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四合院:簽到系統的幕後黑手
四合院:簽到系統的幕後黑手 連載中

四合院:簽到系統的幕後黑手

來源:google 作者:詩雨墨染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何雨柱 詩雨墨染 都市小說

二十一世紀有為青年,因意外來到情滿四合院,附身到六十年代廚師何雨柱,他只想安安穩穩的過日子,面對接連而來的四合院瑣事,憑藉簽到系統隱藏在幕後,眾禽獸回首往事才發現,最不起眼的才是最大的boss展開

《四合院:簽到系統的幕後黑手》章節試讀:

1959年,冬季

北方寒風蕭瑟,如鵝毛般的大雪在寒風之中飄蕩,偌大的四九城,放眼望去皆是皚皚一片。

銀裝素裹,分外妖嬈。

東值門外,隨着廣播員的聲音,第三紅星軋鋼廠近萬工人如潮水般湧出,疲憊不堪的臉上帶着幸福的嚮往。

然而一道消沉的背影,顯得格格不入,何雨柱任由雪花掉落在破舊的綠色棉衣,腳步不緊不慢的走着,若隱若無的低語在風中消散。

「六十年代?何雨柱?情滿四合院?」

「叮!請宿主儘快綁定簽到系統,綁定後不可解綁。」

耳邊再次響起系統提示,何雨柱仍舊不死心的問道:

「系統,我真回不去了嗎?」

「叮!請宿主不要對此再抱有幻想,請問宿主是否綁定系統。」

「你倒是挺會安慰人,綁定吧!」

何雨柱也是被氣笑了,誰能想到他只是出於好奇,熬夜看完一部跟他同名同姓的電視劇,一覺醒來就變成悲劇男主何雨柱。

而這個系統從他醒來就一直提示讓他綁定系統,也不厭其煩的一遍遍提示他不要對回去抱有幻想。

「叮!簽到系統開始加載中……」

「加載中……」

「百分之十…」

「百分之五十…」

「百分之百…」

「叮!加載成功,開始檢測,請稍候…」

「叮!恭喜宿主獲得綁定禮包,點擊查看」

「叮!檢測宿主並未簽到,請宿主儘快簽到。」

「叮!簽到系統分為日簽(每個星期第一天),七日簽,月簽,季簽,年簽,和特殊簽,簽到時間越長,獎勵越好。」

「特殊簽是指國慶,新年,結婚,升職,子孫誕生之類有特殊意義的日期。」

一串串提示音讓他忍不住揉了揉眉心,眉頭微皺問道:

「簽到吧,順便打開禮包,」

「叮!恭喜宿主獲得隨身空間十畝土地,開啟系統空間,點擊查看」

「叮!恭喜宿主獲得現金一百,十斤豬肉,布票五張,已存放系統空間,點擊查看。」

好東西!

何雨柱心中一喜,雖然隨身空間屬於爛大街,穿越者必備物品,但也是最實用的,尤其在這個年代。

現在還是三年自然災難時期,有錢有票也不一定買的到東西,但是有田就不一樣了。

六十年代什麼最重要,答案只有一個,糧食,國家大事對我們這些普通小老百姓太過遙遠了。

豐衣足食,老婆孩子熱炕頭才是普通百姓的追求。

「傻柱,幹嘛呢,怎麼不進去。」

一聲略帶尖酸的聲音打斷他的臆想,抬頭望去,才發現自己不知不覺回到這個既熟悉,又陌生的四合院。

「嗨!跟你說話呢,又犯傻呢?」

正在他感慨的時,刺耳的聲音再次響起,讓他厭煩不已,沒好氣道:

「我幹什麼,你管得着嗎?再叫我傻柱,信不信我抽你。」

很難想像,站在四合院前這個尖嘴猴腮,一臉刻薄相的男人就是秦淮茹的丈夫賈東旭。

怪不得就算棒梗經過秦淮茹基因優化,長大後還是尖酸刻薄相,不得不佩服賈家基因的強大。

「你吃槍葯了!火氣這麼大?」

賈旭東有點懵逼,這還是他認識的那個憨傻的傻柱嗎。

「告訴你,傻柱這倆字不愛聽,再叫我傻柱,別怪我大嘴巴抽你。」

說完也不搭理目瞪口呆看着他的賈東旭,背着手向悠閑的向中院走去。

跟一個快死的人有什麼好計較的,我還真希望你能多活幾年,不然你兩腿一蹬走了,你媳婦可把我坑慘了。

偌大的四合院住着十幾個戶人家,大大小小一百多人,大部分都在軋鋼廠上班,此時已經到了飯點,各家各戶升起一縷縷的炊煙,空氣中伴隨着特有的飯香。

剛到中院的何雨柱腳步微頓,好像忘了挺重要的事,再看空蕩蕩的雙手,一拍額頭,暗嘆道:糟了!怎麼把坑哥狂魔何雨水給忘了。

傻柱每天都要給正在上學的何雨水帶飯,

他第一天上任,糊裡糊塗的把這個便宜妹妹給忘了。

得!事已至此,他也沒太好辦法,看看家裡有什麼吧。

何雨柱微微加快腳步,回到房間,入眼皆是年代感十足的擺件,簡單又溫馨。

說實話挺陋的,進門一張桌子,門口是簡易廚房,裏面放着一張床,加上幾個柜子。

這條件在現代貧困戶都比這強,但在這年代傻柱這條件妥妥富二代一枚。

真想不明白,捏着倆王四個二的傻柱,怎麼會被一手臭牌的秦淮茹給反殺了。

從糧缸拿出棒子麵,點水合面,揉捻成型,一氣呵成,在他出神入化廚藝下,一個個圓潤飽滿的窩頭整齊的放入蒸籠。

滿意的擦了擦手,慶幸傻柱的廚藝他也一併接收了,憑藉傻柱的手藝,就算沒系統他也能過得很滋潤。

「哥哥,你回來了,今天沒帶飯盒嗎?」

何雨柱嘴角微微抽搐,看着推門進來的何雨水,很難想像眼前這個豆蔻年華的少女,會是一手把親哥推入深淵人。

何雨水疑惑的看着盯着她愣愣出神何傻哥,奇怪的問道:

「哥?你怎麼了?」

回過神來的何雨柱神情有點尷尬,訕笑道:

「今天食堂沒飯,咱們自己做飯。」

原則上說,他並不是何雨水的哥哥,但是他畢竟佔據了何雨柱的身體,照顧何雨水是最基本的道德。

「好吧!那我跟秦姐借點鹹菜,她家鹹菜疙瘩比副食店的還好吃。」

何雨水雖然感覺傻哥今天挺奇怪的,但並未放在心上,說完就向賈家走去。

「你回來,別人家都在吃飯呢,別去打擾你秦姐了,去地窖摘棵白菜,哥給你炒白菜吃。」

何雨柱連忙叫住便宜妹妹,他正想趁着賈東旭沒死之前,跟賈家斷乾淨的,你這麼一去,我不就前功盡棄了嗎?

「啊!又是白菜啊!我在學校食堂都吃吐了。」

何雨水嘟着嘴,顯然對白菜有着很深的怨念,雖然嘴上抱怨,但還是聽話的去了地窖。

看着邊走邊碎碎念念的何雨水,忍不住一陣苦笑,其實他心裏也明白,何雨水向著秦淮茹,也不能怪她。

他那個便宜老爹何大清在何雨水九歲時候,扔下他們兄妹跟白寡婦跑了,臨走之前不忘把錢捲走。

要不是聾老太太出面護着,他們兄妹倆的下場可想而知,而何雨柱也是大老粗,忙着上班也不知道怎麼安慰何雨水,還是秦淮如開導雨水,從小缺乏母愛的雨水對秦淮如產生依賴性。

從這方面看,傻柱確實應該感謝秦淮茹,但也不是幫她們家拉套的理由。

秦淮茹可能確實喜歡傻柱,但這種喜歡跟她兒子棒梗相比一文不值。

「哥,我回來了。」

沒一會何雨水拎着洗好的白菜回來,房間沒有水,所有住戶洗衣做飯都在中院的公用用水區。

接過還在滴水的白菜,對被凍得直搓手的何雨水說道:

「行了,剩下的我來就行,你去炭爐旁烤烤火吧,幫我看着蒸籠。」

「得嘞!凍死我了。」

何雨水高興的應了一聲,如小貓一般蜷縮在火爐旁,眯着眼問道:

「哥,還有一個月就過年了,今年咱們還去秦家一起過年嗎?」

聞言何雨柱一愣,隨後動作不停的切着白菜,嘴上說道:

「今年咱們在自家過年,現在各地都在鬧饑荒,誰家都不富裕,就別給別人添麻煩了。」

隨後又想到什麼,接著說道:

「到時候問下聾老太太要不要過來跟我們一起過年,太太對咱家有恩,做人要知道感恩。」

何雨水之所以這麼問,因為平常過年基本都是在一大爺易中海家,後來看賈家生活太貧苦,一大爺就建議四家一起過年。

賈家當然高興的同意,畢竟一起過年,吃的好,剩菜剩飯也是他們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