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仙帝歸來之最強廢人
仙帝歸來之最強廢人 連載中

仙帝歸來之最強廢人

來源:google 作者:清風閑人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葉雲朵 葉凡 武俠修真

普通人葉凡,三年前被人襲擊頭部,從此沉睡變廢人,三年後突然醒來,卻發現自己做了個三千年的長夢,夢中他修鍊得道終成至尊仙帝,以為是夢,但卻真實無比,不僅記得修鍊之道,還清楚記得是誰將他打回原形……重獲新生,葉凡不再是從前的葉凡,他將踏平曾經欺辱謀害過的人,為親人撐起一片不朽天空……展開

《仙帝歸來之最強廢人》章節試讀:

女大十八變,記得昏迷之前,雲朵還只是一個青澀的姑娘,沒想再見之時,已經是一個大姑娘了,和媽媽一樣,都是大美人,不激動感慨那是不可能的。

看到一群痞子流氓越來越近,葉凡將雲朵拽到身後,一雙有些凹陷的大眼睛裏,迸射出冷冽的光芒。

哼,剛恢復就有人來找晦氣,那就別怪我心狠手辣。

「啊……哥,是你……你你醒了?」

葉雲朵被撞得暈頭轉向,當她看清楚面前站着的是癱瘓三年的植物人哥哥之時,頓時驚喜而又不可置信地驚呼起來。

「嗯!」葉凡重重點頭。

「這……這這是真的嗎?你都好了?我不是在做夢吧?」葉雲朵依然無法相信,圍着哥哥轉悠,倒豆子般道。

「全好了,真的。」葉凡心痛一笑,舉起手在其腦袋上輕輕揉了揉。

「哇……哇哇……」

「三年了……哥,你終於醒了,哇……」

看到沉睡癱瘓三年的哥哥是真的醒來,還霸氣地站在面前,為她遮風擋雨,葉雲朵頓感胸口炸裂,一股無法形容的激動和複雜情緒湧上心頭,激動和驚喜之餘,更不知道用什麼言語來表達此刻的心情,唯有緊緊抱着哥哥放聲大哭來宣洩。

「三年?本尊居然才躺了三年,看來還不算長嘛。」葉凡拍着妹妹的手臂,欣慰自語。

三年而已,時間並沒有流失太多,一切都來得及彌補,他發誓從今天開始,一切都將會被他親手改變。

「喲呵,葉雲朵,這不是你那個植物人哥哥嗎,叫什麼來着?」此時,痞子們也沖了下來,其中一個黃毛紋身的傢伙,看到葉凡頓時大吃一驚,旋即大聲嘲笑着道。

「剛哥,好像是叫葉凡來着。」其身後一個留着一撮小鬍子的痞子,諂笑着回道。

「哈哈哈……對,是葉凡。」黃毛讚賞地點點頭,看向葉凡之時,三角眼中凶光畢露:「廢物一個,誰來對付?」

「剛哥,我來。」一個光着膀子,肩膀上紋有猛虎的壯漢自告奮勇地請戰。

「殺雞焉用牛刀,讓我來吧。」一個尖嘴猴腮的傢伙,急忙擺手,道。

黃毛點點頭,大手一揮,喝道:「好,老三,這個廢物渣留給你了,其餘人給我抓葉雲朵。」

除尖嘴猴腮的傢伙,黃毛和其餘幾個小痞子,呼啦啦向葉凡身後的葉雲朵抓去。

在他們的眼中,葉凡不過是一個半身不遂的廢人,就算能站起來那又怎樣,看他弱不禁風的樣子,他們中隨便一個人都能將他掀翻在地,想怎麼欺負就怎麼欺負。

所以才將葉凡當成了空氣,留下一人來對付葉凡足矣。

看到這些無惡不作的傢伙光天化日之下,對一個孱弱的年輕人和女孩子動手之時,小區原住民和遊客們紛紛駐足觀望,有人義憤填膺大聲怒叱捏把汗,有人幸災樂禍不嫌事大,更多的人冷眼旁觀高高掛起。

距瓦房不遠處一塊突出的岩石上,一位邋遢猥瑣老道也不由側目看過來,一雙渾濁的老眼中閃爍着激憤的光芒,乾枯的手伸進髒兮兮的長袍褂兜里,掏出幾顆蠶豆扣在指尖,看樣子他不是要吃蠶豆,而是要將蠶豆彈出去。

葉凡冷漠地瞪着衝過來的黃毛等人,內心早已經怒火升騰,眯着眼睛,摸着高挺的鼻子,露出一個輕蔑而又憤怒的微笑。

如果是夢中的世界,看到他摸鼻子和露出這樣的微笑之時,一定會有多遠逃多遠,如若不然,等待他們的將是死亡。

現實社會雖然不能像夢中的世界可隨意殺戮,但葉凡卻不會心慈手軟,三千年的長夢,不僅僅有記憶,還有心智的磨礪,說他活了三千年也絲毫不為過,所以這幾個傢伙的行為在他眼中簡直是在自掘墳墓。

「你大爺的,敢動本尊妹妹,本尊動你全家。」

暴喝間,葉凡丹田中那一絲絲真氣已經送至雙腿,隨後就見他帶着孱弱的身軀,隨風飄舞,腿影翻飛間電閃踢出幾腳。

看似輕飄飄的幾腳,卻重若千斤,速度之快,讓這幾個傢伙根本做不出任何的反應,每一腳都精準無比踢中他想踢的部位。

「砰砰砰……」

「喀嚓喀嚓!」

「啊啊啊……」

不過三秒鐘,黃毛和幾個跟班就慘叫着躺在地上,一個個早已經沒了之前的囂張和兇悍,如同死狗般哀嚎打滾,因為他們的手腳已經斷了。

看到黃毛等人被那個瘦弱的年輕人輕鬆干趴在地,圍觀的人們無不大快人心,紛紛拍手喝彩。

「好,打得好。」

「哈哈,終於碰到閻王了,這些挨千刀的總算得到報應了。」

「格老子,小伙兒好厲害啊,真沒看出來哈。」

「……」

那位邋遢猥瑣老道,渾濁的眸子里忽閃着不可置信的光芒,手中扣着的幾顆蠶豆也被他悄悄收入囊中,饒有興緻地打量着葉凡,嘴裏卻呢喃自語。

「好快的身法,好厲害的腿法,綿里藏針,殺人於無形,果然是一個隱藏的高手,有意思,有意思……」

黃毛望着如天神般的葉凡,哀嚎着痛苦地捂着折斷的手臂,雙眸中儘是驚恐而又不可置信之色:「你你……你怎麼這麼厲害,不都說是廢物植物人嗎?怎麼可能……」

其餘的幾個痞子,也都滿頭大汗驚恐地瞪着葉凡,黃毛的話也是他們想問的,此時,葉凡不再是弱不禁風的廢物渣,而是比猛獸還可怕的魔鬼。

開玩笑,他們也是很能打的好吧,居然沒一個照面就被扮豬吃虎的傢伙斷手斷腳,斷骨之痛遠不及心靈上的衝擊,不震驚駭然那是不可能的。

比他們更吃驚震撼的卻是葉雲朵,她痴痴獃獃望着哥哥的背影,內心升起從未有過的安全感之時,一股暖流在心中洶湧奔流,一雙好看的眸子中撲簌簌滾落下一顆顆晶瑩剔透的淚珠兒。

想起這幾年所經歷的苦難,她無法鎮定,這是激動的淚水,是溫暖的淚水,是喜極的淚水,同時也是苦盡甘來的淚水。

這一刻,哥哥的背影不再單薄而又脆弱,漸漸變得高大,如參天大樹般保護着她。

這才是我的哥哥,我從小依賴的哥哥,啊……

壓抑太久,葉雲朵顫抖着握緊雙拳,無聲吶喊,一張小臉因此漸漸漲得通紅,而美眸中的淚珠兒卻更加瘋狂的滾落而下。

葉凡沒看到小妹激動得淚流滿面,一雙眸子里忽閃着冰冷的殺意,明知身在地球,但卻無法壓制殺人的衝動,但理智還是戰勝了衝動,終究沒有下死手,要不然這幾個傢伙不會躺在地上哀嚎,早已經變成一具具死屍。

身在法治社會,他很清楚不能隨便殺人,如若不然將會給自己帶來無限麻煩。

尤其現在他剛剛醒來,自身還很虛弱渺小,不低調那他就白做了幾千年的修仙大夢。

「都特么給本尊滾過來!」葉凡怒目圓瞪,爆喝一聲。

其暴喝將歇,一股無形的威壓鋪天蓋地籠罩向黃毛等痞子。

被威壓籠罩,如死神降臨般,黃毛等人瞬間滿頭大汗,面如土色,連身體都在劇烈打顫,尖嘴猴腮的小子還嚇得尿了褲子。

看他們被自己嚇得屁滾尿流,葉凡這才收起威壓。

黃毛如蒙大赦,戰戰兢兢地滾過來,跪在其面前,咚咚磕頭,苦苦求饒。

「葉凡,哦不,應該叫凡哥才對,凡哥饒命!對不起,對不起,是我們不對,放過我們吧,以後再也不敢欺負葉雲朵了。」

其餘的幾個痞子也都顫巍巍地爬起來,艱難地滾到葉凡的面前,磕頭如搗蒜般求饒。

「你們什麼人?為什麼欺負本尊妹妹,說!」葉凡不為所動,居高臨下,冷冰冰地質問道。

黃毛急忙如實回道:「我叫劉剛,他們都是我的兄弟,是是是這樣的……都是因為我見色起意,凡哥,您看我們的手腳都斷了,求您放過我們吧,我保證以後再也不敢對葉雲朵起壞心思。」

原來黃毛叫劉剛,和其餘幾個小子一樣,都是棚戶區里富豪家的孩子,仗着家裡有錢,吃喝玩樂、打架鬥毆,無所不為。

偶然間劉剛看到葉雲朵,頓時驚為天人,便動了心思,一定要拿下這個小美女。

各種邂逅之後,見葉雲朵不僅沒有被他征服,還有意無意躲着他,劉剛失去了耐心,開始圍追堵截欲強行逼迫與其交往,處於弱勢的葉雲朵,不得不躲着劉剛等人,甚至不敢離開校園,連回家來看望哥哥都要躲躲閃閃的。

見小美女躲着不見,劉剛開始在棚戶區里打聽她的信息,不久之後,終於弄清楚葉雲朵一家的情況,今天他帶着一幫兄弟準備去藍汐小吃店找茬鬧事,希望通過恐嚇手段將小美女逼出來。

沒想到葉雲朵提着飯盒從小吃店走出來,急匆匆地向著江邊而去,劉剛驚喜莫名,這才一路尾隨追來。

「念在你們是初犯,又沒有給本尊妹妹造成實質傷害,這一次就饒你們不死,滾吧!」葉凡暗叫幸運,要是醒來晚了,雲朵今天怕是要被這些畜生欺辱,不敢想像那樣的後果,心有餘悸地喝道。

《仙帝歸來之最強廢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