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與魔物娘們過家家
我與魔物娘們過家家 連載中

我與魔物娘們過家家

來源:google 作者:虛心求教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白子蘇 虛心求教 都市小說

(狐狸,龍,蛇,貓,史萊姆)【溫馨日常+輕鬆詼諧】劍譜第一頁:小心女人!可她們都是魔物娘,應該沒問題吧?思考無果後便選擇了放棄白子蘇轉身就走,他可是正人君子,可到最後奈何兩字真香!——正經介紹——劍宗大師兄渡劫失敗,靈魂穿越與現代人融合身為獵魔人,面對魔物時應該怎麼做?當然是用愛來感化了展開

《我與魔物娘們過家家》章節試讀:

次日十一點,窗外陽光明媚,雨後的空氣總要清新幾分。

白子蘇頂着兩個大大的黑眼圈,做好了中午飯。

他一大早就醒了,向公司請了假,他實在是太困了。身為普通人,他必須保持充足的睡眠。

要不是生物鐘習慣了早上八點醒,他今天就只能算曠工了,要扣工資的!

但請假也少了一天的錢,還有全勤獎,也算是變相的扣錢吧。

真懷念修仙的時候,根本不用睡覺,也不用吃喝拉撒,閉關一次就是幾個月,幾年起步。

白子蘇環顧房間,除了小彩趴在貓窩吃着貓糧,十分的冷清。

同時也有些奇怪,身為龍族的龍幼菱為什麼這個點還沒有起床。

她剛到這個世界,習慣終究與普通人不同的。

走到龍幼菱的房間外,敲了敲門,「起床吃飯了。」

隨後又嘀咕道,「她應該可以辟穀,不用吃飯的吧?」

但一想到今天除了要去獵魔協會彙報以外,還要給龍幼菱準備生活用品。

等了一會兒,屋裡沒有任何動靜。

白子蘇只好開了門,走了進去。

房間里十分的整潔,還有股淡淡的少女清香。

床上,龍幼菱身着白色輕薄的睡衣,正抱着自己銀白色的尾巴,睡得香甜。

睡相不錯。

嬌小的身材,可愛的臉蛋,儼然就是被現世稱為蘿莉的品種。

但白子蘇知道,她其實是個千多年的老妖婆。

畢竟龍族百年一歲,但也真是個孩子。

「幼菱,起床了。」白子蘇搖了搖龍幼菱的肩膀,她肩膀處的睡衣也就順勢滑落。

果然老肩巨滑。

龍幼菱眉頭皺了皺,放開了自己的尾巴,呈大字躺着,嬌小玲瓏的軀體暴露在白子蘇的眼前。

只可惜毫無波瀾,毫無曲線。

總結來說,沒什麼好看的。

居然能夠做出這樣毫無防備的姿勢,白子蘇也是搖了搖頭。

這也太單純了,要是碰上壞人,還不得被吃干抹凈。

隨後龍幼菱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睛,眼見是白子蘇,便放下心來,「好睏啊,好久沒這麼困過了。」

明明在天玄界幾年不睡覺都沒問題,但是才來這裡一天,就變成了這個樣子。

只能說這個世界非常的神奇,讓她體驗到了普通人的感覺。

「畢竟這裡可沒有修仙者。」白子蘇搖了搖頭,「趕緊起床,在這個世界睡懶覺可不是什麼好習慣。」

「好,幫我起床。」龍幼菱理所當然的使喚白子蘇。

???

白子蘇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聽錯了,「你自己起不來?」

「感覺渾身沒有力氣,而且我小時候在龍族,都是丫鬟服侍的。」龍幼菱像是死魚一樣躺在床上,朝着白子蘇伸出了雙手。

「這裡可沒有什麼你的丫鬟,你也不是什麼小時候。在這個世界,你就要習慣這個世界的生活方式才行。」

白子蘇嘆了口氣,有些無奈,但也比較理解她的不習慣。

「畢竟我才剛來嘛,還沒熟悉嘛,你要教我才行啊。」龍幼菱有些委屈道。

「起床這種事情還需要教?」白子蘇抓住她的手腕,將她拉起,反問道。

總感覺自己像是養女兒一樣,需要照顧她。

「畢竟我好久沒睡過覺了,忘記了,誒嘿。」龍幼菱做出可愛的模樣,小巧精緻的裸足懸浮在空中,一點也不覺得這有什麼問題。

不得不說,腳好看。

「……你多大了?」白子蘇一陣無語,懷疑她就是不想起,故意的。

在天玄界當然沒什麼問題,但問題是這裡可是藍星。

怎麼可能有忘記怎麼起床這種事,就離譜。

「今年一千五百二十七歲。」龍幼菱像是在炫耀一般。

「老太婆。」白子蘇忍不住說了一句。

龍幼菱一聽,瞬間蚌埠住了,大聲反駁道,「我才一千五百二十七歲!」

她還是只個孩子啊。

「對哦,對於這個世界的人來說的話,你的就是個老妖婆,他們最多也就百歲的壽命。」

「好短。」龍幼菱癟着嘴,忍不住嘀咕道。

現在身為藍星普通人的白子蘇,一聽這話,總感覺有些不對勁。

但還是耐心說道,「所以在這裡別人問起你多大時,你就說你十五歲好了,不然別人會認為你有神經病。」

「這就是你融入這個世界的第一步,知道了嗎?」白子蘇認真的說道。

「哦,知道了。」龍幼菱還有些不高興。

「第二步,就是把你的尾巴收起來。」白子蘇也不管她高不高興,盯着她的尾巴說道。

龍幼菱抱着自己的尾巴,搖了搖頭,有些不甘心,「為什麼?明明我的尾巴這麼好看,摸起來這麼舒服,很好用的。」

白子蘇挑了挑眉,龍幼菱覺得他不相信自己,於是將自己的尾巴遞給白子蘇,「不信你摸摸看。」

白子蘇伸出了手,放在了她的尾巴上,輕輕撫摸着。

真軟,他還以為是硬的。

被接觸的一剎那,一股奇異的感覺蔓延全身,龍幼菱強忍着那種羞意,耳根發紅,「是不是很軟?」

為什麼自己摸自己尾巴的時候沒有這種**的感覺,真是奇怪。

有點舒服是怎麼回事?

「確實很軟。」白子蘇點了點頭,手感好到讓他有些愛不釋手。

但龍幼菱已經抽回了自己的尾巴,感覺繼續被他摸下去,自己肯定會壞掉的。

白子蘇有些意猶未盡,但也有些疑惑。

這時龍幼菱拉了拉白子蘇的衣角,像是祈求,「龍鱗只有戰鬥的時候才會變得堅硬無比,其它時候都很軟,抱着睡覺很舒服的,所以不要收起來好不好。」

「出門的時候收起來就行了,在家裡收不收都沒問題。要是出去不收起來的話,發現你的尾巴是真的,你會被怪蜀黍抓起來做研究的。」

白子蘇說的也是實話,畢竟這個世界的人類對於新奇的事物,好奇心都挺重的。

「研究?」龍幼菱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有些疑惑。

「就是把你的尾巴割下來,然後做些不為人知的事情。」

聽到要把自己的尾巴割下來,龍幼菱抱緊了自己的尾巴,小臉煞白,顯然是被嚇到了。

「我收,我收,出門之前我一定收,我才不要被抓去做研究。」連忙像小雞啄米一般點頭。這麼好用的尾巴,她可不想被人割下來做研究。

看見她這副樣子,白子蘇非常滿意,拍了拍她的腦袋,走出了房間,「該吃飯了,不然得涼了。」

一聽能吃東西,龍幼菱的眼睛都亮了,連忙跟着白子蘇去往客廳。

看樣子是個十足的小吃貨。

來到客廳,白子蘇看了看龍幼菱的光滑的額頭,「你的角呢?」

難怪覺得少了點什麼,從昨天第一次見面就沒看見她的龍角。

龍幼菱神色一僵,支支吾吾的,半天說不出來話。

見龍幼菱面露難色,不想說的模樣,白子蘇也沒繼續追問下去。

不露出來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