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其他類型›炎夏之意
炎夏之意 連載中

炎夏之意

來源:外網 作者:夏婉婉嚴郁 分類:其他類型

標籤: 其他類型 夏婉婉嚴郁

夏婉婉結婚了,沒有婚禮沒有鑽戒,嫁給了雙腿殘廢還在昏迷中的嚴家兒子。 她沒有怨言,因為這是她欠嚴郁的。 炎熱夏日,夏婉婉只拖了一個小行李箱便住進了那間冰冷別墅。 在細心的照顧下,嚴郁醒了。可是脾氣並不好,因為雙腿不能動,對着夏婉婉冷言冷語,更直言她這樣做不過是想保住夏家。 夏婉婉的好意相伴,總會換來嚴郁一聲冷嗤。 終於熬過兩年,嚴郁的雙腿好了,做回了賽車圈的天之驕子,風光無限。 夏婉婉肩頭鬆了,欠他的已經還清,她要重新開始自己的人生。 山區小學傳來朗朗書聲,支教老師夏婉婉一身碎花連衣裙,甜美的臉上朝氣滿滿。 校長室內,斑駁牆壁旁,男人身影頎長,好看的手指琢磨着桌上那把舊暖瓶,陽光描摹着他那略顯冷淡的精緻眉眼。 門邊,夏婉婉笑容一滯,轉身便走。 一隻手抓上她的小臂,將她輕鬆扯了回去。 嚴郁將人困在牆邊,一側眉尾輕挑:「好久不見啊,嚴太太。」...展開

《炎夏之意》章節試讀:

小編推薦小說《炎夏之意》,主角夏婉婉嚴郁情緒飽滿,該小說精彩片段非常火爆,一起看看這本小說吧:她低下頭,腳底橫亘着一條拐杖,不用想也知道是嚴郁扔出來的。夜那樣靜,空氣像是被凍住。嚴郁收回視線,一隻手抓上輔助行走架,撐着左腿想要站起來。... 她低下頭,腳底橫亘着一條拐杖,不用想也知道是嚴郁扔出來的。 夜那樣靜,空氣像是被凍住。 嚴郁收回視線,一隻手抓上輔助行走架,撐着左腿想要站起來。 「回去。」他吐出兩個字,眸底一片陰沉。 夏婉婉知道他並不想讓人看到現在的樣子,他曾經那樣的驕傲。 「噹啷」,輔助架倒了,嚴郁再次跌回地上,那條右腿似蜷非蜷的勾着。 「你這樣不行,」夏婉婉衝進去,在他的身旁蹲下,卻不敢貿然去動他,「強行恢復訓練,會傷到的。」 她看見他臉色很不好,額角的冷汗滑下,幾縷髮絲沾在好看的臉上。 嚴郁抬眼看她,語氣中壓抑着什麼:「我讓你回去。」 「慢慢來好不好?」夏婉婉沒理會,從一旁拖來墊子,她雙手小心的搬上他的小腿,「來,你試着放平。」 她幫他把腿平放在墊子上,隨後跑出去,沒一會兒又端了水進來。 嚴郁倚在那兒,一隻手仍舊攥成拳頭,看着那杯水,視線順着上移,看見女孩彎下腰,明亮的眼睛看着他。 「喝完水,回房睡覺。」夏婉婉乾脆拉起嚴郁的手,將水杯硬塞進他手裡。 嚴郁手心一暖,杯中水輕晃,鼻尖閃過柑橘的淡香。 夏婉婉在他身旁盤腿坐下,絲質的睡裙柔滑貼在身上,露出兩條細白的手臂。好像對他不放心,又道了聲:「不準摔杯子。」 她盯着他的手,那隻手抓着杯子很緊,看得清上面凸起的筋絡。 「每天練多少,怎麼練,不都是定好的嗎?」她聲音輕軟,像是和他商議,「至少讓護工幫着你。」 腿上那股難受在慢慢平息,緊繃的雙肩微微泛酸,嚴郁喝了口水。視線里是柔軟的睡裙,一隻小腳從裏面露出來,粉嫩的腳指頭動着。 「你知道什麼?」他淡淡一聲。 「我會查啊,」夏婉婉身子前傾,手肘支在膝蓋上,掌心托腮,「也知道你會好起來。」 她查了許多關於腿傷恢復的信息,太深的不敢說,一些平常的注意事項當然曉得。 「好起來?」嚴郁放下水杯,抬眼淡淡的看着她。 夏婉婉點頭,眼睛眨巴兩下,聲音帶着沒睡醒的微啞:「一定會。」 「好起來以後呢?」他又問。 夏婉婉腦袋一歪:「你這話問的奇怪,好起來不就是都好起來了嗎?」 所有這一切,不就是等着他站起來。到那時候,他不用坐在輪椅上,可以正常生活,好像這個就是他們一直在等的終點。 夏婉婉扶着嚴郁坐上輪椅,看得出他已經安靜下來,便和他一起坐電梯上了樓。 「回房吧。」嚴郁推開自己的房門。 兩人是分房而睡,夏婉婉在次卧,聞言點點頭。一年的相處,她多少有些了解他,他不喜歡別人的靠近和干涉。 後面,整個別墅的燈火關掉,安安靜靜,一直到晨曦微露。 夏婉婉有着嚴格的生物鐘,到了點就起床。收拾好下樓的時候,阿姨已經做好早餐。 嚴郁坐在餐桌前,神色自然。整潔的襯衣,打理好的髮絲,細長的手指正捏着一杯牛奶。完全看不出幾個小時前的頹廢,一年裡,他也學會了隱藏情緒。 夏婉婉一眼看見了餐桌上的小湯包,目光一亮:「琴姐,你做的湯包最好吃。」 琴姐眉開眼笑:「太太喜歡就好。」 這個家很長時間沒有人,空空蕩蕩,如今總算有點熱乎氣兒,琴姐自然是高興的,尤其夏婉婉愛笑愛說話,這裡才不顯得冷清。 「喜歡。」夏婉婉對人笑,隨後夾了一個送進嘴裏。 鮮美的汁液在嘴裏散開,齒間滿滿的香味,她滿足的眯了眼睛,一邊腮幫子微微鼓起。拿第二個的時候,就發現嚴郁一點都沒吃,手裡的牛奶也沒怎麼喝。 「不餓嗎?」她眨眨眼睛,將小竹籠屜往他面前推了推:「涼了不好吃。」 說完,她看看掛鐘,自己的車沒在這邊,想着一會兒讓魯渺過來接她。這邊不在市區,當初嚴郁要修養,特地找了這處安靜的地方。 突然也就想到車庫裡的幾輛車,蓋在厚厚的篷布下。那是嚴郁的,他喜歡車。 「讓陳卓送你。」嚴郁看看晶瑩剔透的包子,沒有伸手去動。 「好。」夏婉婉應下,拎起手包往外走。 走出兩步,她回頭看嚴郁,還是坐在桌邊,面無表情。 天氣很好,海天相連,一片碧藍。 車子駛離了別墅,徑直送夏婉婉去了「red」。 畫廊的一樓是展覽區,不同風格會在不同區域展示,兩名畫廊助理正在標註展品。見到夏婉婉進來,上前打了招呼,說魯渺已經在樓上。 夏婉婉頷首,邁步踩着階梯上了二層。 到了辦公室,就見魯渺癱在沙發里,像被人抽去了筋骨,一看就知道玩了通宵。 「起來吃東西。」夏婉婉帶了小籠包來,打開蓋子放去桌上。 隨後,她過去開了電腦,去郵箱里找一個年輕藝術家發來的作品圖片。 魯渺從沙發上爬起來,一把抓過保溫餐盒:「還是我家婉婉好。」 「線上店鋪準備的怎麼樣了?」夏婉婉問,手指一點鼠標,電腦屏幕閃出一束火紅的玫瑰,熱烈奪目,是那位藝術家的作品。 「嗯,應該快了。」魯渺邊吃邊道,「嚴郁為什麼突然回國?你倆昨晚在一塊兒?」 夏婉婉往椅子上依靠,放大了圖片:「我沒問。」 魯渺搖搖頭:「你這樣不行,被他拿捏死了。你看,你一萬年才去一次酒吧就被他逮到。他呢?去做什麼,見了誰,有沒有紅粉知己,你知道嗎?」 「什麼逮到?我犯錯了?」夏婉婉笑問,「昨晚他和人談事情。」 魯渺放下飯盒,抽了濕巾擦手:「還以為你倆各玩各的。」 「魯總監,我可沒玩兒。」夏婉婉抬手打住,拿起手機隨意划著。 她有自己喜歡的事情,空閑就出去走走寫生拍照,靈感來了便畫一幅畫。至於嚴郁,才回國哪來的紅粉知己? 魯渺站起來做活動,雙臂平平展開:「大好年華結婚,想不開。」 這時,江助理敲門進來,說有人送了東西來。 夏婉婉和魯渺相視一眼,就見兩個送貨人員正把一隻木箱抬進來。 箱子打開,兩人從裏面拖出一個兩米多高的大熊公仔,毛絨絨軟軟的。 正在這時,夏婉婉手機響起,屏幕上一條視頻邀請:「咦,魯銳澤。」 說完,手指一滑接受邀請,手機屏上出現一張大男孩的笑臉:「開業禮物,婉婉你喜歡嗎?」 「銳澤,你在哪兒?」夏婉婉問,順便調整了角度,讓自己和熊仔同框,因為開心而眯了眼睛,「我很喜歡。」 看得出對方是在室外,陽光很好,草地綠得耀眼。 魯銳澤隨意掃掃頭髮,嘴角露出一顆小虎牙:「馬來西亞,和成員們拍寫真。就是禮物遲到了一天,回去請你吃飯賠罪。婉婉,你想要什麼,我給你捎回去。」 「婉婉,婉婉,」魯渺一把把手機從夏婉婉手裡搶過去,對着裏面的大男孩哼了聲,「婉婉是你叫的?沒大沒小的,叫姐姐。」 本來笑着的魯銳澤眉頭一皺,閃過嫌棄。 魯渺靠去熊仔身上,嘖嘖兩聲:「同樣是合伙人,我這個親姐怎麼就收不到你的禮物?」 「你缺嗎?」魯銳澤沒好氣,沒了剛才的耐性,「經紀人那邊喊了,我要去開工。」 魯渺笑笑,一把攬着夏婉婉到了屏幕內:「小子,你回來我再收拾你。」 夏婉婉被勒着脖子,伸出手對着魯銳澤搖搖:「謝謝銳澤。」 「不用。」魯銳澤又有了笑模樣。 下一秒,幾張年輕活力的臉擠進他的手機前,鬧哄哄的喊着:「姐姐不用謝,不用謝。」 「你們走開,煩不煩……」沒來得及說再見,魯銳澤那邊斷了信號。 手機屏一黑,魯渺扔回到夏婉婉手裡,重新跌回沙發里:「這小子的頭髮又換了色,我看他下次敢不敢染綠。」 夏婉婉坐去熊仔的腿上,臉頰蹭着毛茸茸的柔軟:「興許你的禮物已經送去家裡了。」 「不會,」魯渺了解自己的弟弟,轉而看着一臉歡喜的夏婉婉,「這小子心眼兒很壞,又不知在打什麼壞主意?」 「他是你弟弟,能怎麼壞?」夏婉婉笑,手機拍着照片,選了一張滿意的做了屏保。 。 下午,夏婉婉提前離開畫廊,去了趟購物廣場。要去嚴家本家,自然要準備些東西。 「太太,先生在地上停車場。」陳卓跟她說了位置,「這些東西,我和司機一會兒拿過去。」 夏婉婉應下,隨後獨自一人出了商場。 六月天長,五六點鐘天色仍舊明亮。 遠遠地,她看見嚴郁站在那兒,身子倚靠着車身,指尖好像夾着一支煙。剛想過去,突然見到兩個男人站去他的面前。 好像是意外見面,兩個人先是一怔,隨後一人手裡拍了下車頭,隱約的聽到一聲:「嚴二少……」 看到他們的笑和誇張的動作,就讓人感覺不對勁兒。 是那種顯而易見的挑釁,一人故意手臂一搭,拍上嚴郁的肩頭,另一個人抱胸看好戲一樣笑着。 隔着一段距離,夏婉婉感受到嚴郁身上的冷意。

《炎夏之意》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