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這個明星有些鹹魚
這個明星有些鹹魚 連載中

這個明星有些鹹魚

來源:外網 作者:在鄉下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在鄉下 都市言情

「同學,畢業之後,你有什麼理想嗎?」 南溪音樂學院209屆畢業典禮尾聲階段,一個頗為漂亮的女生,問旁邊一個男生道。 「理想?」李寒看了看旁邊的女生,半響之後說道,「理想當然是有的。比如:掙一筆足夠的錢,然後回到老家,開一家小店,農莊也行。再找一個媳婦,生個娃。幸福!」 「哦,挺挺好,挺現實的。」女生說道。臉上的表情有些詫異,有些遺憾,又有些嫌棄,「一個這麼帥的小夥子,理想竟然只是這樣,真是白長了這一張臉。」 不只是女生,周圍其他的男生女生們,聽到李寒的理想之後,也展開

《這個明星有些鹹魚》章節試讀:

「你找死。」

徐忠大怒,這個金丹境界修為都沒有的小子,居然敢如此放肆。

「你給我死吧劍游天下。」

徐忠從腰間抽出一柄長劍,虛空踏步而來,每一步都揮出一劍,片刻間劍影連成一片,似乎天空降下的雨水,密密麻麻,連綿不絕。

他的身影隱藏在劍氣中,虛實不定,令人難捉摸,像是與那漫天劍氣融為了一體。

一瞬間,天地間一片肅殺,地上,樹上,甚至天空都有着一道道細密的劍氣遊動,所過之處,儘是劍痕。

莫問瞳孔微縮,像是置身於劍潮當中,鋒銳的劍氣無處不在。

金丹境界的武者全力出手,果然驚天動地,若是一個胎息境界的武者置身於如此恐怖的劍潮中,恐怕瞬間便會化為齏粉穿越之盛世修仙。

莫問手指一彈,七塊聖火令悄然從葯靈戒中飛了出來,然後立刻融合為一,化為聖火劍。

一道恐怖的火焰劍氣衝天而起,似是劈天斬地,猛地將劍氣潮水撕裂,恐怖的高溫令下方的樹林自燃了起來。

「咦?」

徐忠身影一閃,從劍潮中飛了出來,原本他企圖混在劍潮中,尋找機會給莫問致命一擊,卻不想那個少年一劍就把他的劍潮給破掉了。

「又是一把法寶!」

徐忠望着莫問手中那熊熊燃燒着火焰的長劍,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氣,那長劍上散發出的恐怖力量,令他都感到一絲恐懼。不用說,肯定又是一柄法寶,而且還是很不簡單的法寶,否則不可能有如此恐怖的威壓與力量。

「你到底什麼來頭。」

徐忠心中又有些害怕了,一個少年身上居然有着兩件法寶,那是一般人能有的底蘊?恐怕青古秘境中的八大勢力裏面。能一次拿出兩件法寶的宗門都不多。

一個少年能有如此底蘊,原本便是不同尋常的事情。

一時間,徐忠又再次顧忌起莫問的身份。

「老東西,你能贏了我再說吧。」

莫問勾唇笑了笑,難道只是忌憚他背後有什麼勢力么?金丹境界的武者眼中,果然只有金丹境界的武者,金丹境界以下的皆是螻蟻啊。

「小畜生,今天已經得罪了你,為了不引起什麼不必要的麻煩,看來只能殺人滅口了。」

徐忠四下掃了一眼。發現此地遠離了盼麗城幾公里,屬於荒郊野嶺,周圍並沒有人。頓時又起了殺心,把眼前這個少年殺了,他就能獲得兩把至高法寶,想想都止不住的興奮。

那可是兩件法寶啊,他若是能擁有,便可以輕而易舉的站立在青古秘境的金字塔巔峰。

為了重寶,他已經有了鋌而走險的想法。反正荒郊野外,死無對證,誰又知道他殺了這個少年。大不了搶了兩件法寶之後,他就立刻隱藏在深山中。等有了實力再出來。

「你的想法倒是與我差不多,這個地方的確好殺人。」

莫問一眼便看出了徐忠的心思,玩味一笑,眼中望着徐忠。像是在看着自己的獵物一般。

他之所以出城,目的也是為了遮掩他身懷重寶的消息,城裏面人多眼雜。若是全力與徐忠火拚,恐怕過不了多久,整個青古秘境中的人都知道他身上有幾件法寶。

所以他把徐忠引出了盼麗城,而且必須殺了他滅口。

「狂妄,我倒想看看你有什麼本事,敢口出狂言。」

徐忠心中不怒反喜,他最怕的就是莫問不與他爭鬥,直接撒腿就跑,他有那件增幅速度的法寶,他恐怕還真的沒有辦法。

既然莫問的目的與他相同,那他就不用擔心這個少年會逃走,既然不逃,那他就有機會徹底殺了他噬神。

徐忠身影一閃,猛地撲向莫問,像是一頭下山的老虎,企圖一舉把對手撕裂,那席捲而起,鋪天蓋地的內氣瘋狂的撞向莫問。

莫問也不示弱,一手執着聖火教,悍然的與徐忠撞在一起。

兩人戰鬥力都不低,片刻間難解難分,竟是短時間內無法分出勝負。

徐忠越打越心驚,這個少年的強大程度還遠遠超出他的預估,他短時間內居然沒有辦法把他殺死。

「金丹境界的武者,不過如此。」

莫問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他始終沒有施展靈魂之力,憑藉自己的修為與徐忠大戰,已經確定,即使他贏不了徐忠,那徐忠想勝他,恐怕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小子狂妄。」

徐忠心中越來越急躁,他沒有想到這個少年居然如此棘手,尤其是那一身武學,他從來都沒有見過,但卻每一門都強大無比。

隨便釋放出的劍氣,居然比他的劍氣都犀利,如果不是憑藉龐大的內氣底蘊,他恐怕還不是這個少年的對手。

「不與你鬧了,死吧。」

莫問眼中閃過一抹璀璨的金光,像是兩顆太陽一般,若誰此時望向莫問的眼睛,恐怕會在那刺目的光芒下變成瞎子。

「做夢……」

徐忠冷笑一聲,一個少年居然敢說殺他,他的確短時間內贏不了他,但他也只是一時奈何不了他而已,長時間戰鬥下去,他必輸無疑。

他還有機會,而那個少年一點機會都沒有。

然而,他的話還沒有說完,話語便戛然而止,一股毛骨悚然的情緒從內心滋生,似乎一瞬間被一隻洪荒猛獸盯上了一般,心中的危機感令徐忠本能的想躲避。

但他卻發現,自己根本躲避不了,那恐怖的感覺像是附骨之疽,時刻都黏在他身上一般。

轟隆!

似乎有一道天雷炸響,直接撞在他的腦海中,他的身軀一顫,一個趔趄,直接從半空中栽了下去。

雙目之中,一片獃滯與空洞,似乎失去了靈魂。

幾乎與此同時,莫問從他身邊一掠而過,聖火劍在空中划過一個完美的弧線,狠狠地斬向徐忠。

「不……!」

徐忠突然間從獃滯中驚醒,立刻驚恐的大叫了一句,閃身便準備逃,可一切都在莫問的算計中,剎那間那劍氣便已經臨身,剛從獃滯中清醒過來的徐忠根本來不及躲避,只能勉強的挪動了一下身體。

撕拉!

兩條大腿從半空中掉落,砸在下面的樹林中,鮮血飛濺。

那一劍,並沒有將徐忠殺掉,原本斬向徐忠的腰部,但長劍臨身的一瞬間,徐忠卻一下清醒了,生生的挪動了一下身體,躲過了致命一擊菩提道。

「金丹境界武者的靈魂,果然都很強大。」

莫問立在半空,微微的嘆了口氣,他剛才施展神靈億萬重攻擊徐忠,原本以為金丹初期的武者能多獃滯一段時間,卻不想徐忠剎那間便恢復了過來。

「混蛋,你剛才搞了什麼鬼……難道是傳說中的靈魂攻擊……怎麼可能……」

徐忠依舊懸浮在半空中,兩條腿齊根而斷,鮮血像雨水一般往地面灑落。他驚恐的望着莫問,像是見到了鬼一般,剛才那一瞬間,他甚至以為自己已經死了。

靈魂攻擊!

回想起之前的那一幕,他只能用這個來解釋。不過能施展靈魂攻擊的人,不是只有元神境界以上的修仙者才能做到嗎?武者不可能做到,即使傳說中的一代武宗都不能。

這個少年居然能施展靈魂攻擊,這個與大白天見到了鬼都沒有什麼區別,簡直太難以令人置信了。

如果說這個少年乃是一名修仙者,而且還是元神境界的修仙者,那幾乎一根手指便能將他給碾死,又怎麼可能與他爭鬥了半天。

「你居然知道靈魂攻擊?」

莫問眼中有些訝異,內世界中的古武者果然見識不凡,遠遠比主空間的武者有見識多了。

「你怎麼做到的?」

徐忠緊緊地盯着莫問,眼中充斥着忌憚之色,似乎莫問是一個惡魔一般。

他從小便天賦異凜,靈魂易於常人,強大程度相當於尋常人的一倍,所以他修鍊武學一直很順利,幾十年前便突破到了金丹境界,成為了一代強者。

後來他查閱大量資料,才明白自己天賦高超的原因,同時也知道了什麼叫做靈魂之力,以及一些與修仙者有關的事情。

因為這個天賦,他現在雖然只是金丹初期的武者,但靈魂力量已經不遜於金丹中期。

可饒是如此,他居然依舊沒有擋住莫問的靈魂攻擊,那個少年的靈魂力量,到底有多麼強大?

「怎麼做到的你就不用操心了,或許下了地獄可以問問閻王。」

莫問沒有興趣給徐忠解釋什麼,身影一閃,便再次殺向他,這個金丹境界的武者,今天必須死。

「小畜生,你給我記着。」

徐忠面色微變,撂下一句狠話,然後瘋狂的催動內氣,轉身就跑。他已經沒有了勇氣再與莫問戰鬥,失去了一雙腿,相當於半殘廢,戰鬥力大打折扣。

而且那個少年太詭異了,居然能發出如此可怕的靈魂攻擊,他已經沒有了任何膽量再與他戰鬥,寶物雖然很吸引人,但他的命都沒有了,還要寶物幹什麼。

「停!」

莫問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一點也不急着追,眼中金光一閃,淡淡的說了一字,然後那徐忠身軀又是一顫,猛地停頓了一下。

《這個明星有些鹹魚》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