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小卒赴江
小卒赴江 連載中

小卒赴江

來源:google 作者:斧鉞鉤叉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徐朔 斧鉞鉤叉

朝堂之上,勾心鬥角!江湖之遠,血淚交雜!沙場之中,兵危戰凶!且看小卒如何一步一步成就王圖霸業且盡興!展開

《小卒赴江》章節試讀:

一個西北邊塞的小村莊,世代的乾旱和貧瘠,讓這裡的人多了一股黃沙風刮出來的滄桑,這裡是隴右道,整個洛安國的最北邊。

風沙帶來的煩惱遠不止如此,還有厲兵秣馬的西域國家,以及讓人聞風喪膽的黑騎兵。

洛安國武厲十三年,一場戰爭席捲了整個隴右道,說是戰爭,倒不如說是一場屠戮,洛安建國五十七年,先帝洛靈山貧賤出身,因為一家老小被前朝軍官殺良冒功,自己上山打獵逃過一劫,後來為了報仇,憑藉自己的一身武力,一步一步推翻前朝,創立了屬於自己的王國。

洛安國新立初期,麾下盡皆豪傑,戰功赫赫者如雲,兵強馬壯。藉著這支軍隊,從無到有,一個打獵少年創立了囊括整個中原版圖的強國,那個時候西方還沒有一個能看的上眼的對手。

先帝走後,為了鞏固政權,先後兩名君主開始分治軍伍,數次裁軍,重文抑武的風氣逐漸形成,遷都江陵,南方的水氣浸軟了這個國家的根子,軍隊的素質逐年下降,對邊塞的控制力大不如前,致使西域得以喘息。

同樣是一位雄主,出生在草原的蒙哈奇,在還沒有長到馬背高的時候,就已經是一位成熟的戰士。成年後,十二年的時間就用鐵血手腕整合了草原大大小小的部落,建立西疆國,建國後多次襲擾洛安邊疆,以此充自身國力。

小村莊是隴西道的西平郡下一個小地方,因為常年風沙不斷,小村的常駐居民很少,村裡大部分的人都姓付,徐朔是一個例外。

徐朔不是本地人,大家都知道,但是在十二年前的那個夜晚,渾身染血卻依舊安然無恙的他被村長撿回來的時候,村裡就有了一個吃着百家飯長大的孩子。

村裡的人雖然貧苦,但是淳樸的本性依舊不改,他們不介意從自己本來就不足夠的糧食中省下來一口餵養這個孩子,就這樣,徐朔在這裡生活了十二年。

徐朔本來以為自己就這樣要與黃土過一輩子,萬萬沒想到,這一天,西疆的黑騎兵來了,也是這一天,成為了徐朔的噩夢。

一大早,徐朔就被隔壁的二蛋叫醒了:「朔哥兒,你快起來,你快起來」

「咋啦二蛋,這麼著急忙慌叫我,不是說中午才去安延縣嘛,我又沒啥收拾的,家裡啥也沒有」

徐朔嘟囔着,在茅草鋪的床上翻了個身,旁邊一個黑胖黑胖的十歲小孩推搡着他。

「臭小子,給我快點起來!」門口大嬸拎着一個木桶,衝著徐朔吼道。

二蛋顫了一下,輕聲在徐朔耳邊說道:「朔哥,快起來吧,我娘今天一大早就跟我爹吵了一架。」徐朔聞言,咽了一口口水,忽的一下坐起來「嬸兒,我這就起來」這個瘦弱的少年就是徐朔,門口的大嬸是隔壁付規叔家的,平時跟付規叔一吵架,就喜歡一圈的找人發火。

徐朔說著,利利索索的踢上草鞋,走到門口一臉殷勤的把大嬸手裡的木桶提上就走,「嬸兒,這麼早就去提水啊,我幫你去提」,說著就拎着木桶朝村裡唯一一口井走去,旁邊的二蛋也迅速跟上,「娘,我也去幫朔哥兒。」

大嬸手插在腰上:「徐朔,你這個驢球蛋的,天天沒點正事,都這麼晚了才起?你說你不勤快點,村裡誰能給你口吃的?誰家的糧食也不是大風刮來的,不說早起幫人家干點活,天天白吃白喝哪有這樣的道理!打完水就帶着二蛋給我滾回來聽到沒,今天得早點走,別讓蠻子們過來把你抓回去當奴....小心別把老娘的寶貝木桶掉到井裡聽到沒..」

徐朔一邊應合著,一邊拎過木桶頭也不回的往村後邊去,二蛋也跟着跑了過來,徐朔說:「二蛋,你娘跟你爹吵啥啦,咋這麼大火兒?」

「俺娘今天早上跟俺爹合計去安延縣的時候帶啥,拾掇了半天,俺爹說就帶兩件衣服和家裡的糧食去,路上走的快,俺娘捨不得,俺爹就說了她兩句,倆人就吵起來了。」

徐朔拎着木桶走在前頭,回頭跟二蛋說:「那你也不早點跑過來叫我,嚇死我了,得虧我跑的快,不然肯定被你娘說一頓,不過二蛋,你說這蠻子真的能打過來?不是說前面還有當兵的守着嘛?」

二蛋一個小屁孩懂啥,跟徐朔說:「朔哥兒,昨天村長來俺家了,說當兵的早跑球了,擔心蠻子們打過來,咱們這裡離得太近,讓村裡的人都去縣裡待兩天。」

徐朔笑了一下:「不過,二蛋,聽說安延縣那門樓子可高啦,那麼大個縣城,肯定好玩兒!」

二蛋也開心起來,想到那麼大個縣城自己還沒去過,聽說是可好可好的一個地方,不用說,肯定比村裡美的多,這麼一想,二蛋美的鼻涕泡都流了出來。

兩個孩子一路上說說笑笑,朝着村裡的井走去。

這口井是村裡唯一的水源,平時人的吃喝,澆地,都是從這裡取水,井在村後面,旁邊長着一棵大樹,徐朔從小跟村裡的孩子就喜歡爬到樹上看遠方,這是這個小村莊里孩子們唯一的樂趣了。

基本上每天徐朔沒事的時候都會來到樹上看看遠方,雖然除了大風就是黃土的村邊上沒什麼可看的,但是徐朔就是看不膩,沒辦法,從小長在這裡的徐朔早就是這個村裡土生土長的一份子了,村子雖然小,但是這就是徐朔的全部了。

可能是因為還很早,平時都來取水的村民們還沒起來,井口沒什麼人,徐朔把木桶給了二蛋::「二蛋,給把水打上,我上去看看。」二蛋也是老實,本來說是徐朔給他家打水,但是從小跟到徐朔屁股後面的二蛋熟練地把桶拴上繩子,開始打水。

徐朔給手心唾了一口唾沫,三下兩下就爬了上去,別看徐朔瘦瘦弱弱的,身手敏捷的很,從小就幫村裡的村民們幹活換口飯吃,沒把子力氣可不行,又是一個閑不住的主兒,沒事的時候就喜歡帶着村裡的孩子爬上爬下的,跟個猴兒沒啥兩樣。

徐朔坐在大樹的枝幹上,往遠處望去,一片黃土地,平日里都是風吹黃土打着轉的飛,少有晴朗的時候,今天倒是一個好天氣。大早上太陽還沒怎麼升起,天蒙蒙亮,看上去晴空萬里無雲,徐朔伸了個懶腰,愜意的很。

忽然,徐朔看見老遠處有一個小黑點,慢慢的,黑點就變大了,徐朔好奇的看了過去,太遠了,看不清楚是啥,二蛋在下面叫他:「朔哥兒,水打好了,快回去吧,不然等下娘就該罵你啦。」

徐朔聽到後,顯然是怕二蛋娘的氣勢如雲,利索的爬下來,兩隻手提着多半桶水,晃晃悠悠的往二蛋家走去,二蛋也跟在旁邊。「二蛋,說實話,在村裡,除了村長那個老頭子,我就怕你娘了,我咋感覺只要她往我旁邊一站,我就慌得不行?」

「朔哥兒,別說你了,天天俺娘不打俺一頓就不舒服,你倒還好一點,她又不打你。」

「那你就不會跑嗎?天天淘氣讓你娘給抓住,不過要是我是你娘,也該打你。」

「朔哥兒,你可真好,沒人管你,想咋就咋,俺就不行,俺爹俺娘老是管着俺!」

徐朔斜了二蛋一眼:「二蛋,村長說的一句話就是說你的,叫身在福中不知福,你以為一個人好啊,吃一頓餓一頓的,我倒還想有爹娘管着呢。」

二蛋吸溜了一下鼻涕,笑了一下說:「朔哥兒,那你就把俺家當你家,沒事就來找俺玩兒來,俺爹說可喜歡你呢。」

徐朔放下木桶歇一下,說:「我才不去,萬一你娘心情不好,那就倒霉咯。」

兩個人說著說著就回到了二蛋家,徐朔瞥了一眼,看見家裡只有付規叔,喊了一聲:「叔,我把水倒到缸里了啊。」

「小朔啊,不用倒缸里啦,就這麼將就的用一下吧,一會兒就走啦,你等下在叔家吃點東西,一會兒跟着叔家一起去縣城啊,這兩天看着要打仗啦,兵荒馬亂的,小心給你丟了!」

徐朔擔心二蛋娘回來,放下木桶溜溜的就走,嘴裏喊着:「叔我不餓,就不吃啦,一會兒要走的時候我就找二蛋來了啊。」

說著就要出了院子,剛巧二蛋娘回來了,直接就拎住徐朔耳朵:「臭小子往哪裡去,滾進來吃點東西,什麼時候了還瞎跑!」

徐朔想走沒走了,跟二蛋娘回到了屋裡,桌子上擺的吃食是糠面窩窩,黑黑的窩窩頭看着就沒有食慾,付規順手拿了一個遞給徐朔:「不餓也吃點,一會兒還得走好遠呢。」

二蛋娘放開徐朔,又拿了兩個塞給徐朔:「給!再拿兩個吃去!就要逃命了不吃飽能行?可不給你白吃啊,一會兒給我好好的搬東西聽到沒!」

徐朔拿着窩窩笑着說:「行嬸子,一會兒什麼東西重給我就是!」

二蛋娘雖然嘴上喜歡罵人,尤其愛挑着孤兒徐朔發火兒,但其實嘴硬心軟,平時自己家可捨不得多吃一口飯,小氣的很,可是村裡就數她愛叫徐朔來家裡吃飯,雖然都是罵罵咧咧的來叫..

徐朔跟二蛋一家就在二蛋娘的罵聲中,吃起了早飯。

《小卒赴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