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天鵝的犬
天鵝的犬 連載中

天鵝的犬

來源:google 作者:一條鹹魚喵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木易為 樓月 現代言情

自卑敏感中華田園犬×外表純粹內心報復性極強的高傲小天鵝木易為對樓月有三次心動後來這三次心動成了他自己的救贖第一次是她低頭撫摸白貓第二次是她握着刀向他噓聲第三次是海邊那句「吻我,木易為,這輩子你唯一不能拒絕的,只有我」展開

《天鵝的犬》章節試讀:

吃完早飯,木易為就騎着單車上學了。

陰沉沉的天氣好像要下雨,但木易為卻覺得萬里無雲,陽光明媚。

來到班級坐在座位上,木易為想着晚上的見面,臉上不由的浮出微笑。

雖然轉瞬即逝,但還是被吳瑩瑩看見了。

吳瑩瑩有些驚訝,明明只是一個除了成績之外什麼都不顯眼的透明人。

怎麼剛剛那一笑,讓她都看的有些呆了去。

她戳了戳一旁的宋沁,抬頭示意她看「你有沒有覺得那個坐在後排的木易為長的有點好看啊?」

宋沁從上至下的掃視了一眼,劉海有些長,蓋過額頭,上半張臉只能看到黑邊眼鏡框。

鼻子好像是比較挺直,嘴唇薄厚有度,臉型流暢。

說不出好不好看,好像是比較普通。

宋沁對吳瑩瑩送去一個鄙夷的目光, ”你是想談戀愛想瘋了嗎?連那種書獃子都關註上了? ”

吳瑩瑩也有些懷疑,難道真的是她自己看錯了?

此時樓月也接到了來自她父親的電話。

「阿月呀!你的腿已經拆石膏了啊?」

”是的父親,昨天剛拆的。「

「恢復的怎麼樣啊?正常生活沒問題吧?」

聽這語氣樓月就知道,他應該是發現楊絮把那兩個傭人叫回去了。

而且他也不打算再派人來照顧她,雖然虛假的關心讓她心理性反胃,但結果是她所想要的。

「沒問題的父親,我自己可以的,不會給您添麻煩。」

聽着女兒懂事的語氣,一絲愧疚湧上心頭,想再給他派個人去,但這個想法只是在他腦子裡過了一下。

就被一旁的楊絮給瞪回了肚子里,一絲愧疚就消散的無影無蹤。

「那你好好照顧自己啊!有什麼事兒就告訴爸爸,爸爸有事就先掛了!」

聽到那邊傳來的嘟嘟聲,樓月哂笑。

從她搬到青山市,樓風就只在一開始給過她一萬塊錢,裏面還包含了兩千的學雜費。

樓錦洲一個星期的零花錢都不止一萬。

但是沒關係,她也不缺錢。

掛了電話,樓月打算打車去超市買些食材,她還是自己試試,一天也不能只吃晚上一頓。

學校里,木易為看着黑板,往常他最熟悉的學習今天卻格外難熬,終於到了下午放學時間。

他從未對放學如此期待,回到小區,他像是做賊一樣觀察着自己家周圍。

發現沒有母親的身影后,他躡手躡腳來到樓月的院子里,按響門鈴。

平復着自己的心情,想讓自己顯的嚴肅一些,他只是來給她補習的,不要激動。

木易為站在門口不斷的給自己心理暗示,好讓自己的心跳平穩下來。

結果在看到樓月的那一霎,所有的努力都白費了,他的心又開始跳的像昨天那樣。

把木易為迎進門後,樓月沒有看見鵝毛的身影。

於是她有些失望的開口「你沒有把鵝毛帶來嗎?」

木易為沒有理解,為什麼學習要把貓帶着?

「算了算了,你先去做飯吧,我好餓。」樓月中午嘗試了一下,可能她沒有下廚的天賦吧。

於是她只是簡單的吃了泡麵,此時早已餓的前胸貼後背。

木易為更驚訝了,為什麼學習還要做飯?

但是他環顧四周,才發現她家的兩個傭人從昨天就不見蹤影了。

難道她現在都是一個人住嗎?她受着傷怎麼能沒人照顧?

但這是人家的私事,木易為也不好過問。

還好他昨天晚上在家已經嘗試過了,現在也不至於表現的像個生手。

打開冰箱,裏面滿滿當當種類齊全。

他一邊搜尋着熟悉的食材,一邊偏頭詢問坐在島台旁的樓月,「你有什麼忌口或者不吃的嗎?」

樓月思慮了一下,忌口的東西好像沒有,至於吃什麼她還是不挑了。

把人家哄騙來做飯已經很不好意思了,要是再挑嘴,她怕人家都會直接跑路。

因此她只是搖了搖頭,示意他自己隨意發揮就可以。

樓月坐在島台的卡座上,撐頭看着廚房裡帶着圍裙忙碌的男生。

之前倒是沒有注意到他還挺高,一直看他挺瘦弱,沒想到居然也有一米八往上。

系帶圍裙掐住腰身,身材比例非常不錯。

樓月在心裏默默點評着。

而因為身後人看着,木易為這頓飯也是費足了心思的。

為了防止失敗,以求萬無一失,木易為做了跟昨天一樣的三菜一湯。

看到晚餐好了,樓月就坐在飯桌前等待,不是她不想去幫忙,要是她這瘸子手一抖,那人家的心血不就是糟蹋了。

等到木易為也落座,樓月終於忍不住開動了。

嘗到第一口之後,樓月還有些驚訝,他做的這頓飯比平常劉姨做的還好吃,是因為她太餓了嗎?

吃飯姿態雖然文雅,但是速度一點都不慢,等她風捲殘雲般的吃到一半後才發現木易為一直都沒動筷。

於是她也停下筷子擦了擦嘴問「你怎麼不吃?」

木易為沒有回答她,只是看着她,不知怎麼,樓月好像透過他那被鏡片模糊的眼睛裏看到了求誇獎的眼神。

於是她開口「你做飯很好吃,謝謝。」

但就是這麼句乾巴巴的誇獎,就彷彿讓他開心起來,身後像是有條搖晃着像螺旋槳的尾巴。

二人吃完之後,樓月本來想去洗碗,但木易為不肯,儘管樓月說了有洗碗機,他也是親自把碗都放進了洗碗機。

”好了,現在可以學習了,你的課本在哪? ”木易為沒有忘記他的本職任務。

樓月不是很想學習,但看木易為那麼認真的模樣,她也沒再拒絕「在二樓書房,你扶我上去吧。」

走樓梯用拐杖確實不太方便,木易為仔細的在衣服上蹭了蹭手,確保手上沒有一滴汗跟油漬才上手攙扶樓月。

來到二樓書房,木易為才發現這裡的陽台就是他昨天晚上看到她的陽台。

這裡還有個窗戶面對着他的卧室,只是平時窗帘都未拉開。

兩人坐在桌子前,木易為正在跟她講數學。

樓月其實理科很好,因此即使木易為的講課水平並不高,甚至可以說講的有些糟糕,但她都能聽懂。

因此她的目光根本沒有集中在書本上,她發現木易為的手很漂亮。

骨量勻稱,十指骨節分明,手背上青筋微微顯露,皮膚很好,一看這雙手就知道他平時肯定是不幹活的。

沒想到這樣一雙手做的飯居然那麼好吃,她一邊分心,一邊聽着木易為講解。

有時還會故意犯幾個錯,因為她發現這樣木易為好像會更高興一些。

今天的課時簡單講解結束,天色已經很深。

九點也剛好是晚自習結束的日子,他該回家了。

有些不舍的出了樓月的院子,他還從小區門口繞了一圈以防她母親發現。

林薇坐在飯桌上,桌上飯菜擺好一口未動,母親在等他一起吃飯。

木易為見狀洗好手坐上桌開口「我們上晚自習學校食堂會提供飯菜的,母親你不用因為等我這麼晚才吃飯。」

「一個人坐在桌子前我吃不下,你要是不想吃就坐在這陪我吧。」

聽着母親傷感的語氣,木易為不忍拒絕,還是端起了碗。

他在樓月那做的本來也不多,大部分還都被樓月吃了,他也不是吃不下。

陪着母親吃完飯,木易為就直接洗漱上床了,之前母親的心理醫生說建議他母親住院治療。

但他母親死活不肯,怕他一個人照顧不好自己,希望等他十八歲成年後以後母親能放下其他專心治病。

懷着對未來的美好幻想,木易為今天晚上睡的格外踏實。

一連五天加上周末木易為都在幫樓月補習,順帶做飯,兩人的關係也漸漸的成了朋友,樓月的腿也已經好的差不多了。

行走如常,要不是腳踝上的疤都看不出她的腿受過傷。

周一該是上學的日子了,詢問木易為得知小區門口到學校是有直通公交的。

樓月準備好後便坐在站台上等待車到來,沒想到木易為也在這裡。

樓月有些不解的詢問「你不是平時都騎單車的嗎?今天怎麼也坐公交啊?」

「我的單車壞了。」

木易為當然不可能說他是為了跟她一起搭公交而故意弄壞車鏈。

樓月根據指示投好幣,車上人已經滿滿當當,沒有空座,她雖然訝異但無所謂,反正也就站十幾分鐘。

木易為當然也發現了沒座位,但他不想讓樓月站着。

因此到了下一站一有空位置,他就立馬佔好位子然後把樓月按到了位置上。

之後就站在外側為樓月擋着擁擠的人群,防止她被人碰到。

樓月抬頭看着眼前這個過於貼心的少年,有些好奇,這個城市的人都這麼善良嗎?

江時雁是這樣,木易為也是。

《天鵝的犬》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