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人在納薩力克,已成影帝
人在納薩力克,已成影帝 連載中

人在納薩力克,已成影帝

來源:google 作者:眯眼貓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遊戲動漫 眯眼貓 西格

穿越到overlord的世界,成為無上至尊之一,西格立志成為納薩力克的背後守護者,飛鼠的堅實後盾,盡情享受美好的異世界生活可在他精湛的演技下,迪米烏哥斯聲稱洞悉了無上至尊的想法,勢必獻上整個世界,科塞特斯化身催生隊長,馬雷的眼神越來越嚇人,純潔的亞烏菈都快被帶壞了最恐怖的還是雅兒貝德,每次見他都想把他生吞活剝飛鼠你能不能管管她!飛鼠摸着頭,「我把設定改成愛着西格了」「什麼!」展開

《人在納薩力克,已成影帝》章節試讀:

嚴格意義上說,現在的這個西格並不存在於這個世界,最多是佔了個殼子,在對方猝死的瞬間進入了這具身體。

從此一個來自現代的靈魂,成為了反烏托邦世界的小西透真,同樣也是遊戲中的西格里斯·赫拉斯瓦兒格。

除了烏爾貝特以外,大家都習慣性稱呼他為西格,相比日本名字,他自己也更喜歡自稱西格。

剛穿越的那段時間,西格非常小心謹慎,因為沒有原主的記憶,縮在家中不敢出門,通過網絡獲取信息。

好在原主的人際關係並不算複雜,沒有親人不說,還剛被公司開除,就連寵物都沒有養,只有一名叫做烏爾貝特的網友算得上朋友。

憑藉聊天記錄中的信息,他跟這個烏爾貝特很快熟絡起來,最開始接觸到YGGDRASIL就是被他拉入坑的。

就連遊戲名字也是對方幫忙取的,據說參考了北歐神話。

期間為了不重蹈覆轍,將身體鍛煉地稍微像樣了些,後來找了份輔警的工作。

身為曾經的精英上班族,會一些防身格鬥很正常,西格還因為興趣學習過劍術,很容易就能勝任工作,遊戲玩的也順利。

在與**搭檔的聊天中得知對方也在玩同一個遊戲,順手便加了好友。

對了,他的遊戲名是塔其米。

當在網絡上搜索到YGGDRASIL的發售消息時,西格就產生了懷疑,最終在認識塔其米後,他知道了這個世界的本質。

這本名為overlord的小說,講的是在YGGDRASIL關服的最後一刻,飛鼠帶着納薩力克大墳墓穿越異界,並統治世界的歷程。

西格雖然對小說的內容不甚了解,但他多次觀看過改編的動漫,如果沒有猜錯的話,他現在所處的就是未穿越前的時間段。

身處在這個滿目瘡痍的世界,原本用來調侃的社畜都變得名副其實,知識壟斷,環境污染,貪污叢生,甚至連出門都得戴防毒面罩,但凡是個正常人都沒辦法忍受。

因此,選擇跟隨飛鼠穿越也是必然的結果。

等時間差不多了,西格從背包取出公會戒指,瞬移到大墳墓的第十層,然後徒步走往王座之廳。

擁有安茲烏爾恭之戒指能在納薩力克的大部分地方自由瞬移,王座之廳現在不在這個範圍內。

因為不想聽黑洛黑洛的絮叨,他特地卡點上線,也給飛鼠留出了告別的時間,說一句心思細膩也不為過。

「抱歉了會長,我來晚了,大家這是已經離開了嗎?」

西格踱步走上前去,金屬鎧甲碰撞地面的聲音做得十分還原,就像是現實中一樣,給人以極大的壓迫感。

放眼看去,整個王座之廳只有飛鼠與一眾跪拜的NPC。

飛鼠在打開的設定面板上匆匆打了幾個字,然後若無其事地從王座上站了起來,卻又被一雙手壓了下去。

「啊?」

西格自然知道飛鼠偷摸做了什麼,但沒有說出來的必要,反正最後受苦的不是他,雅兒貝德是個好女人啊。

「我記得當初攻略納薩力克的時候也是這樣的場景,有點懷念啊。」

洞察了西格的意思後,飛鼠沒有再推脫,開口詢問道,「西格桑,我還以為你有事不來了呢,黑洛黑洛桑幾分鐘前剛剛下線。」

「是嗎?真是太可惜了,我還以為沒退游的幾人都會上線呢。」西格無可奈地說道,「既然如此,那就只有我們兩個見證到最後了。」

「塔其米和烏爾貝特最近過得還好嗎?」不知道是因為心虛,還是氣氛實在太低沉了,飛鼠趕忙轉移話題。

是的,西格跟他終究是不一樣的,他有真正的朋友,不僅僅是遊戲中的好友。

「不知道,我們已經很久都不聯繫了。」

西格思索片刻,換新工作後跟塔其米的聯繫就少了,等退遊了也沒有了溝通渠道,漸漸就疏遠了。

烏爾貝特也是一樣的,即使是很多年的網友,當沒有共同話題後也難以維持,他可沒有精力玩新遊戲,當然也沒有錢。

除了生活必需的費用,他剩下的錢都充進了YGGDRASIL,最終成為了超越飛鼠的重氪玩家。

不過這也不是壞事,西格再也不用擔心穿越者的秘密被發現了,心情還算不錯。

放寬心~

飛鼠內心泛起一陣酸澀,有一瞬間慶幸原來不只有他一個人寂寞,感覺突然好受了一些,卻又覺得這麼想太卑鄙了。

他看了眼凝聚了眾人心血的公會權杖,誠懇地說道,「謝謝你,西格,這段時間也辛苦你了。」

「不用這麼客氣,這都是我份內的事情。」西格笑了下,站在了王座台階下。

在臨近關服的最後一個月內,全公會只有兩人在線。

飛鼠是一直活躍的那類,西格則是經常會消失一段時間,但在關鍵的時候從不會缺席,因為他的活躍,公會排名基本維持在了三十幾名。

簡單聊完後,兩人默契的陷入了沉默中,視野右上角的時間正緩慢跳動着,顯示時間為23:59:50,距離關服僅有10秒的時間。

飛鼠內心思緒萬千,想到明天四點鐘就要起床更是深深地嘆了口氣。

西格則是緊盯着倒計時看,手指有節奏地敲擊着身上的盔甲,現實中,桌上的眼鏡倒映出他勾起的嘴角,顯然絲毫沒有悲傷的樣子。

52

56

59

00:00:01

「啊咧,官方延遲關服了嗎?操作面板呢?GM通信也不能用了,聯繫不上運營了!」

西格猛地睜開眼睛,頭盔下紅光一閃,趁着飛鼠愣神的時候,迅速感受着身體的變化。

就是這種實感,敏銳的五感,自由操控身體的感覺,這不是遊戲角色,是真實存在的身體!

「啪!」

偌大的大廳內,一道清脆的響聲猶如平地驚雷,地面出現HP-0的提示。

靠得較近的賽巴斯關切地問道,「西格里斯大人,您怎麼了?」

一時間,昴宿女僕團的眾人也看了過來,雅兒貝德做出了一副被嚇到的模樣,一個特化防禦的魅魔竟然讓人感覺有些嬌弱。

這就太奇怪了,在飛鼠面前做出這種不敬的行為,這時候不該表現地很憤怒嗎,難道是看在他無上至尊的身份上在忍耐?

「沒事,只是有點驚訝而已。」

西格淡然地收起尾巴,看來是沒辦法掌控新身體,一不小心暴露出真實的想法了,問題不大,應該沒人會猜得到。

「會長,我們是不是穿越了?」

「西格桑,為什麼突然用這麼嚴肅的語氣說這樣的話,感覺太奇怪了。」

「我就是很認真的在討論這件事,接下來該怎麼辦?」

聽到他們的對話,雅兒貝德羞紅了臉頰,抖動翅膀,一副想說又不敢說的模樣。

「飛鼠大人,西格大…西格里斯大人,請恕屬下無法解答穿越是什麼意思。」

飛鼠嘆了口氣,「無妨,雅兒貝德,稍後再過問你。」

突然被這麼恭敬的對待總感覺很奇怪,他只是一個小職員而已,哪裡見過這種場面,西格肯定也……

跟NPC聊得很開心?

「我出去偵查一下吧,然後把視野共享給你,順帶進行能力的測試,其他的就拜託你了。」獲得一定信息後,西格轉頭對飛鼠說道。

飛鼠思考了幾秒,緩緩點了點頭,「嗯,注意安全!」

雖然安全是第一位的,但兩人一起的目標太大了,若是突然遭到攻擊,另一個人還能使用復活魔法,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搜集情報。

西格使用傳送魔法消失在原地,飛鼠給NPC下達命令,納薩力克大墳墓迅速行動起來。

「西格大人……」雅兒貝德欲言又止,一雙金色的眸子流露出複雜的情緒。