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遠星領主
遠星領主 連載中

遠星領主

來源:google 作者:多米克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多米克 奇幻玄幻 李斯特

少年想找回舊夢的影子獨自在陌生世界裏遊盪雪山,沙漠,戈壁,草原,森林,海島,城市,漁港貴族,騎士,猛獸,亞人,富商,海盜,神靈,帝王冰冷的大地流淌着陰謀,生疏的人群充斥着背叛北風呼嘯,烈雪來襲!這是一幅皮囊的真我之旅,也是一個棄子的絕境救贖展開

《遠星領主》章節試讀:

「是誰?教會還是。。。」

奈特發覺自己好像嚇到了小爵爺,不過想想也是,在城堡里被圈養了十六年,一放出來就發現滿目全是仇人,連親爹都靠不住,不怕才怪!

他有些羞愧,雖然所言據實但不夠委婉,意思好像也不是很準確,於是開口安慰道:

「爵爺不要擔心,在您成年以前,應該不會有人敢來暗算您。」

「什麼意思?」

「第一屆瑪柏特會議,就是俗稱的瑪柏特大會,規定了貴族子嗣在十二歲後,就擁有了繼承爵位與封地的資格,並且在成年前受到大會保護。這是當時為了杜絕帝國後期各種暗殺亂況的提案,與會的貴族也深受其苦,最終一致通過了,如今實行了數百年,還沒有誰敢明目張胆的違反。爵爺十二歲前安然無事,後面就更不用顧慮了。」

那是因為之前那個是個傻子!

不過自己有公爵之子的身份,大小也算個人物。而且之前就受過暗殺,相關事情上勢必會更敏感,保護力應該更強一些。

李斯特暗暗思量,突然想起一件事情,開口問道:

「庫珥塔家的小孩是怎麼回事,不是死掉了嗎?」

「庫珥塔侯爵的孫子孫女都沒滿十二歲。」奈特無奈中帶着點悲傷。「而且就算滿了,推脫到領內兵亂上,又有誰能說的清呢!」

李斯特勃然大怒,開口斥罵道:

「這是什麼狗屁提案,十二歲上保護,以下不算,能杜絕個屁的暗殺!」

「爵爺,重點不是十二歲,而是繼承爵位與封地的資格!這便是我來保護您的目的!」

「你是說,下一屆瑪柏特會議?」

李斯特眯起雙眼,回憶起貧乏的記憶卻沒找到相關內容,只能繼續發問:「是幹嘛的?」

奈特知道小爵爺從小就被關在伊拉特的公爵城堡里,沒出過遠門也沒啥見識,但是基本的教育應該還有保證,此刻聽到他的種種問題有些吃驚,只能在心裏又把希萊克公爵痛罵一番,只能繼續解釋。

「貴族子弟十二歲後要去往阿彭多,不僅僅因為它是聞名的知識之城,關鍵的是它距離瑪柏特城不遠,只用七八天的時間。瑪柏特會議五年一次,除了協調領主貴族爭端之類的事情,最重要的就是修定領主子嗣的繼承權順位。所以貴族子弟在阿彭多期間至少都能參加一次,並明確順位!」

說著他瞧了一眼若有所思的李斯特,接着講到:

「爵爺雖然情況特殊,但既然准許前往阿彭多,那就也能參加!」

「這個會議這麼厲害的嘛,還能指定貴族繼承人吶?」

「當然不能,大會只是釐清確定人選的正統與合法性,並把修定結果記錄封存。在前任領主死亡或讓位時,以大會名義,據此頒佈確立下一任,這個主要是防止出現領主橫死又沒指定繼承人的。繼承順序的話,一般由現任領主指定。」

原來是個削弱版翰林院司禮監混合體,估計也就能嚼嚼舌根搞點小動作,幹不了什麼大事。

漲了不少知識的李斯特點點頭,還是有些不解:「那和我有什麼關係?我不是長子啊,去了也最多排第二。。。和我二哥的身份有關係?」

奈特思索了一下,老實回答道:「關於雷穆哈領主的繼承權,確實有這方面的爭議。早前有瑪柏特會議鄉爵成員提出過,您二哥達菲納來歷不明,突然把姓氏改成了希萊克,然後加進了繼承人員名單,不太合理。但是這個會員立刻就被人收拾了,主導大會的三個王國也都沒吭聲。」

哼哼,被人收拾了,還能有誰?

李斯特心中冷笑,就聽到奈特接著說道:

「可令人不解的是,您二哥已經二十歲了,一直沒離開阿彭多,也沒有參加過瑪柏特會議,更不要說什麼繼承權了。」

這是為什麼?自己這個便宜爹的各種操作,都有點迷啊。

「爵爺,您繼承雷穆哈公國的可能性不大,而我想說的是。。。」

奈特有些遲疑,但知道繞不過這個坎,於是沉聲道:「是瑞悲靈!如今瑞悲靈在瑪柏特會議封存的繼承人選都死光了,而直系血親,還有一人存活,也是法理上的第一繼承人!」

「是。。。我?!」

李斯特恍然道,又覺得確實如此,是自己有些後知後覺,而潛意識裡也不想往瑞悲靈這個泥坑裡跳。

「沒錯!」

「那麼,你們是要來輔助我襲爵?另外卡森改姓這事。。。還是說你們鋒堡也分了血統派和自立派?」

李斯特皺眉喝問一句,但其實巴不得他們全是自立派。我可沒那個心力去來個篳路藍縷破繭重生的,太難了,還是苟一苟再做打算。等自己開了掛再去解救他們,順路摘點桃子。

「爵爺言重了,鋒堡同心合力,一心只想光復瑞悲靈。又有登埠往事為鑒,決然是不會分裂的!」奈特聞言表情鄭重,正色回答。但又想起來時城主言語,又勉力開口道「卡森城主是赤誠之人,但十數年來處處艱難,難免漸漸生了別的心思。。。」

他說到這裡,卻說不下去了,只是支支吾吾,面色難堪。

這才正常嘛,自己竭心儘力的把局面撐起來,現在來個投了好胎的,連鍋帶飯想一起端走?

「他有什麼想法?說吧。」

忸怩片刻,奈特疾聲說道:「城主認為您年紀太輕,就算做了瑞悲靈領主,也不過是羊入虎口。。。他希望您能在下屆瑪柏特會議上放棄繼承權,承認支持他的地位,並且指認哈德米克·希伊是叛賊,呼籲大會一同討伐他!」

說完後他深吸一口氣,低下頭去,面紅耳赤不敢對視。

這麼直接,我全都要!?

饒是李斯特早有準備,對卡森也很是同情,聞言還是有些無語。

他盯着低頭不語的奈特緩緩開口道:

「他希望我這麼做,但我憑什麼這麼做?而且。。。現在這個局面,不光是你們,哈德米克那邊也有這個心思吧。」

「爵爺息怒!城主認為,當初對瑞悲靈下手的兩個王國數股勢力,不會改變現狀,會繼續支持哈德米克。而對於爵爺,他們會支持您繼承母親的領地,而兩領南北分隔,瑪柏特大會為防止領土兼并造就新的王國,是明確禁止多地一主的!這樣的話,只有支持他襲爵才能相互扶持,應對共同的敵人!報仇雪恨!」

卡森的想法確實有一定的道理,但是前提是建立在「同仇敵愾」上面。

這就有點勉為其難了,不管是現在的李斯特還是之前的小貴族,都無法產生共情。要說個不恰當的比喻,那就是房東一家出了車禍,還要自己去幫打官司。

怎麼處理?進退兩難!

不答應他,顯得自己太慫,太冷血,不符合現在的封建社會價值觀,肯定要受到種種鄙視,心情難快。

答應他吧,自己就成了眾矢之的,到時候冷言冷語可能就變成真刀真槍了。

好希望奈特這貨立馬消失啊!

該死的,剛放了暑假要去摸魚,立馬被拉去補習班上奧數!

巴基。。。利維!一對龜孫子!

事到如今,只能先敷衍敷衍再說了。

「這個我要考慮考慮再做答覆。。。你說他們會支持我繼承另一塊領地?我聽城堡的維綸學士提過一嘴,是我母親留下的,具體在哪,女性也能傳承領地?」

維特也明白這事有些強人所難,一邊是親爹和一幫子強敵,一邊是親媽添上素未謀面的外公一家,哪裡這麼好決斷?

但此刻他任務基本完成,之後靜候結果就行,心情也放鬆了下來,輕快回答道:「在大陸西北邊陲,鋒堡人力有限,情報側重暑伊和瑪柏特方向,那邊的情況了解的不多。至於領地傳承,一般都是男性。但您的母族,也就是您的母親、外祖母、外祖母的母親這一支是個特例,擁有一塊世代由長女傳承的領地。。。您應該知道格蘭麗雅小姐的全稱吧?」

「格蘭麗雅·雷穆哈·希萊克?」

「不全對,她的全稱是——格蘭麗雅·阿芙茵·夏麥爾!也是北地公國阿芙茵的女大公!」

「夏麥爾這個姓氏,源於恩貝拉杜爾帝國初代皇帝的長女——夏美爾萊雅公主,在帝國前更古老的語言里,意思是繁星矚目的北國女王!」

註:阿芙茵,北方公國,伴河源頭,五大公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