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五年後,閹了那狗男人當女帝
五年後,閹了那狗男人當女帝 連載中

五年後,閹了那狗男人當女帝

來源:google 作者:掉了一顆後槽牙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博溪志 古代言情 顧清煙

一朝穿越,新婚洞房顧清煙被博溪志那狗男人凌虐後,拋之後院,禁足整整五年!五年後再見她時,櫻桃樊素口,楊柳小蠻腰豪橫揮金如土,身邊還多了個瘦小版的顧清煙……當年之事查明後,博溪志一臉真摯:「媳婦,我錯了!皮皮餡餡,爹爹錯了!」顧清煙一臉笑意,磨刀霍霍向狗男人!展開

《五年後,閹了那狗男人當女帝》章節試讀:

餡餡一聽這聲音嚇得渾身一震,尤其是後面那幾個字,有點膽寒。

娘親只要生氣都念她全名,她已經能想像到娘親暴跳如雷的樣子。

「壞叔叔,趕緊讓開,不要擋餡餡的路。」餡餡手指着樹下兩人,氣呼呼的道。

嗯?

博溪志微眯眸子仰視着眼前的女娃,壞叔叔了?

黑風聞言嚇得不敢吭聲,這天底下可沒人敢跟王爺這樣說話。

除了五年前王妃罵了王爺,最後那下場……

「剛才不是稱本王哥哥,怎麼變成壞叔叔了?」博溪志壓下心中的怒火,耐心的問道。

樹上的餡餡掐着腰,腮幫子氣的鼓鼓看着兩人,着急跺着小腳。

這二個男人應該不是她娘親的護衛,不抱她下來,居然還霸佔她的落腳地,這讓她怎麼下去嘛!

他正準備開口讓黑風抱她下去,極近的怒吼聲又傳了過來。

「顧念喜,快給老娘出來,不然餓你三天三夜!」

餡餡聞聲發覺她娘親就要過來了,為難的看着兩人擋她落腳地,就別怪她了。

餡餡一個飛身踩着兩人的腦袋,蹦到地面抬腳剛想跑就被人扯着後脖頸的衣裳。

博溪志看着這女娃,竟敢會輕功,還敢踩他的腦袋!

「你這個狗男人,放開她。」

顧清煙見到眼前的男人微愣,急忙跑了過來,五年了做夢都想殺了他!

當初從她**生出來的那枚戒指,至今她這個無神論者也解釋不清它是怎麼來的,本來想這就是簡單的空間,沒想到!

竟然可以種一得二!埋一個萬年人蔘,半個時辰後挖出來兩個!

真是應了那句俗話,種瓜得瓜,種黃金得金礦!

她衣袖裡有一小錠黃金約莫二兩,估計那些丫鬟婆子嫌她快成死人晦氣就沒搜她身。

抱着試試的想法埋了一兩黃金沒成想出現二兩黃金。

她想着可以帶着娃出去過好日子了,可是從狗洞爬出王府之後去一家客棧揚言買下,可她一進空間居然是一片空白!

幾番進退可還是空白,最後被掌柜一頓臭罵轟了出去,可當她回到王府空間又出現了。

最後經過她反覆測試,才知道這戒指不能離那狗男人二公里之外,而且離得越近種出來的東西越翻倍。

就連空間拿出的珍貴藥材只能把藥材賣給別人,不然離他二公里也會憑空消失。

她只能壯着膽子在王府斜對面開了一家藥材店,賣來的藥材也讓她賺的缽滿盆盈,可殺手的出現就打破了她的生活。

所以前年她才暗中培養自己的勢力,創建了令貪官惡霸聞風喪膽的暗影樓。

因為不殺貧苦百姓,只殺惡人,前幾日才在大順國站穩了腳跟,步入正軌不需要她時刻盯着。

要不是她有了倆娃,有了掛牽,早就派人暗殺他了,但她眼下勢力還不強,只能養精蓄銳從長計議。

前日,暗影樓傳來消息那女人又派人殺她,她這次過來帶着二女兒在這短住幾日。

就是為了招攬賢才,一般殺手看到金子都立刻對她馬首是瞻。

「顧清煙?這是你的孩子?」

博溪志眼眸里閃過一絲疑惑,有點難以想像這女子是顧清煙。

只見她膚白貌美,身材曼妙,一雙清亮的眼眸透着幾分陰戾,看不出生活的苦楚。

一襲白裙雖有些素樸,頭頂一把桃花木簪,反而她像是不食煙火的仙子一般。

屬實沒想到,眼前這女人的樣貌處境跟他想像的完全不一樣,她手裡還拿着一個大雞腿!

他記得當初只讓下人一日三餐,沒讓人給她衣裳,還有她手裡的大雞腿,伙食這麼好?

「娘親,餡餡要吃大雞腿,香香。」

餡餡看着娘親手裡的大雞腿,頓時眼前一亮,饞的還吸溜了一下。

顧清煙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咬了一口輕聲道「餡餡想吃雞腿?可娘親就剩一個了,這雞腿真香。」

她這次過來本不想帶顧餡餡,想要帶她大女兒顧皮皮的。

可是顧皮皮痴迷醫術學習的廢寢忘食。

哪像這顧餡餡除了練武就喜歡吃,一點都不讓她省心。

大的顧念安,小的顧念喜,餡餡皮皮是小名。

因為這兩姐妹吃餃子一個愛吃皮一個愛吃餡,一個發育不良,一個營養過剩!

這小傢伙為了不練毛筆字,竟敢點她定啞穴位,足足讓她蹲在茅坑半個時辰!

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必須給她一個教訓!餡餡都四歲零七個月了!

「嗚嗚嗚~娘親欺負小孩,哼壞叔叔快點放開我!」

顧餡餡掙脫開一屁股坐在地上,娘親竟然吃她的大雞腿還饞她。

為什麼她在屋裡找了一圈都沒見大雞腿!

「博溪志這都過五年了,怎麼想起我了?不是我的孩子難道還是你的不成?」

顧清煙扯了扯嘴角看着坐在地上哭唧唧的餡餡也不理會。

「放肆!顧清煙你竟敢直呼本王名諱,這個女娃是你跟哪個男人私通生下的!」博溪志怒喝道。

這女娃怎麼跟他小時候一樣會演戲,乾打雷不下雨。

要是他的多好,長得多可愛。

不!怎麼可能是他的,那夜不可能!

顧清煙翻了翻白眼,她還想知道跟原主那啥的男人是誰,但原主的記憶里那段記憶消失了!

暗影樓目前只查到,原主跟她那庶出的妹妹出去參加個荷花宴。

回來她就有身孕了,但根據原主的記憶中對這段是空白的,當時跟博溪志的婚約早已定下。

創辦暗影樓其一的目的也是為了調查當年原主被誰奪了清白之身。

目前還沒查出,要是查出來那男人就得死!

「罵你怎麼了,博溪志,我他媽的還打你呢!」

「啪!」

顧清煙越想越氣以迅雷之勢掩耳盜鈴之勢,一巴掌扇在了他臉上,臉上不止有紅印子還多了一層白粉。

博溪志捂着雙眼瞬間倒地,痛苦的哀嚎着。

黑風看着突髮狀況,嚇得僵在原地,趕忙扶起王爺,狼狽快走出芙玲院。

這女人不要命了,這普天之下誰敢打王爺!

「顧!清!煙!給本王等着!絕不放過你!」

博溪志被黑風攙扶着還不忘放着狠話。

「吹牛誰不會?你這個廢物王爺,當年之事到如今都查不明白,呵忒!」

顧清煙冷笑一聲,一口吐沫吐到地上,毫無懼意看着他的背影叫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