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一夜情深:夜少放肆寵
一夜情深:夜少放肆寵 連載中

一夜情深:夜少放肆寵

來源:外網 作者:喬非晚夜司寰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喬非晚夜司寰 恐怖靈異

這代夜家掌權人,是個權勢滔天、黑白通吃的狠角色。 傳聞他潔身自好,不近女色,母胎單身,實乃上上品。 「早就是我的人了!」喬非晚津津樂道,不知危險將近,「想當年我醒來就跑好刺激……」 話未說完,已被放倒。 夜少:「還有更刺激的,你要不要試試看?」 · 喬家大小姐失蹤三年,風光回歸。 傳聞她刁蠻任性,喜怒無常,非常難伺候。 「是的!」夜少深表贊同,難得加入茶水間八卦,「晚上踢被子,哭了很難哄……」展開

《一夜情深:夜少放肆寵》章節試讀:

周圍一片漆黑。
喬非晚沒有適應:「請問,哪位能不能再開……」一會兒?
好歹行個方便,讓她先走出去。
但話音未落,一道勁風撲面而來,她還沒來得及反應,便被一隻手扣住了脖子。
和樓上的花拳繡腿不同,這是下了狠勁的,扣上來的時候,她的腦袋就沉了一下。
什麼情況?
樓下也有打戲?
沒說這裡有機位啊……
缺氧的感覺很快襲來,喬非晚下意識地一腿踢過去,逼對方鬆手,贏得一絲喘息:「咳……有沒有分寸!你第一天演戲嗎?」
她的眼睛也能勉強適應一點黑暗了,她看到面前的黑影退後幾步,又要朝她撲過來。
……有毛病吧?
她神色一凜,迎了對面幾招,招招都接的手疼。
這是要往死里打嗎?在她怔忪間,對方鉗制過來,捂住她的嘴,掌心有什麼東西抹進了她的嘴裏。
又酸又澀。
什麼東西?
她要罵人了!
但嘴被捂着罵不出來……
喬非晚瞪大了眼去掰他,混亂中好像從他身上扯下了什麼,而對方也是一慌,狠力把她推開,竟生生地把她從窗戶推了出去……
「碰!」
松垮垮的木頭窗戶托着她落地,發出駭人的巨響,瞬間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怎麼回事?」一群人圍上來。
喬非晚忍痛從地上爬起來,把剛扯到的布包隨便一扔,第一件事就是抹嘴:「裏面是誰啊!打架出陰招,往我嘴裏塞東西!」
這酸爽的味道,像極了過期的西瓜霜。
「誰啊?裏面有人?」導演疑惑地往這邊走,手裡還拎着準備罵人的小喇叭。
群演也往這邊圍過來,一群「妖魔鬼怪」,巴巴地往破窗口看。
全程不過三秒,在第三秒末的時候――
「轟!」
一聲巨響,火球從窗戶噴出來,整個房間炸開,然後蔓延成一片火海。
「救火啊!」
「燒起來了燒起來了!」
現場瞬間一團亂,再也沒人管打架出陰招這種「小問題」了,周圍抱頭鼠竄的有,拎水桶的也有。喬非晚被爆炸震得有些耳鳴,不知怎的有些獃滯。
再反應過來,是她的預備飯友「大妖王」把她拉到較遠的涼亭里,遞了一瓶水過來,還貼心地扭開了瓶蓋:「給!」
「謝謝啊……」她這才想起嘴裏被塞過東西,發澀的感覺從舌尖傳到了喉嚨,漱了口,又喝了幾口,才舒服一點。
夜司寰掃了她一眼:「我等會兒再來。」
「哦,好。」喬非晚怔怔地應聲,腦袋卻越來越迷糊,逐漸靠在石桌上。
朦朧中,她好像被人抱起來了。
有一雙微涼的手,溫柔地撫過她的眉眼,但那隻手很快又不溫柔了,它強行掰開她的唇齒,灌了什麼東西進來。
然後她就被丟到了一邊。
・・・
不知過了多久,喬非晚才被大力搖醒。
劇組的工作人員一臉擔心:「你怎麼在這裡睡覺?」
「我?」喬非晚茫然,發現自己還是趴在石桌上的姿勢。
劇組那邊的火已被撲滅,只能看到些許的煙。
遠處影影綽綽,依稀可以聽到抱怨責罵的聲音。
喬非晚坐了起來:「怎麼回事?」
遲鈍的感覺消失了,她的大腦恢復思考:她為什麼睡著了?剛才黑暗中的人和爆炸又是什麼情況?
「別提了,據說附近一個精神病,沒吃藥跑出來了,躲劇組撒潑。這種情況以前也有,今天輪到我們劇組了。」工作人員忿忿抱怨,「燒成這樣,得停兩天工,多耽誤事……」
精神病?
喬非晚淡定地理解了一下,然後突然氣血上涌――那貨往她嘴裏抹的,不會是有鎮靜作用的精神病葯吧?怪不得她趴在這裡睡覺……
簡直令人髮指!
「對了你被打傷沒有?」工作人員想起來提醒,「傷了就去劇組申請兩個膏藥得了,別追究了,精神病法律不管,劇組也不喜歡多事的。」
喬非晚活動了一下手腳:「……沒傷到。」沒有傷筋動骨,跌打損傷在她這裡不算傷。
「沒事就好。還了服裝早點回去吧,明後天肯定休息了,好好歇着。」
「好的。」喬非晚應了聲,目送着對方走遠,也跟着起身。
起身的那一秒,她就覺得不對了――她的服裝呢?
她的身上蓋着劇組隨處可見的紅布。
那套價值幾萬的廣袖流仙裙呢???
・・・
另一邊,布包里的東西到手,一群人都在忙碌。
秦兆算是閑的,逮着機會小聲問:「把人丟那邊不管了?」
「毒幫她解了,沾了毒的衣服幫她扔了,還要怎麼樣?」夜司寰頭也沒抬,「為了感謝她拿到芯片,我留下哄她睡覺?」
諷刺意味十足,秦兆訕訕地縮回腦袋。
「夜少,芯片是真的,資料在裏面!」旁邊有人彙報,高興又遺憾,「可惜被蒼鷹跑了,沒拿到密匙。我們自己解析的話,需要一點時間。」
誰也沒有料到,蒼鷹會突然引爆炸藥。那場火災,給他逃跑爭取了時間。
「他受了傷,跑不遠,全城搜。」夜司寰拉來電子地圖,「最可能的範圍……」
說到一半,手機恰好響起。
夜司寰沒有看,一手還在勾勒着地圖上的點,另一手順勢點了接聽免提,放在一邊:「說。」他沒什麼電話是手下聽不得的。
但誰也沒有想到,下一秒能聽到如此清晰的質問――
「我的衣服是不是你脫的?」
整個房間倏然一靜。
唯有夜司寰蹙了蹙眉,淡定地關掉免提,把手機送到耳邊:「是,怎麼了?」

《一夜情深:夜少放肆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