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聖武風華
聖武風華 連載中

聖武風華

來源:google 作者:榮豐生涯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榮毅 蕭凰娍

黑暗與動亂降臨光武世界,五大帝國烽煙四起,百姓流離失所……誰能拯救天下蒼生,再立新秩序?!我是一個孤獨的穿越者,更是一個華夏文明的傳承者看我重建華夏強國,聚義將星璀璨,謀士如雲,昔日歷史牛人皆閃亮登場……帥有白起、韓信,將有項羽、呂布,謀有張良、李斯……我華夏人才濟濟,曹操、商鞅也是我的好相邦……光武世界,由我來執筆一世!展開

《聖武風華》章節試讀:

天武帝國皇都紫極聖城,乃是光武大陸之上,昔日最繁華的大都市之一。

三天前,紫極聖城中上演了一次空前慘烈的軍事政|變,直接將整座城市推進了風雨飄搖之中。

一直籠罩在聖城上空的瀰漫硝煙,以及聖城內的人心惶惶,就是對這座曾經繁華、輝煌一時的大都市無情地嘲諷。

聖城外城大軍的廝殺、吶喊之聲,早已經停歇。

只剩下一些零星的頑抗聲,還時隱時現的傳來打鬥、呼喝的聲音。

聖城內城俗稱皇都,只有一牆、一門之隔。

皇都宮門,乃是由帝國最強大的三萬皇室御林軍,常年駐守在此地。

此時天武帝國皇室成員之中,除了已經戰死的,全都被堵在了這裏面。

天武帝國已立國五百年,自第七代帝王意外戰死沙場之後,已經接連三代幼主接掌帝國權柄。

說是幼主接掌,不如說是大權旁落,不然何至於今日爆發軍事政|變。

天武帝國皇室榮氏之中,所有的親王、郡王,就連能戰的駙馬都統統|戰死在了皇都內外。

換句話說,只要是榮氏一族的男人,皆是叛軍誅殺的對象。

此乃非戰之罪,而是他們投錯了身世,或是站錯了隊伍而已。

就在叛軍即將強攻皇都之時,突然宮門之上縱躍下一道紫衣人影。

紫衣人影赫然是一位老年太監的打扮,此時正佝僂着腰背,靜立於數萬準備攻城的叛軍之前。

他雙手捧着一道聖旨,正高舉着面向叛軍主帥的方向。

叛軍主帥正是天武帝國的三大巨頭之一,軍方元老蕭默笙,蕭大將軍。

十息過後,蕭默笙主動抱拳一禮之後,方才開口道。

「紫公公,您這是何意?」

紫衣老太監抬起頭來,渾濁的雙眼之中一絲明亮一閃即逝,隨後沙啞的聲音響起。

「皇上想跟大將軍做筆買賣,這才派老奴來問一問你。

你且大可放心,此事無關乎今日君臣刀兵相見。

對大將軍來說,也有可能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若是你答應了,你所夢寐以求的東西,這份聖旨都可以為你實現。」

蕭默笙沉吟片刻,臉上露出一絲僵硬的笑容,伸出右手指着聖旨道。

「蕭某是看在紫公公的面子上,才答應下這筆買賣了。」

紫衣老太監自嘲一笑,露出一張比哭還難看的笑臉道。

「皇上雖然年幼,可他體恤宮中這些年來,一直陪伴着他、照顧着他長大的大小太監和宮女。

皇上說了,他願以這落日餘暉中的天武江山,換取他們餘生安好、無恙。」

蕭默笙聽完,一陣冷笑不已,最後硬生生地蹦出四個字問道。

「什麼條件!」

紫衣老太監對於蕭默笙的舉動,完全無動於衷。

他依舊不緊不慢地拋出聖旨,並且耐心說道。

「都在這最後一道聖旨中,皇上說了,大將軍一看便知。」

蕭默笙伸出着有覆甲的右手,一把抓住了拋過來的明黃聖旨。

他先確認一番不似作偽,也沒有危險之後,方才小心翼翼地打開了聖旨。

聖旨所書的內容,果然絲毫沒有偏差。

蕭默笙滿意地點了點頭,沉吟了片刻之後,提出了自己的一個要求。

「紫公公,蕭某現在就可以答應你們。

但是蕭某也有一個要求,那就是讓他們一個一個的走出這道皇城宮門,您老可明白?」

蕭默笙說完之後,指了指自己的肚子,其中之意自然不言而喻。

紫衣老太監嘶啞的笑聲響起,猶如夜梟一樣令人恐怖。

「沒想到你堂堂的蕭大將軍,也會有這樣的謀算,嘿嘿!」

蕭默笙哂然一笑,並不動怒,反而是直言不諱地道。

「兵不厭詐嘛,這乃是先帝當年帶着我南征北戰之時,曾手把手地教會於我。」

紫衣老太監也不動怒,反而是以極其認真的態度,點了點頭道。

「還能記得先帝的教誨,這很好!

其實老奴的心中,也一直認為作為大將軍,你是當仁不讓的第一人。

你放心,到時老奴與他們一起出城,不會給大將軍心中添堵的。」

蕭默笙眼神一亮,隨即爽朗地笑道。

「如此甚好!既然有您作保,蕭某更加可以高枕無憂。」

對於蕭默笙的這句恭維之言,紫衣老太監無動於衷。

他徑直轉過身,佝僂着腰往宮城的方向走去。

空中只餘一道慨嘆之聲,久久無法平靜地傳來。

「世上眾生皆苦,盛世太平不易。

希望你能初心不改,善待整個天下!」

蕭默笙眼神一凝,鄭重地回應這位帝國老人道。

「好!蕭某謹記今日教誨,必定踐行諾言。

明日一早,咱們交割皇都宮門。

蕭某就不來送行了,到時還請紫公公費心一二。」

紫衣老太監身形一頓,沒有回頭,只是點了點頭而已。

蕭默笙的眼中,閃過一道凌厲的殺機,有些自嘲地搖了搖頭。

紫衣老太監似乎背後長了眼睛,蕭默笙此時的一切神情,全都落入了他的眼中。

紫衣老太監不禁心中嘆息,明日這皇都之內,勢必又將血流成河啊!

皇都御書房之中,一老一少、一主一仆正在對話。

年少帝王榮煜的臉上,雖然流露着緊張的情緒,但仍舊不失穩重。

「紫公公,此次談判的結果如何?姓蕭的可曾答應?」

紫衣老太監搖了搖頭,接着反而跪了下來,一臉自責地道。

「蕭默笙曾經跟隨過第七代帝國君王南征北戰,乃是君王親手**出來的得意弟子。

經過幾十年的風風雨雨磨礪和沉澱,早就已經成就蟒龍之勢。

此獠不但長於軍事,而且政治手腕同樣已臻至上乘,堪達帝王之境。」

榮煜神色毫無變化,似乎早就已經有心理準備。

「這個天下,既然他想要,拿去便是!

朕現在只想為帝國留條後路,所以有些事情必須要做,哪怕是為此付出巨大的代價!

皇都被圍之前,聖城四大世家各自秘密送來了一位千金小姐,算是為榮氏盡的最後一份心力。

至於將來榮氏的血脈傳承會花落誰家,則只能聽天由命了。」

少年帝王生怕紫衣老太監不明所以,從而擰不清輕重,於是他再次強調道。

「紫公公,她們四個已經與朕有過肌膚之親,已經是朕真正的妃子。

你必須想辦法,盡量將她們都帶出去。

至於朕嘛,那是想都別想了。

即便逃到天涯海角,也無朕的藏身之地。

更何況,朕不想讓天下之人,因朕而不得安寧、自在!

朕也不想那樣窩窩囊囊的,苟延殘喘下半生!

朕這樣說,紫公公可是懂了?」

紫衣老太監絲毫沒有意外,他似乎早就已經看透了這位少年帝王的意志。

「老奴明白,即便是拼掉這條老命,也要將您交代的事情辦好。」

少年帝王榮煜搖了搖頭,又一次強調指出。

「她們有四個,身後背靠四大世家。

這對四家來說就是一個把柄,同時也是榮氏遺脈的一道護身符。

若是事不可為,您自當進行取捨,能帶走幾個就看天命吧!

不過,您也一定要殺出去,將來若有榮氏遺脈存世,還仍需您來照拂和培養。」

紫衣老太監感激涕零,榮氏四代帝王皆對他不薄。

就連帝王、宗親都儼然將他,當成了榮氏的長輩相待。

如今第十代帝王又以第十一代遺脈相托,這該是他此生多大的榮幸?!

二人相顧無言,各自散去。

沒過多久,少年帝王派出大內侍衛秘密將四大帝妃,領到了紫衣老太監所居的院落。

紫衣老太監開始對四位帝妃易容,準備明日殺出皇都的相關事宜。

眾人一夜無話,靜等着天明時分,各自命運的到來。

黎明時分,天地之間突然竟起風雷之聲,響徹紫極聖城方圓萬里。

一顆耀眼的流星划過天際長空,不偏不倚地正好向著皇都的方向,極速地墜落下來。

皇都宮城之中,流星化為巨大的隕石砸落下來,直接橫推了數里宮牆。

宮牆內外,皇室御林軍和叛軍遭受這波天降橫禍,皆損失慘重。

皇都御書房中,紫衣老太監急匆匆而來。

他來不及行禮,甚至不顧帝王的名諱,徑直疾呼道。

「煜兒,趕緊走!

皇都宮城已經被隕石砸開數里,你不用再擔心數萬御林軍的生死了!」

榮煜端坐帝王寶座,並未有所意動,更沒有起身的意思。

「紫叔,你趕緊帶上四位帝妃遠走高飛!

記得出去後,一定要隱姓埋名。

若是蕭家不負江山、不負天下,那榮氏遺脈可以就此埋沒於芸芸眾生。

若是蕭家不仁、不義,那榮氏傳承必須肩負起,重振天武帝國的重任!

走吧!聖城之內會有人為你們斷後,之後就靠紫叔您的了。」

紫衣老太監無奈,只得再次匆匆地離去。

他此次前來其實並未抱有任何的幻想,他只是想要最後一次,進行君臣道別。

紫衣老太監帶上四位喬裝之後的帝妃,悄然無息地離開了所居的院落,匆匆融入了夜色之中。

一炷香後,十數名以黑巾覆面的御林軍統領匆匆趕來,他們此行皆是受詔前來面聖。

少年帝王揮手示意諸將免禮,來不及寒暄,便直接下令道。

「你們即刻帶上可靠的弟兄,離開皇都,離開這座聖城。

若是他年,榮氏還有遺脈相召,你等可以輔佐他東山再起。

若是榮氏將不復存在,你等也不用再苦苦等待,各自過活吧!」

眾將轟然應諾,然後依依不捨地離別君王,各自帶人突圍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