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許傾城傅靖霆全文
許傾城傅靖霆全文 連載中

許傾城傅靖霆全文

來源:外網 作者:傅太太請把握好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傅太太請把握好 恐怖靈異

許傾城煞費苦心設計嫁給了傅靖霆。她以為婚後的生活註定水深火熱。卻發現,是另一種火熱水深。傅靖霆勾着她下巴笑的很賤:傅太太,歡迎持證上崗。許傾城評價:傅靖霆這人又sao又賤。傅靖霆評價:我太太漂亮端莊出得廳堂入得……咳咳……廚房。她以為他是她的絕路,後來才知也是她的歸處。畢竟,這世界,妖孽也成雙。展開

《許傾城傅靖霆全文》章節試讀:

「宋暢想要哪個?」許傾城問。
宋行止拿了圖冊過來,從裏面點了三件,「她最喜歡的,讓我務必給她拍回去。」
紅寶石的山茶花胸針。
鑽石耳墜。
還有一款祖母綠的鐲子。
許傾城點點頭。有點羨慕。
「這個祖母綠的鐲子,你最多加二輪價,要是拿不下來,就算了,別跟拍。」
「怎麼?」
「它就值那個錢,增值空間不高。」許傾城翻着圖冊,「但是暢暢喜歡,所以加點價拿下來也可以。千金難買我喜歡。但如果拍不下來你換這個,加個三五輪價格都沒問題。」
宋行止哦了聲,偏頭看她,「你是不是學的珠寶鑒賞。」
「嗯。」
許傾城合上圖冊。
拍賣進行的熱火朝天。
傅靖霆舉牌多次。但凡他舉牌了,基本別人舉不舉就沒什麼意義了。
不過他眼光倒是夠毒。
葉文涵幾次回過頭來看她,像是炫耀又像是示威。
許傾城看着那個方向。
傅靖霆這個男人葉文涵還真未必搞得定。不過有葉家撐腰,總不會差了。
許傾城問宋行止,「看來傅家很中意葉文涵。」
「傅家那位老太太想抱重孫子,說是挑個簡單的,宜室宜家的。」宋行止偏頭看她。
許傾城迎上他的眼神,「你這什麼眼神。變着法兒說我風騷?」
宋行止,「你自己說的,我可沒那麼說。」
「……」
拍賣會後端加拍了幾件圖冊上沒有的拍品。
有一對平安扣的耳墜,上面各點綴了一點紅寶石。
起拍價定的有點高。
拍賣開始沒人競拍,看樣子似乎要流拍。
許傾城眼睛咻的冒光了。
主持人已經在準備結束了,許傾城匆忙抓住宋行止握牌的手舉了起來。
宋小爺有點懵逼,「這玩意兒你要?」
那對祖母綠的平安扣成色太一般。
許傾城不解釋。
傅靖霆橫過去一眼,就看到兩人手指相握,眉目傳情。
他不緊不慢的舉牌。
許傾城臉色頓時不好了。
唯一想要的,以為能有機會撿個漏,結果撿了個寂寞。
宋行止臉色更不好了,他匆匆把手抽回來,看她那樣,「至於嗎?」
「你懂什麼,那個耳墜不值錢,是上面那兩粒紅寶石。成色跟去年佳士拍出的天價0.895克拉的紅鑽成色相同。」許傾城嘆息,「算了,不得我命。」
話雖這麼說,依然難掩失望。
拍賣結束主辦方安排了酒會。
許傾城從侍者的托盤裡取了紅酒,她找了一圈,看傅靖霆走到角落接電話。
她直接跟過去。
許傾城走的快,魚尾擺和小腰扭的那叫一個帶勁。
她繞過廊柱,明明看到人往這邊來了。
人呢?!
她往前踏了幾步,後背突然被人壓着重重往前推去,許傾城嚇得驚呼,聲音剛出來就被人捂住。
身體跌進厚重的幕簾後,燈光瞬間消失,黑暗襲來。
許傾城掙扎,可她那點力氣完全白費。
身後的人身強力壯,很高,他一手捂住她的嘴,一手扣着她的腰將她整個人都抱起來。
上不到天,下不點地,這種感覺真是……日了狗了。
許傾城第一反應是她遇上變態了,她腳不斷的踢騰,可身上的魚尾擺將她的長腿禁錮的牢牢實實。
她人被壓在窗檯前,身後的人身體緊緊貼着她的,不給她留一點活動空間。
男人扣在她腰上的手臂往後壓,許傾城就不得把屁股翹了起來。
兩個人身體相貼,蠕動掙扎間什麼反應一清二楚。
她急的額角出汗,心臟狂跳,又驚又怕,張嘴狠狠咬住這人的手指,恨不得把骨頭咬斷。
身後發出聲嘶的聲音,帶着點兒笑意,「這牙夠好使的,屬狗的?!」
這聲音……
許傾城身體驀地一松,幾乎掉出眼淚來。
靠!
這個死變態!
男人鬆開捂着她嘴巴的手,騰了手去拆她禮服。
許傾城忙伸手拉住,不讓他如意,壓着聲音冷問,「傅少不是說我,脫了不如不脫好。」
傅靖霆笑,他咬她耳朵,「這麼半遮半掩,剛剛好。」
他牙齒咬着她耳垂,耳墜的針扯的有些疼,這男人到底對耳垂有什麼執念,許傾城感覺自己的耳墜掉下去了。
折騰夠了,轉移陣地,啃噬她頸部肌膚,許傾城這骨頭莫名其妙就軟了。
她躲不開,索性,「你輕點,別留痕迹。」
他手掌往她背上壓,屁股翹的更起。
傅靖霆眼裡都盛了火了,從看到她那一刻就想這麼做。
外面衣香鬢影,言笑晏晏,誰能知道這個角落裡一場偷歡驚心動魄。
許傾城把嘴唇咬破了,她不敢置信這男人竟這麼欺負她。
手在她身上肆虐,專挑她的敏感區,看她臉漲的通紅,花兒一樣,嬌艷欲滴。
葉文涵沒找到傅靖霆,給他打電話。
男人的手機在幕簾後響起。
他頓了下,拿起來看,按了靜音,讓手機就那麼響着。
許傾城趁機掙開他,匆忙收拾被扯下來的禮服。
傅靖霆看她把自己整理妥帖。
男人手臂撐在她身側,「時時刻刻想在我面前脫了,穿這麼快?」
這男人衣冠楚楚,連頭髮絲都沒有一點凌亂。與她的狼狽崩潰天地之別。
簡直太惡劣了。
許傾城這心頭氣就往上涌,她不甘心他這般衣冠楚楚的模樣,手指勾住他襯衣鈕扣,指尖從紐扣間的縫隙里探進去,掃着他腹肌上的紋理。
感覺到他肌肉收緊。
她更過分,抽出他扎在腰間的襯衣衣擺,指尖在他皮帶上跳舞,又挑釁又誘惑的問他,「傅少,不能只欺負我吧,不如換個地方我們繼續?」
傅靖霆哼笑,在她按上他腰帶扣的一刻扣住她的手腕,扯開,「你的邀請代價太大,恕不奉陪。」
他說著身體直起來,要掀開身後的幕簾離開,許傾城匆忙撲過去,手臂挽住他的,「上次的事是我辦的不對。我道歉。需要我怎麼補償,你說。」
識時務者為俊傑。
許傾城又不傻,她自然明白,傅靖霆這算是對她借用他勢力的小懲。
傅靖霆轉身看她,眼底滿是戲謔,「不再撐一下,或許你還可以找到另外的路幫你。不用對我卑躬屈膝。」
「……」許傾城太陽穴的地方抽搐,但還是耐着性子,「傅少,你幫我找到合適的投資人,市場經濟一切規矩辦事,我不會過分要求。
以後也絕對不會辦出讓你為難的事,不經過你同意的事情我絕對不辦。
傅少要想我了,天南海北,你只要需要我,我就一定到。我許傾城說話算話。」

《許傾城傅靖霆全文》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