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因積德太多而被迫不停當孕婦的我
因積德太多而被迫不停當孕婦的我 連載中

因積德太多而被迫不停當孕婦的我

來源:google 作者:二四蕪六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二四蕪六 古代言情 簡言

(快穿+爽文+搞笑+復仇)不走尋常路的女主,每次穿越都是孕婦身份註:孩子最後的爹不一定是親爹!「我就知道我這輩子積德行善死後一定會有個系統,來帶我體驗絕美愛情的」這是簡言第一次遇到系統時的美好想法;但後來!簡言發現自己每次都是穿成孕婦!「系統!每次都是孕婦我還怎麼談戀愛?!」「我這不是為您加快進程嘛~」系統狗腿的說可你這都給我找的什麼孩子爹呀?不能人道的九皇子?拋妻棄子的趕考秀才?已經死去的軍閥老爺?……簡言怒砸肚子,我不幹了誰愛干誰干!「那你想怎麼樣嘛~」系統給簡言捏肩「除非我可以自己選孩子爹!親爹不行,咱就換~」簡言覺得有些人太渣了,根本不配做人,更不配做自己孩子的爹!「成交!」系統爽快的說簡言:好像講價沒發揮好的感覺……展開

《因積德太多而被迫不停當孕婦的我》章節試讀:

宋芸兒聽她這樣說完,渾身脫力般的坐在地上,眼神像淬了毒的刀子一樣射向簡言。

簡言感受到了,無辜的回望過去:「二小姐,我的一百兩銀子什麼時候給我?」

宋芸兒氣的兩眼一翻倒了下去。

簡言就順便伸手就在她人中上掐了一下,宋芸兒想動又拚命忍住了,最後竟被簡言氣的真的暈過去了。

宋夫人被她們鬧得頭疼,揮揮手讓眾人都散了,然後把宋芸兒帶進了後堂,簡言又被關到了柴房。

系統這時候才冒了出來,帶着哭腔:「主人,你不要傷心了。」

「我沒有傷心啊,」簡言有些奇怪,「哦,你說那哭戲啊,那都是裝的,看我眼淚流的快不快,我可是沉浸式體驗的演技派。」

「你哭的也太真實了,害我白白陪你流了一場眼淚,又怕你太過激動把孩子弄沒了,那剛來就任務失敗了。」系統有些怨念的說。

「孩子?什麼孩子,不是今天才發生嗎?這才是個受精卵而已。」簡言糾正它說。

「不管怎麼樣,你一定要自己保護好自己,直到平安健康的把它生下來,明白嗎?」系統見簡言滿不在乎的樣子,不得不再次提醒。

「emmm,我只是個丫鬟唉,在這個封建社會我哪有那麼大本領?而且懷孕是兩個人的事,憑什麼我一個人扛?更何況我又沒有半點爽到!」簡言覺得系統太不會挑傳送點了,正好把她送來挨巴掌卻不知道提前一點把她送來享受享受,肯定是故意的,哼!生氣氣!

「對了,這個孩子的爹是誰?!」簡言突然想到這個關鍵性問題。

「這個,我也不知道,反正知不知道也不影響。」系統死鴨子嘴硬。

「你不知道的話,怎麼知道不知道也不影響?」簡言有些懷疑。

「哎呀,就算知道又有什麼用,反正他爹又不會養他。」

「憑什麼?他爹怎麼這麼拽?難不成他爹是男主?」簡言不滿的說。

「你怎麼知道?!」系統彷彿見了鬼一樣吃驚。

「什麼?!!這什麼天雷滾滾的狗血劇情?什麼鬼?不是雙潔的文我不看!」簡言想要罵人,這也太狗血了,隨便什麼人懷孕就是男主的,而且男主的官配不是女主嘛,又跟一個小婢女扯上關係,搞什麼三角戀,烏雞鮁魚。

「其實,就是雙潔啊,男主跟你之前就是潔的……」系統小聲的辯解。

「不要不要,我拒絕。而且被設計的人不是四皇子嗎?男主從哪冒出來的?」

「女主重生了,很多事情她做出了與前世不一樣的選擇,自然有很多事情不一樣了。」

「可是你要知道孩子是男主的,男主是女主的,女主是我的,不對不對,女主是男主的,他倆是一對,我的孩子就是非婚生子,這是個私生子啊!這怎麼能行?!」

簡言在孤兒院看到過那麼多被遺棄的孩子,很多就是因為是私生子身份見不得光才被遺棄的,所以她堅決不能讓這個孩子也是私生子。

「可是男女主還沒有在一起,也沒有結婚啊,你這最多叫未婚先孕!」系統又反過來糾正簡言的話。

「只要我沒有邏輯,你就說服不了我。」簡言理不直氣也壯的說,「人家男女主是必然在一起的,我去摻和這事幹嘛,你能不能讓孕婦換個心愿,比如打掉孩子,然後出任CEO迎娶高富帥的要求之類的都行。」

「你清醒一點,這裡不是小說,這裡是真實世界,丫鬟已經消散了,孩子就是她最後的心愿!」系統激動的說,「她死前放棄了轉世輪迴的機會,只願她的孩子能夠平安降生,長大成人。」系統語氣里充滿了哀傷。

「對不起,我說錯話了,我覺得這世界的劇情太狗血了,我總是以為這是虛幻的世界,原主,對不起,你安心的去吧。」簡言誠心的道歉,在胸前給她畫了個十字。

其實主要是簡言從系統出現後就覺得自己像是在玩遊戲一樣,畢竟她也只死過這一次,還沒有死過的經驗,就以為一直到現在的經歷都是虛的,就像是以前玩的全息遊戲一樣,自己在這裡死了就再來一局就好了。

抱着玩遊戲的這種心態她才能這麼淡定的跟那伙人周旋,因為她根本就沒有考慮過退路,想說什麼就說什麼。但是現在看系統的態度,以及自己暗中掐了好幾下自己,還有其他人的反應,簡言覺得這好像真的是真實的世界。

直到現在,她才認真對待起此事來,既然是這個孩子是丫鬟用放棄輪迴才換來的,那我既然來了就要幫她完成心愿。

正在簡言思索之際,柴房的門被推開了。嫡女宋茹兒走了進來,看到坐在地上發獃的簡言,她快步上前蹲下,握住簡言的手:「小言,你受苦了,我不知道那個房間有……嚶嚶……沒想到害得你……」

宋茹兒回去思忖了半晌,仔細回憶了上輩子的事,確認了簡言一直對她是忠心的,況且這次在廳上她只是指認了宋芸兒,並未把自己牽扯進去,看來還是忠於自己的,只是不知她為何會主動招認出宋芸兒,這倒讓她十分意外。但不管如何,結果對她是好的,於是她便來到簡言這裡,想問清楚情況,也好再次籠絡一下這個丫鬟的心。

簡言看着面前做作的女主,不明白她的眼淚怎麼掉的比自己還快,女主繼續哭,「嚶嚶……早知道我就不派你去那個房間拿東西了,我們從小一同長大,我一直都是把你當做我的親妹妹,在我心裏你……」

「你心裏沒我,你只是嘴甜。」簡言飛快的接下了話。

「對,我心裏沒……」宋茹兒還沉浸在自己的思想里,一不小心就順着簡言的話說了,反應過來後女主怔了一下,抬頭愣愣的看着簡言,彷彿不認識她一樣。

簡言抬起手,摸了摸女主秀氣的鼻子底下,不解的問道:「你怎麼不流鼻涕?」簡言以前看言情劇就很好奇,為何那些常哭個不停的女主只流眼淚不流鼻涕,而自己每次都是眼淚鼻涕一塊流。

女主宋茹兒被她弄得一時連醞釀好的情緒都沒了,只好直接問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你今日在廳上為何會說出那樣一番話?」

宋茹兒真的很納悶,自己是因為重生歸來才知道了庶妹的計劃,而小言明明是被自己推到那個房間里的,她之所以敢把小言推進去就是因為上輩子小言對她最忠心,她知道就算是自己這樣對她,她也不會把自己說出去。而今日小言卻說是宋芸兒指使的,雖然結果是自己樂於見到的,但是卻也讓她懷疑是不是小言也是重生的。

簡言卻一臉震驚的說道:「小姐,這不是你叫我如此說的嗎?昨日晚間,我睡得正迷糊,你就摸上我的床來把我叫醒跟我說,二小姐要找人來陷害你,讓我一定要幫你,我今日醒來還以為是我做的一個夢,沒想到剛剛這些真的發生了,可是小姐,為什麼你知道是二小姐要想陷害你卻還是把我推進屋裡……嗚嗚嗚……」簡言想,不就是哭嘛,我也會。

宋茹兒聽了這話震驚萬分,自己自從重生之後一直都提心弔膽的,怕這所有的一切都是虛假的,怕自己還會像上輩子那樣慘死,每天都在擔憂此事。

而小言說的昨夜的事自己竟然毫無印象,但看她的表情又不似作偽,而且除了自己她也確實沒有別的途徑知道陷害的事,難道自己已經到了夜間會夢遊還跟別人說這種事的地步了嗎?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以後……豈不是連睡覺都不能了。

簡言不知道自己這句話給女主以後的睡眠造成了多大的影響。

宋茹兒正在腦中飛快思索着,忽見簡言哭的眼淚鼻涕一大把,還把自己的帕子也扯去擦鼻涕,抹的一塊一塊的,便趕緊回過神來對她說:「好小言,我也不清楚,我也是昨夜有神仙託夢告訴我的,我並不知是真是假,今天本來是想讓你進去看看是否屬實的,沒想到卻害了你…嚶嚶嚶…」

簡言見女主又開始哭了起來,便把帕子翻了個乾淨的面,準備給女主擦擦眼淚,女主正哭着呢,一看簡言好像準備把擦完鼻涕的帕子往自己臉上伸,嚇得連忙站了起來,說了句:「你先在這休息一下,我去向娘求情早日把你放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