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新時代fire生活
新時代fire生活 連載中

新時代fire生活

來源:google 作者:愛吃食餅筒的牛大力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趙中鍇 馬藝冉

鮑瑾與自信滿滿地以為趙中鍇和自己在一起,只是時間問題,沒想到自己最喜歡的人竟然被哥哥搶了去本文是現代校園言情文展開

《新時代fire生活》章節試讀:

高一分班考試很快就來了,86班理科成績尚可,被內定為理科班,其餘考試沒達到分數線的和學文科的同學,都得去別的班級,度過接下來兩年的高中生活。

其中,大部分同學能留下來,包括鮑瑾與和趙中鍇,少數幾個同學需要去別的班級度過接下來兩年的學習生活。

分班考試結束之後還要上一陣子的學,進行高二來臨前的預科學習。有舊的同學離開,就自然而然會有新的同學進來,學習十幾天左右,接下來就會放暑假了。

名義上新的班級,實際上還是原來的那個教室,鮑瑾與看着班牌由高一86班換成了高二86班。

老班心血來潮,要給班級改頭換面,全班同學大換座位,開展了整治學風運動,在這股轟轟烈烈的潮流中,她想先跟老班申請一下繼續跟趙中鍇做同桌。

辦公室。

「老班,我平時學習一直靠趙中鍇同學的幫助,他常教我題,個人認為我倆還是繼續做同桌比較好。」

不知道怎麼的,鮑瑾與越說越抬不起頭來,臉也不爭氣地紅了。

雖然她已經跟老班爭取過了,但是老班語重心長地勸慰鮑瑾與,學習要靠自己,光想着靠別人怎麼能行呢?

結果就是兩個人被調了座位,而且隔了很遠。

搬桌子那天,鮑瑾與特別想給自己點一曲《悲愴奏鳴曲》,來祭奠她悲慘的命運。

她沒有心情再和趙中鍇說一句「同桌再見」,擔心的就是不被理會對自己內心造成的二次傷害。

簡直是痛不欲生!

鮑瑾與趴在桌子上感嘆命運。

一天,物理課前夕,鮑瑾與也收到一張紙條。

下了物理課,老地方見。

沒有署名。

誰寫的呢,還老地方見。

但是不管是誰寫的,鮑瑾與都想藉著下課喝水的功夫去會一會。

她承認她有賭的成分在心裏。

這節物理課,她聽得心不在焉,中途物理老師問了兩次問題,她都沒有答上來。物理老師推了推眼鏡,搖了搖頭,擔憂地說:「這種水平,怎麼進來的啊?」

一下課, 鮑瑾與沒有第一時間就走出去,她也選擇等第一波喝水高峰的人離開再過去。

人少好說話嘛。

等她去了茶水間的時候,趙中鍇已經早早到了,他站在接水處,手上空空如也,干站着等着鮑瑾與。

他連裝都不屑於裝一下。

人走得差不多了,只剩下了他倆。鮑瑾與走近接水處,擰開水龍頭,伴隨着一陣噪音,純凈溫水嘩嘩地流進杯子里。

「試試吧。」

水聲還沒停止,鮑瑾與感覺自己聽錯了,再抬頭時,那人已經走了。

拿起杯子追回教室,她擔心聽錯,決定一次問清楚。興沖沖地走到趙中鍇的座位:「你說得是真的嗎?你確定嗎?」

等了一會兒,從趙中鍇座位傳來了聲音:

「真的。」

真的!

鮑瑾與很激動,再想問下去,奈何人多,又不好意思追問下去,只好作罷。

旁邊聽到的同學疑惑地問:「什麼真的假的?」

還有的開始貧嘴:

「地球真的,要毀滅了嗎?瑪雅文明是真的?」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班長這是準備在理科班探討哲學問題了,好一個大跨界。」

鮑瑾與心裏何止是炸開了煙花,現在簡直是火山噴發了,當然,是激動的活火山。

上課後,鮑瑾與覺得這件事還不確定,於是給趙中鍇遞了一張紙條,上面寫着:

今天的事情,請你不要讓任何人知道。

鮑瑾與

簡直是此地無銀三百兩,被愛情沖昏頭腦的女孩後來一想,完全沒有這個必要,因為趙中鍇從來不和任何人提及任何事。

又過了一節課,鮑瑾與收到了回信:

包括他?

什麼意思呢,鮑瑾與理解不了。不行,她覺得這樣說話效率太低,有斷章取義的可能,於是她慎重地決定課間操時間把趙中鍇約到一個更私密的地方講話。

教學樓下的小花園。

下課了,鮑靳與先站起來,走出了教室門,往樓下走去,過了一會兒,趙中鍇跟在後面,十分自然地也走了出去。

除了他們自己,沒有人能知道他們馬上將要會面。

倆人裝作去操場的樣子,早早來到小花園裡。

鮑瑾與想,今天她真的應該去買個**,趙中鍇能這麼默契地配合她所做的決定,她太開心了。

一邊走路,一邊感覺到有道目光可能在背後看着她。

小花園裡。

萬年表情不變的趙中鍇一轉往日的冷漠,盯着鮑瑾與的臉看了一會兒,終於開口說話了:

「你們……很像。」

「趙…中鍇,什麼叫……我們很像?」鮑瑾與抬頭看着趙中鍇,一臉疑惑地問道。

「你一開始有男朋友,為什麼還來找我?」趙中鍇表情突然嚴肅,聲音里聽不出任何波瀾。

「.......我沒有。」鮑瑾與剛在想怎麼跟他解釋。

「還是,你有集郵的愛好?」趙中鍇身體微依着欄杆,頭向鮑瑾與的方向低去。

「我沒有。」看着趙中鍇朝她越靠越近的臉,她紅了臉,視線根本不敢正眼瞧他,停留在他的頸間。

他要開口說話,喉間的弧線滑動。

「我先走了。」留下了一個背影和一個臉紅到脖子根的女孩。

課間操時間,全校同學在操場比划著做操,課間操的音樂已經抹平了剛才對話的痕迹,趙中鍇站在最後排,眼睛緊盯着鮑瑾與,眉頭緊鎖,透露着危險的氣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