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為你摘下滿天星
為你摘下滿天星 連載中

為你摘下滿天星

來源:google 作者:落非葉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單穎 柯震浩

滿天星辰,你是最亮那一顆!展開

《為你摘下滿天星》章節試讀:

  「單夏!幫我把這份文件打印一份!」

  一個女人踩着高跟鞋,化着淡妝,搖曳着身姿走到單夏的身邊,把一份文件扔在單夏的面前,聲音里不帶任何色彩的說道。

  「單夏!你幫我把這個打印兩份出來,我一會要用!」

  又一個冰冷的聲音從後面傳來,隨之而來的又是一份文件扔在了單夏面前桌子上。

  所有的人對待單夏,就好像單夏是一張便利貼,用的時候就想到了,不用的時候隨手丟掉。

  「單夏,總經理喊你過去!」

  正要準備幫同事們複印文件的時候,又一個聲音從門口傳來,聲音依舊是冷冷的,不帶任何的感**彩。

  單夏站起身來,往總經理辦公室方向走去,後面傳來了單夏最不想聽,而且經常聽到的議論聲。

  「你們說說,同樣是單總的女兒,怎麼就差別這麼大呢?」

  「是啊!是啊,一個混的連打少衛生的都不如,一個卻是一人之上萬人之下的總經理!」

  「還不是因為單穎的媽媽能惹總裁開心,聽說單夏的媽媽還是一個小三呢!」

  「怪不得,嘖,嘖,嘖……」

  「……」

  單夏站在總經理辦公室的門口,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準備打開房門,只聽見裏面傳來曖昧的聲音。

  「嗯,唔……軒,我好……愛你!」

  男人邪魅一笑,微微低頭,附在女人嘴唇上輕輕一啄,隨之而來的就是女人的低吟聲,「嗯,你好壞!」

  「我壞嗎?那你還喜歡讓我上你!」

  「啊,軒,唔……你說要是我姐……看到了這一幕……她會怎麼想?」

  「別跟我提及那個讓我反胃的女人,……」

  單夏正準備推門的手,微微一顫,驟然見感覺後背一陣冰涼。

  「砰」的一聲房門被打開,不堪入目的一幕映入眼帘,辦公桌上一男一女兩個身體糾纏着,一個是她的未婚夫,一個是自己同父異母的妹妹。

  此時單夏的眸子里彷彿燃燒着兩團火焰,久違的生動熱烈。

  房門的打開的聲音,讓桌子上的兩個**裸的男女那狂野的動作定格了兩秒。

  華明軒的的某種閃過一抹轉瞬即逝的慌亂,隨即皺起眉頭,好像看到單夏的到來很是反感。

  單穎看到單夏的到來,並沒有感覺到意外,雙眼中儘是挑釁的看着單夏。

  兩人從容淡定的穿着衣服,單穎一臉蔑視的看着單夏說道,「既然你都撞見了,那就不用解釋什麼了吧?」

  華明軒並沒有說話,他感覺這一切並沒有對不起單夏,反而是單夏壞了他和單穎的好事!

  站在門口的單夏,咬着下唇欲要出血,攥着拳頭指甲深深的陷在了掌心肉里,憤怒的身子微微顫抖。

  單夏疾步走到華明軒都面前,怒視着他,問道,「你為什麼要這樣的對我?」

  只見華明軒對這單夏嗤之一笑,冷冷的說道,「我喜歡的人一直都是穎穎,你只不過是我們的一個棋子罷了。」

  話音還沒有落下,只聽見「啪」的一聲,一個巴掌帶着風狠狠的扇在了華明軒的臉上。

  「真讓我噁心!」單夏咬着牙說道,說完話的她毫不遲疑的離開了總經理的辦公室。

  想到兩人糾纏的畫面,單夏的心一陣陣的刺痛,她有種想要輕生的念頭。

  在單家她一直都是低人一等,沒有她說話的權利,她的妹妹一直拿她做替罪羊,在公司更是被人瞧不起,大家都把她當做便利貼使用,現在就連她的未婚夫也背叛了她,跟自己的妹妹搞在了一起,她活着還有什麼意義?

  生活中總有一個堅強活下去的理由,那就是單夏的媽媽,要不是她的媽媽,她也不會重新回到單家,受到這樣的欺負。

  現在最重要的不是為這兩個背叛她的人生氣,而是想辦法讓他的親生父親早一天的把醫療費用打到醫院的賬戶上,她的媽媽等着做手術,人命關天,越早越好。

  想到這裡,單夏拿出手機,撥了爸爸的電話,爸爸一直都是說正在籌錢,籌錢。

  實際上單夏也知道爸爸在單家的地位並沒有那麼的高,估計一直不願意往媽媽的賬戶上打錢,就是她後媽出的主意,單夏看的出來爸爸對她還是有着一絲的憐憫的,不然的話,單夏也不能受了這麼多的委屈,等着他打錢過來救媽媽。

  這通電話出奇的順利,爸爸已經答應她,明天就往醫院的賬戶上打錢,還說他明天回來醫院看看媽媽。

  等單夏幫媽媽擦完身子又洗好衣服,回到單家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八點多了,她累得腰酸背痛,剛躺在休息一下,這時她的手機響了起來,她拿起手機看了看,是單穎打過來的。

  單夏下意識的想掛掉電話,她不想和這個處處針對她的女人說話,更何況上午的時候她還親眼看到了那一幕,單夏的心又狠狠地刺痛了一下。

  電話一直催命般的在那裡響個不停,這時單夏想到了單穎經常跟她說的一句話:一切你只能聽我的,不然的話,你休想從爸爸那裡得到一分錢!

  這點單夏相信,因為單穎的媽媽,吹枕邊風那是一流的,只要是她們想乾的事情,前天爸爸不同意,隔了一夜之後,爸爸就會欣然的答應她們,這就是單穎媽媽的馴夫的高超技術。

  想到爸爸已經答應她明天打錢過來,那今晚就再遷就一下吧。

  「喂!」

  單夏接通電話,淡淡的說道。

  「喂,單夏,你死了嗎?這麼晚才接電話!我今天就不跟你廢話了,你現在馬上去我的房間給我拿一條裙子送過來,快點!地址我發給你!你要是不敢來的話,後果……你懂得!」

  單穎一口氣說了好多,說完就掛了電話。

  二十分鐘前,單穎精心打扮了一番,來到了帝都會所。

  帝都會所,這可是臨江有名的消金窟,首城的宴會廳,這裡都是大官,商業巨賈才回來這裡舉辦宴會。

  今天這裡有她要釣的大魚,前幾天單穎收到請帖,說是今天會在這裡舉辦大型的宴會,臨江最大的boss,柯震浩,將要出現在這裡,商業界流傳,這人是商業界最年輕,最有為,最帥的男人,至今沒有成婚立家,他是整個臨江所有女孩子的心中偶像,夢中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