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允玉
允玉 連載中

允玉

來源:google 作者:陌上顏顏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武俠修真 清玄 玉北寒

他是六界之主,修為高深,法力無邊,因體內流有神魔兩種正統的血液,所以性情亦正亦邪,仁愛天下,又心狠手辣……他是六界靈氣之源,本以玉體存於世間,因南淵神帝點化,才可以玉魂之態行走六界他們是彼此唯一的家人,是三生石上剪不斷解不開的情緣!他守護六界蒼生,也護着他一人展開

《允玉》章節試讀:

天宮。

土地仙鬚鬍正向玉帝稟報玉北寒收服赤煉的原委。

「沒想到神帝年歲尚輕竟有如此修為,此乃六界之福啊。」玉帝讚歎着。

「是啊!」

「是啊!」

「這天地共主果真不一般吶!」

……

眾神仙也紛紛為此讚嘆不已。

「報——」一名天將跑進大殿。「啟稟玉帝,看守神魔邊境的將領來報,說幾日前北寒神帝帶着兩個隨侍進入魔域,救走了清玄神尊。」

此消息一出,眾神仙一片嘩然。

「可有帶兵將?神帝可否有受傷?」玉帝擔憂的問。

「沒有帶兵將,只帶了兩個隨侍。來報的天降說,北寒神帝手持乾坤劍,打倒一眾妖魔,魔域惶恐,不敢反抗,神帝救走神尊后還加固了魔域的封印。」

「沒受傷就好。」玉帝放下心來。

「玉帝,距南淵神帝神隕已有7萬年之久,現任玉山之主北寒神帝若按年歲算至多7萬歲,其能隻身一人進入魔域,降服魔域眾妖魔,並且全身而退,或許他的修為已經到了無人匹敵的境界,沒想到神帝年歲尚輕竟有如此了得的修為,這可真是六界之大福啊!」太白金星激動地說。

「玉帝,當年臣與托塔天王李靖,三太子哪吒,雷公電母,還有火神,水神,風神,雨神,花神五大戰神奉命收服赤煉時均被赤煉所傷,無奈之下才聯手將其封印在太晨湖底,本想着藉助太晨湖的靈氣制服他,沒想到那妖獸竟破了結界繼續為禍人間,如今神帝以一己之力將其收服,臣認為,現任神帝雖年歲尚淺,但是其修為和法力已經超過了我們,凌駕於眾神之上。」二郎神楊戩語氣中充滿敬佩。

「嗯!愛卿說的是。北寒神帝年少有為,是我們眾仙之榜樣。」玉帝連連稱讚叫好。「不知神帝將清玄神尊帶去了哪裡?」玉帝詢問着前來稟報的天將。

「回稟天帝,在凡間太晨湖寒醫谷。」

「寒醫谷?就是土地仙方才說的那處神帝為百姓療傷的地方?」

「回稟玉帝,正是此處。」

「父帝,是否要兒臣代替父帝前去探望清玄神尊?」太子墨城作揖說道。

玉帝揮手,「不,清玄神尊和南淵神帝都是六界始祖,且南淵神帝神隕後,清玄神尊為護六界太平獨自鎮守魔域7萬年,理應我親自前去慰問。眾卿可願與朕一同前去寒醫谷探訪?」

「臣領旨。」眾神紛紛應同。

此時寒醫谷的庭院里正是一番悠然享樂之景,庭院依山傍水,眾人應景自樂。

清玄坐在榻椅上閉目養神,靜心打坐。

玉北寒就在清玄旁邊撫琴奏樂,靈力伴着樂聲瀰漫在整個太晨湖上。他不時偷看一眼在一旁靜心調息的清玄,滿目柔情,賞心悅目,然後又自我滿足的笑着。

南湘在為幾個人煮着清茶,暮曦塵和風沐兮正在對弈,風沐兮的棋藝簡直令暮曦塵無奈又無語,兩人偶爾還會爭執一番誰對誰錯,可每次都是風沐兮敗下陣來,然後不服輸的說,「再來一局,這次保證贏你。」

這一安逸的畫面簡直羨煞旁人。

正當所有人悠然自樂之時,玉帝,太子墨城和太白金星、司法神楊戩、托塔天王李靖及金吒、木吒、哪吒,還有天族眾神一同下凡來到了寒醫谷。

玉北寒見天族來人,便知道天族定是得到了玉魂被救的消息。

他在玉山修行7萬年,未與天族有過任何交集,如今天族如此興師動眾,必是為了玉魂。

玉北寒收了魔音幻夢,起身走到清玄身邊,扶他起身。

玉帝帶着眾神仙來到清玄和玉北寒的身邊,「清玄神尊,北寒神帝!」天帝雙手合十,對二人行禮。

眾仙家緊隨玉帝一同鞠躬。

暮曦塵、南湘和風沐兮也同時向玉帝及眾仙作揖行禮。

「玉帝貴為三界至尊,無需向我等行此大禮。」清玄回禮相待,玉北寒就靜靜的站在清玄身旁寸步不離,一語未發。

「清玄神尊為六界安定鎮守魔域三界7萬年,天族理應相助,可7萬年前天族折損嚴重,實在有心無力,還望神尊見諒。」玉帝客氣的說著。

清玄含笑,「玉帝無需為此自責,護六界安定清玄責無旁貸。」清玄坦誠,無愧於心,也無愧於天下蒼生,更沒有對誰心生怨恨。

可玉北寒卻並不領情,他不表態,只是因為清玄的事和清玄的任何決定他都尊重並支持,只要無人傷害清玄,一切都無所謂。

「神尊貴為六界始祖,又有仁愛天下蒼生之心,吾等天族眾將領理應前來朝拜,且幾日前,北寒神帝將一直為禍人間的妖獸赤煉降服鎮壓,此前天族想盡辦法也無力可施,對抗之時天族戰將皆連慘敗,均不是那妖獸的對手,北寒神帝解決了這一禍患,為凡間百姓尋回安定生活,天族自愧難耐。」

清玄抬頭看着玉北寒,玉北寒迎上他的目光,他面帶微笑,神情自若,似乎在對清玄說「我幹得漂亮吧,你快誇誇我。」

清玄會意出了玉北寒眼神中的意思,他搖頭微笑,笑容中還帶着些許的驕傲,似乎在回應着玉北寒「你很棒」。

「玉帝無需自責,更不用感激我們,我與小寒並非朝政中人,不過是擔著天下重任的逍遙散神罷了,神帝與神尊不過稱呼而已,不足以讓天帝如此。」清玄轉頭看着玉北寒,眼中儘是讚許,「仁者,生生之德!小寒能有如此修為,不負他為天地共主之銜,我很為他驕傲,他能夠德被蒼生,這亦是蒼生之福!」

本來玉北寒還因天族的一些做法心有餘怒,可聽見清玄一聲一聲「小寒」的叫着,他的心裏哪裡還有憤怒,早已滿心歡喜。

玉北寒又揚起了他那寒式媚笑,他就靜靜的看着清玄,聽着他稱讚自己。

玉帝眾神與清玄寒暄後便離開了。

清玄看着玉北寒,面帶微笑,眼中儘是欣賞。

「怎麼了?」玉北寒含笑問道。

清玄收回目光,轉身走到清茶旁倒了一杯茶水遞向玉北寒,「北寒神帝戰功顯赫,收服赤煉功不可沒,來,敬以清茶一杯,望神帝不要嫌棄。」

「清玄,你什麼時候開始學壞了?竟還調侃我!」玉北寒接過清茶一飲而盡。

「你就不怕我偷偷在裏面下毒?」清玄俊美臉上第一次露出了壞壞的笑容。

「不怕,你若下毒,我玉北寒大不了不再做你清玄的人。」玉北寒也隨之調侃應和着。

「不做我的人,那你做什麼?」清玄直視着他,笑裡帶着得意。

「做你的鬼,天天跟着你,你去哪,我就去哪,每天纏着你,讓你甩都甩不掉。你呢,也就不要成天想着棄我而去的事,我玉北寒此生生死相隨,不離不棄。」玉北寒壞笑地盯着清玄。

「主人,你也太那個什麼了!」南湘對她的主人已經忍無可忍,「不知害臊!」她都臉紅了,可他的主人卻不羞不臊的,還對人家表白,簡直了。

「沒個正經!」清玄的耳朵也紅了,玉北寒的一番操作令他受寵若驚。

見清玄含羞,玉北寒有一種勝譽感,「我們在太晨湖已有多日,我見你傷勢好轉,想與你一起回玉山,藉助傾溪泉來幫你驅逐體內剩餘的濁氣。」

清玄頓時神情凝重。玉山,那個曾經他與南淵、紫音共同生活的地方,那個讓他倍感溫情的地方,他一生中最快樂的時光便是在玉山,可如今,南淵不在了,他也不敢再回到那裡,舊地重遊,只剩回憶與思念。

清玄沒有回應玉北寒的話,只是靜靜地站在庭院的邊緣,眺着遠方的湖水和高山。

玉北寒看出了清玄神情中的憂傷,他知道清玄定是在思念他的父神和母后,他走到清玄身邊,手輕輕地搭在清玄的肩上,既疼惜又不忍。 「雖然父神和母后不在了,但是以後還有我。」

清玄看着玉北寒,兩人四目相對。儘管他才只有7萬歲,儘管他們相處的時間不長,但是他總能懂得他的心思,並理解他,這是南淵給他留下的,是南淵唯一的血脈。

二人相視而笑,似有心有靈犀般。

「不過離開前,還有一件重要的事。」說著玉北寒施法將湖中的妖獸赤煉取出,赤煉的法力被封印着,無論怎麼掙扎都無法掙脫結界的束縛。玉北寒縮小結界,赤煉變成了小小的一隻。

南湘見此頗為驚喜,「主人,這小妖怪也太可愛了吧,這和他為非作歹的醜樣子簡直大相徑庭嘛。」南湘摸了摸玉北寒掌心裏的小赤煉,有些小興奮。

玉北寒收起赤煉,一隻手攬住了清玄的腰,「走吧。」

清玄含羞,「拿開,我還沒老到走不動路的地步。」

玉北寒媚笑看着含羞的清玄,「你傷未愈,別逞強,這樣我比較放心。」

說罷,玉北寒帶着清玄化作一道白光離開了寒醫谷。暮曦塵、南湘、風沐兮三人也緊隨其後。

《允玉》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