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戰神狂飆
戰神狂飆 連載中

戰神狂飆

來源:外網 作者:一念汪洋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一念汪洋 玄幻魔法

世人敢問,何謂戰神?「便是以肉身霸世,拳爆星空,掌裂蒼穹,一路摧枯拉朽,橫推八荒六合!」「便是懷勇猛之心,掠過繁華,吞下寂寞,無畏無懼無敵,唯己永恆不動!」為二者、為...戰神!這是一個身世神秘的少年,為了心中執念,橫渡諸天寰宇,踏遍九天十地,憑藉一雙赤手生撕萬千傳說的故事.......戰神崛起,一路狂飆!展開

《戰神狂飆》章節試讀:

丹藥剛一入口,便化作一股清香的熱流從喉嚨急流而下,沖入葉無缺的體內,頓時一股狂暴無比的力量伴隨着驚人的熱力在身體內炸開!
金紅氣血和聖道戰氣在這一瞬間似乎察覺到了這股來自外在的炙熱龐大的力量,在葉無缺的心念運轉下齊齊撲向人級爆靈丹所爆發出來的藥力洪流。
「唰」「嗡」
感受着體內瞬間便沸騰起來的狀況,葉無缺面無表情,抱元守一,將全部的心念用在指揮金紅氣血和聖道戰氣之上,他要以自身的氣血和元力去將人級爆靈丹的藥力化開並逐漸吸收。
這過程或許會兇險無比,或許真的會如同空所說的那樣是在賭,但葉無缺早已將心中的恐懼壓制住,這一刻的他餘下的只有竭盡全力的去…賭命!
「嘭」
就在葉無缺一心一意控制體內金紅氣血和聖道戰氣的時候,人級爆靈丹的藥力開始發作!
「咚、咚、咚!」
「我的身體,皮、肉、筋一同震蕩了起來。」
雖然緊閉雙眼,但葉無缺還是清晰的感受到自己身體的每一分變化。
他的每一寸皮膚開始輕輕的顫抖,肉身開始劇烈抖動,而在體內,一條條早已被煉透的筋脈亦在齊齊蠕動!
「轟」
出乎葉無缺的意料,人級爆靈丹的藥力比他想像中還要強上太多太多,且其蔓延的速度更是奇快無比,幾個呼吸下便以近乎充斥了葉無缺體內的每一寸血肉和筋脈,與金紅氣血和聖道戰氣轟然交匯在了一起!
一聲悶哼,一股從體內突然爆發出來的巨大撕裂的痛苦剎時淹沒了葉無缺的心神,彷彿此時有個巨人正在自己的體內肆掠破壞。所過之處,筋脈虯結,血肉沸騰,剛剛吞下人級爆靈丹不過十個呼吸的時間,葉無缺所承受的痛苦便以展開並達到了極致!
而、這只是剛剛開始…..人級爆靈丹!
顧名思義,正是此丹帶來的一個狂暴無比的力量。人體內部本就脆弱無比,輕微的震蕩或傷害便能使人重傷乃至喪命。
作為三品下階,人級爆靈丹雖然可以提升鍛體境修士元力三個等級,但修士必然要承擔此丹所帶來的風險,其一便是皮、肉、筋、骨、髓的同時震蕩,再者就是將突破的痛苦三而合一,以狂暴的藥力去衝擊煉骨與煉髓境,不成功便成仁!
熬過去修為大漲,元力飆升三個等級,熬不過去筋脈寸斷,爆體而亡!
機率五五之分。
這、也就是所謂賭命的含義。
葉無缺早已經無法去思考,他的心神被巨大的痛楚淹沒,盤坐着的肉身被道道淡金色的聖道戰氣掩蓋,一股股狂暴的力量從體內宣洩而出,皮肉筋骨髓彷彿火中澆油,徹底的燃燒而起。
人級爆靈丹所帶來的藥力與金紅氣血和聖道戰氣匯成了一股沛然的力量遊走在葉無缺的體內!
骨膜震顫,每一塊骨頭都在瘋狂的擠壓,這其中彷彿骨頭斷裂的痛苦不斷的發生,葉無缺感覺自己的骨頭不停地被碾碎又瞬間恢復,來回不停,催人慾死。
而鍛體境最關鍵的煉髓階段也以這種蠻橫霸道的方式開始,一股比之先前更強十倍的痛苦之感襲上心頭,若非先前剛剛受過凝聚聖法本源的痛苦,葉無缺此刻必然已經失去了知覺。
緊緊守住靈台中的最後一絲清明,葉無缺苦苦的熬着,以最後的心念去下意識的運轉金紅氣血和聖道戰氣以及人級爆靈丹藥力所匯聚成的這股力量。
肉身和筋脈的承受能力已經達到了飽和狀態,接下來若稍有不慎,便是爆體而亡的結果。
然而,在劇烈的痛楚之下,好似福至心靈,葉無缺卻漸漸的進入了一種奇妙的境界,無思無念,彷彿沉睡在夢裡,痛苦雖然依舊強烈,但比之剛剛的煉骨和煉髓所帶來生不如死的感覺好上了一些。
也就在這一刻,匯聚而成的狂暴力量來到了葉無缺的丹田,接着便以迅猛無比的勢頭沖了進去,這股力量瞬間就和斗戰聖法本源光團接觸到了一起!
「轟」
神秘無比、騰騰跳動的聖法本源本來對於這股肆掠在葉無缺體內的力量不聞不顧,任由它改變着葉無缺身體的每一寸血肉、筋脈和骨髓,但此刻這股狂暴力量似乎結束了對於葉無缺皮肉筋骨髓的熬煉,轉而衝進了丹田之處。
這一舉動彷彿侵犯了聖法本源的威嚴,那股磅礴、宏大、至強的戰之氣息在狂暴力量進入丹田的一瞬間便轟然從聖法本源光團中湧出,以摧枯拉朽之勢將其引入了聖法本源,猶如鯨吞牛飲一般瞬間吞的乾乾淨淨,接着又被聖法本源重新釋放出來。
只是再度出現的這股力量不再狂暴肆掠,雖然依舊龐大,但變得溫和細膩,衝出了丹田,回到了葉無缺的體內,如同潤物細無聲般悄然滋潤和洗鍊着皮肉筋骨髓。
在聖法本源的神奇作用之下,葉無缺終究扛過了人級爆靈丹的狂暴之力。
葉無缺對此沒有絲毫的感覺,他整個心神沉浸在了那種奇妙的境界當中,無想無念,自然也發現不了他的氣息正一點一滴的變強着,聖道戰氣和金紅氣血再度回歸肉身,伴隨着那股溫和細膩的力量,悄然無聲的改變着葉無缺肉身的每一個地方。
五五之分的賭命,葉無缺因為聖法本源而賭贏了。
「嗡」「嘩啦啦」
山洞內盤坐着的葉無缺周身一片光輝,神魂空間內亦是平靜無比,空似乎也失去了所有氣息,聖道戰氣淡金色的光芒將其籠罩,彷彿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金繭。
葉無缺不知道,待到他功成破繭的那一日,將會有着一個巨大的驚喜等着自己。
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着,修鍊無歲月,山洞內沒有了聲息,餘下的是一個被團淡金色光芒圍繞的盤坐人影。
…….「轟隆隆」
「嘩啦啦」
聲勢驚人的水流傾瀉而下,瀑布的奔流永不停歇。
然而在瀑布下游的岸上,正有着兩道年輕身影對立,一人雙拳如火,火紅一片,十七八歲的模樣;另一人淡然獨立,背負一柄長劍,年紀比之前者要小上幾歲。
那個雙拳如火的青年身後,正跳動着一輪與其同高的淡銀色彎月,此人,赫然正是一名凝聚魄月的洗凡英魄境強者。
「風采臣,都說你是鑄劍主城的天縱奇才,於劍道一脈資質驚人,甚至可以越階而戰,不如今日讓我見識一番如何?」
凝聚魄月雙拳如火的青年突然出聲,其語氣陰寒,更是夾雜一抹妒恨,但這嫉恨之下瀰漫著一股快意。
其口中的風采臣,身背長劍的少年面色冷峻,負手而立,隱隱散發著一種卓然氣度,猶如隱而不發的鋒芒。
風采臣一雙眼睛閃爍着精光,看了一眼雙拳如火的青年,靜靜的開口,他的聲音清亮無比:「你不配。」
這三個字落在凝聚魄月的青年耳中,彷彿轟雷一般!
「我不配?哈哈哈哈….我是紫火主城的天才岳乘風,十八歲凝聚魄月踏入洗凡英魄境!風采臣!你竟敢說我不配!我看你是找死!」
猶如炸了毛的野貓,岳乘風陡然間厲聲怒極反笑,似乎風采臣的那三個字擊中了他心中的禁忌,讓他暴跳如雷。
「風采臣!原本今日我只想和你玩玩兒,等了到百城大戰時再好好收拾你,沒想到你竟敢惹怒我,也好,這裡是龍光主城的地界,就算我殺了你,也沒人知道,受死吧!」
「紫火燒天拳!火燒西天!」
「轟」
一股股火紅的元力從岳乘風體內蒸騰而起,身後魄月驟然放光,周身燃燒一片火海,雙拳夾帶洶湧火勢,化作兩道火輪,轟向風采臣!
「嗡」
劇烈的高溫似乎連周遭一丈的空間都要燃燒起來,岳乘風雙眼閃過一絲快意!
「我倒要看看鍛體大圓滿的你如何戰我這凝聚魄月的英魄境!越階而戰?哼!狗屁而已!」
四周的水氣在岳乘風燃火的拳頭下呲呲作響,紫火燒天拳已近風采臣周身一丈!
「死吧!」
岳乘風一聲大吼!
「吟」
就在岳乘風志在必得一擊之下,耳邊突然響起了一陣輕鳴,下一剎他便看到了一道亮到極致的光芒!
「這麼快?這怎麼可能?這不可能!!」
臉龐無比的驚恐,岳乘風發覺對面的持劍少年淡然卻鋒利的眸子,緊接着便感覺到胸前一涼,但他畢竟是洗凡境的強者,一身修為強悍無比,體內元力澎湃,飛塊的向後退去。
「嘩啦啦」
水流似乎被一股整齊犀利的力量攪過,岳乘風穩住了身子,臉色蒼白,接着變化作一股強烈的屈辱!
他竟然被一個不過鍛體大圓滿的修士嚇得後退,這讓自命不凡的岳乘風無法接受。
「嗡」
熾熱元力鼓盪,就在岳乘風惱羞成怒殺機大盛準備再度出手時,風采臣開口了。
「連我一劍都接不下來,你連和我一戰的資格都沒有。」
「撕拉」
胸口的武衫撕開了一道大口子,岳乘風的胸前殷紅一片,一道長約兩寸的傷口出現在他的胸膛上。
很顯然,這是風采臣造成的,而若不是其手下留情,這一劍,傷的就不僅僅是皮肉了。
「嘭」「轟」
就在岳乘風無法置信之時,不遠處的瀑布之上,突然傳來一陣巨大的聲響,水氣四溢,一股強大的波動陡然出現!與此同時,一道渾身瀰漫淡金色元力的身影從瀑布之內一躍而出,落在了瀑布下游的水中,一時間,龐大的下墜力道擊的水花飛濺。
淡金色元力緩緩消失,露出此人的樣貌,黑色長髮飄揚,目光璀璨,面龐俊秀,身背一個巨大的幽黑長匣,正是煉化人級爆靈丹功成而出的葉無缺!
顯然沒有料到會有兩人出現在自己的眼前,不過葉無缺心中無懼,站定的他目光掃視,看到了面色陰暗胸前受傷的岳乘風,更是看到了此人身後浮浮沉沉的淡銀色魄月,立時瞳孔一縮!
「魄月,此人是洗凡英魄境的強者么?」
不過,此時的葉無缺心中沒有絲毫的畏懼,取而代之的卻是一股渴望的戰意!
壓下心中的渴望,目光掃向另一個持劍的少年,卻發現持劍少年也正望着自己。
二人目光交匯,風采臣眼中奇光一閃而逝,似乎發現了什麼有趣的事情。
「這個持劍的傢伙很不簡單吶。」
葉無缺亦是感覺到風采臣的強大,感受到體內戰氣的奔騰,剛剛突破的喜悅在見到眼前這二人之後慢慢平復。
岳乘風右手撫胸,看也不看葉無缺,只是一雙眸子死死地盯住風采臣:「好一個劍道奇才!越階而戰!越階而戰!今日領教了,風采臣,你不用得意!百城大戰就要開始了,到時我會將今日的賬與你一併算清楚!」
「嗖」
似乎想起了什麼,岳乘風運轉元力就要離開,湊巧的是其離開的方向正是葉無缺所立的方向。
「哪裡冒出來的廢物!找死!」
被風采臣一劍擊傷,岳乘風心中怒火正旺,看到突然出現的葉無缺擋在他的前面,眼中立時殺機森然,怒火上涌,右拳火紅元力環繞,化作火輪!
他要拿葉無缺泄憤!
「轟」
「小心!」
見到岳乘風突然出手,風采臣立刻出聲提醒!
「來得好!就讓我見識一下英魄境到底有多強大!「「轟」
聖道戰氣沸騰而上,葉無缺眼神猶如天刀,左拳環繞淡金色戰氣,隱隱形成一頭虎首之像,與岳乘風轟來的拳頭直直撞在一起!
在岳乘風的感知里,突然出現的葉無缺不過只是個鍛體境的修士,見其還敢還手,不由得冷笑!
可就在下一剎,岳乘風冷笑的表情驟然凝固,瞬間化作一抹深入骨髓的驚恐!
水花四濺,岳乘風感覺到從對方拳頭裡傳來一股霸道無比的力量,這力量恐怖無比,震得他氣血翻騰,立時就受了傷!
「噗哧」
一口忍不住鮮血噴出,岳乘風面色無比驚恐,身子在空中狼狽的翻轉,改變了方向,以最快的速度向著另一個方向疾竄而去,可心中驚恐苦澀一片!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一拳就將我震傷!這只是個鍛體境的修士啊!可惡!可惡!」
來不及細想,岳乘風膽寒一片,狼狽的消失在蒼茫的山林當中。
本想拿人泄憤,卻沒想到踢到了鐵板。
感受着自己的一拳之威,葉無缺心中激蕩一片!
「好好好!人級爆靈丹,果然沒讓我失望!」
將這一幕從頭看到尾,風采臣望向葉無缺的目光不再是先前的淡然,而是變得鋒銳無比,彷彿這一刻他才真正活過來一般。
「你很強大,我叫風采臣,我在百城大戰等着你。」
丟下一句讓葉無缺莫名的話,這個持劍少年同樣遠去。
「風采臣?百城大戰?有意思。也不知道煉化人級爆靈丹花去了多少時間,看來要儘快回去了。」
雖然風采臣的話和這番經歷讓葉無缺有些意外和奇怪,但此次收穫卻讓他十分滿意。
「嗡」
運轉聖道戰氣蒸幹了武衫上的水氣,葉無缺長身獨立,目光如電,望向慕容家所在的方向,喃喃自語:「血龍玉,這是福伯留給我的,沒人能將它從我手中奪走!慕容天,我葉無缺來了。」

《戰神狂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