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無敵從與岳父反目開始
無敵從與岳父反目開始 連載中

無敵從與岳父反目開始

來源:google 作者:盛世之初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秦陽

秦陽真的是一個傻子,他居然被自己的岳父給欺騙了那個男人答應過他,只要自己交出「展開

《無敵從與岳父反目開始》章節試讀:

北冥帝國,青玄山下。
凌府地牢。
陰森,暗無天日。
無數白骨,堆砌而成一座法台。
衝天的黑色煞氣,籠罩其上。
就在這法台的最高處,一個青年被扒得一絲不掛,捆在了一根通天的人骨柱子上。
青年額頭上掛滿了豆大的汗珠,又是銀牙緊咬,抵抗着身體上帶來的巨大痛楚。
只因他肚腹之上,竟有一道觸目驚心的血口子。
而一道血色煞氣,形似一隻手,由着血口子探了進去。
鑽入皮骨,向外拉扯着什麼。
青年為此痛苦得幾乎要昏厥過去。
若非心中暗存什麼心念,早已支撐不住了。
下一刻, 噗嗤,血肉被扯斷的聲音。
只見那隻血煞之手,猛地一抽。
竟然真從青年肚腹中拽出了什麼。
青年終於爆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吼叫。
一座掛滿了血肉的,塔型物體就被硬生生扯出。
「星門!
哈哈,是星門!」
此時,白骨法台下,一道聲音響起。
正是他驅動着血煞之手,慢慢地將那塔型物體運向自己。
「哼,苦苦追尋幾十載,如今終於叫我找到了一道天然星門!」
「好在你這個廢物遲遲不能覺醒星門,不然星門也不能為我取出啊!」
說話人已是白髯老者,可他仍是身姿挺拔,目光如炬。
「既然星門留在你體內白白浪費,如今我就讓它有個好歸宿!
羽兒,爹此刻就將星門植入你體內,助你修為大漲!
屆時就可以讓你登臨青玄宗門下,成為最年輕的弟子!」
語罷,白髯老者右手催動,指着星門,向自己身旁的另一青年而去。
那青年生得俊朗,一副急不可耐的神情。
他正緊緊盯着漂浮的星門,等待着星門入體的剎那。
瞬間,星門刺入了青年的肉體。
痛感撕裂着自己,可青年卻滿心喜悅激動。
直到星門徹底進入了青年的身體,一股幽藍色光暈迅速圍攏在青年身體上。
「哼,成了!
我凌家後人終有了星門!
老夫苦心孤詣,研究數十載,終於掌握了移植星門的秘法!
日後,我凌家就要重新崛起了!」
老者止不住狂笑起來。
他正是凌家家主凌戰天。
身旁則是他獨子,凌霄羽。
至於白骨法台上的青年,正是凌家贅婿秦陽。
此時,秦陽緩緩抬起頭來。
他從牙縫裡勉強擠出一句話來。
「岳父……你答應過小婿……入贅凌家後……只要我交出星門……就會救下我娘!
還請你賜葯給我……」 老者冷聲一哼,說道:「秦陽,我的賢婿,你以為我為什麼要你入贅我凌家?
還不是堵住外面的嘴,你做了我家的贅婿,我們對你做什麼事兒又有誰會知道呢?」
「所以,你覺得我會讓你離開凌家嗎?」
聞言,秦陽瞪大了雙眸。
憤怒、震驚與苦楚,糾結在一起。
「什麼意思?
岳父……你不讓我離開地牢……我娘怎麼辦?
你會管我娘,對嗎?
你只要賜葯救我娘,我可以一輩子留在凌家!」
秦陽不顧身體巨大的痛楚,掙扎着嘶吼。
「救你娘?
你可知道你娘為救你這個廢物,中了玄冥冰掌,她體內的蝕骨寒毒,非用萬年赤練蓮花才能醫治!」
「可那是萬年的赤練蓮花,整個帝國願意花萬兩黃金求購一株的人,比比皆是!
就這樣平白無故地給你娘了?
我想不合適吧?」
「什麼?」
秦陽劇烈抖動着身體。
「岳父,你答應過我的,只要交出星門……」 凌戰天立即攔住了秦陽,「星門在你體內毫無用處,你如此廢物,根本無法覺醒星門!
要知道,暴殄天物是會遭報應的!
我是在救你!」
「凌戰天,你說話不算數!
你把我騙入凌家,就是為了奪我星門,幫你兒子!」
「你根本就沒有想過救我娘!」
凌戰天聞言,哈哈大笑。
笑聲在地牢回蕩着。
「你果然是個廢物蠢材,這麼就輕易相信了別人!
甘願上鉤!」
秦陽已顧不得劇痛,他吼聲如雷,恨意滔天。
「道貌岸然,凌家……你們凌家都是欺世盜名的賊人!」
此時,凌霄羽卻對其父說道:「爹,玄冥長老也在追查這小子,他們一定知道咱們已經納他為婿,若是鬧上門來……」 凌戰天劍眉一挑,冷聲道:「哼,秦陽是我凌家贅婿不假!
但他仗着身份,強行侮辱了凌家婢女。
如今已是畏罪逃走,並不在我凌家了!
只要找不到人,玄冥長老又能奈我何?」
凌霄羽恍然大悟,隨之陰陰冷笑。
「羽兒,這世上要想一個人徹底消失,你該知道如何做了吧!」
凌霄羽抱拳拱手,朗聲答應。
他迅速翻上了白骨法台,不屑地盯着這個廢物。
他與自己,雲泥之別!
秦陽這樣的人,又憑什麼活在世間浪費一口糧食呢?
於是,凌霄羽右手運起了幽藍光影。
星門在體內迅速運轉。
隨之藍光如劍一般,猛地刺入了秦陽的傷口處。
秦陽再度慘叫着,一口鮮血噴涌而出。
凌霄羽陰笑一聲,手上藍光橫向一扯,秦陽的腦袋也跟着歪向一側。
沒有了動靜!
「你空有星門,卻是個廢物,這就是你的罪孽!」
「來人,將這廢物的屍體扔去煉化爐燒了就是!」
父子二人說罷,郎笑離去。
很快,一名禿頭魁梧漢子,走上白骨法台。
那禿頭漢子壯實至極,拎起飽經折磨的秦陽,彷彿是抓住了只小雞。
他將秦陽屍體摘下,一路扛着扔到了後院。
後院之中,一口專用於煉化死人的爐子已經冒起了黑煙。
那裏面焚燒的,正是秦陽的親娘。
「呸,真搞不懂,你這樣的廢物怎麼會成為我們凌家的贅婿!
你哪點又能比上我啊!
死了正好!」
「小子,你在此等候,待會兒我就送你們娘倆黃泉路上團聚!」
說罷,那人扔下秦陽的死屍又去給煉化爐添柴。
此時,一陣冷風襲來,吹拂過秦陽的屍體。
不經意間,一股股紅色血煞靈氣開始圍着這副屍體蒸騰。
隨之,這股血煞靈氣開始向著秦陽肚腹而去。
在這股紅色氣息的作用下,那傷口竟然迅速癒合起來。
甚至被牽扯斷裂的經脈,也兀自重生。
下一刻,秦陽的手指竟然不經意間抽動了幾下。
 

《無敵從與岳父反目開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