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蘇遙陸青城免費小說
蘇遙陸青城免費小說 連載中

蘇遙陸青城免費小說

來源:外網 作者:陸爺又吃醋了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都市言情 陸爺又吃醋了

正在連載中的現言之作《陸爺又吃醋了》,是新生代作者「餘九九」所出品的,蘇遙、陸青城是書中的主要人物,該文內容充滿了無盡的看點,小說精彩劇情十分吸睛,文章詳情講述的是一場車禍,一場陰謀算計,將蘇遙變成了替罪羊,成為陸青城眼裡最痛恨的女人。他們之間原本的關係十分幸福,但是如今經歷了種種劫難之後,陸青城已經不想同她在一起了。誤會的發生,真相的不得解,讓他們的這場愛情之路走到了盡頭。而當蘇遙被傷透心真正 展開

《蘇遙陸青城免費小說》章節試讀:

『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長孫無忌聞訊趕來的時候,瞧見地上的兩段青蛇,再看李世民包紮過的手臂,匆忙上前護住嘉彌,語帶關切「你沒事吧?」

嘉彌搖頭「李二哥哥幫我擋了下,他受傷了,我沒事。」

難得聽到聲二哥哥,李世民眉宇舒展着,唇角掛了抹笑。

長孫無忌上前,滿是感激地衝著李世民拱手致謝,隨後目光掃過桃園,神色凝重「這才剛入春沒多久,何況每日都有人打掃,怎的居然還會有蛇出沒,看來得讓人將這園子好生料理番。」

李世民望向嘉彌「今日虧得我在這兒,否則你個人躺在樹上玩兒,也是危險。」

嘉彌想想也覺得後怕,抿着唇沒有吭聲。

李世民撿起剛剛擲出去的短刀,收入鞘,隨後看眼長孫無忌,問「方才你在書房忙什麼呢?」

他來長孫府的時候,長孫無忌正在書房忙活,他索性便帶着李安自己過來摘桃花,這才遇上了嘉彌。

如今李世民問起,長孫無忌嘆了口氣,道「前段日子聖上欲東征高麗,我父親捨命進諫,這才改了主意。只是這兩日又起了攻打吐谷渾之心,上午裴伯父來見父親,商談與吐谷渾的戰事。」

長孫無忌擰眉沉吟着「此戰如何去打尚未有所定論,我父親和裴伯父正為此憂慮,而我身為其子,自然也想出份力,奈何苦思良久也沒什麼好法子來解他老人家的煩憂。」

李世民點頭「聽家父說起過,與吐谷渾之戰不宜僵持太久,是得想出個速戰速決的好法子才成。」

他說著擰眉思索,時有些出神。

李安喚他,他回過神來,利索地爬上樹去採擷桃花。

嘉彌仰頭喚道「不是有蛇嗎,你怎麼還上去?」

李世民笑「蛇若再來,二哥哥照砍不誤。」

「……」

長孫無忌偏頭看向旁邊的妹妹,給她解釋「唐國公夫人來了洛陽,想吃桃花蒸酪,我說咱們家的桃花開得好,他才過來的。」

嘉彌瞭然,又仰面問道「那你個人要摘到什麼時候,不如我和阿兄幫你,速戰速決?」

樹上的李世民眸光閃,身形頓住「你剛剛說什麼?」

嘉彌有些不解,只以為他沒聽清楚,又重複了遍「我問要不要我和阿兄幫你摘,這樣快些。」

李世民思索了會兒,突然咧嘴笑起來,鳳目里星光乍現,帶着些許興奮與張揚「找人幫忙,速戰速決,我怎麼就沒想到呢!」

嘉彌與長孫無忌互望眼,覺得這人有點兒不正常。

片刻後,長孫無忌意識到什麼,抬眸「吐谷渾的戰事,你可是想到了什麼好主意?」

李世民這會兒顧不得摘什麼桃花了,神采奕奕地從樹上跳下來,對無忌道「昔日鄭桓公借刀殺人,最後滅了鄶國,如今大隋欲打吐谷渾,何不也借把刀來?」

長孫無忌擰眉琢磨片刻「你的意思是,鐵勒?」

「就是鐵勒!」李世民說著,彎腰撿起石子在地上寫寫畫畫,之後拿桃枝指着道,「若能遊說鐵勒,許以誘惑,使之派兵攻打吐谷渾,吐谷渾勢弱之下必然會請求我大隋的支援,我們趁此時機派兵而往,出其不意攻其不備,打吐谷渾箇措手不及,豈不是最省時省力的法子?」

他雖年少,說起此事眉飛色舞,指點江山,頗有幾分英勇少年的意氣風發,恣意昂揚。

嘉彌琢磨着他的話,問道「那這不是騙人嗎,吐谷渾以為是援軍到了,結果咱們卻把它給滅了。」

「兵者,詭道也。」李世民朗笑兩聲,望向她,「戰場上刀劍無眼,你死我亡,講究的是兵不厭詐,戰略致勝,可不是孔孟聖賢之道。胸懷坦蕩,仁德寬厚者,是君子;收復失地,壯我山河者,是英勇大丈夫!男兒頂天立地,當有征伐戰場,英勇無畏的雄心壯志,亦當有厚德載物,憐憫蒼生的赤子之心,這二者,可並不矛盾。」

嘉彌抬眸凝向李世民那雙丹鳳眼出神,他的眼神深邃,又暗藏幽光,談吐間矜驕自傲,容光煥發,是她在同齡人未曾瞧見過的模樣。

耀眼,奪目,堪比驕陽。

嘉彌還在晃神,李世民已經重新上了樹,邊折花邊對長孫無忌道「我也是突然想到的,但對吐谷渾和鐵勒之間的局勢算不上了解,紙上談兵罷了,具體怎麼做還得看你父親和聖上的意思。」

他說著,低嘆聲,有些惋惜「只恨我還年幼,否則也想上陣殺敵,建功立業。」

李安提醒他籃子里的桃花滿了,李世民從樹上下來,拍拍長孫無忌的肩「時辰不早,我先回了,改日再敘。」

語罷又望向旁邊的嘉彌,他笑着從籃子里取了幾枝桃花出來「送給你,擺屋子裡添些雅緻。」

隨後又想起什麼,從胸前摸出那本《史記》還給她。

嘉彌怔怔接過,再抬頭時,他已經邁着輕快的步子走了。夕陽落在他墨發間,有絢爛霞光閃爍。

嘉彌捧着那幾株桃花,沉思着抬眸看向長孫無忌「阿兄,你這位好友,有些特別。」

——

書房裡,長孫晟正與同僚好友裴矩相對跽坐於低案前,商榷吐谷渾的戰事。這會兒兩人剛商量好對策,精神抖擻,心情俱佳。

外面僕從入內傳話「郎主,四郎君和小娘子來了。」

長孫晟為裴矩續了盞酒,吩咐他們進來。

嘉彌拿着方才李世民給她的桃花歡歡喜喜跑進來「阿耶,我看院子里桃花開得好,給你摘了些過來,讓這書房添幾分春色。」

話音剛落,她瞧見屋子裡赫然坐着另外位長者。見她望過來,長者捋了捋鬍鬚,沖她笑道「嘉彌又長高了不少。」

裴矩時任黃門侍郎,前陣子被遣出使西域,引導番邦各國入朝納貢。裴矩有三寸不爛之舌,他這去,倒是真使得不少番邦使臣入京朝貢求和,被陛下大加讚譽。

「裴伯父!」嘉彌笑着上前見禮,很是親昵,「您去趟西域回來,都變年輕了。」

「沒大沒小。」長孫晟嗔了幼女眼,「哪有這樣跟長輩說話的?」

裴矩不以為然,反而很是樂呵「我就喜歡嘉彌這性子,小嘴兒抹了蜜似的,討人喜歡。你裴伯伯我也是過六十的人了,還能被你誇年輕,我這心裏別提多高興了。」

雖是撿好聽的說,但嘉彌這話卻也是不虛的。裴矩已過耳順之年,但身強體壯,精神矍鑠,並不顯老。

反觀嘉彌的父親長孫晟,自前段日子出使突厥歸來,早年征伐沙場落下的身病症冒出頭來,反而顯得有些憔悴,還不如年長自己幾歲的裴矩瞧着有精氣神兒。

嘉彌瞧見案上的酒,眉心微蹙「阿娘不許阿耶飲酒的,阿耶怎不聽話,若是舊疾複發,豈不讓阿娘難受?」

長孫晟微怔,有些訕訕地放下酒盞「阿耶不過前日咳了幾聲,是你阿娘小題大做,才不許我飲酒的,實則並無大礙。」

嘉彌道「阿耶這般說,我回頭告訴阿娘去,看她怎麼說。」

「……」長孫晟訕笑兩聲,「今日高興,方才同你裴伯伯小酌罷了,阿耶這便戒酒,哪裡值得跟你阿娘說什麼?」

裴矩在旁看着,抿笑不語。

嘉彌跪坐在案前,把父親的杯盞收起來,又看眼裴矩的酒盞「裴伯伯也要少飲酒,身體才更硬朗。」

長孫晟輕點她的腦袋「你手裡的花,若是再不插瓶子里,只怕就要枯死了。」

經父親提醒,嘉彌這才想起花兒來,忙起身去找插瓶,順便回頭補句「我阿兄有出兵吐谷渾的良策了,正要與阿耶和裴伯父商議呢。」

嘉彌此話出,自進來就被忽略的長孫無忌終於有機會進入長孫晟和裴矩的視線里。

裴矩與長孫晟互望眼,後者眼底含笑「嘉彌說的可是真的?四郎有什麼想法,說來聽聽。」

長孫無忌自入了書房,見父親和裴伯父眉頭舒展,他就知道兩人應該已經有了主意,本沒有再獻策的打算。此時驟然被問起,他頓了頓,應着頭皮拱手

「父親和裴伯父皆為外交使臣,能言善辯,若能遊說鐵勒,許以誘惑,使鐵勒派兵攻打吐谷渾。吐谷渾勢弱之下必然請求我大隋支援,倒是我們再派兵而往,與鐵勒兩面夾擊,攻下吐谷渾想必輕而易舉。」

書房內突然安靜下來,良久無聲。

長孫晟此時的內心是震驚的,就在剛才,他與裴矩剛剛想到出兵良策,甚至謀劃好了個細節,總的而言,與無忌方才所述大同小異。

「這主意,是你想出來的?」長孫晟眉頭皺了下。

長孫無忌實話實說「是世民想的。」

「原來是唐公家的次子。」裴矩捏着酒盞沉吟片刻,詫異之後又覺得似乎理所應當。

「唐國公李淵七歲襲爵,為人面玲瓏,心有七竅。他的夫人竇氏乃周武帝宇邕的外甥女,自幼聰敏慧嘉,被周武帝養在宮。六七歲時,因見周武帝與突厥和親公主失和,還曾規勸武帝親近和親公主以安天下,得武帝讚賞。」

裴矩說著,喟嘆聲,「他們夫婦都是能人,不曾想如今連兒子小小年紀也頗有謀略,絲毫不遜於父母。」

長孫晟也沉吟着點頭「家兄長孫熾素來欣賞唐國公夫人的聰慧睿智,總拿夫人幼年諫周武帝之事來勸我,說如竇氏那般聰穎敏達的女子,想必能教養出好兒郎,給嘉彌說親,李家當為首選。為著嘉彌的親事,家兄今日還曾親自登門與我提過。」

裴矩飲了口酒,喜得拍長案「令兄獨具慧眼,單李二郎這番言論,嘉彌日後若能嫁給他,我看是不錯的。」

《蘇遙陸青城免費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