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閃婚後我被霍爺夜夜撩得腿軟
閃婚後我被霍爺夜夜撩得腿軟 連載中

閃婚後我被霍爺夜夜撩得腿軟

來源:google 作者:長安莫衿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虞南梔 霍祁年

父母在活着的時候虞南梔是被嬌生慣養的千金,可是五天前的那場車禍,讓她變成了人人踐展開

《閃婚後我被霍爺夜夜撩得腿軟》章節試讀:

「你也是來對我落井下石的?」
夜空被一道響雷劃破,炸得虞南梔聽不見自己的聲音有多顫抖。
此時虞家別墅燈火通明。
看着坐在對面冷峻清貴的男人,她的手指緊緊捏着自己的睡裙。
霍祁年看着臉色有些慘白的她,把合同推了過去,低醇的嗓音涼薄到了極致。
「簽下它,所有的事情,我來解決。」
纖翹的睫毛動了動,虞南梔的眸光愈發冷了下去。
「你不是第一個來找我的,那麼多人開出了很誘人的條件,我都沒有答應,更何況是你。」
五日前,她的父母死於一場車禍。
在芬蘭出差的哥哥也突然聯繫不上,就像是人間蒸發了一樣。
而虞氏集團的董事們趁着她處理父母身後事和尋找哥哥的時候,虧空了公司。
虞家作為港城最是富貴的名門望族,在一夕之間倒了。
如今她手裡唯一能讓虞氏翻身的籌碼,就只有她哥哥在半個月前競標投到的那塊價值六個億的地皮。
叔父們私下找過她很多回,都是衝著那塊地皮來的。
霍祁年也是。
他是哥哥的好兄弟,和她,也算是青梅竹馬。
應該是她現在為數不多能夠信任的人了。
但她永遠都不會忘記這個人曾經如何親手踐踏了自己的真心,讓她成為港城的一個笑話!
「帶着你的合同,滾出去!」
虞南梔軟糯的嗓音里透出幾分無法釋懷的恨意。
霍祁年沒有動,只是面無表情地說,「等你哥哥回來,我自然不會再插手管你。」
「有勞你費心了,可我不需要呢。」
虞南梔別過臉去,不想再看到他那張滿臉寫着「要不是你是我兄弟的妹妹,我才懶得管你」的神情。
那麼的不情願。
呵~她才不要施捨!
男人的眉眼掠過極淺的淡漠,「不識好歹!」
他起身走得很快。
離開的時候,沒有帶走那份合同。
虞南梔坐在椅子上,蜷曲着雙腿,將腦袋埋在了雙膝間,聽着大門被重重地關上的聲音,才緩緩地抬起了頭。
一直候在門外的溫助理見男人陰沉着一張俊臉走了出來,立刻將黑色的大傘撐在了他的頭上。
「小姑娘沒吃過苦頭就永遠學不乖。」
霍祁年嗤笑,被傘遮在陰影里的眉眼溢出輕蔑的涼薄。
他的語調比雨夜裡的晚風還冷,「把那份資料發佈出去。」
溫助理頷首,下意識地看了眼緊閉着的大門,不禁為裡頭那位嬌生慣養的虞小姐捏了把冷汗。
橘色的燈光剪影着虞南梔精緻的輪廓,她低頭翻看着那份合同,直到聽見車子的引擎聲響起,紅唇才慢慢地上揚着若有似無的弧度。
無疑,霍祁年開出的條件是最好的。
他只要那塊地皮三分之一的所有權,全部獲利都歸虞氏所有,虧損則由他包攬。
但沒有好處的事情,他怎麼會做!
濃稠的夜色下,傾盆大雨砸在落地窗上,噼啪作響。
溫熱的水漫過虞南梔的肩膀,她靠在浴池裡閉上雙眼,緊繃了好幾天的神經卻依舊無法得以鬆懈。
父母的車禍根本就不是一場意外,只是肇事者也死在了當場,所以根本無從查起。
還有下落不明的哥哥…… 這一切都是衝著虞家來的。
虞南梔不傻,她很清楚那幫見不得光的人很快就會對她動手。
在他們行動之前,她要給自己上個保險。
港城最顯赫的名門世家,無疑是霍家。
霍祁年作為霍家長子,雖然早就和家裡斷了關係,可無奈霍家二少是個不成器的,霍老頭子只能指望着他。
更何況,他如今是商界新貴,在港城可隻手遮天。
她看沒有人比他更適合做自己靠山的了。
但靠山也要有靠山的忠誠才是。
現在的霍祁年,對她少了那麼一點忠心,還不夠格。
她泡在浴池裡,放在盥洗台上的手機響個不停,打斷了她的思緒。
大概又是那些不懷好意盯着地皮的人。
虞南梔煩悶地閉上眼睛,把自己完完全全的浸在水裡,懶得理會電話。
直到憋不住氣了,她才倏地一下坐了起來。
嘩啦的水聲中,鈴聲依舊在響。
她忍着脾氣,拿過手機看了眼,是霍家二少霍恆的來電。
「虞大小姐,你可算是接電話了!
我還以為連你也出了意外呢。」
電話那頭隱隱傳來酒杯交錯碰撞的聲音,聽得出他說話帶了點醉意。
「那還真是不巧了,沒能讓你如意。」
她撥弄着飄浮在水面上的玫瑰花瓣,說得漫不經心。
「你別生氣啊,我剛剛可是收到了一個消息,如果你不想虞氏真的無法翻身的話,就過來。」
不等她說話,霍恆就掛了電話。
虞南梔握着手機,愣了好一會才從浴池裡出來。
剛才霍恆掛電話的時候,她聽見電話那頭一片鬨笑。
有人在說,「都這個時候了,虞大小姐居然還敢惹霍總,她是覺得虞氏的麻煩還不夠多嗎?」
霍恆也不是難得發善心幫她,他只不過是喜歡處處和霍祁年作對而已。
手機屏幕亮了一下,是霍恆發來的地址。
等虞南梔開車過去,已經是半夜三點了,正是酒會氣氛爆嗨的時候。
她站在籌光交錯的大堂內,隨意的找了個空位坐下。
很快就有人找上了她。
「虞小姐,霍二少在二樓的貴賓房等你。」
虞南梔單手撐着下巴,垂首玩着手機,懶懶地開腔,「告訴霍二少,想利用本小姐來對付他哥,也應該拿出點誠意。」
她出身上流社會,但那些骯髒下流的事情,雖沒見過,卻也聽說了不少。
和那個霍家二少獨處在一個私密空間?
她看起來難道很像是無知好騙的少女么?
對方沒有再說話,卻是嗚咽了起來。
虞南梔皺眉,抬頭去看一言不合就哭的女人,一下子愣住了。
難怪她剛才覺得這聲音很熟悉。
眼前這個穿着低V露背的黑色長裙的女人,竟會是……沈安暖!
昔日家世背景都和她旗鼓相當的港城的名媛。
和嬌縱跋扈的虞南梔不同,沈安暖端莊有禮,從來不會做出格的事情。
比如這件過分展示自己身材的裙子,這在以前她根本就不會穿在身上。
傳聞半年前沈家破產後,沈安暖就流轉在名門公子之間。
落魄的千金大抵都會是這樣的下場。
「很抱歉虞小姐,我不能幫你傳話。」
沈安暖頓了頓,聲音刻意壓低了些許,「但是霍總也在這裡,我一定會通知他的。」
虞南梔暗戀霍祁年的這個秘密,從很多年起就在港城傳得沸沸揚揚。
而霍祁年由始自終都只是把她當做一個懵懂無知的妹妹,這也是人盡皆知的事情。
儘管如此,但所有人都清楚,只要有霍祁年在,誰也別想打虞南梔的主意。
沈安暖拉着她的手,神情懇切,「所以,你能不能也幫幫我?」
如果她不出現在二樓的貴賓房裡,沈安暖的下場應該會很慘。
虞南梔猶豫了一會兒,問道「你是可以相信的嗎?」
她來赴約的時候,就很清楚霍恆不會那麼容易放過她的。
霍恆想利用她,但是剛好她也需要一個人來刺激霍祁年。
霍祁年口口聲聲說著從來沒有對她動過心,她是不信的。
明明當年他偷偷親過她的臉頰。
怎麼可能是不喜歡!
所以,她還是冒險來了。
 

《閃婚後我被霍爺夜夜撩得腿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