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他從殘夜中走來
他從殘夜中走來 連載中

他從殘夜中走來

來源:google 作者:唐泫歌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司玥 潘蕊 現代言情

如果說甘薇薇是司玥身處黑暗中的那一抹月光的話,那玄澤就是那破開黑暗的黎明月光總會消失,而她已經擁有了屬於自己的光明展開

《他從殘夜中走來》章節試讀:

  聽到這幾個字的司玥一下就懂了尚凝想要表達的意思,外面敲門的不是人,是鬼,而且還是那種死於非命怨氣特別重的厲鬼。

  似乎是聽到房裡有人說話了,外面敲門的聲音也越來越大越來越急促,細聽之下還能聽見敲門聲中夾雜着似有似無的女聲,似乎是在喊着救命。

  門外不停敲門的女鬼似乎發現了司玥沒有給她開門的意圖,於是停下了敲門,開始站在門口哭泣,嘴裏不停地念着:「救我,救我。」司玥轉頭看了看尚凝,又看了看門上的貓眼,尚凝點了點頭。

  司玥通過貓眼向外面看去,就看到一個披頭散髮身上帶着血污的女鬼站在門口垂着頭。突然那女鬼停止了念叨抬起了頭,血紅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貓眼,她好像察覺到了司玥在看她一般。

  就這樣一人一鬼隔着一道門對視了一分鐘之久,兩道血淚從女鬼的眼眶流出,女鬼又再次垂下了頭。當司玥以為女鬼就這樣放棄走人的時候,女鬼的頭又猛然的再次抬了起來,看着司玥的女鬼突然笑了起來,女鬼的笑容越來越大,笑聲也越來越瘮人。

  隨着笑聲的結束,一股強大的怨氣散了開來,女鬼從最開始的敲門變為了瘋狂的抓門,也從最開始的小聲念叨變成了大聲而凄厲的叫喊,尖銳的指甲在門上划過一道道的痕迹,似是要把門抓開抓爛一樣。

  目睹了這一切的司玥轉頭向身旁的尚凝和一直站在身後的賈揚使了個眼神,司玥放在門把手上的手微微用力,尚凝和賈揚都全神貫注地盯着房門並做出防備的姿態,以應變司玥打開門之後的會發生的任何情況。

  深吸了一口氣的司玥轉動了門把手打開了門,剛一打開門,那快化為實質的怨氣一下就衝進了房內。房內的溫度瞬間就下降了好幾度,讓穿着短褲短袖的司玥身上一涼,明明是夏天卻冷的有種要過冬的感覺。

  司玥緩緩地吐了一口氣,自己從小跟鬼一起長大,身體早就適應普通人所不能承受的低溫。雖然這個女鬼的怨氣之強竟然快化為實質了,但是有尚凝的提醒讓她做足了心理準備,這怨氣所帶來的寒意讓身邊有着尚凝和賈揚的司玥表示早就習以為常了,甚至於司玥還覺得涼涼的挺舒服。

  打開門之後尚凝就飄到了門前冷眼看着女鬼並給司玥抵擋着怨氣的侵蝕,女鬼看見尚凝心裏閃過了一絲懼怕,但是已經瘋狂了的她並沒有去在意,而是發了瘋似地撲向尚凝。

  面對已經撲來的女鬼,尚凝毫不在意,只是從身上散發出了已經化為實質粘稠的怨氣把女鬼給包裹了起來化作了怨氣屏障,剩下的怨氣還不停的在吞噬女鬼飄散在外的怨氣壯大自身。

  撲在空中的女鬼被尚凝怨氣屏障困在半空中,半響後,尚凝的怨氣屏障里發出拍打的聲音和女鬼的慘叫聲,沒過多久,拍打聲和慘叫聲也漸漸弱了下去。

  怨氣屏障里的聲音已經弱到幾乎聽不見了,尚凝只是瞥了一眼就轉身飄到了司玥身後站着。司玥看到怨氣屏障里女鬼的慘樣開了口:「我這兒可不是誰都能來撒野的。」

  司玥轉身進了房間,尚凝和賈揚跟隨其後,後面還飄着關着女鬼的怨氣屏障也一同進了房間,門「啪」的一聲關上了。

《他從殘夜中走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