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小護士穩穩拿捏血族小王子
小護士穩穩拿捏血族小王子 連載中

小護士穩穩拿捏血族小王子

來源:google 作者:蜜小蜂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文海心 易文卓 現代言情

他,血族小王子,擁有貴族血統和來自母體的人類基因,卻讓他一直處於尷尬的危險之境……她,不知道自己來自哪裡,孤兒院長大,瘦弱不堪一直陪在她身邊的只有那條項鏈和那本古書三百年後,他重生,與她相遇……錯綜離奇,冥冥之中,彼此成就……原來,一直都是,我中有你,你成就了我……血王歸來,願做你此生此世的小奶狗!……展開

《小護士穩穩拿捏血族小王子》章節試讀:

文海心拿起手機,撥通了張志的電話。

他總是很忙,不知道能不能接通。

「喂!」聲音不快!

好像,一貫如此!

「忙嗎?我有事和你說。」

在張志面前,文海心一向沒有自信。

簡單的陳述了事情的經過。

「好,我知道了!」張志說得很隨意,好像是不相干的人的事情。

「……」文海心。

「自己注意身體!」張志聲音低沉的說道。

「嗯!」

掛了電話。

這是第一次,第一次張志說出關心她的話!

文海心的眼眶濕潤了!

是委屈嗎?

是委屈!

張志自從住進文海心的家,就不曾離開過!

在醫院,張志也坐了冷板凳!

但憑着技術過硬,形象突出,醫院很多大客戶都會慕名而來!

是醫院新生代的金字招牌!

所以,會有些壓制,但影響也不大,混的風生水起!

在第一次的年終聯歡會上,張志突然當眾宣布,文海心就是他女朋友。

文海心一點兒心理準備都沒有!

木木的接收着四面八方射過來的眼刀!

「真是拯救銀河系了!?」

「張醫生眼不好?品味奇特啊?」

「就是和院長女兒分手了,也不能破罐子破摔啊?」

「文海心,看不出來啊,道行挺深呢!」

「……」

從此,她就成了眾矢之的!

張醫生現在的狀況都是她一手造成的!

紅顏禍水!

文海心倒是想呢!

自己配嗎?

她很有自知之明!

無奈之下,她背負了所有,離開了醫院!

放下喝水杯子,文海心吸吸鼻子。

收拾好桌面,突然又想起什麼,拿起筆和紙,寫了些字。

水杯壓在字條上,背着一個行李包,轉身走出了屋子。

鎖好了門。

順便掃了一眼206!

她還是信任張志的。

*

文海心推着晚餐,走進了508。

坐在床上的男人格外的乖巧。

忽閃着眼睛,眼神魅惑的看着文海心。

文海心:「……」

這個男人,全身的零件完好無損的。

非要挑出毛病,可能就是間歇性失憶了!

難道放他在車庫出口的把柄,要被他利用一輩子!

不能夠!

文海心手腳麻利的擺好四菜一湯。

勺子重重的摔在小桌子上!

吃還是不吃!

文海心瞪着無神的大眼,眼底儘是紅血絲!

「你嚇到人家了,小心我會投訴你呦!」

易文卓一副小奶狗的樣子,就差插根尾巴搖搖,哈拉哈啦的吐吐舌頭。

然後乖乖的拿起勺子,舀了一勺湯放進口中,伸出舌頭,舔舐着唇角的余汁!

文海心頭疼!

這錢真不是人掙得!

「你要去哪裡?」易文卓放下勺子,看着正要走出病房的女人。

「易先生,祝您用餐愉快!」文海心職業性假笑,偷偷的吸吸鼻子,以防紅色的液體流出來。

「不行,你要陪我!」易文卓睜大眼睛,水汪汪的,無辜狀的看着文海心,「你去拿吃的過來,我等你一起吃。」

癟癟嘴!

委屈到不行!

文海心:「……」

這個神龍夜總會莫不是個影視培訓基地?!

這一會兒霸總的誘惑,一會小奶狗的邀寵,這會兒是什麼,撒嬌小綠茶?

文海心順勢轉過身,乾枯的小手捂住就要嘔出來的嘴,疾走兩步,出了508!

「你不來,我就不吃!我會投訴的啊!」

身後傳來哀怨的聲音。

文海心忍着想戳聾自己的衝動,走向食堂!

**

這頓飯吃的很鬧心!

文海心買了兩個包子,一份雞蛋湯!

通常她的飯量很好,至少是今天的三倍!

沒辦法,不吃飽,半夜她會餓得全身出虛汗!

可是今天,耳邊總是嗡嗡的響起易文卓的話。

止不住的總是乾嘔!

醫院的同事側目!

*

面對面的看着始作俑者,正在大快朵頤,時不時的往她的餐盒裡夾點菜!

「這個太淡了!」

夾到文海心的飯盒裡。

「這個太咸了!」

夾到文海心的飯盒裡。

「這個太丑了!」

夾到文海心的飯盒裡。

「這個……」

「挺好吃的!」一塊胡蘿蔔塞進自己的嘴巴里!

飯盒裡林林總總,葷素搭配,色香味俱全!

文海心味同嚼蠟!

低着頭,眼睛瞟向其它的地方。

咦?

什麼時候多了一張單人床?

一種不好的預感衝擊着文海心的神經!

猛地抬起頭!

正好迎上易文卓「如你所想」的目光!

沒辦法!

離開文海心,他感覺不到一點點力量!

他還沒有完全適應人類的身體。

太弱了!

失去力量的感覺讓他莫名的抓狂!,

「易先生,您是不是對專護有什麼誤解!」

文海心壓制着想把湯撒在他臉上的衝動!

「我怕黑!」易文卓臉不紅心不跳。

文海心:「……」

一米八多的健康男人怕黑?

騙鬼呢?!

「易先生,我是不會同意的!」文海心不想看他的眼睛。

裝無辜,騙人精!

「領導同意了!因為我失憶了!」易文卓語氣平穩,說得像真的一樣。

鬼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失憶!

還是拿着失憶或者不失憶這類模稜兩可的話,當做他可以為所欲為的借口!

文海心忽然有種上了賊船,被賊盯上的感覺。

那個「賊」正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她笑。

「文海心,罵人可不是好孩子啊!」一副學長教育學妹的樣子,修長的手掌摸着文海心的頭頂。

摸頭殺!

你當我是涉世未深的**嗎?

怒由心生!

所有的不快瞬間衝破了理智的牢籠。

一隻手抓住咸豬手,另一隻手扣住男人的胳肢窩,頂胯,翻!

「啪」!!!

「我……擦」!!!

易文卓平躺在地毯上,大長腿抽抽,沒了動靜!

「聽令哐啷」!!!

飯菜樂在其中,隨着側翻的小飯桌,蹦蹦跳跳的連湯帶水的一點不剩的,撒在易文卓的身上!

易文卓:「……」

想再死一次!

文海心:「……」

闖禍了!

怎麼就忘了念「莫生氣」呢!

『工作來之不易,我要好好珍惜!莫生氣。莫生氣。』

『氣大傷身,姨媽不穩!丟了工作,沒有着落!』

咋辦?

此時非靜止畫面!

你不動我不動!

誰先動誰是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