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致命甜誘:在大佬懷裡被寵哭
致命甜誘:在大佬懷裡被寵哭 連載中

致命甜誘:在大佬懷裡被寵哭

來源:google 作者:皚達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季宛寧 現代言情 穆霆熠

【頂風作案,撩爆!超甜!天才大提琴演奏家Vs腹黑商界大佬】堂堂喬家大小姐膚白貌美大長腿,殺破四方的妖媚神顏醉酒後竟見色起意輕薄了京都大佬穆霆熠,娛樂頭條大肆報道,戀情實錘!當晚家宴,季宛寧盛裝赴會,竟不知雙方家長紛紛到場穆霆熠當眾逼婚:「寶貝,撩完火就想跑,是要打斷腿的」季宛寧:「滅火要找消防員哥哥」穆霆熠:「你穆哥哥的火不是他們想滅就能滅的,要不你試試?」……某個夜裡,季宛寧一遍遍使用着滅火器,只見火勢更盛,不敵火力,哭着:「穆霆熠,你個大騙子!根本滅不掉!」穆霆熠吻着她的淚珠:「寶貝兒,乖!」展開

《致命甜誘:在大佬懷裡被寵哭》章節試讀:

任昨晚那篇添油加醋的報道,季母是怎麼也不會相信兩人是蓋着被子純聊天的關係。更何況兩人其實連被子都沒蓋。

想到自家的這朵妖艷的罌粟花,被穆霆熠這隻蜜蜂采了花蜜。心裏竟還陣陣雀躍,甚至還有想給穆霆熠豎大拇指的衝動。

能把她家那個小妖精拿下,也算是他女婿的本事。

誰知話題一經拋出,如洪水之勢,直接把房間的氛圍炸開。

蔣蓁聽到親家母說出這種話,忙接過話,笑開了花,「結婚好啊,我們家是恨不得馬上給寧寧迎進門才好呢,就怕你們捨不得這個寶貝女兒,哭鼻子呦。」

看着長輩們是又說又笑,季宛寧表面保持着大家閨秀的風範,內心早就慌的一批。

拿起面前的紫砂茶杯,想着喝口茶壓壓驚,嬌嫩欲滴的紅唇挨上杯邊,小口輕呼着表面的熱氣,茶水一點點溢到唇角,只淺嘗了小口,便放回了原處。

見她小嘴被燙的發紅,穆霆熠似笑非笑,湊近輕飄飄道了句,「我喜熱茶,你可能喝不慣。」修長靈活的手指把玩着她喝過紫砂茶杯,手指輾轉之間,故作隨意地將吻痕轉向季宛寧一側。

她喝過的茶杯,在他手裡?

季宛寧回味了一遍他說的話。

腦袋裡的霧水瞬間消散。

靠!她喝了穆霆熠的茶,然後和他間接接吻了!!

她不可思議地又仔細確認了一遍。

眼底蘊藏着的紅暈漸漸顯露出來,季宛寧尷尬地抿了抿唇,明媚的眸子慌亂了分許,細軟聲壓得很低,「不好意思,我叫人給你換一杯吧。」

剛回身,還沒等她招手,穆霆熠倒不甚在意,面色從容拿起茶杯薄唇直接覆蓋住她留下唇印,舌尖舔舐,順着杯沿入口,划過喉結。

季宛寧瞪大了眼睛,嫩唇微張,被點了穴般定住,吃驚地看着他的舉動,腦袋裡三個大大的問號???

Excuse me ?

這是什麼情況?

他這是光明正大的和她間接接吻?!

還在她震驚之餘,男人骨節分明的長指早已落在她飽滿的唇上,擦拭掉她唇角的水漬,頗為滿意地在她的咬痕上摩挲了幾下。

輕笑一聲,「又不是沒親過。」

季宛寧腦袋「轟」地一下,置身在山谷般,一遍遍地迴響,心中築起抵禦敵人的高牆,瞬間倒塌。刻意拉開的距離,男人一朝又將她扯了回來。

兩人靠的極近,穆霆熠諱深莫測的眼神中帶着猩紅,紫紅色的喉結上下滾動,呼吸交匯,空氣中漸漸升溫,**涌動,恐怕下一秒就要親在一起。

季宛寧後仰着身子,顧不上兩人尷尬的關係,一雙靈動魅惑的狐狸眼,層層水光中透着嗔怒。

即便兩人激吻已經人盡皆知,季宛寧還是心懸着的,好在長輩們交談甚歡,沒有把焦點放在他們身上。

她這隻驚弓之鳥才長舒了口氣。

季宛寧手抵着他胸肌,紅唇貼着他的手指一閉一合無聲開口,「你幹嘛!」

穆霆熠嘴角牽起壞笑移到她耳邊,啞聲道,「想親你。」

故意對着脖頸又輕呼了口熱氣,看着怔住的小女人才得意地正回身子。

又酥又麻的窒息感,撩的季宛寧臉紅心又跳,有種當著父母面偷情的感覺。

他竟然說想親她!

不會是被什麼妖魔鬼怪附體了吧?

就當季宛寧以為穆霆熠的抽風止步於此,大掌又蠢蠢欲動,骨節分明的長指從她手腕滑至手心,指骨**指尖,與她十指相扣。

很自然地帶到他的腿上,緊貼着他的西褲。男人溫熱的體溫透過手背,傳遞到全身各處,季宛寧漲紅着臉,蔓延至耳後,湧上一股不知名的燥熱。

季宛寧小手被緊緊攥住,絲毫掙脫不開。

反觀男人卻一副坦然自若,和長輩們正侃侃而談。指腹有意無意地摩挲着她的肌膚。

季宛寧反抗無果,使着小性子,指尖在男人手背上狠狠地抓了下。

只見穆霆熠眉頭微蹙,手果然鬆了些,清晰的悶哼聲從喉間溢出。

季宛寧得意地正準備抽開手。

男人嘴角噙着笑,和季父的談話間無縫銜接地和她插了句,「乖,一會再鬧。」

「………」

話落,又接聊起了還沒討論完的話題。

聲音雖不大,但包廂內焦點早就聚在他身上,突如其來的一句話,自然聽的清晰,看的明白。

長輩們一副年輕人,都懂都懂的表情,心照不宣地互相笑了笑。

就這麼被穆霆熠營造出撒嬌,迫不及待想和他親熱的小嬌妻形象。

季宛寧一整個大無語,咬着後槽牙,面露苦笑。

好一個惡人先告狀。

行!誰讓她先惹了這位爺的呢,她忍!

-

算起來季宛寧也餓了一天,和兩位女士聊了幾句天,果斷地化悲憤為食慾,拿起筷子,對着菜品猶豫了會,才動筷夾了幾個清淡小菜,津津有味地品嘗了幾口。

也不知今天長輩們是故意為之,還是巧合。

餐桌上大補的菜品居多,海參、甲魚、生蚝、燕窩、雞湯……一應俱全。

季宛寧嘴裏吃的雖然是青菜,但看着這些滋陰補陽的大補之物就餓意全無,精神百倍。

此時穆霆熠襯衫衣袖挽起,手裡的茶杯,早就換做了紅酒杯,和季父舉杯喝了一口,高腳杯落下餘光掃過季宛寧臉上。

好看的眉頭微挑,嫩唇緊閉,靈動嫵媚的大眼睛嫌棄地看着轉到他眼前的海參甲魚湯,白皙玉指放在轉盤邊緣,不動聲色地一點點往旁邊轉動。

待砂鍋里的整個甲魚離開她的視線,眉頭這才舒展開。

「你覺得我需要?」

穆霆熠薄唇勾起,揚了揚下巴,黑眸透着不可言說的**。

什麼他需要?

男人突然冒出的一句聽的季宛寧莫名其妙,不解地看着他下巴示意的方向,是那鍋海參甲魚湯剛好被她轉到了穆霆熠面前,更巧的是,此時甲魚眼睛還正對着他。

季宛寧看着這副畫面一下就聯想到了「看對眼」,沒忍住「噗嗤——」地笑出聲。

這個時候笑出聲於穆霆熠無疑是對他能力的一種挑釁。

你覺得我需要(補身體)?

噗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