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玄幻:開局覺醒天眼
玄幻:開局覺醒天眼 連載中

玄幻:開局覺醒天眼

來源:google 作者:一隻月月鳥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一隻月月鳥 奇幻玄幻 梵陌

身為家族少爺的梵陌卻被逐出家族,落魄之下竟意外覺醒天眼,從此梵陌走上逆襲之路且看在這百族並起,萬體爭鳴的時代,寵弟狂魔梵陌如何保護他的弟弟「任你神子魔女,惹我可以,但敢欺負我弟弟,統統鎮壓!「本書無系統,可能會有點慢熱,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展開

《玄幻:開局覺醒天眼》章節試讀:

翌日,當梵陌還沉溺於夢鄉之中時,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將他驚醒,

「臭小子!想明白了沒有,要是沒想明白就趕緊收拾東西滾蛋!」

梵陌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天已經大白,這是梵陌多年來第一次睡懶覺。

四肢和經脈還在隱隱作痛,這是昨天大量靈氣充斥其中的緣故,但此時梵陌的頭腦卻異常清晰。

聽到敲門聲,梵陌迅速理了理衣容,看了看還在熟睡的弟弟,起身走到門前。

「啪嗒!」

或許是因為昨天的靈氣暴動,又或許是因為葉狂生的敲門過於用力,梵陌剛伸手推門,那本就破爛不堪的木門竟碎成了一塊塊木板,徒留門外門內的倆人大眼瞪小眼。

「老傢伙,我告訴你,這可不關我的事,你可別訛我嗷!」

「少在這兒給我打馬虎眼,我就問你,你想好了沒有?」

梵陌故作為難道:「我答應你,但我有個條件……」

聽到梵陌答應了,老叟心裏樂開了花,嘴角忍不住地翹起,臉上的皺紋擠成一團,卻仍故意板著臉,嚴肅道:

「老夫從未收過徒,既然你答應了,那你就跟着我好好修鍊,別給我丟臉!」

「老東西裝什麼裝,也不知道有沒有我三叔厲害,三叔他可是天玄境啊!也不知道我什麼時候才能到天玄境,體會一下凌空而行的感覺。」梵陌小聲嘀咕。

「你是四大家族的人?」

葉狂生聽到梵陌的嘀咕,眼中精光流轉,細細打量着梵陌。

要知道,整個龍凰城只有城主府和四大家族的人擁有天玄境的存在。

如今竟然有四大家族的人接近自己,葉狂生感到不解,心想:

「這是巧合還是早有預謀?」

「別看了,我是梵家的,昨天被趕出來了!」

感受到葉狂生的目光,梵陌如芒在背,無奈道。

「老夫也不管你是哪家的,你要是乖乖跟着我,一切都好說。要是你接近我別有目的,那就休怪老夫無情!」

葉狂生對梵陌的話將信將疑,人精如他,又怎會輕易相信一個少年的話。

「趕緊收拾下東西,帶着你弟弟跟我走吧!」

葉狂生剛撂下話,人如鬼魅般又消失的無影無蹤。

梵陌怔怔地看着葉狂生消失的地方,搖了搖頭,

「罷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說罷,便轉身去叫梵離起床。

……

長寧街上,一老兩少走在路**,老頭邁着不着調的步伐,哼着不知名小曲,走在最前方。

身後跟着倆翩翩公子,卻見左邊一人肩上扛着大包,汗流滿面;右邊那人則腳步虛浮,臉色蒼白。

反差極大的三人形成一道奇異的風景。

「傳家寶賤賣啦!只需100靈石,至寶帶回家,哎,客觀來瞧瞧,這可是能吸納靈氣的玉佩,我家的傳家寶,便宜點賣給你!」

街邊傳來小販零星的叫賣聲,不復夜晚的熱鬧繁華。

梵陌擦了擦臉上的汗水,低頭看着胸前的玉佩,不知在想些什麼。

「到了!」葉狂生打斷了梵陌的思緒。

梵陌抬起頭,只見眼前出現一座比梵家還要磅礴大氣的府邸,身前的大門在烈日的照耀下閃閃發光。

將視線上移,在那大門正上方懸掛着一塊牌匾,上面龍飛鳳舞地刻着三個大字

「城主府」!

「這老頭兒竟然是城主府的人。」

梵陌平息下內心的震撼,喃喃自語道。

「老爺回來了!」

正在百無聊賴看守大門的兩個小童看見葉狂生,急忙推開大門,跑進去通報。

「走吧,進去,你們以後就住這兒了。」

葉狂生帶着梵陌梵離兩兄弟邁過大門,頭也不回地說道。

「喲,老傢伙又去哪裡瀟洒快活去了,這麼早就回來了啊!」

就在三人剛踏進大門的瞬間,一道放蕩不羈的聲音傳來。

順着聲音尋去,只見不遠處的涼亭中坐着一青衫少年,嘴角輕挑,臉上帶着邪魅的笑容,翹着二郎腿,手中拿着一把摺扇,漫不經心的搖着。

在其身旁鶯鶯燕燕地環繞着三四個侍女,皆是貌美如花。

其中一個侍女輕輕捶打着少年的肩膀,另一侍女伸出蔥蔥玉指,將剛剝好的葡萄送入少年口中,好一副奢靡之景。

見到葉狂生等人,少年收起摺扇,揮揮手屏退周圍的侍女,緩緩起身走來。

少年的步伐不快,卻流露出一種奇妙的韻味。細細聽來,腳底竟好像傳來幾聲蛟龍的嘶吼。

待少年走到近前,看到梵陌梵離兩人,青衫少年眼前一亮,彷彿發現了什麼好玩的新事物,嘴角那邪魅的笑容愈發張揚,玩味地說道:

「老傢伙什麼時候有龍陽之好了?怎麼,女人玩膩了,想換換新口味?」

「說什麼呢臭小子,皮又癢了是不是?」

葉狂生看着青衫少年嬉皮笑臉的樣子,鬍子一吹,眼睛一瞪,直接一巴掌呼了過去,帶起一陣勁風,出手竟是毫不留情。

可少年絲毫不亂,腳步輾轉騰挪之下,竟是躲過了葉狂生的這一巴掌,臉上的邪氣還未凝固,便身形一閃,來到了梵陌身前。

「不錯不錯,老傢伙眼光不錯啊,這倆小子長得還真俊俏啊!比起我來竟也只是稍遜一籌了!」

青衫少年細細打量着梵陌和梵離,點點頭,嘴角一歪,帶着三分涼薄,兩份譏誚地說道。

「尤其是旁邊這個小一點兒的,皮膚白的連女人都會嫉妒啊!嘖嘖,我喜歡!」

梵陌聽見又有人侮辱梵離,怒由心生,連忙運起丹田之中的靈氣,將靈氣包裹住拳頭,向青衫少年揮去。

精純的靈氣附着在拳頭表面,帶着「呼呼」的破空聲,眨眼間便到了青衫少年的面前。

可青衫少年卻早有預見般,清晰地洞知了梵陌揮拳的軌跡,淡淡地伸出一隻手,擋在了臉前。

梵陌的拳頭打在青衫少年的手上,猶如一拳打在棉花上一樣,紋絲不動。

此時,少年的手上傳來一股反震之力,梵陌吃痛收回拳頭,只聽手指骨骼「咔咔」作響。

梵陌驚駭地看着眼前的少年,和他年齡相仿的自己在其手下竟如孩童一般毫無還手之力。

「不用這麼驚訝,我可是通明境,而你不過剛入納靈境。」

「通明境!」

梵陌嘴巴微張,這下子梵陌更加震驚了。

這看上去不過大梵陌一兩歲的青衫少年竟是通明境!

納靈境圓滿之後為滌塵境,此境界的修士以靈氣洗滌全身經脈與四肢百骸,除去身體內的雜質。到了此境界,修士與凡人之間才有天壤之別。

而通明境還在滌塵境之後,此時修士開始修鍊神識,而剛才青衫少年之所以能預知梵陌拳頭的軌跡,正是由於神識的作用。

葉狂生看着深受打擊的梵陌,清楚地知道自己兒子的天賦對同齡人來說是多麼大的打擊,於是安慰梵陌道:

「你不用灰心,青雲他14歲覺醒天蛟聖體,每天都用上品靈石修鍊,而你不過昨天才踏上修鍊之路,我相信你遲早有一天能超越我家臭小子的!」

葉狂生這番話本是想鼓勵梵陌一番,可卻沒想到這一天會來的如此之快,當然,這都是後話了。

「你很不錯,你是第一個有勇氣對我揮拳的同齡人,以後我罩着你,在這龍凰城你只要報上我葉青雲的名號,保管沒人敢找你麻煩!」

葉青雲收起那玩味的笑容,微笑着對梵陌說道。

「葉青雲,沒想到眼前這青衫少年竟然就是龍凰城第一天驕葉青雲,傳說中覺醒了天蛟聖體的龍凰城城主之子。」

梵陌在聽到葉青雲這個名字後,內心的震動絲毫沒有減弱。

隨後將目光瞥向葉狂生,又忍不住腹誹道:

「那這老東西就是龍凰城城主了?一點兒都不像個城主的樣子!」

但梵陌不知道的是,此時的葉青雲內心卻也不比他平靜多少,

「這傢伙的靈氣怎會如此雄厚,這一拳打來和納靈境圓滿的人不差多少了吧?」

為了掩飾自己的震驚,葉青雲又是嘴角一歪,露出他招牌的邪魅笑容,貼近梵陌的耳朵悄悄說道:

「我看你如此青澀,還沒去花樓玩過吧,晚上葉哥帶你去長長見識,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