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這個系統帶世界
這個系統帶世界 連載中

這個系統帶世界

來源:google 作者:無塵本塵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無塵本塵 石甫

車禍之後,竟然真的穿越了?石甫赫然穿越到一個修仙世界,而穿越之後的第一眼,便是面前這隻吊睛白額大蟲,石甫已經開始想着自己下輩子的時候,忽然一道聲音從自己耳中傳出「宿主是否激活世界系統,激活之後可使用宿主之前世界當中一切角色,供宿主隨意增幅己身倒計時......」叮!誒,什麼!是系統!?老子終於是主角了!「先來個斗戰勝佛體驗一下」「什麼!兌換積分不足購買,不可以試用!救命啊!」展開

《這個系統帶世界》章節試讀:

一瞬間五花八門的人物列表再次出現在石甫腦海當中,而此次石甫尋找的方向則是偏向暗殺一類的角色。

「系統,搜索暗殺類型角色。」

「收到,即將為宿主展開暗殺類人級名單。」

一個一個被系統篩選出來的人物,井井有條的排序在石甫眼前。

「哦,竟然還有這個人?那就決定是你了,伊薇·弗萊!」

隨着石甫按下人物頭像,石甫的身形也發生了些許變化,原本有些粗壯的肌肉線條,此時也變得纖細。

在前世石甫就是一個狂熱的遊戲愛好者,刺客信條這種大作自然是不容錯過,而當看到系統當中還有這類角色的時候,石甫便再也看不下去別的選項。

而石甫之所以選擇伊薇·弗萊,而不是實力最強的巴耶克,是因為此時的狀況,更適合能夠輕鬆瓦解敵人防禦,並能夠快速使對手喪失戰鬥力的伊薇·弗萊。

「系統,我順便問一句,如果要兌換伊薇·弗萊的全部裝備,需要兌換多少積分?」

「根據系統檢測,宿主積分較少,自動轉換暫時兌換機制,如果要兌換全部裝備武器,需要消耗兌換積分*5,請問宿主是否兌換?」

「兌換。」

石甫沒有半點猶豫,隨即兌換了伊薇·弗萊的全部武器裝備。

一身刺客服裝瞬間出現在了石甫的身上,而拐杖劍,反曲刀,飛刀,煙霧彈,指虎,等武器也是瞬間就裝備到了石甫身上,而標誌性的袖劍,自然是必不可少的,並且遊戲當中配備的一根繩鏢發射器和迷幻飛鏢自然也是應有盡有。

沒等石甫沉浸在滿身裝備的喜悅之中,系統界面上孤零零的兌換積分*3,也是將石甫拉回了現實。

「誒,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

石甫慢慢調整自己的身體以及精神狀態,以求以最快的速度適應自己的新能力。

一分鐘後,石甫調整到了自己的最佳狀態,隱身能力也是就此發動,隨後將腰間的煙霧彈直接扔了出去。

「誰!」聽見異響的兩個村霸,順着煙霧彈投擲的方向望去,但石甫的隱身能力,使二人並未發現石甫的蹤跡。

二人正打算近一步尋找地上不明球體的來源,煙霧也從煙霧彈中射出,瞬間漫天煙塵籠罩了二人的五識。

「這什麼玩意,咳,好嗆人啊,三哥,你在哪那?」

「四弟,在原地站在,這是有人想要把我們逐個擊破,別往遠處走。」

可是石甫自然不能讓已經有一定距離的二人,再度匯合,而煙霧彈時間也是極其有限,石甫的鷹眼視覺,能夠讓石甫準確分辨出二人此時所在的位置。

石甫擺弄手腕上的繩標發射器,一根繩索直射一人的腳踝。

「咦?三哥,是你拿繩子纏我腳嘛?哎呀!」

其中一人瞬間重心失衡,撲通一聲直接摔倒在地,石甫見一擊即中,猛的用力往回收取繩索。

一道黑色的人影瞬間出現在石甫的眼前,石甫二話沒說,拿出早已準備在手的拐杖劍,順勢插入咽喉當中,幾聲混雜着血沫翻吐的微聲呼救之後,便再無聲息。

隨着石甫對於伊薇·弗萊的融合時間越長,自己對於新掌握的刺客知識也是越發熟練,對於剛剛的操作,自然是駕輕就熟。

還有四個。

石甫趁着煙霧彈還未散去,故伎重施又結果一人。

而讓石甫想不到的是,自己的拐杖劍在刺穿二人的咽喉軟骨之後,有了一定程度上的磨損,這驚人的骨密度也是讓石甫吃了一驚,看樣子自己的拐杖劍尖端部位已經發鈍,恐怕再刺穿一人,此劍就得崩斷。

自己的繩標發射器在拽扯第二人的時候,就已經險些脫手而出,要不是石甫仗着自己連續突破兩次之後的本錢,在拽扯第一個人的時候就得失手。

隨後石甫讓柳獵戶和柳平安往遠點地方走去,自己把二人的屍體仔細藏好,藉助繩標發射器,攀登到樹頂附近,便小心翼翼的隱藏在樹枝之間。

大概過了一個小時左右,遠處有三人緩緩走來,其中三人以一人為首,而為首的那人渾身上下儘是錦衣綢緞,而身後二人,卻是穿着樸素。

「大人,咱們不用派人看着那兩個人嗎?老三老四被您安排着掃除行蹤,然後您讓他們在那等着,我看還不如叫過來看人呢。」

「放肆,你這個草民是在質疑我嗎?」只見那個身穿錦繡的人,大聲呵斥着那個上來與自己對話的布衣壯漢。

之後三人便沒有繼續對話,隨着三人越走越近,石甫這才看清,領頭之人竟然是個十歲左右的孩子,而身後兩個壯漢看樣子比之前石甫殺的兩人歲數要大不少。

主謀者一覽無餘,既然五人都已到齊,石甫也沒必要隱藏,留下一個活口問清楚,便足夠了。

石甫掏出腰間槍械,靜靜等待三人進入射程之內。

「誒?老三老四哪?這兩個貨跑哪偷懶去了。」

「大人稍待,我二人去附近找找,請大人恕罪。」

兩個壯漢帶着些許諂媚的請示眼前的華衣少年。

「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蠢貨,要不是為了柳家的那個靈藥穩固我的根基,小爺我何必來這荒郊野外,滾吧。」

那華衣少年,滿臉不耐煩的驅散二人。

兩個壯漢在得到青年允許的情況下,也是一臉賠笑的邊道歉邊往遠處尋找丟失的二人。

等到二人轉過頭,一下便原形畢露,兩人頓時怒目而視。

等到二人進了樹林當中,其中一人才壓低聲音與另一個交談。

「老大,這小子着實不把人當人,要不是仗着那一身的衣服,咱哥倆能手撕了這貨。」

「老二慎言,那小子絕不是我們能對付的,備不住那小子有什麼別的本事,咱們還是做好自己的事,拿錢辦事就行了,不過老三老四跑哪去了?咱們還是分頭找找吧,免得後面那個小祖宗遷怒於咱們兄弟。」

「老大說的是。」

在樹上的石甫,正在心中默默感嘆真是瞌睡來了送枕頭,收起手中蓄勢待發的槍械,從腰間抽出反曲刀,拿在左手,右手繩標發射器,也是準備妥當。

不巧不成書,石甫正打算接近其中一人,沒想到竟有一人徑直向石甫所在的樹木走來,而且看樣子應該是老二。

十步,八步,六步,四步,兩步,一步。

石甫看準時機,雙手緊握反曲刀,垂直從樹上跳下。

「啊,誰?!」老二聽見頭頂上面動靜,本能向上看去,只看見一團黑影猛的奔自己面門而來,事發突然,再想躲避已然是躲閃不及。

撲通一聲,反曲刀刃直接沒入老二眼球之中,一擊斃命,石甫此時也是跪在老二的胸腔之上,巨大的力道直接壓碎了胸骨,而就在石甫抽出反曲刀的時候,一顆血淋淋的眼珠直接被帶了出來。

石甫草草的擦了擦刀刃上的血跡,右手繩索發射器,再度帶着石甫沒入樹枝當中。

藉著高空當中茂密的樹枝,石甫也是飛速接近着下一個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