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盛寵妖嬈小毒妃
盛寵妖嬈小毒妃 連載中

盛寵妖嬈小毒妃

來源:google 作者:忘憂離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林溪 永治 穿越重生

她是受世人敬仰的逆天毒醫,冷艷毒舌!一不小心穿越成毀容的廢物嫡女,一朝蛻變,怯弱雙眸乍現冷冽寒光,強勢歸來,虐的那些陰險狡詐之人體無完膚;「笨丫頭,過來!」妖孽太子勾唇笑的肆意,「給本太子侍寢!」捲入皇權爭鬥,在他眼裡,她不過是一枚棋子雖知是一場戲,她卻上了心「好啊,既然他想要這皇位,那我贈與他便是!」站在城牆之上,她淡然一笑開啟了狂虐模式,各種對他不服氣之人,都被她收拾的齊齊哭訴...展開

《盛寵妖嬈小毒妃》章節試讀:

可是被南宮萇思這麼一說,碧浣就納悶了。
南宮萇思心裏暗紂,這哪裡是什麼受了風寒,明擺着有人在背後叨念她呀!
主僕二人正要踏進常思閣,便聽見了裡屋傳來一陣陣清脆的碎裂聲。
南宮萇思加緊腳步踏進了常思閣的大門,只見院中一片狼藉,雖然她的房間沒什麼值錢的東西,但這些裝飾品在原主的記憶中都是原主的母親親自裝飾的。
可如今,它們全都被某人給摔碎在地上了。
南宮冰清一個小小的庶女,竟然也敢來她的房間,還真當她這個嫡女是徒有虛名么。
「你幹什麼?」
南宮萇思踏進房間一把抓住了正打算去翻她的梳妝台南宮冰清的手,南宮冰清的手腕被南宮萇思捏的刺痛,怒吼道。
「我幹什麼?
本小姐倒是想問問姐姐,你要幹什麼?」
南宮萇思雙眸冰冷的看着南宮冰清,語氣猶如冰窖一般。
南宮冰清再次被南宮萇思這冰冷的眼神震懾到了。
稍稍整頓一番後,南宮冰清理直氣壯的回瞪了南宮萇思一眼,「怎麼,我只是不小心打碎了你的一些東西而已,妹妹用得着這麼生氣嗎!」
呵!
南宮萇思捶眼掃視了一遍地上的殘渣,房間里幾乎所有的東西都被南宮冰清給摔碎在地上了,這就是她口中的一些么?

「姐姐怕是有所不知,父親已經將家裡的掌家權交給我了,稍後我會將今日姐姐在我常思閣摔壞的東西整理出來,日後就用姐姐每月的俸銀來賠償吧。」
南宮萇思說完後,一把將南宮冰清的手給甩開了。
這甩南宮冰清一個沒站穩直接就倒在了地上。
「啊,我的手。」
南宮冰清手心一陣刺痛,一看沒想到卻是被地上的碎渣給劃破了,怒視着南宮萇思指責道,「南宮萇思你竟然敢這麼對我,你是在找死嗎?
!」
「之前我最親愛的姐姐可沒少這樣讓我受傷吧,怎麼樣,這種滋味是不是很不好受呢。」
南宮萇思彎腰湊到南宮冰清的跟前,冷笑道。
「我能跟你這個醜八怪一樣嗎,我告訴你,父親要是知道你敢這麼對我了,一定會要你好看!」
南宮冰清說完後,憤然的看向身旁的侍女芷晴,「還不趕緊扶我起來!」
什麼?
竟然叫她醜八怪?
靠,還真以為她是軟柿子了是吧。
「站住!」
南宮萇思強忍住心裏的怒氣。
說什麼都可以,她這人最討厭的就是說她丑了。
「啪!」
還未等南宮冰清回過神來,南宮萇思這狠狠的一巴掌就扇了過去。
「你……」南宮冰清震驚的一時失了聲,伸出手來指着南宮萇思。
「清兒。」
戴姨娘和南宮鴻剛踏進常思閣便看見了這一幕,戴姨娘急忙來到南宮冰清的身邊,見自己的寶貝女兒被南宮萇思打了,簡直心疼極了。
「萇思,清兒再怎麼也是你的姐姐,你怎麼能打她呢!」
戴姨娘礙於南宮鴻在一旁不敢就這樣還回去,只能強忍着心裏的怒氣指責道。
「父親,女兒此舉也是有原因的。」
說著,南宮萇思瞟了一眼南宮冰清,「其一,姐姐沒有經過我的允許就踏進了我常思閣,乃是無視府中的規矩;其二,地上這片狼藉全是姐姐所為,乃是無理取鬧,女兒作為府中嫡女,這才替父親教訓了姐姐。」
南宮萇思這話堵的,讓南宮鴻都不知道該如何回應了。
見便宜父親不說話了,南宮萇思上前道:「父親,不知女兒此番做的是對還是錯?」
「清兒,萇思所言是不是真的?」
南宮鴻立馬便黑了臉,看向南宮冰清。
「父親,我只是……」
「還不趕緊回房反省!」
南宮鴻厲聲呵斥道。
「嗚嗚……」當下,南宮冰清掩面飛奔出了常思閣。
戴姨娘心疼的恨不得立馬也飛奔出去安撫自己的寶貝女兒,可當下南宮鴻還在,她也只能巧笑的看向南宮鴻,「老爺,清兒此番肯定是有什麼苦衷的。」
「苦衷?
姨娘這話是說,我冤枉了姐姐嗎?」
南宮萇思一聽,便不樂意了。
「夠了!」
南宮鴻嘆了一口氣,喝止道,黑着臉看向戴姨娘,「你趕緊將萇思房間的物件都補上,日後不準再讓清兒來常思閣了。」
說完後,南宮鴻便背着手離開了。
「那就有勞姨娘將我房間這些物件都補上了,哦,對了,我要與之前一模一樣的,有一點不同都不行!」
南宮萇思冷漠的看着戴姨娘。
說完後,南宮萇思轉頭朝着大門外走去,「碧浣,走,咱們去買東西!」
戴姨娘心中有氣,但她也只能將這些氣又咽了回去。
小樣,還想跟她斗,也不看看她是什麼人,從小就跟着那些唯利是圖的小人打交道,這點小伎倆還想在她面前裝腔作勢,不自量力!
碧浣緊張的看了一眼被氣的斜眉瞪眼的戴姨娘,又看了看自家的小姐,這才趕緊的跟了上去。
遂一段小跑追上了南宮萇思,「奴婢知道一家賣花瓶的地方,當初夫人就經常去。」
既然是原主的母親喜歡去的地方,那也就是說東西不差,而且也都是原主喜歡的了。
南宮萇思點點頭,讓碧浣帶路。
一個時辰後,南宮萇思買了一些與之前擺放在房間一樣的花瓶出來,正打算上馬車回府。
卻不經意的聽見有人提及了她的名字,便停下了腳步,側耳細聽。
「你說二皇子也是一個有婚約在身的人了,還經常去春怡苑,這合適么。」
「他們還未成親,這有什麼不合適的,再說了,二皇子是什麼人,大家就算知道了,誰敢去亂說。」
「要我說吧,二皇子儀錶堂堂和將軍府的醜八怪有了婚約,一點都不值,要是我,我也去,免得見到那個醜八怪,玷污了我的眼睛……」
那人說到這兒,忽看到了南宮萇思她那臉上觸目驚心的疤痕,當下心裏清楚的知曉來人的身份了,便趕緊拽着自己的同伴跑了。

《盛寵妖嬈小毒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