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入扣
入扣 連載中

入扣

來源:google 作者:雲傾袖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盛微寧 程晏池

一夜荒唐,盛微寧和程晏池有了短暫的交集她沒有想到,自己還會再見到他,更沒有想到,對方居然是程家的私生子,而她此時作為程家二公子的未婚妻,甚至還得叫他一聲「大哥」這個世界這麼小?生活這麼狗血?盛微寧不過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養女,卻跟程家大少爺鬧出了緋聞……展開

《入扣》章節試讀:

    盛微寧仰視程晏池,流露出清媚的笑容,「看來程先生對我記憶猶新?」


    她忽然踮腳,軟骨貓般攀附程晏池肩膀,柔潤指腹悄悄游移他緊實的腹肌。


    程晏池混血的輪廓沉浸在無垠夜色中,他垂眼,冷峻視線逡巡過盛微寧,停頓她胸前。


    二十齣頭的女孩兒青蔥水嫩,腰肢纖細得像一掐便斷的玉蘭,皮膚白得能發光,眸光盈盈一水。


    「作為一個爬床的女人,我確實對你——」


    不知想起什麼,程晏池暗沉的眉眼掠過重重陰鬱,只可惜盛微寧沒看清,因為他把她扒下去了。


    「記憶猶新。」


    清寒的四字落地,凍得盛微寧發顫:「我知道你回程家的目的,我可以幫你。」


    程晏池慢條斯理停步。


    盛微寧上前,蔥白的手指輕輕拽住程晏池衣袖,還沒來得及說話,走廊盡頭突然傳來鈴音。


    她聞聲面色微變。


    程晏池徑自抓住盛微寧腕骨換了方向。


    恰好有扇房門虛掩,程晏池一腳踹開,將她推進去,腳尖輕慢帶上門。


    檀香味撲鼻,是肖若萍的佛堂。


    通話聲斷斷續續,是程昱川的聲音。


    「……我根本瞧不上盛微寧,只喜歡你,等拿下茂名,一定解除婚約。」


    「晚點再過去陪你,你不穿最好看。」


    程昱川話里的不屑似釘子能把盛微寧釘死十字架。


    頭頂鄙薄的嗤笑倏忽響起。


    盛微寧倒洒脫得很,毫不在意未婚夫對自己的評價,藉著剛剛的位置,把程晏池搡到牆面主動吻上去,柔嫩的手流連他腰腹。


    「你還真不像個純少女。」


    程晏池無動於衷,眼裡含着輕賤,淡淡道:「外面那蠢貨知道你這麼騷?」


    盛微寧繼續熟練撩撥,柔涼指端下的皮膚漸漸熱燙,咫尺的呼吸也有了波動。


    「回程家不無聊嗎?我幫你尋點樂子……」


    盛微寧勾着眼,尾音上揚。


    尚未說完就被男人貼身反壓門邊。


    她蹙眉抱怨:「你弄痛我了。」


    「那次惹一身腥,只一晚是虧本了。」


    程晏池意味不明地輕笑:「想不到還能連本帶利討回來。」


    盛微寧眼瞳微縮,脊背一層密密麻麻的汗。


    程晏池漫不經心自後撩起盛微寧裙擺,當那雙瑩白修長的腿映入眼帘,他眸底漆黑一片。


    她雙腿秀氣地併攏着,中間一條筆直的縫隙。


    看了兩眼,程晏池反應更勝。


    淺淡月色映射,牆面兩道模糊人影交纏。


    窗帘被風翻卷得很高,能望見下方的賓客。


    一牆之隔。


    程昱川那端跟硃砂痣談情說愛。


    盛微寧這端卻被一場妖嬈春色掠奪了思緒。


    在佛堂做這種事加上外頭踱步的人。


    的確很刺激。


    程晏池冷眼盯着盛微寧胸口顯得溫柔甜美的小棕痣,身體與神情呈現截然相反的溫度,音色也平穩:「既然還想從我這兒拿好處,就得讓我看到你的價值,我不喜歡關照廢物。」


    盛微寧眼中的月光顛簸晃蕩,她發不出聲。


    結束後,盛微寧直接站不起來了。


    程晏池依然西裝筆挺,連袖口都沒一絲明顯褶皺。


    「一個月內,程昱川茂名的工程必須易手,但願你其他能耐照樣厲害。」


    他淡然一笑,開門出去。


    盛微寧靠着牆,雙眼彎起冰冷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