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少夫人死後,墳被人挖了
少夫人死後,墳被人挖了 連載中

少夫人死後,墳被人挖了

來源:google 作者:祁支樓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顧呈風 魏從雲

(古言小虐+追妻+破鏡重圓)寧川城裡有一則笑談,那就是魏從雲和顧呈風,典型的不聽老人言的下場!每每有女子不聽爹娘話時,都會聽到:你要是不爹娘的聽話,落得魏從雲和顧呈風那個下場,爹娘可不會再管你了!每每聞言,女子都會咬牙答應爹娘的安排魏從雲的下場嘛,要死要活要嫁的如意郎君在新婚當日變心,而她嫁做人婦,只能勤勤懇懇幫他操持家業,認認真真的幫他養着兩院子的美姬,不能怨不能恨,夫君白月光來了,還得給他們乾乾淨淨的騰地方,這不給自己騰沒了,一朝身死,屍身卻被人挖了出來,於是她又活了過來,接下來等待她的又會是什麼呢?避雷:不是爽文,不喜勿入女主魏從雲純純古代人,深牆大院里教養出來的深閨女子,不會有很驚艷人的話語和行為,但肯定會反抗男主顧呈風,前期男主真流連花叢,但是他身潔,不出意外的話男女破鏡重圓,(如果男主太過分,說不定男二會上位)男二江堯,穿越人士,設定是有空間,走的種田經商的路文中有些東西可能不符合邏輯,不可深究祝看文愉快!展開

《少夫人死後,墳被人挖了》章節試讀:

今日倒是反常。

魏從雲沒說什麼,上前從兩個煙花女子的手中接過顧呈風,顧呈風長得高大,加上醉酒,一下的壓在她身上,差點把魏從雲壓倒在地上。

小婉和阿福見狀想來幫忙,立刻被顧呈風呵斥了。

魏從雲對兩人搖搖頭,一個人費力的將顧呈風弄到馬車上,這才啟程回了顧府。

天已然大亮,顧府的家丁早早的打開顧府的大門,丫鬟家丁該擦擦該掃掃,儼然又是新的一天。

過了一會,街道遠處駛來一輛馬車,有眼尖的家丁瞧見了,疑惑道,「少夫人的馬車?」

「還真是,我聽說,昨天少夫人去接少爺了,沒想到一夜未回。」

一旁的家丁瞭然,大家都明白是怎麼回事。

到了顧府門口,顧呈風似乎是在馬車上睡得不好,脾氣也很差,對着一臉任勞任怨的魏從雲,心中升起一股火氣,「擺一張臭臉,給誰看呢?」

魏從雲並未生氣,只是說,「你怎麼樣?我扶你下去。」

顧呈風見她柔了臉色,又乖巧,此時他也頭疼得很,便嗯了一聲。

魏從雲將人弄下馬車,有丫鬟家丁要上前幫忙,顧呈風自帶殺氣的眼神一瞥,生生往後退了一步。

一大群人烏泱泱的跟着魏從雲和顧呈風進了顧府,正要轉過廊角時,魏從雲停了下來,低聲說,「小婉,阿福今日放你們一天假,自己休息去。」

被點名的兩人一愣,感動點頭道,「是,謝少夫人!」

被人架上肩上的顧呈風一聽,不樂意了,掙扎嚷嚷道,「幹什麼幹什麼,這府里到底誰當家啊?你們兩不準休息!聽到沒?」這府中還是一如既往的讓人討厭。

魏從雲對兩人搖搖頭,其中之意是讓他們別聽顧呈風的,這點主她還是能做的。

回了房,魏從雲將人放到床上,解了外衣和鞋子,拉上被子給他蓋上,這時候有美貌丫鬟端來水,是伺候顧呈風的丫鬟祁妝,一個月前來的。

祁妝向魏從雲行了禮,擰了帕子給顧呈風擦臉,誰知顧呈風睜開眼看了一眼人,將祁妝手中的帕子打掉在地,嘟嘟囔囔說,「會不會伺候人,刮到我臉了!」

魏從雲耐心坐在一旁道,「去,讓蘇檀給你去拿一塊雲羅蠶絲緞來。」

祁妝也知道顧呈風難伺候,特別是醉酒之後,於是趕緊道了「是」去找人取布了。

一小會後,祁妝拿來了蠶絲緞,**水後給顧呈風擦臉,誰知,被驚嚇到的顧呈風一掌將人直接打飛出去。

魏從雲見狀不禁皺眉,這顧呈風今天到底發什麼瘋?這府里沒人敢,也沒人願意伺候顧呈風,祁妝還是她花了大價錢從外面連哄帶騙的買回來的,這男人太費丫鬟了。

祁妝倒地,磕破了額頭,嘴角還滲血,祁妝又疼又委屈,但是在顧呈風這兒,氣都不敢出,只是含淚看向魏從雲,那樣子我見猶憐,魏從雲都心疼了。

魏從雲見人出了血,說,「去賬房先生那兒領錢和葯吧。」

「滾,滾出去!」顧呈風臉色漲紅突然坐起來開始趕人。

魏從雲看了他一眼,打算如他所願,示意祁妝跟她一起出去,免得顧呈風再不如意。

「你留下來!」顧呈風又大吼。

祁妝看向魏從雲,欲哭無淚,魏從雲無奈,心想,等這事過去她一定要給祁妝一大筆補償,小姑娘太委屈了。

祁妝又退回屋裡,顧呈風見祁妝又回來,心煩意燥,道,「你回來幹什麼?」

「不是您……」不是他讓她回來的嗎?

「我是說她!」顧呈風指向魏從雲。

祁妝有一種劫後餘生的感覺,顧呈風見她不動,大吼,「還不滾!」

祁妝趕緊的出門去了。

「過來給我擦臉!」

魏從雲小心翼翼道,「是。」

顧呈風似乎是有些煩躁,喘着粗氣又躺了下去。

魏從雲走到水盆邊,發現蠶絲緞被祁妝捏着走了,上面架子上只有一塊普通的布。

「快點!」顧呈風催促。

「來了!」魏從雲拿起架子上的帕子,洗了洗,擰乾後走了過去。

顧呈風此時滿頭大汗,臉色漲紅,魏從雲覺得奇怪,問,「你是不是不舒服,我讓人去請大夫,怎麼樣?」

「別煩!」

魏從雲無奈,不樂意就算了,他不樂意就算把大夫請過來也是白搭,等會如果嚴重了再說吧。

擦着擦着,魏從雲不禁想,這顧呈風是不是腦子裡進水了,這汗水突突往外冒不停呢。

呃?她的手突然被床上的人抓住了。

她看着床上的人,呼吸均勻,顯然已經是睡沉了。

魏從雲斂了眉眼,嘆了一口氣,輕聲說,「夫君,我今日做了一個決定,如果你知道肯定會很開心,」她頓了一下,「半年後,我放你自由。」說完她輕輕扯了扯嘴角,露出牽強的笑容。

床上的人沒有回應,眉頭緊皺,嘴裏嘟囔着什麼,「阿瑤,阿瑤……,你別走,別走。」

魏從雲聽到了,雖然早已經習慣,但還是忍不住的心寒,她沒法再呆下去,掙扎着抽出手來,起身離開!

魏從雲回到自己的屋裡,蘇檀道,「盧陽那邊的農莊出了人命,昨天小姐你一夜未回,今早天一亮喻芳就先回去了,盧陽那邊我已經讓曹信去處理了,應該沒什麼事情。」

「好,你做事我放心。」蘇檀處理事情能力不弱,但魏從雲隱約還是覺得有些不安。

「小姐,你要不睡一會吧?」魏從雲差不多一夜未眠。

魏從雲一笑,「昨天有些人就不耐煩了,再讓他們明天再來,他們估計就該造反了。」

蘇檀嘆了一口氣。

魏從雲花一早上的時間見了那些個難纏的掌柜,午時吃了些飯,又一頭鑽進了書房。

直到,祁妝哭哭啼啼的敲開了書房的門。

「少夫人,奴婢不想再去伺候少爺了,你把奴婢賤賣也好,怎麼樣也好,奴婢……」

魏從雲頭疼,她十五歲嫁入顧家,三年過去了,她都不知道給顧呈風找了多少丫鬟了,一開始,魏從雲覺得是丫鬟矯情,不願伺候他,她沒有重視,直到連死了三個丫鬟之後,魏從雲就開始頻繁的給顧呈風換丫鬟,只要她換得快,就沒有人能在顧呈風手下死去。

「嗯,你想走還是想留?」魏從雲問道。

祁妝是想走的,但一想,雖然男主人很難伺候,但是女主人和其他人都很好,走了之後很難再遇到這樣的主人家。

祁妝向魏從雲跪了下來,磕頭,「奴婢願意為少夫人當牛做馬!」

「那還安排你去伺候他!」

魏從雲話一出,嚇得祁妝一哆嗦,連忙道,「不,不,少夫人,奴婢……」

「開玩笑的,你去找石媽,你就說是我讓你去的,她會安排好你的。」

祁妝真是一會天上一會地獄,再次磕頭謝魏從雲。

祁妝走後,魏從雲開始想安排誰去伺候顧呈風,想來想去想不到一個合適的人選,其他人安排過去,只會讓顧呈風將這個府里折騰得不可開交。

「算了,等再鬧起來再說吧!」

今日是出了太陽的,天氣有些悶熱,顧呈風昨天折騰了一宿,差不多天亮才睡,一覺竟然睡到了下午去。當然他也是被熱醒的。

「來人!」

屋外安安靜靜的。

「祁妝,你聾了,進來給我扇風,都快熱死了!」

顧呈風等了一會,依舊靜悄悄,氣的他從床上蹦了起來,打開門,喊道,「都聾了嗎?」

但是他屋子附近壓根就看不到一個人,顧呈風火氣上頭,一想就能想到,是魏從雲將祁妝調走了,不然那小丫頭肯定不敢跑遠。

隨後他回了屋子,自己穿戴整齊,徑直往書房去了,她要找魏從雲討個說法。

顧呈風沒有敲門,直接推門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