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巫女重生,攝政王你別想逃!
巫女重生,攝政王你別想逃! 連載中

巫女重生,攝政王你別想逃!

來源:google 作者:苗哼唧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南軒晏 古代言情 蘇婉玉

前世,蘇婉玉被渣男利用,被庶妹矇騙,用蠱毒之術助紂為虐親哥慘死,母親被害,深愛自己的男人還被自己下蠱殘廢,最終只能用血蠱反噬慘死老天有眼,讓她重活一世這一世,她必然要讓那些狼心狗肺之人付出代價,她也定不會再負深愛着她的人展開

《巫女重生,攝政王你別想逃!》章節試讀:

「這到底怎麼一回事?」蘇展離低吼道,蘇婉玉能感受到他的憤怒,走到他一旁拉住他的手。

「哥,現在不是管這個的時候,快去看看娘親吧。」

蘇婉玉用無箐和千足給沐華裳渡氣,她能明顯感受到,沐華裳應該就這幾個時辰的事情了。

「離兒,你回來了。」沐華裳慢慢的睜開雙眼,看到眼前的兒子,淚水立即布滿雙眼。

「娘,我回來了。」

沐華裳摸着許久不見的兒子的臉龐,「乖孩子,娘親不在的時候,你作為哥哥一定要好好照顧妹妹,斷不能讓她受了苦,知道嗎?」

「兒子發誓,定以生命護吾妹一生平安喜樂。」蘇展離跪在地上,右手舉起發誓,堅定的目光看着眼前的沐華裳和蘇婉玉

「哥,」蘇婉玉也隨之跪了下來,「我蘇婉玉以生命起誓,此生定保吾兄平安健康快樂。」

兄妹二人相視一笑,看着這一幕的沐華裳也甚是欣慰,「我的兩個孩子,娘親我不能再護着你們了,你們一定要小心,娘親不求你們如何光宗耀祖,只求你們能幸福。你們要記得,你們的背後是整個西域六部,有事情就去找你們的舅舅,把無箐給他看,他一定會幫你們的。」

二人認真的點了點頭。

沐華裳看着眼前已經長大的兩個孩子,她多麼希望自己可以看着他們嫁娶,多麼希望可以一輩子護着他們,可是太多眼睛盯着自己了,尤其是他們已經發現了這個秘密....為了保護自己的兩個孩子,還有整個西域六部,她必須死,只是她捨不得....

沐華裳的雙眸漸漸的閉上,雙手也漸漸的無力垂下,直到....

「娘!!!!!!」

蘇展離和蘇婉玉身着孝服跪在靈堂上已經是第二天了,二人均未合眼,也都沒有吃東西,一旁的小柔和小桃都很着急,小桃本身因為沐華裳的死想要離開,不過被蘇婉玉強烈留下來了,本身她身邊可貼心用的人就很少,而且母親的死她得弄清楚。沐華裳死後,蘇奕象徵性的來跪了一天,之後便以身體抱恙為由,就回自己的院子了。

蘇婉玉知道她這個父親之前是看中了沐華裳公主的身份,所以才裝作深情,讓沐華裳用蠱術幫助他一路走到了現在護國候的位置。當位置坐穩後,立刻就就把自己的老相好秋蘭燕接進侯府,還帶着一個跟蘇婉玉只相差一歲的蘇琳琳,沐華裳因此看透了這個男人,在除非不得已的情況下,幾乎不與蘇奕見面。

「小小姐,去休息會吧。」沐華裳身邊的貼身嬤嬤-齊嬤嬤,本來也是想要和小桃一同回西域,不過看着因為沐華裳的死傷心難過,幾次差點昏厥,心裏實在是不忍心。

「沒事,齊嬤嬤,我還撐得住。」上一世,因為自己受傷,沐華裳死的又比較突然,哥哥也沒從軍營趕回來,再加上秋蘭燕和蘇琳琳的教唆,沐華裳的喪事只能草草辦理。這一世,雖說蘇奕也提過關於喪事的辦理,卻被蘇展離給拒絕了,一定要大辦,要沐華裳走的風風光光。

「裳兒!!!」一個身穿銀羽鎧甲的男子衝進了靈堂,直奔放置沐華裳的棺材面前。

「義父!」「師父!」

來的不是別人,正是沐華裳的義兄,也是蘇展離的師父,蘇婉玉的義父-段翎。

看着眼前彷彿睡着的美麗人兒,段翎伸手撫摸着她的臉龐,「是義兄來晚了,裳兒,對不起,是義兄沒有護好你。」堂堂御林軍統帥,作為全南朝為數不多可以身着銀羽鎧甲的人,段翎在沐華裳的靈堂上還是忍不住嚎啕大哭。

過了會兒,段翎要蘇婉玉為他準備了一身素衣,他要陪着兩個孩子一同跪在靈堂里守喪。

「義父,這樣不妥,這傳出去,日後你怎麼娶親?」段翎其實早已經過了娶親的年齡,不過也不知為何,他一直找各種借口拒絕,段老將軍也拗不過他,只能隨他去。

「是啊,師父。妹妹說的對,不能因為我們和母親耽誤你....」

「玉兒,離兒,你們母親不在了,義父作為她的兄長,你們的義父,理應幫她守靈,而且玉兒, 」段翎看了看她頭上還纏着的一縷繃帶,「你這傷都沒好,快點去休息吧。」

「義父,我....」

「段統領,蘇少爺,小姐。」小柔的聲音在門口響起。

「何事?」

「攝政王府來通知,攝政王馬上來祭拜夫人。」

攝政王!!南軒晏要來了。

蘇婉玉心裏一陣絞痛,一想起前世他陪着她一同死去,再加上自己對他的種種愧疚,她記得她的承諾,她說過她此生定不負他,所以....

「玉兒...玉兒...玉兒!」蘇展離看着有些走神的蘇婉玉,搖了搖她,才拉回她的思緒「怎麼了,玉兒?」

「沒事沒事,走吧,哥哥,攝政王要來了,咱們得迎接一下。」

調整一下重回靈堂後,卻沒想到,蘇奕帶着秋蘭燕和蘇琳琳都穿着喪服在靈堂上。

「父親不是身體不好嗎?來母親這裡干甚?還帶着兩個不該出現的人。」蘇婉玉看着眼前的蘇奕就知道,若不是攝政王要來,蘇奕不可能會出現,還帶着身後那兩個賤人,尤其蘇琳琳,雖然穿着喪服,不過卻濃妝艷抹。

「蘇婉玉,你就這麼跟你父親我說話?你的教養呢?是不是為父很久沒有管教你了,你連規矩都不懂了?!」說完,就走上前。

蘇展離和段翎立刻將蘇婉玉護在身後,「蘇兄,今日是在裳兒的喪禮,你是想要在她面前動手嗎?!」雖說段翎和蘇奕同為習武之人,可是段翎可是自小便是由段老將軍親自教輔,那可是整個南朝都抓不出幾個人能與之抗衡的。

「段兄,你也知道這是我夫人的喪禮,你來守喪這又是何意?」

「對啊,段將軍,姐姐的喪禮你來守喪,這說出去也不合情理吧,難道是你和姐姐你們....」

「秋姨娘慎言。」蘇婉玉推開面前護着自己的兩個人走到秋蘭燕的面前,「段將軍是我的義父,我母親的義兄,我兄長的師父,他們的結拜可是在當今陛下的見證下,你一個小小的姨娘在這編排西域六部的公主,御林軍的統帥。那你的意思是陛下的見證也是在哄騙眾人嗎?!!」

「蘇小姐說得好!!」

這個聲音。蘇婉玉回頭,門口出現了一個身影,一個她永遠不會忘記的。

門口站着一身形欣長男子,穿着一件黑色的直襟長袍,腰束月牙雲紋腰帶,頭髮被簡單的嵌玉銀冠束起,整個人氣度逼人又透着些冰冷寒冽,五官絕美絕倫,如雕刻般的完美,這人就是南朝攝政王,先皇最小的兒子,也是當今皇上最疼愛的弟弟-南軒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