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有位金主總撩我
有位金主總撩我 連載中

有位金主總撩我

來源:google 作者:顧翹楚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墨翎寒 現代言情 田小鹿

【一窮二白身世成謎的大學生VS要多少錢有多少錢的悶騷男】專門做男人的生意的田小鹿,偷偷和一位金主戀愛了從此……腳蹬單車上學的小女人,有豪車接送了欺負小女人的,都無故消失了想對小女人攤牌表白的,牌還沒出就被封殺了!金主眸子半眯,這麼明顯,小女人不會還不懂我的意思吧?後來……網傳,各大校草捧花爭相向小女人告白,半路被神秘男人摘的葉子都不剩!金主:呵呵……跟我搶女人你們也配?展開

《有位金主總撩我》章節試讀:

一頓飯下來,田小鹿儼然成了這個家的一份子,李嫂吳媽,叫的那是真親熱!

傭人同老太太都很高興。

墨家已經很久沒這麼熱鬧了!

吃飽喝足,田小鹿跟奶奶拉了一會兒家常,硬撐着吃了幾塊兒進口水果。

偷瞄了一眼角落裡的古董西洋大鐘,八點了,今天的業務該結束了!

「奶奶,時間不早了,我該回家了,改天再來看您!」

田小鹿嘴甜能說,一頓飯的功夫就俘獲了奶奶的心。

剛來那會兒,奶奶只是把她當成自己重孫子的載體,現在她已經把她當成自己重孫子的媽,自己的孫媳婦。

她臉上的笑容漸漸凝固:「走,往哪走,你懷了我們墨家的骨肉就是我們墨家的人,我怎麼能還讓你住在外面?」

田小鹿頗為憂愁的嘆口氣:「奶奶您忘了,我已經跟墨先……墨墨分手了,我現在不是他女朋友了,兩個陌路人怎麼能住在一起呢?不過您放心,不管我跟墨墨是不是男女朋友關係,我都好好養這個孩子,絕對不虧待您重孫子!」

奶奶看看田小鹿,再看看墨翎寒,臉上露出茫然的神情。

她長嘆了一口氣,緩緩的站起來,嘴裏嘟囔着:「都走了,又剩下我一個人了……」

田小鹿雖然於心不忍,但這是奶奶必須面對的現實。

奶奶雖然精神上出了點問題,但身體很好,她總不能一直裝扮下去。

她摸了摸軟乎的肚子,本想勸慰老人家幾句,想想還是算了。

做這一行最不能感情用事,今晚的飯局已是額外的業務,不能再節外生枝!

誰知,奶奶走着走着,突然轉了身,從傭人手裡奪過來一把掃帚就往墨翎寒身打。

「你個臭小子,快三十人了連個老婆都沒有,好容易有了個重孫子還成了別人的,真是白養你了……」

眾人慌成一片,趕忙去阻攔老太太,田小鹿走過去強奪了她手裡的掃帚:「奶奶您這是幹什麼呀!」

奶奶拉着她的手大哭:「我的命可真苦哦,這把年紀了連個重孫子都抱不上,本想着你能為我生一個,你卻嗚嗚嗚……老孫家都好幾個了重孫子重孫女了,我一個都沒有,我什麼都比不上他嗚嗚嗚嗚……」

老人家哭的那叫一個悲痛欲絕。

馬上八十的人了嗷嗷大哭,這誰頂得住?

田小鹿轉頭看向墨翎寒,墨翎寒略一沉思,大步走過來,輕咳一下,對田小鹿說:「既然奶奶這麼喜歡你,那我們和好吧!」

田小鹿???

奶奶哀嚎變成抽泣,邊用袖子擦眼淚邊偷瞄田小鹿。

田小鹿有點蒙:「這這這……這不好吧?」

墨翎寒背過身,伸出一根手指,用只有他們兩人才能聽見的聲音說:「我再給你加一萬!」

田小鹿睜大眼睛:「再再再……」

墨翎寒朝她眨了眨眼。

田小鹿身板一挺,脖子一扭,清清嗓子:「我不會跟你和好,當初你怎麼對我的,明知道我懷了你的孩子還跟別的女人結婚……」

墨翎寒又伸出一根手指,戳了她一下:「兩萬!」

田小鹿吸吸鼻子,說話來了個大反轉:「可真跟你一刀兩斷,我肚子里的孩子怎麼辦,他還這麼小,不能沒了爸爸啊……」

要麼說田小鹿天生就是吃這碗飯的呢?

這演技,根據劇情拿捏情緒,該哭就哭,該笑就笑,若是放到娛樂圈,絕對一實力派,直衝奧斯卡!

相比之下,墨翎寒表演就生硬許多,他僵硬的拍拍田小鹿肩膀:「對不起,我再也不這樣了!」

奶奶人傻心不傻,看着火候差不多了,馬上過來助攻自己的孫子:「好丫頭,千錯萬錯都是阿寒的錯,你就饒了他這麼一回吧,只好你肯跟他和好,不管你說什麼,我都讓他依你!」

田小鹿梨花帶雨,委屈巴巴,在奶奶的再三保證下,猶猶豫豫的點了點頭。

「這就對了,阿寒雖然有點蠢,但他會掙錢,你想要什麼他都能買給你……來,這是奶奶給你的見面禮……」

奶奶摘下一個紅寶石戒指戴在田小鹿的左手上,再摘下一個綠寶石戒指戴在她的右手上。

剛準備摘鐲子,被傭人按住了,並小聲提醒:「這是傳家寶,現在給不合適!」

奶奶頓了一下:「那行,那就等你們舉行婚禮了再給,丫頭不用擔心,奶奶身上這些,還有那些,都是留給你了!」

此刻,田小鹿真心羨慕那個真正孫媳婦了,這得多大的福分啊,才能嫁給這麼「豪」的家庭。

「謝謝奶奶!」

墨翎寒輕咳一下:「不過她還不是不能住在這裡,奶奶您想,她跟我還沒舉行婚禮,怎麼能住在家裡來,這名聲不好聽!」

奶奶擺擺手:「什麼好聽不好聽的,你們孩子都有了,還怕這個?」

墨翎寒尷尬了一下,繼續道:「我們不能只想着自己,也得考慮到……考慮到我女朋友家裡,都是為人父母,您願意自己的女兒還沒出嫁就住在男人家裡嗎?」

奶奶似乎被說到要害,一時無話,看向田小鹿。

田小鹿點點頭,小聲道:「剛才我家裡打電話就催我回去呢!」

奶奶想了一會兒:「既然這樣,那我就再忍忍吧,不過你們的婚禮趕緊辦,我可不能讓我的乖孫孫一直在外面待着!」

「知道了奶奶,已經很晚了您去休息吧,我送……女朋友回去,吳媽,扶奶奶回房休息!」

兩個傭人簇擁着奶奶往房間里走,奶奶邊走邊嘟囔:「怪不得連個媳婦都討不上,嘴笨跟什麼似的,連句親熱話都不會說,什麼女朋友不女朋友,這麼生分人家不跟你分手才怪……」

墨翎寒尷尬的看看田小鹿,田小鹿扭頭偷笑,雙肩輕顫。

夜靜悄悄的,別墅區里種了許多桂樹,花開正濃,風一吹,香味撲鼻。

田小鹿從墨翎寒家裡出來,塞在肚子上的靠枕已被拿掉,她換回自己的衣服。

她又成了之前的樣子。

「真是讓你破費了,衣服戒指都在裏面,你查收一下。」她把裝有物品的袋子雙手奉上。

墨翎寒猶豫了一下,接過來:「今天辛苦你了!」

田小鹿撩了一下頭髮:「拿人錢財與人消災,沒什麼辛苦的,倒是你,以後怎麼跟奶奶交代?」

「沒關係,奶奶忘性大,今天的事她明天就忘,用不了幾天,她就都忘了!」

田小鹿若有所思的點點頭:「那最好!」

一時間,兩人都沒再說話,周圍很靜,暖暖的燈光從大門裡照出來,把兩人的身影拉的很長。

「我讓司機送你回去!」

田小鹿甩甩手:「好啊!」

不知是不是為了配合田小鹿的性別,司機送她回去的時候開了一輛紅色的車。

田小鹿趴在車窗上,吹着暖暖的風,看着逐漸熱鬧起來的街道,有錢就是好,想吃什麼就吃什麼,想買什麼就買什麼,想開什麼車就開什麼車,沒有女朋友花錢就能找人代替。

想到她穿過的衣服鞋子可能被墨翎寒扔掉,她就一陣陣肉疼,別人一年的工資在他們有錢人眼裡就是一次性的道具!

真是人比人氣死人!

墨家。

「少爺,這袋子里的東西怎麼處理?」傭人問。

為了應付奶奶,墨翎寒今晚可謂筋疲力盡。

他剛洗完澡,正擦着頭髮,看了一眼傭人手裡的白色連衣裙,淡淡的說:「扔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