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三國:我的建築有屬性
三國:我的建築有屬性 連載中

三國:我的建築有屬性

來源:google 作者:無心煮酒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張遼 牧公子

穿越三國,收趙雲張遼郭奉孝,貂蟬甄姬大小喬,更有超級建築系統,可以給建築附魔,使其擁有特殊屬性敵軍來襲?不要怕,給城牆附個魔,帶上虛弱屬性,距離城牆五十步以內,敵軍全屬性削弱50%絕世呂布?你讓他到我的地盤來囂張一個試試?附魔後的兵營可以加速士兵的體力恢復,提升士兵的武力上限,加快士兵的訓練速度;附魔後的馬場可以提升戰馬的速度和耐力;附魔後的學院,可以提升學員的智力上限和領悟能力…展開

《三國:我的建築有屬性》章節試讀:

贛水石橋南岸,牧風將張壹的屍體放下,走到雁門郡都尉郝凡面前,一拳將他砸倒在地。

「都尉!」

附近的郡兵紛紛拔出兵器將牧風圍了起來。

所有百姓全都一愣,不明白這個救了他們的少年將軍這是在做什麼。

「都退下。」

郝凡爬起來,擦了擦嘴角的血跡,看向牧風,沉聲道:「對不起,但這是命令,我必須執行。」

牧風淡淡地道:「我知道,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這一點你做得很好。」

此言一出,張遼愣住了,郝凡也愣住了,所有將士都愣住了。

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

這句話說的很精闢啊。

既然如此,他又為何要揍都尉郝凡?

這時,牧風轉過身,指着河對岸遍地屍體,又道:「但軍人的第一使命是保護同胞,守護百姓安危,這一點你做得很糟糕。」

郝凡看了看對岸滿地的屍體,沉默了。

「你可曾聽說過一句話。」

牧風回頭看向他,「將在外軍令有所不受。」

說完,他再次踏上石橋,往對岸走去。

將在外軍令有所不受?

郝凡一呆。

張遼則細細品味,覺得甚有道理。

看着牧風漸漸走遠,他連忙追了上去。

十八名倖存下來的馬邑縣縣兵也毫不猶豫地跟了上去。

到了對岸,眾人將戰死的縣兵和百姓屍體一具具背了回來。

他們是英雄,不能讓英雄暴屍野外。

此戰他們共殺敵兩千餘人,但自身也損失慘重。

縣兵只剩下十八人,百姓也戰死了好幾百人。

郝凡抬起頭,看了石橋上來來回回的牧風等人,沉聲道:「弓箭手戒備,其餘人跟我來。」

「諾!」

眾將士齊聲領命。

隨後,在郝凡的帶領下,加入到了搬運屍體的行列中來。

在眾人的齊心合力之下,很快便將縣兵和百姓的屍體全部搬空。

看着這些屍體,百姓中驟然響起了悲痛的哭聲。

這些戰死之人,都有親人朋友。

牧風讓人在南岸找了一塊看上去還不錯的風水寶地將眾人集體掩埋,並立了一塊烈士碑,寫上所有人的名字。

張壹也被埋在這裡,烈士碑第一個就是他的名字。

這是張遼要求的,他的父親一生為百姓謀福利,今日為守護百姓戰死,將他與這些戰死的縣兵和百姓安葬在一起,應該才是父親最好的歸宿。

埋葬完畢,所有人向著烈士碑見禮,隨後牧風,張遼,以及十八個縣兵,帶着數萬百姓向東,往陰館城而去。

郝凡看着眾人遠去的背影,找來那個假傳郡守命令的郡兵,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郡兵昂首挺胸,朗聲道:「回都尉,我叫高順,高伯平。」

「高順?他們此去恐怕入不了城,你拿着我的令牌一同前去,讓西門守將放他們進去,並好生安排。我曾經救過西門守將一命,他應該會給我這個面子。」郝凡拿出一塊令牌說道。

「諾!」

高順接過令牌,迅速追了上去,抱拳道:「諸位,都尉怕你們入不了城,特命我與你們同去。」

牧風抱了抱拳,道:「那就多謝了,郝都尉實則也有仁義之心,待安頓好百姓,我會親自去向他道歉。」

高順道:「違抗命令很可能會被治罪,屆時郝都尉家中妻兒父母便無人照管。」

牧風點點頭,也不知道閑聊多久,一行人終於抵達陰館城西門。

刷刷刷!

一排利箭插在眾人前面十步左右。

「站住,再往前格殺勿論。」

西門守將立在城牆之上,沉聲大喝。

所有西門守衛全都拔出了兵器,嚴陣以待。

雖然這些人看上去像是普通百姓,但誰也不敢保證是不是敵人偽裝的,一旦讓其靠近城牆,後果不堪設想。

「我乃郝都尉麾下,勿要放箭。」

高順大喊着上前。

西門守將聞言,揮手制止了準備射箭的弓箭手,待其靠近城牆,朗聲問道:「如何證明?」

高順將手中令牌高舉,道:「我有郝都尉的令牌,請過目。」

隔得太遠看不清,西門守將讓一名守衛下城取來令牌看了看,的確是郝都尉的令牌,抬頭問道:「你們這是要做什麼?那些是什麼人?」

高順朗聲道:「這些都是馬邑城百姓,郝都尉請將軍打開城門,放百姓入城。」

「將軍,府君有令,不得放任何人入城。」

一名守衛小聲提醒道。

西門守將看着手中的令牌,沉吟許久,道:「我可以打開城門,但百姓不能在城內安置,可以從東門出去,在城外安置。我會給你們提供足夠的營帳,以及一天的糧食。能不能獲得後續糧食,就要靠你們自己去向府君爭取了。」

郝都尉曾經救過自己的性命,這個面子還是要給的。

高順道:「請將軍稍等,此事我做不了主。」

「好,速去速回。」西門守將說道。

高順立即返回,向牧風傳達了西門守將的話。

牧風想了想,同意了。

鮮卑軍不知何時會突破贛水防線,若是在西門外安置百姓遲早會面臨危險。

數萬人在城內安置也不太現實,能穿過陰館城,在城東方安置已經很不錯了。

隨後城門打開,牧風和張遼等人帶着百姓從西門入城,橫穿東西大街,欲出東門。

然,數萬人入城,動靜極大,自然不可能瞞過郡府的人。

「混賬!」

郡守張全得到消息後暴怒不已,「郝凡和西門守將竟敢違抗本官的命令,豈有此理。」

一旁的馬邑縣縣丞添油加醋地道:「府君,那張壹抗命不遵,恐怕與鮮卑有所勾結。明面上要掩護百姓撤退,暗地裡說不定將鮮卑軍偽裝成百姓,混入城中,欲對府君不利。」

馬邑縣縣尉也附和道:「府君,當務之急是要將那群百姓控制起來,將張壹和其一干人等全部抓起來,以防萬一啊。」

張全聞言,沉聲道:「來人,命東門守將關閉城門,並帶三千守衛前往攔截,將張壹等一干人等全部抓起來,再將那群賤民全部給我趕出城去。」

「不可,萬萬不可。」

郡丞連忙阻止,「一旦被逼急,數萬人在城內發生暴亂,後果不堪設想啊。」

「那你該當如何?」張全沉聲道,「如果這數萬人中真有鮮卑軍,讓其留在城中,你可知意味着什麼?」

「這……」郡丞頓時語塞。

《三國:我的建築有屬性》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