾的人什麼人沒見過,聽她這麼一說,她就知道沈夢雲不是很么好貨色,基於自己是客人也不好說些什麼

現在一旁看着的穆司夜勾起薄唇心道「有點意思」

這時候穆爸爸「清清啊,叔叔阿姨還有事兒,婚禮上的事兒你可以跟司夜聊聊,我們就先走了,司夜你留下」說完兩人就走了。

穆司夜饒有興緻地看着她,白清被看的有些臉熱。

沈夢雲眼裡充滿嫉妒,整理下自己的裙擺,「穆……」

白清上前一步低聲道:「走,去我房間。」

空蕩的大廳只留下她們母女二人。

「媽,你看她……」

「別生氣,走,媽讓保姆給你燉了燕窩」郭蘭玉拉着她往餐廳走去

穆司夜跟着白清來到她的房間有些不好意思。

剛到房間,還沒等穆司夜開口,白清踮起腳尖,抬起下巴對準他的薄唇親了上去

穆司夜驚呆了,久久不能回神,瞪着眼睛思想早已飛向大海……

嘶……嘴上的痛感拉回他的思緒,低頭看着面前的始作俑者,不料她卻說「從今天起,你,穆司夜就是我白清的人了,不準背叛,否則殺無赦」

穆司夜看着她,明明那麼害羞,說的話卻那麼的霸道

……………

十分鐘前穆司夜的男秘書黃文進來叫他,只見他在自己辦公室坐着發獃,手指不斷的撫摸自己的薄唇,眼神迷離,連自己叫他都沒應,心想也許穆總累了,默默地退出去。

又過了十分鐘,黃文再次出現在辦公室,穆司夜還是原來的姿勢,原來的表情,這下可嚇着黃文了。

「穆……總?穆總?」沒回應,不管了,猛得一聲大喊「穆總……」

穆司夜終於回過神來,看着自己面前的秘書,沉着臉「有事?」

「咳,穆總,你沒休息好嗎,你看這行程需要改嗎」他把行程表放在桌上,湊近穆司夜看見了他的唇破了。

也許這人神經大條,竟然指着自己的下嘴唇「穆總,你這兒怎麼破了?」

「黃文,你說女人喜歡什麼禮物」

女人?女人?從不近女色,連秘書都要找男的穆總竟然說女人喜歡什麼禮物,這不會是,黃文震驚了「穆總,你這嘴不會是被誰咬的吧,誰敢近你的身?」

這個馬大哈,太不懂形式了

穆司夜勾唇一笑,黃文徹底被嚇傻了,穆總竟然會笑,天要下雨啊。

「穆……穆總,我聽說女人大多都喜歡花,包包衣服,錢」

穆司夜鄙視的看着他,跟了自己五年了,一點長進都沒有。白清看不上這些東西

「你覺得白氏企業白總怎麼樣,她會喜歡什麼?」

「什,什麼?」黃文不可置信的張大嘴巴。

「收起你的嘴巴,怎麼,今天說話一直結巴」瞟了他一眼

看着自家boss有些生氣,黃文收拾驚訝的表情

「聽說白氏的總裁白清十五歲大學畢業後,開始跟在自己父母身邊,閱歷可謂豐富,去年父母雙亡開始接手了白氏,把公司治理的很好,不僅工作能力強,長得也美,唯一的缺點,就是……」

「就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