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我在三國搞直播
我在三國搞直播 連載中

我在三國搞直播

來源:google 作者:劉亮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關羽 軍事歷史 劉備

設定:假如三國紛爭比喻各直播平台競爭,各大勢力就是一個個直播平台,每個人物都是主播,打仗就是直播PK看點:搞笑的整活,時興的段子,鬼畜的對話,用現代人的故事再幫你回味一次經典看羅貫中想寫未寫的董卓與貂蟬,看科技版三顧茅廬看河東屑二爺與華佗的相愛相殺......展開

《我在三國搞直播》章節試讀:

假如三國人人能直播。

「兄弟們,歡迎來到我們漢家直播平台,我是劉宏,就是你們說的漢靈帝。」

漢靈帝感謝了一波大哥的小火箭。

「兄弟們,不瞞你們。漢家直播平台那麼大的家業,你們是體會不到有錢人的痛苦。」

遊客一:我們也體會不到有錢人的歡樂。

漢靈帝着了急,指着便罵。

「你小子不要給我亂帶節奏啊!」

遊客二:你那十個阿父怎麼樣了,讓他出來耍一耍。

「管理員,給我把這小子拉黑。什麼十個阿父,我只有一個爹!」

管理員:劉哥,拉不住了,水軍好多,已經攻佔了直播間。好像還要什麼瓜分咱漢家平台。就連咱們主播紛紛捲鋪蓋要跑路。

漢靈帝罵罵咧咧離開了直播間。

「哈哈,小崽子,這已經不是你們漢家直播天下了。」

張角偷窺完漢靈帝直播間,趕忙打開自己太平直播平台,這可是賣貨的好時候。還得多謝老大哥南華老仙送的《太平要術》。

「家人們,家人們。聽說別的直播平台虛假的打折,粉絲們都買不到好貨,我是十分痛心。昨天晚上都沒睡覺。連夜把『驅毒甲子丹』價格打了下來。不講單量,全平台獨家且不要錢。兄弟走起!」

遊客一:他真的,我哭了。

遊客二:我早看不慣狗屁靈帝了。

遊客三:蒼天已死,黃天當立,歲在甲子,天下大吉。

張角捂着嘴對後台道。

「我那水軍怎麼樣了?」

張角二弟:「不用問了,給您買了五百水軍,廣插天下大大小小平台,咱直播平台大漲五十萬人。」

張角:「今觀眾已順,若不統一天下直播平台,對不起老鐵的小火箭。」

漢靈帝從張角直播間退出。

「這老小子竟然在我平台安了姦細,派人給我封了他的號。」

此時,有一人正編草鞋涼席,越編越生氣越編越煩躁。

草鞋一摔。

「我不裝了,我攤牌了。我叫劉備字玄德,誰家祖上還沒風光過。」

遊客一:你這草鞋質量怎麼樣?

劉備轉而笑面相迎。

「我這質量沒得說,純草編的,三年包退五年包修。」

遊客二:沒有沒石頭編的草鞋?

劉備一屁股癱倒在地上,大哭起來。

「我賣草鞋,你問我有沒有石頭編的。我賣石鞋你又問我能不能穿出草鞋的感覺。那你為什麼不買草鞋呢?」

遊客一:麻煩大家友好一些,劉備自小家貧,生活不容易,草鞋也不值多少錢。

劉備指着院中一棵樹道:「我以後要是得了漢家直播平台,全場免費!」

涿郡有一屠戶叫張飛,賣酒賣肉。平時也愛開點小直播,來錢是其次,要掌握第一手行情,才能做大做強。

眼看今天豬肉都九塊九半價了,一個人也沒有。

直播間一瞧,這個叫紅棗臉的傢伙最熱門。看距離竟然在自己附近,登時是氣不打一處來。

遠聽有人喊賣。

「賣綠豆,新鮮的綠豆。保證都是豆子生出來的,如果是花生玉米長出來的,不要錢。」

遊客一:你賣的肯定是很講義氣的綠豆。

遊客二:兄弟們,咱們結義拜個活的關公。

遊客三:主播,我給你刷兩個火箭,你能不能拜我。

旁來一人,惡眼瞪着關羽,順便抓起一把綠豆。

「要不是豆子生出來的不要錢?」

關羽閉目,知道這小子在平台殺豬,最瞧不起。因為他可是殺人。

「不是豆子生出來的不要錢。」

見張飛哈哈大笑,攤出手掌。

「這根本不是豆子生出來的,是豆粉生出來的,染個綠色你就敢稱綠豆?那你戴個綠帽子是不是可以稱關公?」

遊客一:打起來,打起來!

遊客二:兄弟們,今天是直播界的歷史,關羽斬張飛。

遊客三:胡說,是張飛砍關羽。

此時來了一個柔情的漢子,對着二人拋了兩個媚眼,嚇得二人甘拜下風。

「我說兩位兄弟,直播平台內部打架是要被封號的。」

關羽言。

「我本河東屑人,只因河東太多屑人,特別是河東華強最屑。我屑不過他們,只好到江湖上看看有沒有能屑得過的。」

劉備言。

「請問你想屑誰。」

關羽言。

「聽聞此地有個賣草鞋的,姓劉名備,最是好屑。不知你叫什麼?」

劉備言。

「吾名張飛。我勸你好自屑之。」

張飛言。

「俺也一樣。」

關羽見二人都叫張飛,自是屑不過他們,便只得罷手。

劉備言。

「咱們小主播現在想屑人不成,只怕更多的要被人屑。不如來個桃園三結義,合夥屑別人。」

張飛道。

「你怎麼知道俺有個桃園的?」

劉備言。

「不要糾結小問題。現在正值桃花盛開,不去桃園總不能去菊園。」

張飛暗想:每年後園的桃子都有人偷吃,八成是這小子偷我桃子。

三人於桃園之中,打開直播間。

「家人們,今天跟各位彙報一下。我們草鞋直播間、豬肉直播間、綠豆直播間,三個合併為一個。」

三人燒香點蠟,把台上的關公像扶正。

關羽道。

「這裡有個活的,你們幹嘛要拜我的像啊?」

張飛道。

「我們為什麼要拜關公啊?三國結拜時興拜關公嗎?關公沒生出來之前拜誰呢?」

劉備對直播間道。

「兄弟們,刷夠六個小火箭,你說拜誰就拜誰!」

遊客一:拜...登?

遊客二:登登等燈,登登等燈,你挑着擔,我....

遊客三:你為什麼能發音頻?

三人聯合,一時之間直播間達五百常駐粉絲。

「感謝老大哥送的兩把尚方寶劍。」

「感謝老大哥送的秀兒削髮刀。」

「感謝老大哥送的丈八大蛇丸。」

關羽言。

「咱們三個既然結拜,自然要選一個最屑才足以服眾。」

劉備言。

「我劉備最屑,乃是中山靖王之後,自傳有王之蔑視。」

關羽言。

「你不是叫張飛嗎?」

張飛言。

「你從這就能看出劉備比咱兩人都屑。」

太守劉焉進入直播間。

「我看你們三個很久了,這裡水很深,你們想把握住就得PK明白嗎?你不PK誰認識你們,怎麼增加人氣?」

三人一見上司來教導,趕緊虛心下問。

「怎麼PK啊,我們新手,沒玩過。」

劉焉道。

「張角黃巾軍已經來到咱們直播平台了,就在大興山下,你們去跟他踫一下子。」

大興山下。

「這裡就是大漢直播間嗎?我叫程遠志,你們可能不認識我,以後只要跟我混的,保你們吃香的喝辣的票子女人大大的。」

接到劉關張直播間連線...

打開連線,見一黑一紅一老,程遠志哈哈大笑。

「咋的啊,漢家直播平台沒主播了唄,讓你們這些老弱病殘來跟我玩。」

張飛當場生了氣,要拿丈八大蛇丸給老小子來套穢土轉生。

劉備攔了住,搞PK還是要講心態的。

「你敢不敢玩吧就說!」

程遠志道。

「我五萬粉絲,你五百粉絲。你小子有什麼能耐跟我打。想蹭我粉絲你直說。」

遊客一:快跑,優勢不在你。

遊客二:盲猜有人盲猜。

遊客三:盲猜程志遠失敗,主角光環太強。

程遠志當場把這些小黑子全拉黑,怪不得漢家直播間干不下去了,都是這些小黑子在作怪。

「兄弟們,不要被小黑子帶節奏,他們只會唱跳罷了。給我刷六輛跑車,我直接來個程遠志戰三英。要是能給我刷六十輛跑車,直接讓三國演義大結局!」

劉備見此十分痛心,怎麼沒人管管呢,管理員哪去了。

說罷便見程遠志直播間黑屏,水軍們紛紛奪路而逃。

「二弟,我為什麼不能舉報成功?」

「你舉報他什麼啊?」

「沒有實名認證啊,你呢?」

「我舉報他吹牛。」

劉焉打開直播間。

「朋友們,你們看劉關張直播了嗎?那可是我手下的主播。還想不想看,想看彈幕扣個一。老劉不要跑車,你點個關注,我就給你來個周末大放送。」

青州太守龔景進入劉焉直播間。

「老大哥,我直播間讓張角水軍給圍了,麻煩借我兩個主播應急。」

劉焉道。

「我憑什麼借給你啊!直播間的兄弟也不答應。」

青州太守龔景道。

「老哥,忘了我上次還請你吃飯,咱還一起喝花酒。你不借我,我告訴你媳婦。」

遊客一:你想想他為什麼有你媳婦聯繫方式。

遊客二:話不能這麼說,你難道沒有他媳婦聯繫方式嗎?

遊客三:拋開事實不談,在座的各位倒底在期待什麼呢?

劉焉大哭。

「家人們我得關播了,我看看我媳婦還在家嗎。」

話說劉關張又來到青州直播處。

張飛言。

「兩位哥哥,敵方水軍多,我方粉絲少。得出奇兵才能取勝。」

關羽言。

「有什麼好的方法。」

劉備言。

「三弟先帶一部分粉絲稱網管來了,他們一定很慌張。二弟再帶一部分粉絲立刻退出直播間,給他們造成事實假象。我再和水軍們對罵。他們又慌張,又着急,本就貧寒的家境又浪費兩格電,自然便會退敵。」

果不其然,三路夾攻自把這些水軍打得落花流水。太守龔景見敵軍大亂也在直播間瘋狂對陣,遂解青州直播間之圍。

直播間還做詩來贊玄德:

劉備生來有神算,張飛關羽不是笨蛋。

有的水軍尿了個坑,有的水軍尿了條線。

《我在三國搞直播》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