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文娛自由人
文娛自由人 連載中

文娛自由人

來源:google 作者:生薑大魔王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林恩 生薑大魔王 都市小說

「讓我們恭喜林恩先生獲得終身成就獎!林恩,金牌作曲人,六金影帝,多次獲得最佳導演獎、最佳編劇獎、最佳男配角獎項他是網劇的推動者,他是網文改編影視劇的先行者,他是全球最著名的慈善家,他……」看着主持人逐漸變成紫色的臉,林恩淡淡一笑:「要不,咱歇口氣再說?」展開

《文娛自由人》章節試讀:

這種話語果然再一次讓姜一北震驚,他側頭看着林恩,感覺林恩的臉上好像有光,中二的光。

少年人對這類的「改變世界,征服世界」的話語是沒有什麼抵抗力的。

即便是如此中二的話,也讓姜一北感覺燃起來了!

他重重的點了點頭:

「嗯!」

隨後,

林恩的下一句話把他胸中的熊熊烈火澆滅了,一點火星都沒有的那種。

只見林恩笑眯眯的掏出一張紙:

「那啥,討論一下分錢的事情吧,咱們可以簽個合同。」

姜一北愣住了,嘴巴微微張開,面容獃滯:「分……分錢?」

在他眼裡林恩就是個高人。

像突然好想你那樣的歌信手拈來,唱功堪比天王,卻籍籍無名。

見到林恩租住的幸福小區,他更加堅信林恩是一個隱士的高人。

姜一北覺得,以林恩的能力只要他想他可以過上很富足的生活,卻偏偏住在這種老舊小區里。

可是這麼一個隱士高人竟然和他談錢?!

姜一北表示不能接受。

林恩點了點頭:「是啊,我總不能白帶你吧,這世界上所有事情都講究個等價交換,所以咱得先研究研究你掙錢了咱怎麼分。」

小胖子面色嚴肅:「我只要百分之三十,不,二十。剩下的都給您。」

看他的樣子,如果不是要給母親治病,他很有可能把賺的錢全都給林恩。

這是個實在人啊!

林恩抬起手想拍拍他的肩膀,最後又放下了:「分成比例大可不必這麼低。這樣吧,十年。

如果你在我的幫助下真的能火,十年之內你掙的錢咱倆對半分,十年之後你過你的我過我的。」

聽着林恩不容置疑的語氣,姜一北點了點頭。

他有一種預感,抱緊林恩的大腿他就能火!

看着小胖子簽完了一式兩份的「不平等條約」,林恩起身拍打了一下自己的屁股。

「行了,該幹啥幹啥去吧,明天我要是找你的話給你打電話。」

與姜一北互換了電話號碼,林恩就要轉身離開。

姜一北細心的察覺林恩並沒有往小區裏面走,他小跑兩步跟上林恩的步伐:「老師,您要去哪?我陪你去吧。」

他沒有注意到,他的老師臉上有些不自然的紅暈。

林恩的小心臟在不受控制的狂跳,跟一個不太熟的人說這麼多的話,他感覺身上有螞蟻在爬。

他擺了擺手:「沒事,我溜達。你該幹啥幹啥去吧。還有,別叫我老師,我年紀還沒你大。」

姜一北笑呵呵的:「正好我也沒什麼事,我陪您溜達溜達。」

林恩也沒有開口拒絕,兩人一路無話。

走了大概半個小時來到了一個孤兒院的門口。

現在是晚上七點,是孩子們的遊戲時間。

孩子們在一位年輕女老師的帶領下玩的很是開心。林恩仔細看了看,自己相熟的那幾個孩子沒在這裡。

這個孤兒院非常的老舊,就連門衛都沒有。

林恩直接走了進去,長呼了一口氣跟年輕老師打了個招呼:「你好,請問張院長今天在嗎?」

年輕女老師放下了手上的沙包,上下打量林恩,似乎是在判斷林恩來此的目的。

女生的聲音很是清冷,她朝着身後的一個三層小矮樓努了努嘴:「在辦公室,你找院長什麼事?」

「捐款,我來給孤兒院捐點錢。」

他這話一出,女生和姜一北二人都愣住了。

姜一北跟林恩走了一路,二人這一路都沒怎麼說話,他不知道林恩是來捐款的。

掃了一眼林恩穿着的衣服,回想起林恩住的幸福小區,姜一北內心不由的升騰起一陣的感動:

這才是高尚純粹的人啊,明明自己的生活質量不是很高,卻還想着給他人捐款。

女生也是頗感意外,她低頭跟圍在她身邊的孩子們說了些什麼,然後走到林恩面前伸出了手:「你好,我叫姜春泥。請跟我走,我帶你去院長辦公室。」

聽到他這個名字,林恩腦袋裡閃過兩個人——姜泥和李晨……

他腦袋中不由自主的浮現出辣個高喊春泥的男人……

雖然有點想笑,不過他的表情管理做的很好。他揮了揮手:「不用麻煩了,我知道院長辦公室在哪,我自己去就行了。」

姜春泥卻執拗的搖了搖頭:「我陪您去吧。」

她認為即使林恩知道辦公室在哪,自己還是應該出於禮貌保持陪同。

林恩也沒跟她犟。任由她在前面帶路。

姜一北湊了過來好奇的問林恩:「老師,您怎麼知道院長辦公室在哪啊,您來過這個孤兒院?」

林恩點了點頭:「嗯,我來這做過義工……不是說了不讓你叫我老師嗎,你怎麼還叫。」

姜一北撓了撓後腦勺:「那我應該叫您什麼啊,林哥?」

林恩砸吧砸吧嘴,心說我還沒有你大。

不過他還是點頭同意了,林哥就林哥吧,總比老師好。

姜春泥默默側過頭來,她搞不懂這個少年到底什麼來頭,怎麼旁邊那個人對他這麼尊敬?

孤兒院本來就不大,走幾步就到了院長辦公室,姜春泥輕叩房門:「院長您在嗎?」

裏面傳來了一個中年女聲:「小姜啊,進來吧。」

姜春泥推門走了進去,老舊的木門發出吱呀的令人牙酸的聲音。

院長是個大概50歲上下的婦女,穿着異常樸素,帶着一副眼鏡。

她推了推眼鏡露出一個笑容:「有什麼事情嗎?」

姜春泥還沒說話,林恩就越過她衝到了前面,笑呵呵的對着院長揮手:「院長,我來看您了。」

院長有些近視,她眯着眼睛仔細看了看,然後非常高興的給了林恩一個擁抱:「小林啊,你怎麼來了?」

除了父母,面前這個院長是為數不多的不會讓林恩社恐的人。

他笑的很是燦爛:「這段時間也沒空來院里幫忙,這不是想您和孩子們了嗎,回來看看。二胖那小屁孩在哪呢?」

前身在業餘時間經常來這個孤兒院幫忙,這個孤兒院可以說是前身心中的一個聖地。工作一天積蓄的負能量,總會在院長如沐春風的笑容和孩子們的天真爛漫中煙消雲散。

系統讓他做慈善的時候他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這個姥姥不疼舅舅不愛幾乎沒有撥款的私人孤兒院。

本來他想的是把錢交給慈善機構,再讓機構送錢給孤兒院呢。

後來一想萬一遇到那種假慈善,錢未必會送到院長手裡,他就自己送來了。

院長推了推眼鏡:「二胖啊,那個淘氣的小子上周被人收養了,一個很不錯的家庭,看得出來他們是真的很喜歡二胖。我這有地址,你要願意的話可以去看看他。」

林恩腦海中浮現了那個跟前身玩的最好的胖小子,很是為他被人收養感到高興。

「有空我會去看他。院長,這是我的一點心意,請您收下,密碼是您的生日。」

說完林恩直奔主題,他從兜里掏出一張銀行卡,雙手遞給了院長。

院長連連擺手:「不成,不成。我怎麼能收你的錢呢,你還要給你父親治病,這錢我不能收,你能回來看看就已經很好了。」

林恩強行把錢塞到了院長的兜里:「您就拿着吧,錢沒多少,代表着我的一份心意,您拿着給孩子們買點玩具,改善一下孤兒院的伙食。您要不收我可生氣了。」

……

一番推讓之後,院長終於勉為其難的收下了這張銀行卡。

她眼角好似有淚光閃過,感慨了幾句:「好孩子啊,好孩子,這錢我先替你存着,不到萬不得已不會動用,你要是缺錢了就來這取。」

林恩:「不用的院長,我現在掙錢了,你就這錢你就安心花吧,我以後還會送錢過來。」

院長一臉的欣慰,一副孩子出息了的樣子,她抬了抬手:「小姜啊,麻煩你去給客人燒點水。」

姜春泥乖巧的點了點頭,拿起桌子上的熱水壺走了出去。

等她出門,林恩好奇的問院長:「這小丫頭誰啊。」

院長推了推眼鏡:「小姜是青藝的大學生,假期來咱們這做志願者的。」

林恩點了點頭,這就說得通了。這家孤兒院很窮,是請不起護工的,平時就院長和兩個熱心的阿姨在這營生。

又跟院長寒暄了一會,林恩看天色也不早了,就帶着姜一北起身離開。

在孤兒院的門口正好與出門的姜春泥打了個照面。

小丫頭很有禮貌的跟林恩打了個招呼:「林先生這是要走嗎?」

林恩點了點頭:「嗯呢,你也走?」

姜春泥:「我要回學校,再晚一些的話就趕不上最後一班公交了。再見林先生,感謝您的捐助。」

說完她轉身離開。

望着她的背影姜一北感慨了一句:「這姑娘長得還挺好看。」

今天林恩的心情很好,難得開了一句玩笑:「別想了,人家跟你同姓,說不定你五服之內有親戚呢?你住哪,一會怎麼回去?」

姜一北:「我家離勝利公園很近,一會我走着回去就好。林哥沒吃晚飯呢吧,我請你吃個飯吧。」

林恩搖了搖頭:「吃飯就免了吧,我回家還有事呢。」

「那我送您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