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星河,一盤散沙而已
星河,一盤散沙而已 連載中

星河,一盤散沙而已

來源:google 作者:八股小夫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八股小夫 奇幻玄幻 沈川

硬核科技、超能武器、軍工複合體,這些是戰爭致勝的關鍵嗎?是,又不是戰勝對手有兩次,第一次在內心中......展開

《星河,一盤散沙而已》章節試讀:

第一章不眠症患者

藍星誕生的第四十五億年,行星撞擊……

生物曾經歷四次大毀滅,第五次的情況也好不到哪裡去。

「窸窸窣窣……」

撞擊坑內的泥土鬆動了一下,好像有東西想從黑暗掙脫出來……

誰能想像這個星球還有一個活着的東西!

作為唯一倖存者,沈川總算爬出地面,趴在一塊巨大的黑色岩石上呼吸空氣。

地表捲起漫天煙塵,天空灰濛濛一片,烈焰高溫抹去一切生命痕迹。

忽然,一道微弱、碧綠亮光從無邊的幽藍色夜空中射出,他不由地撲扇着鞘翅朝着陸的隕石坑方向飛去。

躲在一塊葉片大小土包後面,他端詳着這些外星生物一舉一動。

一顆蟲卵被深埋在地底,又聽它們談論起一個被稱之為「飼養」的計劃……

躲過了行星,卻沒能逃脫無聲的孤寂。

原來這個世界上還有「同胞」!

感覺十分親切,沈川不停抖翅,激動地向它們飛過去。

一個久違的擁抱?一個溫馨的貼面禮?還是雙向奔赴才更有意義!

當那些「同胞」回過頭來,沈川終於看清楚它們的模樣。

三角形的腦袋長着觸角,一對昆蟲複眼和口器,無數節肢上掛滿了倒刺。

渾身皮膚布滿綠色疙瘩,這恐怖的外星生物體型接近兩米。

可沈川已經來不及轉身逃離!

「咔嚓」,光線被節肢掐滅。

碾碎成肉泥,滾落腹腔,胃酸很快消化掉這具卑微肉體。

一顆金色種子隨着糞便排出體外,繼續在這座星球等待下一任宿主。

生命曾經歷了五次大滅絕,生生死死周而復始……

……

「滴答…」

「滴答…」

「滴答…」

「滴答答!」

「啊!」

沈川是從一個關於「蟲子」的怪夢中驚醒的。

冰涼的雨水滴落頭頂,原來天氣預報沒錯,今天確實有雨。

這個時代科技飛躍進步,氣象站站長再也不用數人頭計算下雨概率。

「哈……」

一聲哈欠,沈川揉搓睡眼,想起剛才的夢境,此時依舊膽戰心驚。

這一覺睡得挺好!看看錶,足足有十五分鐘零八秒。

利索地從床上爬起來,他花了五分鐘把一床褪色的軍被疊成豆腐塊。

晚上睡不着覺的他,並非網癮不可自拔,更不是陶醉於燈紅酒綠。

不眠症困擾將近二十年,情況好的時候也只能入睡一兩個小時。

醫生說可能是有東西壓迫大腦神經,但反覆檢查依舊沒有發現任何異常。

所幸失眠好像對日常生活並沒有影響,除了白天偶爾昏沉。

他身體健康、智商在線,長得也十分俊俏。

和大多數單眼皮小眼睛的超級學霸與眾不同……

兩輪誇張的黑眼圈更像是畫著煙熏妝的韓星。

黑夜給腦神經裝上了配有低音炮的打碟機。

每當夜深人靜,思緒如泉涌般襲來時感覺比蹦迪更嗨!

心流,是將精神力完全集中在某種事物之上的狀態,同時會有高度興奮及充實感。

沈川善於沉浸於心流狀態思考問題。

大四上學期期末考試中,一道高難度戰術計算題難倒所有軍校學員。

一萬隻羊駝在考場上策馬奔騰。

沈川一覺醒來,監考老師一聲得逞的壞笑頓時激起解題的興趣。

啟動心流輔助後,他只花了五分鐘便迎刃而解,也正是這道拉分的壓軸題,使之穩居星球防務科學院期末考試第一名。

星球防務科學院是新紀元最頂尖的軍校,為星核聯盟空天軍培養輸送了一批批優秀軍官,絕大多數高級指揮官都畢業於這座首屈一指的軍事殿堂。

四年前,沈川憑藉讓第二名尾燈都看不到的分數考入該校。

四年里,自由式搏擊大賽蟬聯學員組冠軍、合體式機甲對抗中駕駛國產機械人戰勝藍方進口高達、兵棋推演對局人工智能一勝一負一平。

為了畢業後圓夢空天軍,沈川急功近利。

軍人俱樂部舉行的麻壇爭霸賽都積極報名。

直到最終殺入1/4決賽,四張黃種人的面孔勝利會師。

既向全世界宣揚了國威,又使這項運動成為繼小球之後第二個毫無懸念的比賽。

可四年後的今天,一張「考察不合格」的大紅印無情地將他拒絕在空天軍大門之外……

走出房門,父母晚班未歸,爺爺照常天不亮就出門,一般到下午才能回來。

餐桌上擺放着一個搪瓷水杯,上面印有小字,

「株市第四人民醫院精神科出院留念」

水杯下壓有字條一張:

「孫子,單位派車請我去顧問,重大決策少我不行。

主家作陪,我想面子還是要給的。

晚上他們還安排了正規康健,大概率明天一早才能回……

肚子餓了你自己解決!」

「……」

爺爺說胡話的毛病又犯了。

老人家年輕時說了一些不該說的話,在特殊年代留下了案底,祖孫三代受到牽連。

這也正是沈川「考察不合格」的原因。

當初考軍校的年頭,條件已經放寬許多,並不忌諱學員直系親屬存在刑事案件記錄,只是這兩年空天軍內部出現「喜鵲嘴」,才將檔案考察重新列為徵召條件。

爺爺那張口無遮攔的大嘴巴生生斷了孫子的空天軍之夢。

歷史問題無法改寫,沈川決定半年後打報告退役。

時代在進步,少女愛大叔,少男疼阿姨。

長相帥氣,牙口又不好,其實明明可以吃口軟飯,可他非要軟飯硬吃。

擺在面前有兩條路,一是再拼半年,讓自身能力掩蓋住家庭出身;

二是進兵工廠當技術員,好歹自己是廠子弟,找個差事有熟人引薦。

關好門窗,走出樓道,從屋頂掉落的瓦片砸落腳邊,他望着這座破舊蘇式紅磚小樓嘆氣,

「再不想好出路,以後連給爺爺買奧氮平的錢都交不起啦。」

沈川家確實窮,父母在國營三〇三兵工廠下屬肥皂廠上班,爺爺沒有退休金。

這幢建築,曾經用來給外國援建專家居住。

幾十年過去了,外面下大雨,裏面下小雨,屋裡屋外一個樣。

之所以至今仍未拆除,還有個重要的原因——

它要收容這裡十來戶困難職工。

不遠處,紅領巾們正迎着早晨八九點鐘的太陽,在五道杠路隊長帶領下,朝氣蓬勃地向學校行進。

早班工人上班、晚班工人下班,此刻正是廠區最熱鬧的時間。

三〇三廠位於南方小城,四面環山,出入不便。

當年為了躲避美離間禍眾國的空襲,建廠時特意選址於此。

作為跨越新舊紀元的一所軍工企業,這裡創造了無數歷史第一次,又點燃了現代軍事工業文明的火種。

舊紀元,第一把國產自動步槍、第一架噴氣式飛機、第一枚空空導彈……

新紀元,脈衝爆震航天發動機、「玄女」星際艦載機、「火雨」重型裝甲戰列艦……

熟悉這座「不夜工廠」的一草一木,穿梭人群中,閉着眼睛都能摸到任何一個角落。

鑄造車間的爐子已經燒好,巨大的煙囪冒出濃煙,好像衝天的巨龍。

硫磺的刺鼻和早餐鋪子的香味摻雜在一起,形成工業和生活相互結合的氣息。

裝配車間的晚班工人剛剛睡眼惺忪走出廠門口,又有一班活力四射的早班工人接過生產工具。

一條艦載機裝配線有幾百個工位,每完成一道工序,產品便由傳送帶運至下一個工位。

三〇三廠有十多萬名職工,他們輪番奮戰在生產一線,目標就是生產出數量更多、質量更好的武器裝備。

人分三班倒,機器不休息!

如果是夜晚,廠區更加燈火通明,人們可以感受到綿延山脈中機械的跳動和馬達的轟鳴。

越往大山深處走,道路越崎嶇,一個小時後,巍峨的山脈間出現一塊方圓十餘公里的巨大盆地,形似天坑。

老遠看見609航天動力研究所外牆上的紅色標語:

「振興航天科技,抵禦外星入侵!」

研究所承擔著空天軍主力星艦的設計研發任務,這裡年輕人居多,普遍擁有博士以上學歷。

高知穿着乾淨整潔,不像車間流水線工人那般蓬頭垢面。

沈川今天要找的人就在其中。

由於是涉密單位,軍方負責把守研究所大門,在持槍哨兵身後有一張顯眼的告示:

「新型武器試驗,危險請勿靠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