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許傾城傅靖霆傅太太請把握好度
許傾城傅靖霆傅太太請把握好度 連載中

許傾城傅靖霆傅太太請把握好度

來源:外網 作者:傅太太只談情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傅太太只談情 恐怖靈異

許傾城煞費苦心設計嫁給了傅靖霆。她以為婚後的生活註定水深火熱。卻發現,是另一種火熱水深。傅靖霆勾着她下巴笑的很賤:傅太太,歡迎持證上崗。許傾城評價:傅靖霆這人又sao又賤。傅靖霆評價:我太太漂亮端莊出得廳堂入得……咳咳……廚房。她以為他是她的絕路,後來才知也是她的歸處。畢竟,這世界,妖孽也成雙。展開

《許傾城傅靖霆傅太太請把握好度》章節試讀:

「梁總,不管怎麼說,還是謝謝你。」許傾城跟他碰了酒。
傅靖霆這虧了的意思就是,他覺得自己吃虧了,及時止損。
他與她許傾城這一場錢色交易,結束的乾脆利落。
畫外音就是,既然結束了,半點關係都沒有了,那我就廣而告之,你也甭想再拿着我的名號行方便。
女人賤起來都一樣,男人賤起來就沒女人什麼事了。
許傾城算是知道了。
她今天從中午到現在趕了幾個酒場,每場都喝不多,但是都要喝點,兩三杯,三四杯,女人撒個嬌,換個紅酒,不至於喝白酒喝到胃穿孔。
可即便如此,紅酒後勁大。
許傾城就算是腦子清醒,身體也撐不住了。
她從包房出來,甚至趕不到洗手間,許傾城衝著消防通道跑過去。
安安靜靜的樓梯道,沒什麼人。
許傾城掀開垃圾桶的蓋子,吐了個昏天暗地。
吐完了。
吐的眼淚都出來了。
這操蛋的人生。
許傾城手指抹抹眼角的淚,突然狠狠一腳踹在垃圾桶上,「靠!傅靖霆個賤人。」
傅靖霆咬着煙,手肘虛虛壓着欄杆看着這場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的單人劇。
陡然聽到他自己的名字,眉角往上揚。
但眼睛定格的記憶里,最深的卻只是她仰面,將眼角的淚抹去。
許傾城拉開手包拿了濕巾出來,她擦了嘴,擦了手。
又把化妝鏡拿過來,細細的補了妝。
扯開一個標準的商業笑容,對着鏡子照了照。
完美。
但是……鏡子里……
許傾城手指擦了擦化妝鏡的鏡面,她拿着鏡子向右旋轉一點,再一點。
男人的臉完全進入鏡子里。
許傾城猛的扭過頭去。
傅靖霆已經站直身體,他將手裡的煙頭彈到樓梯安置的煙灰缸里,拉開門,走了。
許傾城愣了一秒鐘。
身體比大腦先反應過來,追上去。
「傅少。」
她喊,男人充耳不聞。
許傾城直接衝過去,她伸手扯住傅靖霆的衣袖,舔着臉笑,「傅少,有空嗎,說句話。」
「沒空。」男人看她,臉上無欲無求,無風無浪,冷淡如冰。
拒絕的乾乾脆脆。
許傾城被堵的沒話說。
傅靖霆抽回被她捏在手裡的衣袖,往前,推開一扇包房的門。
要說許傾城這段時間練得最多的是什麼,就是臉。
被拒絕的太多了,就麻木了,羞恥感已經不捨得往外跑了。
等他進去就不好談了,許傾城不想放過這個機會。
傅靖霆已經推開一扇門,身側猛然撲過來個東西,他下意識側身,就被許傾城撲了滿懷。
身體貼着身後的門板被她撞的往後倒,噹的一聲。
門上的扶手結結實實嚴絲合縫的擱在傅靖霆腰上。
傅靖霆低咒,操!
這他媽這個女人要廢了他一個腰子。
呃……
他這樣,看起來,似乎,很疼。
撞哪兒了?
許傾城有點心虛。
眼睛往他褲襠瞄。
傅靖霆看到她那眼神,想把她眼珠子給挖出來。
「往哪兒看呢?我他媽是撞到腰了。」傅靖霆壓低聲音,咬牙切齒。
許傾城臉皮子微微抽搐,她匆匆站直身體,真誠道歉,「我不是故意的,剛那地毯勾住鞋跟……」
她邊說,邊往後退。
高端酒店的包房,為了隔音,門做的厚重。
另一扇門被推開後撞到牆上又反彈回來,她還往後退。
傅靖霆額角抽緊,伸手扣住她腦袋往自己懷裡帶。
許傾城,「……」什麼情況?!
門貼着許傾城的後腦勺咻一聲過去。
她已經被他按在胸前。
有很淡的煙草味。
許傾城扭回頭去看,心有餘悸。
「……謝謝。」
傅靖霆推開她站直。
許傾城看他手往後扶了下,伸手就去摸他腰,「撞到了?」
手剛湊過去,就被男人手指夾住手腕擋了回來。
男人勾眼看她,分明在給兩人劃清界限。
傅靖霆這人心眼小,她敢算計他,他就讓她嘗嘗什麼是絕對的權勢。
葉家對她的打壓看來還沒讓許傾城學乖。
動歪腦筋動到他頭上。
傅靖霆不扒她一層皮下來,這心裏一口氣就順不了。
許傾城乾脆的收回手,她也並不覺得尷尬,說正事,「傅少,我們之間可能有誤會……」
「靖霆。」有人喊他,打斷了許傾城的話。
然後問,「這位小姐是?」
許傾城轉過臉去,這才發現,一屋子二十幾個人全都盯着他們看。
喊他的是位大美女。
大,是指的年齡大點。
溫柔婉約小鳥依人,一身白色刺金綉旗袍,端莊大方。
具體年齡分辨不出來。
五官,尤其是那雙眼睛。
跟傅靖霆很像。
許傾城忙細看過去,中間主位上坐着一位精神卓碩的老爺子,旁邊是一位老太太。
兩位身上穿着很喜慶。
中山裝和暗紅色旗袍。
在坐的,五官或多或少有點兒相似。尤其是那幾位四五十的男士。
家宴。
許傾城陡然明白過來。
怪不得丫還能規規矩矩的自己跑出去抽煙。
這一眾長輩面前,傅靖霆還真不用乖乖裝孫子。他就是孫子。
許傾城有點莫名其妙的幸災樂禍。
傅靖霆瞅她一眼,眉角詭異的調起,「許小姐,我對盛世的產業沒有任何興趣。」
他說完,將兩扇門往中間關。
許傾城腳步一退,門就在她面前關上了。
傅靖霆在女人身側的空位上坐下來,斜對面的男人睇向他,「你在外面做事,行為舉止要端正。我最近聽到很多風言風語……」
傅靖霆嘖了聲,被他家老爺子逮住了,這耳朵就少不得磨一磨。
「行了二哥,今兒個爸媽金婚,靖霆你回去再教育。」話被傅靖霆小叔擋了回去,逃過一截。
話題轉了,鍾婉綉才湊近傅靖霆伸手去按他的腰,「撞傷了嗎?」
「沒事。」
她手在他腰後輕輕按了按,傅靖霆忍不住調戲她,「男人的腰別隨便摸。」
鍾婉綉啪一巴掌直接拍上去,「你個死孩子。」
靠!
這一掌拍的重,傅靖霆忍不住嘶一聲,「媽,下手輕點。」
鍾婉綉瞪他一眼,低聲詢問,「剛剛那位是許盛昌家的孩子?」
「嗯。」
「跟葉聽鴻有婚約的那位?」
「嗯。」
「你們很熟悉?」
「不熟。」
不熟嗎?
鍾婉綉盯一眼他的手背,上面有一道劃痕,見血了。
剛剛門扇撞回去,他擋了一下,金屬的鎖芯划過去。
對不熟的人這麼好心?
鍾婉綉瞅他,「這位許小姐倒是漂亮的很,但是風評不太好。」
傅靖霆扭過臉去看她,似笑非笑,「媽,你什麼時候也這麼八卦了?」

《許傾城傅靖霆傅太太請把握好度》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