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夜少的神秘小甜妻
夜少的神秘小甜妻 連載中

夜少的神秘小甜妻

來源:google 作者:煮酒賞雪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夜澤霆 沐雪 現代言情

夜澤霆與沐雪初見時,他洗去了她的記憶第二次見時,他撞破沐雪施展巧計第三次見時,他中槍昏迷,沐雪揉着他的俊臉:該輪到我收拾丫的了哈哈哈哈哈婚後,夜澤霆:媳婦,你老實告訴我,你都有多少隱秘身份?沐雪正氣凜然:瞎說什麼大實話,我是勤勞樂觀的第三產業服務者!夜澤霆逼近她:說清楚點?沐雪:呃,大概就是調個香,設計個珠寶,平時打個架之類的吧?展開

《夜少的神秘小甜妻》章節試讀:

「啊!」一聲高亢的尖叫,將沐雪從昏迷中硬生生驚醒。

一個從衛生間出來的女人,正在低頭整理自己的儀容,猛然看見倒在衛生間門口的沐雪,嚇得叫了出來。

看見沐雪眼皮下的眼球轉動,像是快要醒來,女人趕緊蹲下查看沐雪的情況。「這位姑娘,你怎麼了?為什麼會倒在這裡?需不需要我幫你叫醫生?」

女人一邊詢問着沐雪,一邊拿出化妝包里刮眉毛的刀片,幫沐雪割斷了手上的繩子。

沐雪揉了揉太陽穴,自己這是怎麼了?她記得自己進了衛生間,刻意把自己打扮地不再顯眼,後來呢?發生了什麼事情?

頭腦逐漸變得清醒,耳邊的詢問聲終於鑽進了沐雪的耳朵。

「謝謝關心,我沒事了。」女人見沐雪可以正常開口說話,又再三詢問,確定她真的沒事之後,起身離開。

沐雪將全身上下檢查了一下,發現沒有少任何東西,這說明自己沒有被劫財。

自己的外表現在十分普通,應該也不是劫色。那麼,自己為什麼會被人綁住雙手丟在衛生間門口呢?

沐雪百思不得其解。

在按摩手腕上被捆綁出的紅痕之時,沐雪發現了端倪。

在右手的食指和中指的指甲縫裡,有很多白色的粉末。

沐雪起身,細心查看了因為一直靠着而被忽略的牆壁,果然發現了線索。

只見牆壁上有一個長長的「U」形,在形狀的閉口一端正中間,還有一條深深的豎線。

看灰塵的累積程度,這個形狀應該是剛剛畫上去的,結合自己指甲縫裡的粉末顏色,很明顯,這個形狀就是自己畫上去的!

但是,自己又為什麼要畫這樣的一個符號呢?

沐雪總覺得,自己畫下這個符號的目的,是想提醒自己不要忘記一些事情。

這一定跟自己在昏迷之前丟失的一段記憶有關。

沐雪在六點十分的時候下了飛機,按照往日的速度,她給自己進行偽裝的時間大概是十分鐘。

沒有意外情況的話,她應該在六點二十分的時候坐上回家的專車,可以趕在生日宴開始前到家。

可是現在手錶的指針明明白白地顯示,現在是六點五十分。

也就是說,包含昏迷的時間在內,自己失去了半個小時的記憶!

眼看着宴會的時間馬上就要開始。沐雪倒是不在意這是她的生日宴。

在她看來,生日宴只是一個形式,只要有人記掛着她,就足夠了。

但是這是自己最尊敬的爺爺為自己舉辦的宴會,沐雪說什麼也不想遲到,讓爺爺失了面子。

拿出手機,拍下了牆壁上的圖形,按下心裏的疑惑,沐雪在機場奔跑起來。

很快,她就找到了找到爺爺派來接她的司機李叔。

沐雪二話不說,把李叔拉了下來,讓他坐在后座上,自己坐上駕駛座,一腳把油門踩到了底!

沐雪和坐在后座的李叔同時隨着慣性後仰,頂級的跑車此時發揮了它的最佳性能,發動機發出興奮的轟鳴聲。

沐家的豪宅位於郊外一座山的半山腰,為了追求絕對的**和安靜,沐家已經買下了整座山,所以她在山道上飆車也無人來管她。

盤旋的山道上,疾馳着一輛黑色的跑車。

車內的駕駛員和車後的乘客不停地隨着車輛每一次轉彎時的離心力左右搖擺身體。

幸虧有安全帶將兩人緊緊綁縛在座位上,否則,李叔覺得自己會衝破車窗玻璃被甩飛出去。

緊趕慢趕,沐雪終於在六點五十九分,踏進了沐家的大門。

李叔已經雙腿發軟地癱在后座上,心裏只有一個念頭:以後再也不坐大小姐開的車了!這是拿命坐車啊!

踏入大廳,沐雪就感覺到無數道目光集中在自己身上。

她故意表現得十分青澀,用手理了理被狂風吹亂的頭髮,手揪着衣角,小步走到了爺爺身邊。

眾人眼中的沐雪,此時的樣子極為狼狽。

一頭梅超風似的亂髮,蓋住了眼睛,身上穿一件皺巴巴的白色T恤,仔細一看上面還有很多灰跡。

腳上雖然蹬了一雙名牌運動鞋,可是穿鞋的主人看起來如此,運動鞋也不值一看了。

相比之下,正在大廳**社交的沐雨和林萍母女倆就顯得雍容華貴許多。

沐雨穿着 Chanel的春季高定禮服,項戴同款高級珠寶。

她本就是個美人坯子,這一身衣服更是襯得她面如桃花。

林萍也是一身的珠光寶氣,身穿得體的手工禮服裙子,坐在客廳的沙發**,周圍環繞着一群同樣衣着華貴的中年貴婦人。

沐家老爺子沐石看着沐雪的樣子,倒是絲毫也不驚訝。

自己這個孫女,向來不按常理出牌,這次她按時參加生日宴,已經很不錯了。

對於沐雪的外表,沐石更是不以為然。

沐雪身在國外,但是爺孫倆的感情極好,平時經常視頻,他知道自己的孫女是個大大的美女,就足夠了。

若是世家僅僅看雪兒的外表,不注重內在,他也同樣不會把雪兒嫁出去。

這樣淺薄的世家,怎麼能配上他的寶貝乖孫?雪兒值得最好的東西。寵孫狂魔沐石心裏暗暗想着。

沐雨看到沐雪這個樣子,眼中划過一絲得意之色。

哼!沒受過教養的女孩子,怎麼可能入了各位世家的法眼!

如此想着,她將脊背挺得更直了,展示着她最引以為傲的天鵝頸。

彷彿這是她的生日主場,遊走於各位名媛夫人身邊,沐雨竭力表現出自己最好的一面,話里話外又拉踩了沐雪一番。

「小雨啊,你姐姐怎麼穿成這樣就出席宴會了,怎麼也不好好打扮一下?」有心高氣傲的貴婦問道。

「姐姐平時就是這樣平易近人的,她很以自己的素顏為傲呢!」沐雨答道。

這話一出,眾位濃妝艷抹的貴婦齊齊黑了臉。

到了她們這個年紀,最忌諱有二十齣頭的小姑娘在自己面前張揚青春之美,沐雨顯然明白這點,故意給沐雪拉了一波黑。

「小小的丫頭,真是沒有禮數!」

「聽說她母親生下她就去世了,沒娘的孩子,就這樣。」

「這沐家大小姐和二小姐比起來,差了點意思吧。」

「何止啊!簡直是天上地下的區別好吧。」

人們壓低了聲音,暗中已經對兩位沐家小姐做了一番評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