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它小說›夏子安慕容桀
夏子安慕容桀 連載中

夏子安慕容桀

來源:外網 作者:六月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六月 其它小說

https://www.1kanshu.cc/展開

《夏子安慕容桀》章節試讀:

. 梁氏最後一句話,讓子安震撼。 為了護住她的家人,卻遭到西門曉月的惡待。 若是她死在任何人的手裡,子安都不會心軟,但是,聽到這句話,她卻莫名地想起了原主夏子安。 原主夏子安的心裏殘留着仇恨,這份仇恨和心痛是因為她被自己所愛的父親傷害,她一直掏心挖肺地等待,等待父親對她回頭盼顧一眼,卻最終等來了滅頂之災。 親人的傷害,是最致命的。 所以,她重新沿着綢緞爬下來,用綢緞綁住她,為了掩飾自己救她的心思,所以也順帶把兩隻雞帶出去。 救梁氏的過程是艱辛的,因為當時的火勢已經很大,差點就燒斷了綢緞,最後一刻,是子安用手拉住了她,才不至於讓她墮入火海。 但是,最後一刻也是十分的危險,子安是雙腳勾住房頂一根已經搖搖欲墜的木頭,若她摔回去,就沒救了。 這點,子安自然沒敢說出來,但是這份救命之恩,卻讓梁氏銘記在心。 蘇青忽然想起,「新房那邊怎麼會起火的?」s3(); 子安搖搖頭,「我不知道,大概是火苗吹了過去吧。」 「吹那麼遠?新房和側屋還是有一段距離的。」蘇青覺得不可能。 「那就不知道了,或許新娘子餓肚子,又沒東西吃,只好在房間里燒點東西,不小心點着了新房。」 蘇青頓時明白了,怪叫起來,「你還有閑情去新房放個火啊?那你逃出來多久了?你看着我們像個傻子一樣衝進去救你?」 慕容桀的臉色一下子就沉了下來,站起來道:「蘇青,蕭拓,這酒咱不喝了,受不起,人當我們傻子玩呢!」 慕容壯壯怪罪地看了蘇青一眼,「就你嘴巴大。」 蘇青也顯得很生氣,「那不是嗎?自己都逃出去了,為什麼不早點過來報平安?弄得我們像個傻子似的在火場里亂轉,她倒是好,還順帶得意洋洋地去放一把火燒新娘,玩兒呢?」 「蕭拓你說句話啊!」慕容壯壯哎了一聲,向蕭拓求助。 蕭拓獃獃地哦了一聲,然後看着子安道:「你也真是太不應該了,王爺冒着生命的危險去救你,你卻躲起來,多不厚道?你可知道火場里多危險?屋頂即將塌下來,若不是蘇青硬拉着他走,只怕這會兒他都葬身火海了。」 「閉嘴,滾!」慕容壯壯瞪了他一眼,「有這麼嚴重嗎?這不是房子塌倒之前,人就出來了嗎?瞎說什麼?」 蕭拓怔了一下,「我這真是里外不是人了,不是公主讓我說話的嗎?」 子安是真沒想到慕容桀會這麼緊張衝進去救她,她不出現那麼快,一是要安頓好梁氏,二也想給西門曉月一點教訓,她壓根沒想到慕容桀冒着生命的危險去救她。 子安走到一臉鐵青的慕容桀面前,輕聲道:「王爺,能借一步說話嗎?」 慕容桀神色冰冷地道:「還想躲起來才恥笑本王嗎?」 子安眸子里浸着歉意,「就說幾句。」 「沒什麼好說的。」慕容桀冷着冰顏便走。 子安發了急,衝過去拉住他的袖子,「別走,我有些東西給你看。」 「就在這裡看!」慕容桀冷 冷地道。 子安望着他,「就在這裡?」 「沒錯!」慕容桀爆吼一聲,怒氣盤踞在臉上。 子安退後一步,開始慢慢地解開外裳,嘴巴扁扁十分委屈地說:「剛才爬上去房梁的時候,燒傷了胸口,你看看……」 在她的衣衫解開之前,慕容桀旋風一般拖着她出去,然後迅速進入隔壁,她的閨房裡。 眸子旋即揚起狂暴般的怒氣,用力地扯好她胸前的衣裳,厲聲道:「就你那點料子,也好在這麼多人面前顯擺?也不嫌磕磣了人家。」 子安眨眨眼睛,「料雖沒什麼料,好歹也是個女人嘛。」 「滾!」慕容桀盯着她,方才在火場外想掐死她的衝動又升了起來。 子安拉着他坐下來,然後,鄭重地說:「對不起!」 慕容桀冷冷地道:「不接受!」 「你應該說沒關係。」子安糾正道。s3(); 「夏子安,你是真的欠收拾!」慕容桀盯着她,「本王氣的不是你從火場逃出去沒告訴本王,而是你不該把梁氏救回來。」 「她死纏着我,我爬上去的時候,她抱住我的雙腿!」子安委屈地道。 「扯,繼續扯!」慕容桀哼了一聲。 子安無辜地道:「真的,我沒辦法,只能帶她出來。」 「然後還順便帶兩隻生雞掩飾你不得已帶她出來的心思,是這樣嗎?」他聲音含着諷刺,眼底怒氣未褪,下巴卻沒那麼冷硬了。 因為,她抱着兩隻雞出現的時候,模樣好笑得很。 子安垂下眸子,「好,我認錯,這一次是我故意把梁氏救出來的。」 「原因呢?」慕容桀盯着她。 「原因……王爺難道想不明白嗎?晉國公雖說威力還在,但是如今國公府都是二夫人在主事,且經濟來源大部分依靠二夫人,如今我對她有救命之恩,西門曉月有殺她的嫌疑,你說她會幫着我對付西門曉月嗎?」 「若不會呢?」慕容桀反問。 「那就浪費了一條上好的手鏈!」子安伸手摸摸自己的手腕,救梁氏的時候,唯一的一條手鏈丟了。 慕容桀看着她疤痕遍布的手腕,說不出的嫌棄,「就你這雙手,還帶什麼首飾?給你一根繩子系住脖子綁在門口就行了,有陌生人來還能吠叫幾聲嚇唬嚇唬人。」 子安輕輕嘆氣,「橫豎今天是我錯了,你說什麼我都不會反駁。」 慕容桀沉了一口氣,看着她,「夏子安,這一次你讓本王很失望,你活在陰謀算計的相府里,若你的心腸不夠硬,遲早死在別人的手裡,本王不可能時時刻刻盯着你,護着你,本王可以與你肩並肩對抗所有的算計毒害,但是,你必須撐到可以嫁過來王府之後,這段日子,你還得自保,你明白嗎?」 子安頓時明白他的怒氣來自哪裡,是來自於她不能好好地保護自己,但是,說真的,今天這事兒她是有足夠的能力應付。 「這是你對我說過最好聽的話,」子安吸吸鼻子,「我忽然很想哭。」 「假!」慕容桀把她推走。 「你不毒舌的時候,是個特別好的人。」子安眸子瑩瑩,凝望着眼前逐漸柔和的面容,「我保證,以後絕不心軟。」

《夏子安慕容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