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友誼是奇蹟
友誼是奇蹟 連載中

友誼是奇蹟

來源:google 作者:SCP一303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SCP一303 明戀 遊戲動漫

當「我」來到小馬國,能獲得什麼樣的友誼?亦或是讓這裡故事的發展變得不可控?OC:明戀種族:角狼身高:154cm展開

《友誼是奇蹟》章節試讀:

小瑪利亞的太陽緩緩升到天空,陽光照射在充滿生機的大地之上。

太陽每天升起的時間幾乎都是固定的,當然也不排除有一定的誤差,畢竟都是靠着塞拉斯蒂亞的生物鐘來完成的,就算那是上千年的生物鐘……如果太陽升起的時間晚了,那肯定是小馬們尊貴的塞拉斯蒂亞公主睡了懶覺。

溫暖陽光透過窗戶照射在了明戀的臉上,她翻了下身子,然後就被疼的皺了眉,因為被角擱的側臉有些疼。

「早知道自己就不做這些設計,都不能側着睡覺。」不過抱着自己那毛茸茸的大尾巴還是很舒服的,明戀還能把自己的頭埋進去。

坐起身子的明戀不停的眨巴着眼睛,她昨晚並沒有怎麼睡好。這個床對她而言實在是有些小了,只是能勉強能睡下,稍微翻個身就有可能摔下床把自己的角插在地板上。

就在昨晚她久違的做了夢,一個家人正在找自己的夢,明戀隔在一堵透明的一側,看着他們跑遍了明戀所有可能去的地方,依舊找不到而露出的悲痛表情,而明戀只能在一旁看着,自己的呼喊無法穿透這面透明的牆壁,無論怎麼呼喊都沒有回應,只能用力的敲打那看不見的牆壁。「爸爸,媽媽……」

「小萍花這邊!」

阿傑的聲音把明戀的思緒拉了回來,她起身看向窗外,勤勞的蘋果家族已經開始勞作起來,就連最小的小萍花也在幫忙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小萍花把木桶叼到了蘋果樹前放下對阿傑說道。「是放在這裡嗎?」

「是的,我可愛的妹妹,時間差不多了你現在該去學校了。」阿傑摸了摸小萍花的頭。

「那我去學校啦」說完小萍花帶上放在車上的小鞍包,朝着學校的方向跑去,還在稍微遠一點的地方對着家揮了揮小蹄子。

「桌上的早餐,現在應該還是熱的。」阿傑抬頭看見窗前的明戀,就提醒了一下。

「好的,謝謝了。」明戀應了一聲,把胸前有些松的藤條再繫緊之後,這才慢慢悠悠的下樓吃東西。

阿傑的熱情幫助,讓明戀挺不好意思的,想着吃了別人的東西還什麼都不做的話,心裏會不安的。

稍微吃了一點蘋果泥之後,就決定去幫一下忙,絕不是因為早餐基本都是乾草和各種生蔬菜才只吃這麼一點。

但不得不說她們用蘋果做的各色食物確實挺好吃的,如果能放在自家樓下擺個攤的話,肯定能大賣。而且明戀確實沒有什麼胃口,現在她真的非常擔心家裡人的情況。「還是儘快回去吧。」

阿傑熟練的踢着蘋果樹,每次的踢擊,力道都是恰到好處,既能讓蘋果掉在桶里,又不會完全傷到蘋果樹分毫。

而一旁的大麥則是在一旁的土地上默默犁地,不知道是不是所有陸馬都像大麥這樣犁地跟走路一樣輕鬆。

明戀試探着抱起一桶作為人類不可能抱起的蘋果,輕鬆的將蘋果放在了車上,不過還是不能和阿傑比,她可是踢了蘋果樹還把這麼多桶蘋果全都放在了車上,氣都不帶喘一下,從這可想而知她的體力是有多麼的驚馬。

「多謝啦,這一車蘋果拉到小馬鎮上去賣完肯定也都差不多下午了。」阿傑甩了一下金色的鬃毛,拉起車就朝着小馬谷的方向走去。

「我才是該道謝的那一個,受了你們那麼多照顧。」明戀打了一個哈欠,強顏歡笑的緊跟在一旁,無精打採的狀態讓她沒有注意到自己一直拖行在地面上的尾巴。

「你看上去沒有休息好,是睡得不習慣吧,那張剩下的床對你是小了一點。」

「還好,我只是擔心我的家人。」明戀揉了揉眼睛又嘆了一口氣,「他們找不到我肯定會着急的,我很怕他們因為找我而急出什麼病。」

「我能理解,待會兒到了小馬谷就像昨天說好的那樣,我帶你去找暮暮,她肯定會想到辦法,她可是塞拉斯蒂亞的學生。」

「嗯,希望如此吧。」明戀又看了下天空,真不知道自己昨天這麼興奮幹嘛,要是真回不去了……「別太傷心了,吃一個蘋果吧。」

「啊....不用了。」原本想伸手去拿蘋果的明戀又放了下去,低着頭擦了下自己眼角的眼淚。

沉浸在悲傷里的明戀突然意識到周圍安靜了下來,扭頭看向身旁卻沒有阿傑。

但很快車輪碾壓泥土路上的聲音又傳入到了明戀的耳中,剛剛的安靜彷彿就是錯覺一樣。「嘿!你怎麼突然走這麼快,一下就到前面去了,我都沒有看清。」

聽見阿傑的驚呼,明戀回頭看去,這才發現她們之間有了兩米左右的距離,但是之前的確都是並排着走的。

「你剛剛確定沒有停下來嗎,我都沒有聽到你的馬蹄聲。」

「怎麼可能會停下來,我還要忙着擺攤呢,今天的水果非常新鮮,肯定能賣出去不少。」

正當明戀還站着想剛剛發生了什麼時候,阿傑拉着滿載蘋果的車,從一旁超了過去。

「也許是錯覺吧。」明戀心裏想着,是不是由於自己想的太入神了,在沒有意識的情況下,走快了一點,畢竟剛才只多了大概兩米的距離而已。

從甜蘋果園到小馬鎮的小路非常的平坦,就算每個木桶都多疊了十幾個蘋果都沒有要滾落下來的跡象。

一路上,她們就基本沒有再說過什麼話,這讓氣氛變得有些僵硬。阿傑只能時不時的看一下明戀,每次想說些什麼的時候,卻又不知道怎麼開口了。要是換做別的小馬,阿傑肯定會用她的熱情來讓她們心情好上不少。可她對明戀並不怎麼熟悉,了解的情況也就只有昨晚知道的那些。

這樣默默趕路的狀態維持到快要到小馬鎮前,突然一個巨大身影影從從她們頭頂掠過,很明顯這不是一塊烏雲。

「塞拉斯蒂亞在上,這是發生了什麼。」那是一匹有房子那麼大的有着黃色鬃毛灰色天馬從她們的頭頂飛過。

明戀更是瞪大了雙眼緊緊盯住了那匹飛過去的巨大天馬,她甚至比阿傑更加吃驚,事情完全超出了她的想像了,在動畫中絕對沒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等那個天馬飛遠之後這才看清了那個天馬的可愛標記。

「小呆!?」明戀驚訝的叫了出來,七個氣泡組成的可愛標記,再加上她那標誌性的眼神,她肯定不會認錯。

小呆盤旋在小馬鎮的上空,試圖找到一個自己能降落的位置,但飛了好一會兒之後並沒有找到合適的地方,只得皺着眉露出一副苦惱的表情。

「我得快點到小馬鎮上去了。」

有些驚慌的阿傑,顧不得車上的蘋果,卯足了勁兒拉着車飛奔而去,這讓車上的蘋果撒的一地都是。

明戀思考着到底為什麼會這樣「這裡難道是什麼平行世界?但是看着不像啊。難道是我的到來,讓這裡產生了變化。」明戀總覺得這個事情並不簡單,但是不管怎麼樣得到了小馬鎮才行。

但就這麼一會兒思考的功夫阿傑已經沒有了影子,只剩下一路的蘋果。

明戀跟着這蘋果來到了小鎮上,原本小車上裝滿的蘋果也已經所剩無幾。不過她沒有看到阿傑,想來她多半是去了金橡樹圖書館去找暮暮。

此時小馬鎮已經是亂做了一團,此起彼伏的尖叫聲不絕於耳,這時一匹鬃毛被各種鮮花代替的紅色小馬哭着從明戀身邊跑過,鑽進一旁的房屋,只聽見碰的一聲把門給關上。再往旁邊看去,有個房屋好像被鬃毛給塞滿,還把窗戶給撐破了,這讓玻璃碎了一地。

空中的小呆也終於找到了一個自己能落腳的空地趴在了上面,疑惑的看着下面發生的一切,還對着站在她腳下的明戀微笑着揮了揮蹄子。

「為什麼會這樣。」

明戀就算站在路中間都能聽見她們的尖叫聲和抱怨聲。看樣子有不少小馬身上都發生了不同的變化,有的尾巴變短了,有的牙齒變長了,還有的好像連性別都變了,總之各種各樣的變化都有。這個時候明戀從來沒有自己覺得自己的聽力有這麼好過,竟然能從這麼雜亂的聲音中聽到這些事情。

「糖糖!你快看我有人類的手指了!」沒想到這個時候居然還有如此興奮的聲音傳入明戀的耳中,雖然不知道手指是出現在了身體的什麼部位,但是不管在什麼部位肯定都會很奇怪。

如果按照原本的劇情發展現的話,M6會由於毒玩笑造成身體發生變化進一步加深對澤科拉的誤會……難道這一切是毒玩笑造成的?明戀不由得皺了皺眉頭,但是這不應該呀,明明M6都沒有去過森林,現在的情況不可能會發生,而且影響已經擴散到了整個小鎮。

就在明戀低着頭摸着下巴繼續思考的時候,突然眼前一黑,就被撞到在地,摔了個頭昏眼花。

「哈!惡魔!我抓住你了!快把小馬谷變化原樣!」雲寶騎在了明戀的身上,抓住脖子不停搖晃着腦袋「大伙兒!快過來!」雲寶提着明戀的脖子前的絨毛,試圖往回飛,但她並不能很好的控制自己被顛倒生長的翅膀,這讓明戀直接吃了一記背摔。

「嗷!」明戀疼的大嚎一聲,原本額頭的那個包還沒有完全消下去,現在頭頂又得多上一個小山丘了。

「不要鬧了,剛剛給你說了明戀不是什麼怪物惡魔什麼的!」阿傑一口咬住尾巴,把雲寶從明戀的身上給拽了下來。

「她長的這麼奇怪,一看就是邪惡的生物。」雲寶站起身子指着明戀說道「你看看現在鎮子的情況,就在她和澤科拉昨天來了之後就變成了這樣。」

確實這些事情發生的非常巧合,在她們來的第二天之後很多小馬身體就產生了莫名其妙的變化,就算別的小馬多半也會下這樣的結論。

「冷靜點雲寶,我們沒有證據。」紫色獨角獸和其他幾匹小馬一起快步走了過來,其中一隻由於踩到自己過長的毛髮還摔了一跤。

「不是吧暮暮,現在我們,還有現在鎮子上發生的事情不就是證據嗎!」雲寶的聲音越來越激動,恨不得現在就要消滅明戀一樣。「這就是她們下的詛咒。」

「雖然你說的可能性是很高,但是詛咒這種東西是不存在,我們也沒有直接證據能說明是她們做的,我們甚至沒有和她有過任何接觸。」暮暮嘆了口氣,雖然不想承認她確實已經開始相信雲寶和昨天萍琪說的那些話了,但是理智告訴她,這一切肯定有合理的解釋,而不是用詛咒,惡魔什麼的來解釋。

「嗚!!呃!」氣的有些說不出話的雲寶露出一副猙獰而又憤怒的表情,前後揮舞着她的蹄子,又想要對着明戀發作雲寶被阿傑咬住了尾巴。

緩過勁來的明戀摸了摸自己的頭上又多出來的一個包,感覺再多來兩下小命肯定就不保了,「你們冷靜一下,不是我做的,肯定也不是澤科拉做的。」看了看暮暮變軟的獨角,以及其它小馬身上發生的變化,明戀已經能確定就是毒玩笑造成的,但是她們應該沒有去過森林,更別說接觸了,而且還影響到了整個小鎮,這讓明戀很是不解。

「這個我可以保證,你們看我現在不是好好的嗎。」阿傑走到了其他小馬中間。「她昨晚住的是我家,而且她還救了我家的小萍花。雖然她長得是那麼……有點特殊?」說到這阿傑尷尬的對着明戀笑了笑,「但這不是懷疑她的理由!」

「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萍琪突然用兩個蹄子站了起來,用她的兩前蹄指着自己的那個大舌頭,可惜沒有人能聽出她想說什麼,但是大家幾乎都能猜個八九不離十,多半想說自己的舌頭是受了詛咒之類的話。

瑞瑞掀起遮住自己視野的鬃毛,看了一眼倒在地上明戀,當場差點暈倒在了地上,還好小蝶反應及時給扶住了。「天哪,她身上穿的東西簡直是對『服裝』的侮辱,太可怕了。」明戀那一身自然系服裝,直接給瑞瑞造成嚴重精神衝擊。

「我長得真的有那麼奇怪?」明戀疑惑的歪了歪腦袋,在心裏這樣想着。雖然昨天也和小萍花聊天有說道過這個,但是沒想所有的小馬都是這樣的看法,也許是物種真的差別實在太大了。

畢竟不同的人都有不同審美,更何況是不同的物種。之前澤科拉的花紋都讓小馬懼怕不已,更何況是第一次見到與小馬結構完全不同的兩腳獸外形,儘管澤科拉造成的恐懼大概率是萍琪誇張的描述以及莫名其妙的腦補造成的。

而且對『手』這個部位沒有概念的小馬們,這讓她們覺得這只是長有鋒利指甲的奇特爪子,再加上頭上有着一對巨大角,這非常具有攻擊性的外形只會她們有一種邪是惡生物的感覺,更別提之前各種腦補,這些原因導致明戀在小馬的眼裡的形象非常糟糕。

「雖然這些不是我乾的,但我好像知道是什麼造成的了。」

「我就知道你和這件事情有關係!」雲寶用大一號的聲音打斷了明戀的話「那肯定就是澤科拉了,昨天鬼鬼祟祟偷偷下的詛咒!」

「什麼鬼鬼祟祟,昨天我們是光明正大的走進來的。」

「那就是光明正大的下的詛咒!」

「能別提詛咒嗎,能不能讓我把話說完!」明戀有些生氣的吼了出來,清了清嗓子繼續說道「這可能是一種名為毒玩笑的花造成的。」

「毒玩笑?我怎麼沒有書里有提到過這樣的植物。」暮暮疑惑的看向周圍的其他小馬,她們也是紛紛搖頭,當然除了被鬃毛擋住視野的瑞瑞。

「我也不是怎麼了解這個植物,只聽澤科拉說接觸毒玩笑的生物身體會產生不可預知的變化,就像老天和你開了一個大大的玩笑一樣。」然後明戀把目光看向了另外一邊的巨大小呆,「但是這個花只在無盡永恆森林才有。」

「我們最近沒有見過什麼奇怪的花,更沒有去過森林。」

就在大家覺得奇怪的時候,萍琪突然想到了什麼,接着把蹄子塞進了自己的鬃毛,拿出三朵艷麗的藍色花朵。

「就是這個!」明戀一眼就認了出來,這下水落石出了,肯定是萍琪帶着毒玩笑在鎮子里走上了一圈,只要和她接觸的小馬都會受到毒玩笑的影響。

《友誼是奇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