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戰凝
戰凝 連載中

戰凝

來源:google 作者:肚小寶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戰凝 程陽 都市小說

靈域與鬼域大戰後,戰川為護她戰死,而她至今還活着的目的,就是為了尋找轉世的戰川,找到後帶他一起回到屬於她們的地方展開

《戰凝》章節試讀:

從掛斷電話那一刻起,她的心裏就開始不舒服,而且慢慢滋生出了一股怒氣,還在訓練場地的她掏出手機,搜出他公司的所在地址後,騎上改裝摩托車按照手機定位就找了過去。

學員們不明所以,以為這是突訓,也紛紛上了摩托車就追,一路風馳電掣,壯觀的場面連沿途的交警都看傻了眼,但又懾於他們身上所穿的訓練服,不敢上前攔截,只好拿出手機跟上級彙報情況……。

一個小時後,三十幾輛改裝摩托車前後到達了「顧醫生」公司大廈的路口,這震撼的場面也吸引了不少路人的側目。「哇,好帥啊,這是軍隊在訓練嗎?」其中一個小姑娘眼冒星星的叫道,也有一些人在旁邊竊竊私語。

她下車後看了一眼後邊跟來的其他人。

「誰讓你們跟過來的,訓練任務完成了嗎?」她訓斥道!

三十幾個人面面相覷,最後還是由排長向前一步:「報告,我們以為這是特別訓練,就跟了過來。」

「私事!」扭頭走向了大廈的方向。

剩下的人都看向了排長,眼神在詢問跟是不跟?

「回去吧!」排長嘆口氣說道。然後抬腿跨上了改裝摩托車,其他人也都各自上車後,三十幾輛改裝摩托車在轟隆聲中又開走了。

看着眼前這個二十幾層的高樓,大樓的正面還有一面超大的電子屏幕,正在循環播放着明星們的廣告。在這個寸土寸金的地方,也算是個標誌性的建築了。她掏出手機看了一下他的位置,在10層。摘下頭盔後她進入了大廈,穿過大堂,來到了最右側的電梯旁,等待的時間裏,耳邊傳來不少人的竊竊私語「軍人嘛?也太極品了吧!」她低頭看了看自己的綠短袖與迷彩長褲,眉頭皺了皺。這時候電梯剛好下來,她快速進入並按下10層按鍵。

出了電梯按導航提示繼續向前走,最終來到了一間錄音室門口。

「吱啦~」一聲推門進入,裡邊坐着的人聽到開門聲,回頭一看,眼睛裏掩飾不住的驚艷,聲音都放柔了問道:「你找誰啊?」

這時他也正好從錄音室里走出來,看到進來人的時候,臉上瞬間顯露出驚喜的表情。

「找他」手指向他的方向。

「你來了。」

看到他,剛剛的怒氣好似消失了大半。只剩下一些莫名其妙,為什麼要過來?搖搖頭,問了一句「忙完了嗎?」

「已經完事了。」

「餓了,去吃飯吧。」

「好。」

他禮貌的跟錄音老師道別後,拉着她走出了錄音室。 出門後剛向前走了幾步,迎面就跑過來一個老女人。

「程陽,你現在在工作,要去哪?」

「有事出去一趟,下午回來」

「不行,你今天的行程是滿的,不能這麼隨意。」

老女人一邊想伸手拉住他一邊說道。

他稍微後退了一點躲開了,有些不悅的說:「王部長,我出去吃頓飯就回來!」

老女人還想說什麼,她眼神不耐地看向她:「是你,給我打的電話吧!」

老女人張嘴嚅囁了一下沒有回答。

「是不是?」她向前一步,氣勢有些逼人,語氣也變得嚴厲。

老女人好像被嚇了一跳,「我就是怕你耽誤他的工作。」眼神有些閃爍着,身體也向後退了一步。

當她想要再次向前,一隻手伸過來拉住了她,本能的想甩開,剛有動作就忍住了。

「沒有下次」警告了一句後,她不再說話。

「王部長,我一會吃完飯就回來了,不會耽誤下午的工作的。」他又解釋了一句,然後拉着她繞過老女人向前走去,這次沒有再受到阻攔,一路暢通的回到了他的辦公室。

老女人看着倆人走遠後,也只能在原地「哼~」了一聲,不甘心的離開了。

「外邊太熱了,你先喝口水。」他走到飲水機旁一邊接水一邊說。

沒理他,向里走了幾步,坐到了黑色皮質沙發上。環顧四周,簡潔又乾淨,像他的人一樣。

「我不知道——以後手機我會隨身帶着的。」

她看着走過來的人並沒有說話。

「我保證」他舉手承諾道。

「餓了」

「好」出門前拿上了她送他的眼鏡。

他們一起走出了大廈,她從摩托車側後箱里拿了一個頭盔扔給他,他接的明顯有點費勁,後退了一步才穩住了。

她先騎上車,他走過來抬腿跨坐在了後邊,手卻一直找不到能扶的地方。

從後視鏡看到他那無處安放的雙手,說了句「放我腰上。」

「可以嗎?」

她點了點頭,「哄~」摩托車躥了出去。後邊的手一下子抱緊了她的腰,但她並沒有覺得反感。

來到一家小餐館,找了個靠窗的位置坐下。

「有什麼想吃的?」他問。

「隨便吃點就行。」

菜全部上齊後,他們開始邊吃邊聊。

「你最近忙嗎?」他問

「目前還行,但過兩天我要出去一趟。」她一邊夾菜一邊說著話。

「去哪?」他坐直後看向她。

「保密。」

「去幾天?」他問道,「危險嗎?」

「具體時間不定,少則十天,多則十五天吧!」她吃完口中的菜回答。

「危險嗎?」他又追問着。

「只是普通的公事交流!」

「你們軍人幹什麼是不是都要保密」他低着頭,失落的低語。

她看着他臉上的失落,有一剎那讓她心裏感到煩躁,想安慰他幾句,但又不知從何開口。

她不是一個習慣解釋的人,做任何事情、說任何話都是隨心所欲的,從不考慮其他人的感受,因為在她的理念里那是不需要被考慮的範圍。

意識到這樣的她不太對勁,突然站了起來,她需要冷靜一下,或者直接放棄這個不穩定的因素。

她的突然反應嚇了他一跳,他不知所措的問她「怎麼了」。但她沒有回答,沉默地看了他一眼後轉身離開。

他在後邊追了上來,一邊解釋一邊想拉住她的手,她一個小小的轉手躲開了。

「我要離開了。」她停下後只說了這麼一句就轉身走了,他則無助地停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