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無雙贅婿沈默與蘇婉瑜
無雙贅婿沈默與蘇婉瑜 連載中

無雙贅婿沈默與蘇婉瑜

來源:外網 作者:南橋故人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南橋故人 都市言情

「老闆,雨下大了。」展開

《無雙贅婿沈默與蘇婉瑜》章節試讀:

萬樺剛說完,包房裡,死一般的安靜。

萬洪濤老臉抽搐着,已是面無血色。

這一刻,他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完了,全完了。

陳、李兩家家主,不由同情的看了一眼萬洪濤,同時也不禁暗暗慶幸。

多虧了他們兩家沒有這麼坑的後輩,不然再大的家業,也禁不住這樣的禍害。

萬樺看到萬洪濤,同樣愣住了。

再往旁邊一看,陳家家主,李家家主,這兩位平日里難得一見的蘇城巨鱷,竟然也在包房。

當看到緩緩轉過頭的蘭萬城時,萬樺和蘇家人猛然如遭雷擊。

看到這裡,萬樺要是還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那乾脆找塊豆腐撞死算了。

他大伯以及另外兩位家主,正在和蘭總談合作。

可是,他想不明白,這麼重要的一次談話,沈默一個小小的司機哪兒來的資格旁聽。

要知道,這間包房裡談話的內容,隨便放出去一句,都足以引起蘇城的劇烈動蕩。

「大……大伯,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您在這裡啊。」萬樺急忙辯解道。

他知道,自己今天惹了大禍,如果不妥善解決,後果不是他一個人能承受的。

萬洪濤臉色由白轉青,片刻後又漲得通紅,活像是戲曲里變臉的。

一旁的陳家家主,和李家家主,臉色也是無比難看。

「你給我滾!立刻滾!我沒有你這樣的侄子。」

萬洪濤咆哮一聲,上前一巴掌抽在萬樺臉上,自己也劇烈咳嗽起來。

響亮的巴掌聲回蕩在整個包房。

萬樺捂着臉,整個人都懵了。

一旁的蘇家眾人,此時更是噤若寒蟬。

面對萬洪濤這種級別的人物暴怒,蘇安等人連大氣都不敢出一下。

萬樺看了一眼沈默,眼中滿是刻骨的恨意。

如果說他之前還不想和沈默較真的話,那麼現在,他一度想親手剁了沈默。

要不是這個廢物大搖大擺進入包房,他也不會冒失的闖進來,這樣最疼愛他的大伯也不會當眾打他的臉了。

直到現在,他也想不明白,為什麼連沈默這種廢物都可以坐在包房裡,可他堂堂萬家大少卻不可以。

可惜,他沒機會再想了。

不等他再開口,包房的門再度合上,將他和蘇家人關在門外。

經過這樣一個小插曲,蘇家人回到包房,哪裡還有心思吃飯。

一旦萬洪濤遷怒蘇家,就是十個蘇家,也不夠萬洪濤報復的。

……

包房裡,響起一陣舒緩的音樂。

沈默拿起手機,歉然道:「不好意思,今天就談到這裡吧,我去接個電話!」

說完,沈默徑直走出包房,接通電話。

「什麼事兒?」

電話里傳來一道幽怨的女聲,「你都走了這麼久,也不給我報個平安,我只好飛到你身邊去咯!」

沈默捂着額頭,沒好氣道:「秦夢淺,你又想做什麼?」

「我要上飛機了,帝都時間八點準時抵達蘇城,明天別忘了來接我呦。」

說完,電話里傳來一陣銀鈴般的嬌笑。

沈默掛斷電話,不由苦笑起來。

秦夢淺,是他父親的故友之後,一直被寄養在海外,和蘭萬成一起幫忙打理風華集團。

直到一年前,沈默找到兩人,他父親一手建立的風華集團才算是正式迎來了少主人。

兩人不是兄妹,卻勝似兄妹。

原本這次來蘇城投資,沈默並不打算帶上秦夢淺。

可話說回來,這女人向來獨特例行,他還真沒法管。

嘆了口氣,沈默轉身朝樓下走去。

幾分鐘後,沈默斜靠在酒店門前的欄杆上,點燃一支煙。

感受着陣陣涼風拂面,說不出的心曠神怡。

「公子?」

忽然,他耳邊響起一道驚喜的聲音。

沈默回頭看去,赫然看到陳、李兩家家主正快步走來。

兩人臉上帶着一抹喜悅,

等到了近前,沈默掏出煙,一人分了一支。

兩位家主急忙點燃,三個跺一跺腳,蘇城都要為之顫抖的巨鱷,此刻聚在一起,像是小混混一般叼着煙,吞雲吐霧。

這場景,怎麼看怎麼詭異。

陳家家主陳岳林低聲道:「公子,要是我沒猜錯,您應該就是當初被蘇家掃地出門的那個贅婿吧?」

沈默也不否認,風輕雲淡的笑了笑。

見沈默承認,饒是陳岳林兩人早就知道,此刻也不免有些肝顫。

這麼一尊活財神,活生生被蘇家一個九流小家族給逼走了。

陳岳林搖頭感慨:「瞎啊!」

「真瞎啊!」

李家家主李松楊也感嘆道:「當年蘇老爺子,是何等的睿智英明,可到了後輩,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說到這裡,兩人對視一眼,陳岳林低聲問道:「公子,要不要我們敲打敲打蘇家?」

「多謝好意。」

沈默搖搖頭,道:「不過不必了,過幾天就是老爺子的三周年忌日了,他救過我的命,我不想讓他走了也不安生。」

陳岳林和李松楊皆是心思一動。

陳岳林當即笑道:「其實,我陳家當年也和蘇老爺子有些故交,前兩年他忌日,我沒能抽空去祭奠一下,說來也是慚愧,剛好今年是三周年,說什麼也要去祭拜一番。」

李松楊心裏暗罵陳岳林這個老狐狸,也不甘示弱,同樣附和道:「我年輕時,和蘇老爺子一起喝茶下棋,也算是忘年之交,這忌日,我理應到場才是。」

沈默笑了笑,也不多說。

正在這時,酒店門前傳來一陣嘈雜,三人停下談話,同時回頭看去。

這一看之下,陳岳林和李松楊面色當即變得有些古怪。

只見蘇家眾人正垂頭喪氣,從酒店裡魚貫走出。

雙方相距不過十步,周靜一眼便看到了沈默。

不過當她看到沈默身邊的陳岳林和李松楊時,不敢太過放肆,堆着笑一路小跑過來。

「陳先生,李先生,二位還記得我嗎?我是周家女兒啊,我結婚的時候,你們還來送過禮呢。」

陳岳林和李松楊同時點頭。

周靜面色一喜,隨後轉頭看了一眼沈默,眼底浮現一抹厭惡。

「兩位家主,我勸你們最好離身邊這個人遠一點,他可不是什麼好東西,當初入贅蘇家,害死了老爺子還不夠,還差點禍害了我們蘇家兩個女兒,他這種喪門星,誰沾上誰倒霉。」

陳、李兩人臉色微變,不過在夜色下不是很明顯,兩人下意識的看向沈默。

沈默面色古井不波,如一潭死水。

低頭看了看時間,沈默輕笑道:「二位家主,時間不早了,我就先告辭了。」

說完,他瀟洒轉身,大步朝着酒店走去。

陳、李兩人搖搖頭,同樣準備離開了。

可正在這時,周靜再次拉住兩人衣袖,賊兮兮道:「兩位家主,你們聽我一句勸,這個沈默,的確是個白眼狼,別看他在風華集團打工,你們可千萬別被他迷惑了,重蹈我們蘇家的覆轍。」

說到最後,周靜一臉痛心疾首,彷彿吃了天大的虧。

漸漸的,她聲音越來越小了。

因為她發現,陳岳林和李松楊正以一種看傻子的眼神盯着她,眼裡滿是同情。

良久過後,李松楊意味深長道:「這麼多年,蘇家一直屈居蘇城末流,也不是沒有道理的。」

說完,他懶得再看周靜的臉色,和陳岳林一起拂袖離去。

留下身後一群蘇家人,徹底在風中凌亂了。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無雙贅婿沈默與蘇婉瑜》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