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的異世界冒險
我的異世界冒險 連載中

我的異世界冒險

來源:google 作者:時間e然一起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伊普拉 奇幻玄幻

講述了關於主人公無意間進入了另一個世界,在期間不斷冒險成長的故事,主人公在追尋返回自己世界辦法的同時也在不斷成長,在撥開層層迷霧之後發現了暗藏其中的秘密展開

《我的異世界冒險》章節試讀:

所以,你是他們口中的那位大人嗎?洛問道。妳玔應道:是。洛看着津洋居外的風景說:那我從西國到南國也是一手安排的嗎?妳玔:這是命運,關於你的那位朋友,你可以去東國看看,我在那裡有一位朋友應該可以幫助你。洛:那我存在於這個世界的意義是?妳玔:不要被為了目標而去追求目標,在尋求真理的過程中,才是你真正成長的地方,不是一味急求於答案,你是這個世界的見證,而這個世界也在見證着你的成長。

另一邊,驚鴻也從重傷的昏迷中逐漸蘇醒。我怎麼可能還活着?驚鴻慢慢地睜開眼睛並說道。一旁的家臣說:您終於醒了。極道驚鴻問道:大家怎麼樣了,小徹雷雲呢?家臣接着回道:這些已經被御先織蘭大人解決,她也成了南國的鎮守者【(被平亂之啟選中的南國統治者)(平亂之啟:作為當年被御邢從乾光現在的豐都尋找到的神器,是南國絕對的權威的象徵),而據極道月上明大人說,她去完成了一件還沒有完成的事情。

洪雲,你我師兄妹一場,就用絕局對弈來解決我們之間的恩怨吧。極道月上明對着源瀨洪雲說道。自從那場大戰結束後,在原來天雲峰的位置結成一個絕局對弈的鎮式,用來解決只能用武力解決的問題。源瀨洪雲說:勝負間,也是生死間,如果我輸了希望以崇高的方式離去。

妳玔划出結界並說道:接下來我將帶你解答一切你想要知道的答案。(甲為洛,乙為妳玔)

甲:我的出現是作為契機嗎?

乙:是,也不是,巧合使你捲入來自南國的明爭暗鬥中的局面,其中你也見證了許多,無論是來自極道月上明的權謀還是於鶴守孤雲的實力。

甲:所以,他們說鶴行雲封隱說做的是真的嗎?

乙:你指的是來自鶴行雲封隱的人造能力吧。自鶴義岸心開始就已經在進行了,那是御邢應允的做為。因為當時我與御邢所在的年代已經意識到了力量的重要性,所以為了以防萬一防來自除南國外更強大存在的入侵而準備的。我也可以告訴你直到現在關於已經發掘的空間人造能力實驗仍在繼續,就是為了哪怕那麼一次,都不允許出現的可能造成南國覆滅的事件。

甲:那關於那把所謂的神器呢?

乙:平亂之啟是御邢與我在收復分裂南國時在乾光也就是現在的豐都發現的。只有擁有使用那把武器實力的人才能看見那把武器的真實模樣,且每個人掌握的力量不一樣,它也會根據不同的擁有者而變換力量,在普通人眼裡只是一把普通的武器罷了。

甲:那您能洞察整個南國關於伊普拉的話。

乙:確實有另一個異國人在你奔波期間遊走於南國,直到現在他還在某個地方注視着我們。

此時,在豐都的某處一個神秘人正在遠處注視着洛和妳玔的一舉一動。

甲:那極道黔龍呢?

乙:當年他已經預言出來將來所發生的一切,無論我怎麼做也無法改變必然發生的命運。而極道黔龍因為釋放所謂的魔神之力連同那股力量一起化為了灰燼。

甲:那現在來說說關於南國的事吧。

乙:那是四國版圖最大的國家了,你所見的南國還不如東國的冰山一角。早些年也曾與御邢征戰至離原,本來我們以為已經佔領離原時才發現,那一望無際的如火般的平原我們甚至還沒有到東國西南方向的邊城。之後四國聯合會議在中紀島時結識了當時東國的一位所屬東國西方的一位王爺,與他非常投緣相談甚歡,之後也是給了對方信物必要時可以去找對方。這是那位王爺的令牌,我之後會讓鶴守孤雲通過空間之力把你送進東國,到那裡也許有你想知道的答案吧。

乙:感謝你為南國所做的一切,我經歷了世間百態滄桑,我們不是神,即使擁有神賜予的力量也就比常人多活個百年不過,這麼多年來,我也一直通過影的力量汲取魔神之力苟延殘喘至今現在南國有了可以託付的人我也就釋懷了。

甲:那你,是要離開了嗎?

乙:當年,通過那位王爺認識了一個會使用東國術式的人,我從她那裡學會了寄身於物的術式,便是這津洋居堂前展示的摺扇。此事只有你一人知曉,如果有需要我幫助的地方都可以回來找我。

甲:南國以後會打破僵局重開國門吧。

乙:四國早期就經歷過爭鬥,要想真正打開,就要想辦法化解四國千百年來的糾紛爭鬥等。目前,只能說南國各部間的問題得到解決而四國路途尚遠,這個世界還有許多的疑問都需要你親自去解答。

此時,在天上的另一個地方,擺着閑雅的姿勢通過荒道之眼(能洞察整個四國大陸在內的所有事物的神器)注視着地上發生的一切的克雷華·散【(原為開闢四國之前的異族人之後,後被創始者收復作為創始者直系手下工作)對着枼風(風能力創造者—風之主神)(克雷華·散:世上僅一位的操控空間能力之人,因異族血脈加上創始者力量所產生空間之主神)】說:我越來越好奇之後會發生的事了,枼風。枼風則回道:下一站是東國,遊歷四國以後他會跟之前不同嗎?克雷華·散:大人從現實世界中選中他不是爾等能左右的,我們只需在命運中冥冥推動其發展便好並管理平衡這個世界。枼風:所以,在南國將至尚賢時出手也是推動命運嗎?克雷華散沒有多說。

此時,在地上的神秘人到了一個神秘地宮中。混淺【(眾屬十道—清與濁)(中三之一)】到。迎門仆喊到。只見圍着大殿**有十個座位

混淺跪於正中彙報:他馬上要前往東國了,南國之行已經讓他收集了兩種力量。索倫多蘭【(善與惡)(下四之一)】說:你從西國一直跟他到南國,後面與源氏極道黔龍勾結沒有想到自己的身份會暴露吧。正坐的那位:還犧牲了我們的一位成員。混淺:是卑職的失職,沒想到奈舛沒有死,以至於入了別人的局。索倫多蘭對着正**那位:好在收集到了南國的信物,我們的目的也達到了,不像某些人成事不足 敗事有餘。在正**左側說:夠了,混淺、索倫多蘭,按照計划進行下去吧,不必在這裡爭功分錯的。兩人應聲離開。這個時候,正**那位說:東國的事情,是你親自負責,不要讓我失望。**左側那位應道:是。

另一邊,西國諾靈頓當初只是以為剛好順水推舟可以解決一個扼住國家命運的勢力,卻沒想到當奧·奇上位作為奧家掌權者後實行的一系列措施,徹底架空了作為皇室最後的權能。奧·奇來到諾綸,面見諾靈頓國王:你好,我的陛下。

諾靈頓驚慌失措:你,你怎麼來了。奧·奇:你主張的科技興國大大增加了人民的稅賦,外面已經怨聲載道民不聊生了,為此我聯合議政會發起投票表決決定,立新的掌權者你的兒子約翰為新王。諾靈頓:要便拿去吧,只求您能高抬貴手,放過我反正也沒有幾年時間了。奧·奇則悄悄湊近諾靈頓耳邊說:知道我的父親當年為什麼和凌·風及風家鬥了那麼多年都沒有結果嗎?就是因為他不懂得斬草除根,以至於微小的火苗也會燃成大火。諾靈頓:當年可是枼風舉薦你們奧家入宗室以至於擁有官職軍銜以及現在的世家,只笑沒能為他所用還送走了他一家人。奧·奇:我會給你一個體面的結局,你走後我會使國家超過西國歷史記載的鼎盛時期,放心去吧。說完便讓士兵帶走了諾靈頓,不日便上了絞刑架處以極刑。不久,奧·奇:擁立約翰·亞歷山大繼位。此後奧家徹底接管西國長達數十年的奧創時代由奧·奇一把掌控的時代開始了。

還未過幾天,來自南國奈舛的書信就傳到了東方晉(現任南安王)的手上。信使到!門口前僕從接下這封來自南國到書信。那僕從手腳也是勤快,快馬加鞭趕到水香亭(南安王宅邸後花園—荷花池)見到了東方晉立馬下跪行禮並向東方晉說:晉王爺,這是來自南國奈舛的書信。一旁的李管家接過書信說:知道了,下去吧。隨後便將書信遞給了晉王爺。看完書信後東方晉喃喃道:原來是皇祖的舊交,說不定能幫我解決那件棘手的事情。李管家聽見了立馬差人準備起來。

另一邊,在邊城的張玖象【(東國太極武道之後)(邊關守城大將)。一個士兵前來問候:報,這是南安王手諭。張玖象看完書信後知會傳令兵快馬加鞭前往西方陣地告知高寒(西方守關將領)。高寒不日便得到消息原地踏步並和自己的軍師說起:唉,近幾日匪患日益增長,命附近駐守的將士們留意,來自南國的客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