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所思若為平生
所思若為平生 連載中

所思若為平生

來源:google 作者:一梅橙子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夏思若 江平生 現代言情

他們的相識像是戲劇性的意外,分開更是狗血橋段,第一次重逢相顧無言,第二次確是在最差的時候相遇,她和別人糾纏不清的孽緣到底還是刺痛了江平生的心,第三次的重逢,:「江平生,我們浪費了八年時光」他擁她入懷:「夏思若,你,,,,別再離開了」展開

《所思若為平生》章節試讀:

  江平生因為半夜喝多了給夏思若家裡打了好多通電話都沒接,很擔心就跑去找她,但是只知道小區不知道哪棟樓,就在小區門口坐着,一直在等她,看見她一身狼狽:「你怎麼了?」

  只是輕輕碰了一下,她突然反應很大的跳開:「別碰我!」

  「怎麼回事,你被?」

  「沒有,你離我遠一點。」

  「你身上都是傷,我們去醫院看看。」

  夏思若的大腦和身體還是處於一個緊張的狀態:「啊!!別碰我,別碰我。」她哭喊着。

  「好,我不碰你,我們去醫院好不好?」

  她這才抬眼看到眼前的人是江平生,放心的昏倒了:「思若!」扶着她在路邊攔車,送到了中心醫院。

  急診室外醫生詢問江平生:「你是患者家屬嗎?患者只是太緊張暈了過去,她的脖頸處有掐痕,身上有很多傷痕,不過好在沒有受到別的傷,這種情況報警了嗎?」

  「等她醒來我問問吧,麻煩您了醫生。」

  江平生進病房看到她安靜的睡着,掏出手機給林啟行打了個電話:「老二,你大半夜的幹嘛啊?」

  「大哥,你託大伯幫我查一下今晚有沒有接到女生報警?」林啟行的大伯是副局長。

  這話嚇得林啟行從床上彈起:「老二,你……不會?」

  「不是,我在中心醫院一樓急診,思若出事了,老大,你儘快幫我查一下。」

  「就是昨天和你在一起那女生?行,我問問,一會去找你。」

  夏思若不是內心脆弱的人,在夢裡也沒有哭喊,沒有流淚,表面平靜的不像發生過事情的樣子,可是緊皺的眉頭出賣了她,江平生就那麼靜靜的坐在她身邊守着。

  半個小時後林啟行風塵僕僕的趕來:「老二,查出來了。」

  「噓。」江平生比了個手勢:「我們出去說。」

  走廊里,江平生倚靠在牆上靜靜的聽着:「今天凌晨確實有女孩報警,聽說到的時候正好抓了正行,才沒讓人得逞。」

  「那就行。」

  「後來,錄完口供,她就被家人接走了。」

  「家人?她沒有家人。」

  「怎麼會,來人說是她哥哥。」

  「她哪有什麼哥哥了。」

  「還有問題就是,抓獲的兩個人,一個因為眼睛重傷進了醫院,還沒等審,人就那麼離奇的沒了,另一個因為證據確鑿,錄完口供就被臨時關押,人也沒了。」

  「怎麼回事?對了,思若的身上披着一件西裝外套,我看過價格不菲,不是一般人穿得起的。」

  「那就說明,這件事不簡單。」

  「老大,這件事得好好查。」

  「我明天就走了,怎麼弄。」

  「我來。」

  「這件事你別插手了,對方什麼人我們都不清楚,我讓大伯注意了,我也會勤盯着的。」

  「你對人家小女生動心了?」

  「沒有,就是覺得她可憐。」

  「老二,來之前我查過她的底了,雖然你家沒什麼門第之見,但是她的背景,你還是離她遠點。」

  「別瞎說,回去吧,謝了老大。」

  「咱兩之間說什麼謝謝,我說的你放心裏,先走了。」

  兩人道了再見,江平生坐在床邊看着她:「這一晚,你到底發生了什麼?」

  夏思若醒來的時候已經中午了,胳膊輕輕一動就疼,她依稀記得凌晨的時候碰到了江平生,可是現在他不在。

  想要坐起來渾身都痛:「肯定是跳車的原因。」

  剛說完江平生就拎着粥進來了:「什麼跳車?」

  「啊,沒什麼,就是說渾身疼。」她不知道楚辭是什麼人,不想江平生牽涉進去。

  「行,吃點東西吧,睡一早上了。」

  「你一直在這?為什麼會出現在小區門口?」

  「那個,還不是因為你昨天接了我電話,晚上和他們喝大了,散步回家正好路過你家那,就看到你了。」

  「哦,這個樣子啊。」夏思若幫忙支好桌子:「這粥還挺香的。」

  「你……昨晚?」江平生支支吾吾的也不知道該不該問。

  「沒什麼就是碰到攔路搶劫的了,你也知道我那麼聰明,肯定想辦法報警了,他們都被送進去了。」

  「那就好,最近不太平,聽說前兩天發生一個案子,兩個男的行兇的時候被抓個正着,一個眼睛啊都被女方刺瞎了,後來那個女孩被自稱是她哥的人接走了,那兩個犯人都離奇死亡了。」

  夏思若聽着他那麼說,手一抖,臉色發白:「啊,是嗎,還有這種事?」她的腦海里浮現出那個男人的臉。

  江平生看着她的反應就知道,她肯定知道頭目是誰,只不過有些不定的原因不能說而已,自己又不能逼她回想。

  夏思若在安靜的喝粥,忽然門口有個男人一閃而過,沖她笑了笑,那笑容讓她不寒而慄,打了個冷戰。

  「怎麼了?」

  「我……想回家,現在就回。」她絕對沒有看錯,那是她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臉。

  「不行,你身上傷還沒好。」

  「可以了,我要回家,謝謝你。」說完就把手裡的針拔了,着急下床。

  被江平生按了回去:「行行行,你先坐着,我去給你辦出院手續去行吧,一會就能走了,你先坐着把粥喝了。」說完就出去了,在門口和一個男人擦肩而過。

  夏思若坐在病床上根本沒有喝粥的心思,男人走近她的病房:「好巧啊。」

  聽見他的聲音,夏思若就渾身發抖:「你,為什麼會在?」

  「我當然是來看兄弟了,他可是一輩子都折你手裡了,你說我該不該幫他報仇?」男人笑着問。

  「楚辭,你到底想怎麼樣?」

  「剛才那個是你的男朋友?」

  「不是,只是路人,見義勇為而已。」夏思若連忙否認。

  楚辭也不揭穿她:「這麼怕我?我的兄弟昨天可都是栽在你的手裡,應該我怕你才對,怕我有一天也栽在你手裡。」

  夏思若再也不想看見他的臉:「如果可以,我希望再也不會見到你。」

  楚辭笑了笑:「我們後會有期,這是我夜裡沒對你說完的話。」說完留下一臉恐懼的夏思若就出去了。

  沒一會,江平生回來看見她臉色蒼白,流冷汗的樣子,着急的問:「怎麼了?」

  「沒事,就是覺得有點冷,骨子裡的冷。」

  「手續辦完了,走吧,這是我在醫院附近幫你買的衣服,換上就走吧,這件西服是?」

  「我不要,扔掉。」夏思若在衛生間邊換衣服邊說。

  「好。」

  兩人出了病房她隨手就把那件西服扔垃圾桶里了,直到兩人出了醫院,走廊里出來一個人把衣服拿走。

《所思若為平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