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虞清歡淇王
虞清歡淇王 連載中

虞清歡淇王

來源:外網 作者:皇叔寵我入骨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皇叔寵我入骨

和他先婚後愛,我把他當朋友,他卻寵我入骨,我到底該不該從了他呢?展開

《虞清歡淇王》章節試讀:



「皇叔寵我入骨net」!
嘉佑帝渾然不知,便是稍感不對,回過頭來問衛殊:「衛殊,你怎麼了?怎麼一副和誰有殺父之仇的樣子?」
衛殊斂住眼裡的仇毒,他拱手道:「回陛下,微臣近日剛收到了父親的家書,他讓微臣早日成親,每每想到這裡,微臣心裏着實煩悶。」
嘉佑帝笑了:「男大當婚女大當嫁,朕若是沒記錯,你已有二十有四,理應成婚了。」
處在衛殊這個位置,嘉佑帝當然不想衛殊成親,一旦有了家室,便有了紐帶和牽掛,衛殊豈能毫無後顧之憂地去替他辦事?
於是,嘉佑帝耐心地等待衛殊的答案。
衛殊拱手,語氣十分堅決:「微臣不想成親,只想為陛下鞍前馬後,升官發財!」
若是別人,嘉佑帝要罵一句虛偽,但因為是衛殊,他卻覺得很真實。
裝明君聖主久了,他也想做衛殊這種壞起來明晃晃的人,幹什麼不幹什麼,全憑自己心意,沒有桎梏,亦沒有俗世的枷鎖。
所以他喜歡衛殊,大概是虛偽的人,都喜歡直接的人吧!
嘉佑帝若有所思地看着衛殊,隨口道:「朕聽說你近來與三皇子走得較近?」
衛殊不假思索地道:「倒也沒有太近,只是三皇子有一次遇見臣,問臣有沒有什麼強身健體的方法。」
嘉佑帝抖了抖袖子,黑袍上的金龍異常威嚴:「老三自小體弱多病,鮮少在人前露面,若不是因為身體的問題,如今恐怕已是個『騎馬倚斜橋,滿樓紅袖招』的翩翩少兒郎,他已然十四歲了啊……那你教了嗎?」
衛殊連忙拱手:「陛下,微臣什麼德行您還不知道嗎?江湖草莽一個,能入朝為官已是陛下仁德,哪敢誤人子弟?自然是拒絕了三皇子的請求。」
嘉佑帝起身,愉悅地看向衛殊:「朕就喜歡你這樣子,知道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很有分寸。行了,時辰不早了,陪朕用午膳。」
一般的人得此殊榮,必定是跪下來三呼萬歲,受寵若驚感激涕零,但衛殊拒絕了:「陛下恕罪,微臣……」
嘉佑帝見他這副模樣,還以為他在置氣,主動解釋道:「你是怪朕不把那些事情交給你去做?衛殊,滿朝文武都知道朕寵你,若是那些事情由你出面,朕豈非不打自招?再說,殺雞焉用牛刀,朕哪裡捨得那些細枝末節的小事都讓你去做。」
嘉佑帝口中的事,便是那些支持淇王,或者為淇王說過話的官員莫名奇妙遭受意外不能上朝的事。
衛殊深深拜下:「微臣哪是因為那些事而不敢與陛下同食,實在是因為微臣聽說在宮中用飯,想吃什麼都要侍膳公公布菜,想到這裡微臣便覺得通身不暢快,陛下慢用,微臣有事就先告辭了。」
不等嘉佑帝回答,衛殊躬身後退幾步,便逃也是的離開了。
王公公道:「陛下,這衛指揮使也忒沒規矩了,您賜他一同用膳的殊榮,怎麼感覺像是您在求他一樣。」
嘉佑帝冷冷地望着王公公:「這才是聰明的表現,朕這才斥責了太子和老二,轉身就和他一同用午膳,太子和老二會怎麼想?朕剛剛才誇他知進退,你就在這裡多嘴,是不是覺得朕老了,耳根子軟了?」
王公公嚇得「砰」地跪到了地上:「陛下明鑒,老奴沒有任何私心,是老奴多嘴了,請陛下恕罪。」
嘉佑帝目光極盡冰冷:「你愛跪就跪吧!你也算跟了朕一輩子的人,朕不想到頭來被你算計。」
嘉佑帝冷冷地丟下幾句話,便離開了。
王公公認下的乾兒子連忙上前,跪在王公公身側往後一點,小心翼翼地道:「乾爹,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您不過為陛下打抱不平,怎麼他還把您罰了呢?」
王公公猛擦額頭的冷汗,心有餘悸地道:「小兔崽子,陛下打壓咱家是為了給衛指揮使撐腰呢!你說咱家跟了陛下數十年,才說錯了這麼一句話,便被陛下在大庭廣眾之下罰跪,若是咱家得罪了衛指揮使,豈非人頭不保?驚醒着點吧!以後遇到衛指揮使恭敬着些,他並非陛下一般的心腹,陛下待他是不同的。」
衛殊整日東奔西走,他剛從皇宮出來,便又去了麒麟衛司所,有上百樁事情等着他,千頭萬緒忙得腳不沾地。
誰知剛走進去,斜刺里便竄出一個粉賞小姑娘,臉小個兒小,那小姑娘手裡拿着一根棍子,不由分地招呼過來,一棍子就這麼打在衛殊的肩膀上。
在場的人倒吸一口涼氣,連忙低下頭不敢去看衛殊的神色。
誰知衛殊也不生氣,拍了拍肩膀,轉身便走。
那一棍子跟撓痒痒似的,他實在不想跟女人計較,更不想跟女人有牽扯。
「站住!」珍璃郡主衝到衛殊面前,一手叉腰,一手用棍子指着衛殊,「本郡主打你,你也敢跑?!」
衛殊目光極為平靜地望着她:「有事?」
珍璃郡主上前一步,用棍子指着衛殊的鼻頭:「本郡主都聽說了,你昨天晚上帶人去淇王府鬧事,你這人心腸怎麼那麼歹毒?小舅舅和小舅母不在,你就去欺負淇王府一群沒主子庇護的奴才,你真是可惡!」
衛殊抬手,輕輕撥開棍子,俯身湊在珍璃郡主的耳邊,緩緩吐字:「郡主,你不是瘋了么?瘋子怎麼會露出這番模樣?」
「瘋子不能被治癒么?」珍璃郡主強裝鎮定,不甘示弱地瞪着衛殊。
珍璃郡主瘋了一事,明眼人都知道為什麼,還不是擔心被和親北齊?只是嘉佑帝默許了,誰也不敢置喙一句。
現如今北齊嫁了公主到大秦做太子妃,使團也已捧着國書北上回國,珍璃郡主躲過了和親,自然會慢慢被「治癒」,最近她已能參加一些閨中好友的聚會。
但她不能瞬間就好了,不然會顯得皇帝太白痴,所以她時不時要發一場病。
這不,犯病犯到衛殊面前來了。
「是么?珍璃郡主的腦子全然好了么?」衛殊上前一步,俯身下去與她四目相對,驟然湊近,讓兩人的鼻息纏繞在一起。

《虞清歡淇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